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一路 BBS 门户 旅游休闲 查看内容

鸡肋样的沙特度假

11-1-2011 13:18| 发布者: Fenlix| 查看: 64| 评论: 0|原作者: SunnyStare

摘要: 沙特,好吧,去了二十天的地方,总得有个交待。 沙特之行,从贴签证开始。 总理有个朋友HY在沙特阿拉伯吉达市郊的KAUST大学教书,他邀请总理去学术交流,可以带家小,是为背 ... ...
沙特,好吧,去了二十天的地方,总得有个交待。

沙特之行,从贴签证开始。

总理有个朋友HY在沙特阿拉伯吉达市郊的KAUST大学教书,他邀请总理去学术交流,可以带家小,是为背景。去沙特的签证是HY帮我们申请的,沙特政府批准之后,发来一封email:打印出这张通知,戴上证件照和护照,可以去沙特驻斯德哥尔摩大使馆给护照盖章了。看起来容易吧?你猜猜需要去几趟?

第一趟:使馆的人看了一眼我带的东西,递给我三份申请表和一张说明,申请表每人填一份,亲笔签字(丸子的我代签)自不必说,那张说明上是一个网站,在网上填表、上传照片、付费——每人10美元,必须网上支付——这就不太讲理了,去沙特必须会用网上银行,否则不许去?好在我有网上银行,所以也没真的抗议,就回来了。

填表不在话下,可到了网站那一关,我就傻眼了。要上传的照片分辨率要求在100*100左右,可是文件大小不能超过10k!上传成不成功,连个对话框都不跳出。更不要说填表部分好多选项都不知道选哪一个。

于是第二趟:我说我网上填表不会弄,正准备细致问来,使馆工作人员大约见得多了,直接给我写个电话:我们有代理公司!找他们帮忙就是。收费吗?每人40美金。

我就不高兴:要是开始就告诉我每人50美金,我们什么想法也没有,从中国来的人,还不习惯乱收费?现在让我劲也费了,还要我再找代理公司,哼哼。于是总理实验室三个博士后一起研究这个网页,连网页的C语言源代码都读了,终于搞定了照片上传——如果我们没有这么强悍的外援,可想而知,大多数人不得不向代理公司投降。至于填表么,填了再去问使馆的人好了。另外还得去银行搞定网上付费的密码设置,我终于给总理办了手续。

于是第三趟:我们把填表付费的每个网页都拷屏打印了拿来给使馆的沙特人看,确认总理的表格填写过关,如果需要修改,问在已经付费的情况下怎么退回去改。另外问清我和孩子的表格里若干选项怎么填——苦大仇深,既然你们把我们烦死了,你们也别想好过!轮到使馆人员跳脚了:“That's ok! It's ok! No problem!”原来那么费解个表格,竟然随便我怎么填都行,那填来有屁用?

回家搞定我和孩子的填表付费,再去使馆——第四趟:总算ok了。留下照片和护照,他们贴好签证我再去领。

第五趟:取回护照。

嗯,本来这些文字还不足以发泄我的忿恨,但是在写这段文字前后,我看见了另一段文字《上一次车牌你还会再爱国吗?》http://longzipig.blog.sohu.com/164311511.html,于是我羞愧了:我被瑞典惯坏了,从中国来的人,凭什么受不起这点折腾?
但当时我还没有这个觉悟。沙特之行,还未动身,已成鸡肋。


然而毕竟还是得去。先飞巴黎,然后转机去吉达。事先HY告诉我们,KAUST大学在机场有接待站,下了飞机直接找他们,因为沙特人办事效率低得发指,如果不“特事特办”,从机场出关会等死个人。特事特办的感觉确实不错,挺快,只是过关时需要按下十指指纹,外加拍大头照,好像我们涉嫌恐怖袭击。

KAUST接待员一路开车把我们送进大学校园,车程1小时左右。大学校园并不在吉达市区或近郊,更像吉达的一个卫星城吧。校内和校外区分得很严,进校门要有人引领、查护照。校园内地广人稀,道路宽阔,建筑低矮,晚上看来,一片灯火辉煌——反正沙特的油比水便宜。进了校园再开车十来分钟,就到了给我们安排的住处。

这栋房子分为对称的两部分,每部分有独立的大门和花园,底层有客厅、客用厕所、储物室、半开放式厨房、放洗衣机的小隔间、佣人房及其配套的厕所,爬上12*2级台阶,就上到二楼,二楼有一大一小两个卧室,各自内置卫生间,卫生间有浴缸(楼下佣人房只有淋浴),区别只在于大卧室有一个小阳台和比较大的窗户。——这本来是HY的博士后一家住的房子,他们回国度假了,所以我们可以借住一下,我们只占了大卧室,小卧室住着朋友DL,当然我们本来可以不住一起的,但这房子实在太大了,需要人气,大家住一起图个热闹。

从寒风呼啸的斯德哥尔摩到裸奔都嫌热的吉达,感觉一点都不真实。一身臭汗,洗澡换衣,开空调睡下,等第二天再看这是怎样一个地方?

有时候不是你闭上眼睛,就能获得安宁。闭上眼睛,花儿可以与我心无关,但是蚂蚁呢?凌晨4点多,我躺在被窝里冥想:想当初人不得不站着、倚着、蹲着、蜷着……睡觉的时代,体毛除了保暖还要兼职报警啊,体毛的减少实在体现了人类生存环境的改善!我的腿毛不断地向我报警,不过此间蚂蚁显然老奸巨滑,我的追捕十有九空,半小时之后我已经分不清真警报还是假警报了,管他娘,爱爬爬爱咬咬吧。

好在没有蟑螂。容我借机跑一下题:据我观察好像有黑蚂蚁的房屋就没有蟑螂,有蟑螂的房子就没有黑蚂蚁,对吗?

沙特是有蟑螂的,吉达机场就有,跟海南一样,不避光也不避人。好了,在蟑螂和黑蚂蚁中间,我宁愿挑蚂蚁。谢主保佑。


第二天,我们开始认识KAUST。KAUST是吉达市以北的一个大学城,那么吉达市呢?吉达市是沙特阿拉伯西海岸的重要港口城市。之所以重要,因为吉达是离圣城麦加最近的港口。在进入飞机时代之前,所有走海路去麦加朝圣的穆斯林都要从吉达登岸(那么郑和必定是来过的吧)。现在麦加有了机场,吉达就只好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了。“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扬州,也非今日之扬州可比,沧海桑田,概莫能外。

其实我们在KAUST呆了20天,只去过一次吉达市,逛了逛shopping mall而已。这地界气温高,蒸发量大,空气湿度高,可就是不下雨,地面干得寸草不生,所有的绿地都是靠迂回的金属管道人工滴灌,所以一走出人力所及的范围,那叫荒无人烟赤地千里啊。吉达与KAUST之间,只有高速路而已。

KAUST离吉达很远,恐怕是人为的吧。伊斯兰教世界对这所学校并不太友好,按伊斯兰教的规矩,女人不许工作、开车,出门要穿黑袍戴面纱,那么沙特政府想在吉达建一所一流大学,肯花钱也请不来人——即便请来教学的都是男人,也得许带家小啊。所以KAUST大学里面,是一个世俗的“盆栽”,大学的围墙上是铁丝网,通电没有我就不晓得了。大学里面,女人别说面纱,连黑袍都不用穿。当然愿意穿也可以,穿着黑袍开汽车女人,也是一景。至于说男女共用的游泳池,更是在计划修建的时候就饱受争议,虽然最后KAUST里面世俗化的许诺得到了尊重,但是我们猜测如果有恐怖袭击,游泳池绝对是高危地点之一。别笑,恐怖袭击一点都不遥远,我们离开KAUST的前一天,HY请我们出去吃饭,路过校门的时候发现安检特别严,校门口架上了机关枪,原来是过两天KAUST的第一届毕业生要举行毕业典礼了,学校里要来些有身份的人,于是——机关枪。。。。。想想,什么情况下,清华或北大门口需要架上机关枪?(此处略去不和谐跑题若干,嘿嘿)

但据HY说,KAUST的存在已经改变了吉达的面貌。在有KAUST之前,吉达市购物中心里的女人戴面纱的在80%以上,现在有没有50%都不好说了。确实,临来之前我问沙特驻斯德哥尔摩的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在沙特我必须穿黑袍子吗?答:我不知道。不过通常女人都穿。问:要戴面纱吗?答:那倒不必。现在戴面纱的规矩,是大大不如从前严格了。而且,我们发现,即便戴着面纱,女士们也并不严守戒律。按伊斯兰规矩,女人不能与陌生男子讲话的,但总理推着丸子闲逛的时候,有一个戴着面纱也推着孩子的女人招呼总理:丸子睡着了,她提醒总理把丸子的脑袋摆摆正。——吓了总理一跳!

好了,还是回到KAUST吧。沙特跟世俗世界一样按星期过日子,不过他们一定要搞出些花样:周四周五休息,周六到周三工作。我们来时正是周末,也就只能先参观KAUST的校园和食堂了。KAUST的主办公楼/教学楼建在一个小港湾旁,楼内大多是落地窗、玻璃墙,从楼内常可直接欣赏港湾美景。港湾里可能是人工制造的一带尖洲,尽头是一座几十米高的人工镂空塔,白天看没什么稀奇,好像一株死珊瑚,晚上从塔内照出灯光,我觉得很漂亮。主建筑群并不算很高——层数不多,但是每一层的层高都相当雄伟,即便在卫生间里,那高度也让我想起太和殿。楼间的台阶也很雄伟,想要去食堂的话,必须要走下比一层楼还高的一大段台阶,于是每次去食堂都由总理拎着小推车和车里的丸子搬上搬下。残疾人坡道在哪呢?半个月之后终于被我发现了,那时离我们回家还有不到一周。那是相~~当的隐蔽!就不能给个指示牌吗?不能。后来我发现,计较这个未免过于奢侈,因为有些路连人行道/便道都没有,KAUST是默认人们有汽车的,没汽车的人就只好玩儿命走汽车道了——郭德纲所谓“他们不许我走二环!”,这地界儿可好,“他们逼我走二环”。好在地广人稀,车不多,开车的人态度也还好,会避让行人。

主教学楼群之外,有清真寺、超市、校内诊所和健身馆,再远些就是大片的别墅。这里的房子完全按照等级分配,最大最好的别墅给校长住,副校长住的就略逊一筹,不过也相当可观——连博士后都住那么好的房子呢。想来等副校长、系主任什么的有幸升为校长,真的除了老婆不换,其它的都必须换吧。

还有一个硕大的高尔夫球场。每天晚上探照灯照得亮如白昼!且不说这些电钱,就说在这么个旱得寸草不生的地方人工维持恁大片茵茵绿草,那价钱,也不是一般的大。球场原本是免费的,现在去打一篮子球,60来个吧,才合人民币40来块钱。就这样,也没几个顾客,我们只去打过一次球,那天晚上,我们这几个人就要了一篮子球,但相当于包场。聊起这绿化的价钱,HY说,据说每一棵树,不说长那么大的成本和移植过来的成本,仅树根上滴灌,一年的维持费用是3000美元。就这样还养不活,我出门不算很勤,但是每一两天我就能看见工程车在校园里转悠,拔掉一些枯黄的旧树,补栽上新树。亏了沙特有石油,有钱,不然,这里会是怎样的不毛之地啊。

人工的绿色毕竟有限,所以沙尘暴时常要显显威风。我们住的这个房子门口和门厅里常年是细细的黄土面,花园里的桌椅石凳都碰不得,全是土。不远处的清真寺,乳白色的屋顶,亮蓝纹饰,蒙上一层黄土,倒也还能将就看——此地沙尘暴历史悠久,想来当初这里人爱上白色和蓝色,应当早把黄土面的因素考虑进去了。北京的沙尘暴历史不够悠久,故宫显然没这个思想准备,红墙黄琉璃瓦,本来是配蓝天绿树的,现在改配黄土面,就全毁了,哀。
食堂套餐,每人每顿合人民币30左右,包括米饭、一个肉菜、一个素菜、一碗蔬菜沙拉、两小块西瓜、一碗热汤和一小瓶饮料或纯净水,干面包和辣酱随便拿。味道么,还可以忍受,比斯德哥尔摩的西餐强,可以在反胃之前塞进肚子。食堂,你还指望它能怎样呢?

于是几顿之后,我们就自己在家起火做饭了。菜可以在超市买,KAUST里面只有一家超市,名字叫做TAMIMI。里面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男的,不过不必须穿长袍。收银台的男子很友善,看我面生,就开始跟我搭讪:问我从哪来的、在这呆多久等等等等。卖肉的大叔看丸子拖着鼻涕,还特意递给我一张手纸。KAUST里面的人基本都会英语,其实沙特受美国影响很严重,超市里所有商品都用沙特文和英文双语标注,瑞典和中国都没至于到这个程度。

由于地理条件造成垄断经营,本超市生鲜食品类价格据说是吉达市里的2-3倍,有些东西价钱都赶上斯德哥尔摩了。不过有些东西,比如丝瓜,在斯德哥尔摩你有钱都找不到卖的地方,于是我们每天必吃丝瓜,机会难得,吃个够本儿吧!

沙特的饮用水也很有意思。自来水是不能喝的,所有饮用水需要到超市单买桶装纯净水。自来水,据朋友说是用海水直接蒸馏,靠天然气作能源,那蒸出来的就是纯净水了,可是运输管道不干净,送到各家各户之后就只配浇花洗澡洗衣冲马桶了。唉,这天然气费的这个冤!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骠悍的灶台。灶台是电炉丝的,无明火,这点跟斯德哥尔摩一样。不一样的地方在于,电炉丝是裸露的,不锈钢锅直接架上去,锅也带电!难道这边人都只煮食物,不炒菜吗?在被电得胳膊不听使唤、连腮帮子都疯狂的抖过之后,我给锅把儿和菜铲子缠上塑料袋,天天冒着生命危险炒菜,什么事啊?

即便如此,我也宁愿自己生火做饭。食堂的饭不好吃还在其次,实在是去一趟太痛苦了,特别是中午,那大太阳,别看是冬天,从早上10点到下午16点,晒得人吱吱冒油倒还不至于,但刷刷冒汗总是难免。出门最好抹上防晒霜。某朋友说:“现在这季节就是不错的了,我刚来那时是夏天,不知厉害,在太阳底下走了一个小时,皮肤全都晒伤了。”这里人都怎么活过每年夏天的?据说是下午5点以后街上才有人影……虽然我们这是在冬天,但是,我跟丸子的早上也从日落开始了。度假么,跟旅游的区别就在于此,没有观光任务,就是换个地方悠闲地过几天。不过这也造成了点儿遗憾:据说这里一年只下一场雨,有一天晚上我们出门,看见黄土地上坑坑点点——白天下过雨了,我们窝在家里竟然不知道。

有时候例外。比如总理去给人家上课。这边的教室/会议室真气派,黑板是两块触摸感应液晶屏,可以直接连笔记本电脑。每个学生座位都有独立的电源,可以自带笔记本电脑接上。实验室仪器也基本就位了,反正沙特有钱,仪器基本上都是现阶段最牛的,可是该学生坐的座位大半空着,还没有招上人来,可惜了那些仪器,放上几年,前浪就要死在沙滩上。KAUST没有本科部,只有研究生和博士生,还没满员,怪不得地广人稀。想想北大那能拍抗战电影的教室和中午下课赶奔食堂的人流,货比货也能气死人啊。可惜丸子不肯安静,跟一只苍蝇愉快的玩了一阵子追捕游戏之后,就缠住我没完了,只好抱她去玩水、坐电梯。。。。丸子很欢乐。后来的课,我就再没有去。

再有一天是坐船出海。虽说买了票,但是能不能走得出去,要看老天爷的,风大了就去不成。我们本来9点集合,结果直到11点才上船出发,老天还算给面子,再吹一会儿我们这趟就算吹了。红海真美,不过我看到的就大打折扣:大家都去潜水了,我很不争气的虽说会游泳,但只配在游泳池里玩,到海里就晕菜,丸子看我紧张,也玩命哭起来,于是我和丸子迅速上了救生艇,安生呆着去了。。。。

临走头几天,我发现校园里还有个科技馆,就去逛了逛。科技馆很现代,展窗玻璃上贴着触摸膜,按在不同部位上,可以听到沙特语和英语的双语讲解。展厅顶上的射灯在大厅地面上打出漂亮而神秘的阿拉伯风格的图案。仔细看看,介绍的阿拉伯科技成就主要集中在8-13世纪,机械传动类占主导地位,比如风力、水力磨坊之类,另外还有些天文、化学和医学的东西。总体感觉就是,跟中国的四大发明一样,好汉不提当年勇啦,在近代科学体系中,啥都没有。

临走头一晚HY请我们到校外一个饭馆吃烤鱼。这个饭馆是唯一一个毗邻KAUST的饭馆——垄断是绝然出不来好东西的。老板知道KAUST里面阔人儿多,点菜的时候会热情地说“点这些绝对不够吃”,促使主人多点一些,要是主人爱面子,就悲剧了。等付账的时候又会多算钱,如果主人爱面子不好好看账单,就又悲剧了。即便被主人发现,他还可以装着听不懂英语,如果主人陪不起他耍无赖,就注定悲剧了。奸商手段,我朝尽有,倒也不稀奇。

不过也很难说是垄断的过错,也许本地的服务业就这水平。出租车司机这行当总不是垄断的吧,我们回程时飞机临时从通常是国际航班的南航站楼改到通常是国内航班的北航站楼。总理上了出租车,跟司机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这件事,那司机满口答应,总理说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吧?那司机点头:明白明白。我都嫌总理过于絮烦,未免多虑了。结果,下车、签票、出租车走了,我们进航站楼一问,还是南航站楼!北航站楼有多远?打车去20来分钟吧。好了,我们语言不通,钱也不通,路也不认,可必须赶上飞机。我对那司机的愤恨——请把“那司机”换成“那厮”,重读本段,尚不解我心头之恨。最后我们被一群趴活的出租车司机像案上鱼肉一样分配出去,总算美元也花得出去,总算吉达机场只有两个航站楼,总算赶上了飞机。


回家真好。
--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