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751|回复: 0

中枪后是什么感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1-3-2015 21: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金伟榕 外交学院/哥伦比亚大学
来源:知乎

自己的亲身经历: 左肩中弹,一颗冲锋枪子弹( AK-47?),打中后并不觉得疼痛,只是左肩到左胸上半部都发麻。当时我正要趴下,四肢着地、人还没扑倒到地上时子弹到了。所以中弹时我上身与地面几乎是平行的,子弹从左肩的上方射入脖子与肩胛骨-锁骨之间那块三角形的肌肉内,所幸本人那会儿也不算太瘦,子弹穿过大约10厘米左右的肌肉后,撞倒第一根肋骨上,受肋骨弧形的阻挡,横转几乎90度,停下了。万幸:子弹没有进入肺部,没有打伤骨头,没有打着动脉,没打中我脑袋、脖子、心脏等要害(稍偏一点就是我的脖子、或天灵盖,我趴下的动作慢0.1秒的话就打中心脏了)。中弹的一瞬间感觉就象是有人朝我左肩狠狠踹了一脚、或后面有人狠命把我往后拽了一把,猛然一个后滚翻倒地,发现我身后没人,同时觉得左肩上全湿了,心说“不好”。但是因为身体的那一片都发麻,究竟子弹打在哪一个具体位置上,我并不清楚。到了医院里,护士手忙脚乱地用我的折叠式小旅行剪刀剪开我汗衫的时候,我关心的也只是“几个洞?一个还是2个”?护士说“一个”。我心里话说“得,还要吃一刀”。直到次日动完手术取出子弹、再次日换药时,我才请大夫拿镜子来,让我看清了那个洞的准确位置:几乎紧贴着脖子根部。所以回答题主的问题:中弹并不疼,手术基本也不疼(因为封(戒)城(严),医院供给困难,大夫先给我打了一针麻药,说“要是疼了你就言语一声,我们再打(麻药)”。后来我听耳边“嚓嚓”刀子划了一会儿之后还真感到有点儿疼了,于是又加了一针)。真正疼的,是换药的时候。6月天气炎热,医生怕伤口里面感染,便在手术后、及头个把星期里每天换药的时候都在里面埋一根布条子引流。每次换药时大夫把那根布条子往外使劲快速一揪,都疼得我大叫一声。。。。。。 中弹距离: 大约120~150米。中弹的地点我知道得很准确,因为当时我身后就有一个垃圾桶,我还犹豫了一下躲到那后面的话它能否帮我挡住子弹,可它似乎又太单薄了些,能有多大用处?。。。。也就刹那间的事,还没等我拿定主意,扫射就又开始了,我几乎立刻就中弹倒地了。一个来月后伤好了我骑车到那里量了一下,那辆车蹬一圈几乎正好是5米,从垃圾桶到大十字路口的大街边正好100米,加上到接近大街中央处的距离,再取决于当时开枪的军人究竟是在大街口或立交桥的哪个位置上朝我们扫射的,以此估算距离约120 ~ 150米。当时是午夜前后,那条横向的大街上、立交桥上全是慢慢行进的军车,所以我并未看见朝我们扫射的军人。中弹的后果,要看中的是什么子弹了:我一朋友Y那天夜里手臂、腹部被子弹洞穿,他后来给我看他背后子弹出去的伤口,离背上最凹陷进去的地方(=脊椎)不到一厘米,万幸没有打中脊椎。但他的朋友 Q 当时和他在一起,就没那么幸运了:腹部被子弹炸烂了,抢救了一星期没救过来。医生最终也不知道Q到底中了几枪。他们是坐在路边时被冲过来的军人不分青红皂白扫射打中的,估计中弹距离比我近了不少。Y 动了好几次手术。手臂动手术时他问医生:“我的胳膊能保住吗”? 医生没说话。等他出院时,医生才对他说:“当时我关心的还真不是你的胳膊,而是能不能保住你的命”!

读取文件
老师,你是什么职业?不是教英语的吗?
02:47   

金伟榕(作者) 回复 读取文件
对,不是当兵的。当时就是在大学里教英语。

陈祥华
哦!当年的事,大家都懂。今年也该四十多岁了吧,有没有后遗症之类的?
03:46   1 赞

金伟榕(作者) 回复 陈祥华
谢谢关心。仗着当年年轻,后遗症倒不明显,只是天阴下雨时偶尔有些刺痒或不适而已。

赵航
牛逼

金伟榕(作者) 回复 赵航
那时真正牛 的,是那些上穿敞开怀的无袖小白坎肩儿,下穿一条大裤衩,留着“寸头儿”(短发)或一头又长又乱的头发,“混不吝”,嚷嚷着一口“胡同里的京片子”,蹬着三轮板儿车满大街飞驰的“板儿爷”! 那一夜一日,要不是有了这些侠肝义胆的京城板儿爷到处拉伤员,还不知道会多死多少人!

刘博钊
是苜蓿地吗?能问一下当年您是碰巧路过那里还是......?

金伟榕(作者) 回复 刘博钊
我是无法相信“开枪了”,非得“眼见为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