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13|回复: 0

林蕴晖:赫鲁晓夫真的“全盘否定斯大林”了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7-2019 21:0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林蕴晖:赫鲁晓夫真的“全盘否定斯大林”了吗?

林蕴晖  往日风  2018-08-13
摘要:

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既没有否定斯大林在1936年前建设社会主义的历史功绩,也没有全盘否定斯大林的个人人品。相反,倒是把斯大林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和路线全盘肯定了。

本文转自《林蕴晖学术生涯》,首发于《中共党史研究》2005 年第1期
1999年6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文集》第八卷《赫鲁晓夫的日子不好过》一文中有一条“苏共二十大”的注释,编者解释说:“苏共二十大,即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一九五六年二月十四日至二十五日在莫斯科举行。在完成会议的主要议程后,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向全体代表作了《关于克服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这个报告揭露了斯大林时期所犯的错误及其严重后果,对于破除迷信、解放思想起了一定作用,但报告全盘否定斯大林的历史地位和作用,给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带来巨大冲击。”(注: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360页。)

“全盘否定”这个断语,根据吴冷西在《忆毛主席》中的回忆,是1956年12月中共中央在讨论《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的会议上提出来的(注:吴冷西:《忆毛主席--我亲自经历的若干重大历史事件片断》,新华出版社,1995年,第25、27页。)。但见之于公开发表的文字,则是在1963年9月6日,《人民日报》编辑部、《红旗》杂志编辑部联名发表的《苏共领导同我们分歧的由来和发展--评苏共中央的公开信》。其中说到:“赫鲁晓夫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全盘否定斯大林,实质上就是否定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否定斯大林捍卫和发展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正是在这次大会上,赫鲁晓夫在总结报告中,开始在一系列原则性问题上背弃马克思列宁主义。”(注:《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论战》,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57页。)此后,“全盘否定”,就被作为对苏共二十大的一种定论,至今仍被继续沿用(注:逄先知、金冲及主编《毛泽东传》(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第494页:“二月二十四日夜至二十五日晨,赫鲁晓夫突然召集与会苏共代表,作了长达四个半小时的秘密报告,题为《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对斯大林这样一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重要历史人物采取了全盘否定的做法。”)。

1956年,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上做了题为《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后

评价斯大林的一生功过,主要是在列宁逝世以后的斯大林主政时期。这个时期集中有两件大事:一是他领导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二是打败法西斯德国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注:国防大学党史党建政工教研室编《中共党史参考资料》第21册,第265~295页。)是否对“斯大林的历史地位和作用”作了“全盘否定”?要看报告在这两个问题上到底说了什么才能判定。

关于第一件大事--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秘密报告”在讲到斯大林“滥用职权”,对党内反对派实行大规模镇压之前,首先说:

“我们必须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党和托洛茨基主义者及右翼资产阶级国家主义者进行激烈的斗争并在思想意识领域内解除了列宁主义的一切敌人的武装。这一思想领域内的斗争获得了成功,其结果是强化党,锻炼了党。在这里,斯大林起了积极的作用,党在党内各级组织和那些提出反列宁主义理论以及敌视社会主义政治方针的人们展开了政治思想的大规模斗争。这是一场无比困难的斗争,但仍是不可少的斗争。这是因为,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集团的政治路线以及布哈林一伙的政治路线实际上是要复辟资本主义,是要向世界资本主义屈服。如果1928--1929年前后兴起的右翼政治路线在我们中间得到蔓延的话,如果我们沿着‘复兴服装工业’(原注:指轻工业重点主义)及保护富农的方向前进的话,事情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呢?恐怕我们今天不会拥有强大的重工业了,恐怕也不会有集体农庄了,恐怕我们已在资本主义包围之下解除了武装而变得衰弱不堪了。

“正因为这样,党在思想意识领域展开了不调和的斗争,党向全体党员以及非党群众指出了托洛茨基派及右倾机会主义者反对列宁主义主张的恶毒及危险。这样一来,阐述我党方针这一重大工作取得了成果;这样一来,不管是托洛茨基主义者还是右倾机会主义者都在政治上陷入了孤立,党的压倒多数支持了列宁的方针,党能够将党的列宁主义方针付诸实现,党能够唤醒群众并把他们组织起来进行社会主义建设。”

关于第二件大事--反对德国法西斯的伟大的卫国战争,“秘密报告”主要讲了斯大林的错误,甚至讲“斯大林是按地球仪制定作战计划的”。

“秘密报告”在讲述了斯大林实施大规模整肃、苏德战争前期、民族政策方面的一系列错误的重大事实之后,对个人崇拜何以盛行而未能及时纠正作了如下解释:

“有的同志可能会质问我们,中央委员会政治局的这帮人当时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他们不及时地主张反对个人崇拜?为什么只是到现在进行了这一工作?对于这一点必须考虑到这样一个事实:政治局的人们在各个不同时期对于这一问题是有不同见解的。刚开始的时候,政治局委员的多数是支持斯大林的。因为斯大林是最有能力的马克思主义者之一。他的理论权威和思想给予党的干部以及党的活动家以巨大影响。众所周知,在列宁去世后,尤其在最初几年,斯大林曾为捍卫列宁主义而和那些列宁主义理论的敌人,那些背离了列宁主义的人们进行了激烈的斗争。党在中央委员会的领导下,捍卫着列宁主义,并大规模地开始了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农业集体化和文化革命,当时斯大林的威望很高,并得到了一致的支持。党必须和企图侵犯我国、背离马列主义正确道路的人们,即和托洛茨基分子、季诺维也夫分子、右翼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分子进行斗争。这种斗争是绝对必要的。”

“秘密报告”对斯大林所以犯错误的原因如是说:“同志们!为了不至于重犯过去的错误,中央委员会宣布,坚决反对个人崇拜。我们认为:以前对斯大林进行了过度的称颂。当然,在过去,斯大林无疑对党、对工人阶级以及国际工人运动作出了伟大的贡献。这些现在变得复杂起来了,因为我们现在指出的所有这些都是在斯大林同意之下做出来的。斯大林认为这些措施都是捍卫工人阶级利益,他是从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事业来处理这些事的。我们不能把这些说成是错误的暴君的行为。他认为,为了党和劳动群众的利益,为了捍卫革命的成果,必须这样做。这就是一切悲剧之所在。”

以上引文向我们表明:“秘密报告”对列宁逝世以后,苏联在建设社会主义的过程中,斯大林与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布哈林等反对派的斗争作了完全的肯定(如何重评这场斗争的政治是非、理论是非,不是本文的任务),认为这是一场捍卫列宁主义的斗争,是在苏联搞社会主义还是搞资本主义的斗争,没有这场斗争的胜利,也就没有苏联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农业集体化的胜利,也就没有苏联的社会主义。值得指出的是,这里肯定斯大林在苏联建设社会主义中“起了积极的作用”。不只是肯定了斯大林的领导作用,而是把斯大林作为捍卫列宁主义的代表的肯定,更是对斯大林的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肯定,也就是对斯大林的社会主义模式的肯定。

“秘密报告”虽然指出当年以“人民的敌人”的罪名对反对派实行镇压,是斯大林实行个人专断的直接结果;斯大林的所谓社会主义越前进,阶级斗争越尖锐的理论也是错误的。但苏共二十大并没有为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和布哈林等人的“人民的敌人”的罪名平反,更没有从政治和理论上分清党内斗争的是与非。迄今为止,当年揭露斯大林镇压反对派的事实,不但没有发现可供推翻的证据,相反倒是提供了比当年更多、更详实的材料。“秘密报告”从头到尾,除了对斯大林在苏德战争中的错误有言过其实(说斯大林靠地球仪指挥战争)之处,整个来说,对斯大林也没有人身攻击的用词。相反认为,不能把斯大林的错误看成是“暴君的行为”。斯大林的“悲剧”在于,他认为,他所做的是捍卫工人阶级利益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事业所必须的。

总之,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既没有否定斯大林在1936年前建设社会主义的历史功绩,也没有全盘否定斯大林的个人人品。相反,倒是把斯大林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和路线全盘肯定了。

因此,断言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所作“秘密报告”“全盘否定斯大林的历史地位和作用”,是有失偏颇的,是站不住脚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