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8|回复: 0

非法截访公司老板牛力与江西上饶信访干部灰色往事调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9-23-2019 22: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非法截访公司老板牛力与江西上饶信访干部灰色往事调查

上游新闻
牛泰
2018-12-16 14:51
2017年6月3日,江西上犹的陈裕咸第一次到北京上访。次日,他被截访公司——北京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12名截访成员拦截后死亡,死前8个小时遭遇的噩运包括:胶带封嘴、绳捆手脚、鞋塞嘴巴,先后被多人在车上、小巷中、废墟上毒打。
今年9月5日开始,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报道的《上访者陈欲咸之死 揭开“截访公司”非法业务内幕》、《上访者被打死家属索赔497万 县政府称无责但可适当补偿》,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牛力,1976年出生,河北承德人,截访公司主要负责人,他自初中辍学后干过煤矿矿工、砖厂工人、银行司机、饭店老板。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证据材料显示,2013年9月,牛力涉足截访行业时,还是一个因赌博欠了高利贷的潦倒者。此后5年多的时间里,牛力靠着在江西省驻京办公关当地信访局长、为信访干部提供“周到服务”、发展信息员等手段,围绕江西上饶市、赣州市,福建长乐市、漳州市等两个省多地开展非法截访业务。其中上饶市是牛力的主营业务之地:12个县市区,他都送过访民,都是和信访局长联系。
2017年6月14日,牛力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落网。落网之地正是他“起家”之地:江西省上饶市。
attLargeImageView.jpg
江西上犹陈裕咸生前照片
靠“走量”赚钱的非法截访公司
“我赚的就是两块钱的差价。”
2017年6月14日,牛力在江西上饶一宾馆落网后,多次向北京警方说了这句话。
从事非法截访的5年多里,牛力获利颇丰。他从一个因赌博欠下高利贷的人,成了每月固定开资至少两万五千元的截访公司控制人。
12名嫌疑人的供述,曝光了神州畅行公司的非法截访的运转流程:牛力在顶端,负责揽业务、电话指挥;牛铁光是二号人物,接到牛力指令后,一边联系养车人和黑保安头目,一边指令张立阳和于雪彬去接访民;养车人开着车和黑保安到达指定地点,接上访民,一路向南。
这个利益链条上的养车人和黑保安头目,并不是神州畅行公司的员工,更像个“游击队”,牛力和他们一单活一结账。
牛力多份笔录上说:“我按公里数收钱,一公里8块钱。给养车人按一公里6元算、保安工资150元到200元,车上的访民多我会多要点。一般把访民送到户籍地所在的公安机关,政府的人给我现金。”
陈裕咸之子陈维树称,按“两个保安押送,三天时间2000公里打个来回”估算,牛力收到一万六千元,其中一万二千元给养车人,给保安900元,牛力得3100元。如果这单生意的源头来自信息员,牛力还要支付300元到500元的信息费。
“牛力的截访公司获利方式单一,除去油钱和人工成本,只有两三千元,他想要赚更多的钱,就只能靠‘走量’。”陈维树认为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牛力靠“走量”是赚到了钱的。2010年,牛力因赌博欠下了高利贷,卖房也没能填平窟窿。2012年9月,牛力跟着另一个截访者肖青林干,相当于司机的角色,主要截访福建、安徽、西安的访民。
2014年脱离肖青林单干,2016年8月23日成立神州畅行公司,给三个人开工资租房,该公司有三台车。也就是说,干上截访后,牛力从负债累累的赌徒变成了截访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att_1384962.jpg
陈维树在替被非法截访公司殴打致死的父亲陈裕咸讨说法
在驻京办“公关”上饶市委副秘书长
牛力承揽业务的手段是抓两头。
一头就是信息员,在案卷中出现了的信息员包括:火车站揽客者和一家单位的保安。
2017年6月4日,陈裕咸在北京西站遇上了鲁建云,鲁建云除开宾馆外,还贩卖访民信息,就是她把陈裕咸的照片通过微信传给了牛力。
2017年6月8日,牛力接到一家单位保安的电话,经时任上饶县信访局局长周龙源确认后,这名访民是该县的徐士兴。接着,牛力指令牛铁光派人去接。次日,徐士兴被送到了上饶县公安局。这次司机开的是牛力公司的马自达轿车,司机把车停在上饶县罗桥街道办事处后,把钥匙交给了街道办的姚姓工作人员,自己坐车回去了。
“这次结账时一万六,人被乡镇干部接走了,让司机把车留下,是因为车牌是福建的,我想去福建把车卖了。”牛力说。
这意味着,在殴打致死陈裕咸直至落网前,牛力团伙还在从事非法截访。
牛力落网后,北京警方说:“牛力表面是为了维稳,但实际所干的事情破坏了稳定。”
牛力抓的另一头就是信访局长。
2017年9月11日,上饶市市委副秘书长、信访局局长付荣鹏接受北京警方询问时称,2014年,牛力在上饶市信访工作组北京工作地,自报家门找到他,称可以帮他们截访,两人从此相识。他了解到,牛力干的是“在北京寻找发现非正常上访人员后,告知当地政府联系并收取信息费”。相识后,牛力找他办理工作证,但他认为这是违规的,予以拒绝。2017年,他再次来到北京工作地工作时,与牛力最后一次见面。
两人相识已有3年,关系如何,付荣鹏并未明说。在被问及牛力与上饶市是否有合作时,付荣鹏说:“牛力和我们上饶市没有关系,但和上饶市下面的县市可能有协作关系,和周龙源接触的很密切。”
attLargeImageView (1).jpg
江西上犹县东山镇政府给陈维树的信访答复文件
“通吃”江西上饶所属12个县市区
副秘书长付荣鹏说可能,牛力则说是全部。
牛力供述,他给上饶市下属的12个县市区均送过访民,有德兴市、婺源县、鄱阳县、余干县、万年县、宜阳县、横峰县、铅山县、上饶县、广丰区、玉山县、信州区。
“我每次都是和这些地方的信访局长联系。”牛力说完这句话后,悉数说出了这12个县市区信访局局长的名字。
牛力与上饶县的关系最为密切。
牛力团伙中的保安魏猛供述,2017年5月3日至6月5日,他参与截访7次,共押送过32人,其中31人均是上饶县访民,5月3日押送3个男访民回上饶县一派出所、5月7和8日左右押送一名男访民回上饶县一派出所、5月12和13日左右押送3男1女回上饶县一派出所、5月20日左右押送5位访民回上饶县一派出所、5月25日左右押送4位访民回上饶县一派出所、6月5日下午6点钟左右押送14位访民回上饶县交警大队院内。
上饶县时任信访局局长周龙源接受询问时对此否认。他说,牛力只是给他提供访民信息,他并没让牛力截访,“信息费由访民责任单位支付。”
周龙源礼遇了“只提供信息”的牛力。
在殴打致死陈裕咸后的2017年6月10日,牛力到了上饶县,周龙源接待牛力吃饭外,还安排他体验了农家乐的摘杨梅。6月13日,周龙源带牛力去了德兴市梧峰洞宾馆。当日,上饶各县市区信访负责人参加的信访会议在该宾馆召开,会议由付荣鹏主持。
付荣鹏告诉北京民警,他知道牛力去了,但牛力没有进入主会场,他也没有和牛力见面。
牛力供述:“我是上饶县信访局聘请的,但他们不给我开工资,也不交五险一金。每次他们上饶市信访系统开会都叫我参加,他们都认识我。”
为信访局领导家属提供“周到服务”
为了开展非法截访业务,牛力经常去位于海淀区马甸南路2号院的江西省驻京办。
付荣鹏称,江西各地级市的信访工作组均在江西省驻京办办公,在江西省驻京信访工作组的统一领导下开展劝访工作。
江西省驻京办工作职责中有一项是负责江西省进京非正常上访人员接送劝返工作。
《2018年度江西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绩效管理指标体系》显示,有一项内容是信访维稳工作,具体包括两项内容:安排专人到省驻京劝返工作组协助做好日常劝返工作、每天轮值一名人员负责来办信访接待劝返工作,此项内容的目标值要求是100%,责任处室为驻京办的社会工作处。
2014年,牛力在驻京办认识了周龙源。2016年牛力在驻京办认识了上犹县原信访局局长赖学文,“当时我在驻京办吃饭,都是江西各地的信访干部,具体有谁我都忘记了,相互介绍我认识了赖学文。”
牛力的截访业务离不开信访局长的支持,为了和局长处好关系,牛力也是绞尽脑汁。
陈维树至今没有相通一件事。他说,牛力说送回他父亲陈裕咸的费用是一万六千元,但赖学文却告诉东山镇要两万五千元。“为什么会有9000元的差价?牛力不是第一次送访民去上犹,上犹不是第一次让牛力送访民。不知道价格吗?”
在陈裕咸死亡后,赖学文找牛力开口借两万元。牛力答应了,但因为在6月14日落网没能汇款成功。对此,赖学文解释:“是为了稳住他,让他认为我们派出了工作组在处理这事,需要经费。他一旦撒手不管,我们会很被动。”
警方询问牛力和多名信访干部时,都问到了一个问题:“有没有利益输出?”牛力和信访干部均说没有。
即便没有利益输出,牛力还是提供了周到的服务。
“很多信访干部来北京,都是我安排车去接站。”牛力供述。
2017年6月5日,福建长泰县信访局一名信访干部的父母去北京玩,牛力让牛铁光安排妥当,牛铁光让于雪彬开车送信访干部的父母去了长城。
除江西上饶市、赣州市外,牛力的截访业务还扩展到了福建长乐、漳州。
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责编牟慧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