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410|回复: 2

乔淼:“抗强拆英雄”Bundy真的成立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2-2014 16: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关美国老牛仔Bundy“闹革命”的事件,最早在国内互联网上传开的消息应该是一个图文帖。原始的帖子可能是这一版?http://www.zhenzo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317  供大家参阅。

这个帖子流传很广,我自己最早看完该贴时也心潮澎湃了好一阵,觉得这真是太TM爽了,一瞬间只想飞赴美帝扛起枪聚集到Bundy大叔的自由旗帜之下奋勇作战……当然也就是YY了那么一瞬间而已。

昨天(5月2日)再听@破破的桥 谈到此事,建议大家去翻看Wiki上面的Bundy Standoff页面时,我一时兴起决定要翻译这段材料。翻完之后再回头看,就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上面提到的那个图文帖立场暂且不论,很多信息根本就是错的。而错误的信息本身又会对我们的态度和观点产生巨大的影响。所以在此特别结合两边的信息,做一个消毒帖出来,以供各位尽量兼听。

以下的内容分为两个部分。前一部分是国内疯传的图文帖,结合Wiki上的信息进行消毒;后一部分是我试着翻译的Wiki页面全文,供有进一步兴趣的朋友们参考。


第一部分:消毒(以下黑色部分为原贴,红色部分为消毒)

故事是这样的,近年来,内华达开发如火如荼,国~会参议员里德家族盯上了邦迪的农场,想开发房地产和引进中~资建一家太阳能发电厂。无奈,邦迪不配合。

—这个国会参议员Reid确有其人,但“开发房地产”和“引进中资”属于虚构。Bundy事件确实影响到了当地一个太阳能光伏项目的建设,但和该参议员毫无关系;Bundy的抗议活动也和该项目的建设毫无关系。

于是,里德推动政~~~~府罗织邦迪的罪~名,这个星期二出动联邦骑警,罚没了邦迪的400多头牛,并继续围捕邦迪家的牛群。

—“罗织罪名”毫无根据,Bundy违反联邦法律在公共土地上擅自放牧倒是真的。警察捉他的牛也不是为了抵罚款,而是执行法庭裁决,阻止Bundy的非法放牧活动。

邦迪得到的罪~名是:美~国联邦国土局BLM立法,保护一种珍稀乌龟。而邦迪一家的牧场正好在乌龟保护区,于是,罚款100万美元,就以他家的牛顶账。

—保护乌龟的立法是存在的,但这项法规在1993年就已经出台了,显然不是出于“迫害”Bundy的目的。100万美元这个数目是存在的,但这是他未经许可放牧要补缴的放牧费+罚款。也绝没有“以牛顶账”这一说。

    这故事听起来很耳熟,的确,全世界的强拆都是一样的节奏。
    邦迪当然不干,就派他儿子前去理论,结果遭到美~国警~察放狗咬,电棍电,然后还用手枪指他儿子的头。

—第一句“全世界的强拆……”似乎毫无头绪。Bundy的儿子被电击枪(Teser Gun)打到过确有其事,但似乎是因为他先用脚去踢警犬。被手枪指头则没有依据。

邦迪家开始喊冤求救,他家从1877年就在这个地方放牛了,而1993年联邦国土局才成立,他的农场1877年出现时,乌龟不是濒危动物。邦迪认为政~~~~府根本就是为了赶他走,强占他的农场搞开发,乌龟只是借口。 邦迪说:”一句话,他们的目标就是我的农场控制权~~~~"。
—没有证据表明Bundy的主张是合理的。相反,有证据表明Bundy家族从1954年才开始在这块地方放牧,美国联邦土地管理局成立于1946年。同时,Bundy家拥有合法产权的农场面积160英亩(这块地政府没打算抢)。他放牛的那块地不是他家农场,而是属于联邦土地管理局管辖的大片公共土地。

增援的武装警~察在撤退,周围民兵喊:滚回华~盛~顿,滚回中~国!
—看到这儿还信这个的傻逼不解释……


消毒帖到此结束。对以上消毒程序感到不满或有疑问的读者可以继续阅读Wiki词条的译文

--------------------------------------------
总述
“Bundy起义”(Bundy standoff)是一场美国联邦土地管理局(US 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 BLM)与南内华达州牧场主Cliven Bundy之间持续了20年的法务纠纷,双方就Bundy未偿付的放牧费用(grazing fees)无法达成一致,最终发展为抗议者与执法人员的武装对峙。这场纠纷始于1993年,其时Bundy为表示对新颁布的放牧条例的抗议,拒绝与土地管理局续订他在内华达州Bunkerville附近国有土地上放牧的许可证。1998年,内华达州的联邦地区法院做出判决,禁止Bundy在这块牧场继续放牧。2013年7月,联邦法官Lloyd D.George支持土地管理局的控告,禁止Bundy擅闯(trespass,即未经许可的闯入)内华达州Clark县Gold Butte附近的国有土地。
2014年3月27日,土地管理局封闭了内华达州Clark县145,604英亩(译者按:约59,000公顷)土地以便“捕捉、扣押并驱逐擅闯牛群”。4月5日一群牛擅闯该区域,并于4月6日被执法人员围捕。4月12日,一群抗议者(其中一些人持有武器)聚集在一起,指责土地管理局“捉走牛只”。警长Doug Gillespie与Cliven Bundy及土地管理局新任局长Neil Kornze进行了协商,后者被指派以放回牛群并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


事件背景
美国土地管理局拥有内华达州56,961,778英亩(译者按:合约230,000平方公里)土地的管辖权,就这些地区的放牧活动颁发了超过18,000个许可证及合约。这些文件规定了放牧的用途及放牧季节,旨在控制放牧规模。按照土地管理局颁发的许可,Bundy在Clark县Bunkerville周围(Gold Butte)土地上的放牧权自1954年始,自1993年终。不过1993年放牧条例变更后,Bundy为表示抗议,自当年2月28日之后拒绝向土地管理局重新申请许可。土地局工作人员屡次试图联系Bundy续订许可证,但Bundy表示拒绝,声称他不再承认土地管理局对他放牧活动的管辖权,并称他有“充分的自由”在这片土地上放牧。联邦法院多次作出裁决,认定Bundy在无许可的情况下擅闯国有土地放牧,授权土地管理局驱逐Bundy的牛只,并要求Bundy偿付放牧费用。到目前为止,Bundy累计需偿付的放牧费和罚款已超过100万美元。


Cliven Bundy的世界观(Wiki声明此部分需要修订)
Bundy拒不承认联邦权力,也拒绝服从其命令。他声称自己绝不会承认或遵守联邦法令,且认为联邦政府毫无合法性可言。“内华达是一个主权国,我遵守我州的法律。但我绝不会承认美国联邦政府的存在。”同时,Bundy拒绝承认联邦司法机构的合法性。他发布了一个视频,称自己是“内华达的子民”,因而联邦法院无权对自己的案子作出裁决。此外Bundy还认为联邦管辖的牧场实际上归内华达州所有(即否认土地管理局对这些土地的管辖权)。

调查反政府和仇视团体的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认为Bundy的观点非常接近民团(Posse Comitatus)分子。这些人主张县和州的权力高于联邦政府,并认为犹太人秘密组织控制着国家机器。他们认为所谓的“爱国者”是为了地方自治、限制联邦权利、维护州的主权和宪法第十修正案(译者按:宪法未明文规定属于联邦、且未明文禁止各州所有的一切权利,归于各州及其人民),这与仇视团体(译者按:Hate Group,例如三K党)所持的观点高度相似。

2014年4月19日,Bundy发表演说,讲述了自己在1965年洛杉矶骚乱(即Watts riots,系1992年洛杉矶骚乱前该市最大规模的骚乱)时的亲身经历。Bundy谈及了他对当时所见的不快,并批评了政府的介入及其对黑人的影响。他又回忆起自己之后在北拉斯维加斯公屋(public housing)的见闻。Bundy谈到那些坐在公屋门廊里的老人和孩子,  “那些人无所事事,……他们基本上靠政府资助度日。现在他们过得如何?幼小的孩子遭到遗弃,青壮年坐了牢,只因为他们不懂得怎么摘棉花。我对此时常感到困惑,做奴隶、摘棉花、拥有家庭、有事可做,或是吃政府的救济,究竟哪种生活更好呢?他们并没有得到更多的自由,他们的自由反而更少了。”
Bundy同时提到了墨西哥移民,他说,“这些人不支持我们的宪法,越境进入我国,但他们现在也是我们的同胞。别说什么他们不干活、不纳税,也别说什么他们的家庭结构不如我们大多数白人合理。”
美国记者Ben Swann质疑Bundy那些“不假思索”的言论是否发自内心。他将Bundy的主要言论编辑成一段3分13秒的视频发布在网上,其内容稍后被《纽约时报》记者Adam Nagourney摘引刊发。
民主党资深参议员Harry Reid(译者按:就是被认为“勾结某企业”要没收Bundy合法土地的那位)谴责Bundy的言论,主张“Bundy暴露了他作为一名种族主义者的本质。抹黑勤恳守法的人民同时又大摇大摆擅闯公共土地放牧,这充分表明他是个伪君子……任何个人或组织颂扬这样的危险分子都是不负责任的……共和党领袖应当在此事上与我们形成统一阵线,反对这种充满仇视的、危险的极端言论,公开谴责Bundy。”
一些先前支持Bundy立场的共和党议员和脱口秀主持人对Bundy表示了强烈的谴责,称后者的言论为种族主义。例如内华达州参议员Dean Heller,他之前曾称Bundy为“爱国者”;参议员Rand Paul之前也表达过对Bundy的支持。4月23日,Heller通过其发言人宣称他“完全不认可Bundy那些骇人的种族主义言论,并对此表示最强烈的谴责”。同日,Bundy表达了对自己立场的捍卫,称“那些观点是正确的”。
福克斯新闻网的脱口秀主持人Sean Hannity曾多次访问过Bundy并其节目中表达过对Bundy的支持,并称后者是“我的朋友、本节目的老熟人”。稍后他也对Bundy的言论感到“出离愤怒”。Gleen Beck(译者按:美国另一著名脱口秀主持人)也批评了Bundy的观点,认为这个牧场主“完全脱离现实”,并要求自己的支持者与Bundy“划清界限”。
内华达政策研究中心的副主任Geoffrey Lawrence认为,Bundy的种族主义言论业已使其丧失公信力,不过同时认为Bundy对联邦在西部各州的土地政策的批评不无道理,国会应当立法限制“联邦对各州土地粗暴而不公正的使用”。


内华达州国有土地上的放牧
自然牧区(Rangelands)与人工牧区(Pasture lands)有本质不同。前者主要为野生植物而非人工植物所覆盖。1848年美国通过《瓜达卢佩-伊达尔戈条约》从墨西哥获得了大片的割让土地,即今日的美国西南部地区。内华达领地于1861年从犹他领地中分割出来,并于1864年正式成为联邦一州,其中包括Bunkerville附近的联邦管辖区(译者按:Bundy放牧的地点即在其中)。联邦政府自此对内华达州的这块土地行使所有权及管辖权。自1934年以来,此处的联邦牧场一直由联邦森林局、放牧管理局或土地管理局管辖。牧场主可租用或取得许可以使用这些国有土地进行放牧,并依照牲畜数量、种类和放牧期向联邦支付费用。


联邦关于牧场的法律规定
适用于国有牧场管辖的法案包括1934年的泰勒放牧法(Taylor Grazing Act,TGA),1969年的国家环境政策法,1973年的濒危物种保护法,1976年的联邦土地政策及管理法,1978年的公共牧场促进法,以及1971年的野生自由马驴法。1933年,科罗拉多州众议员Edward T.Taylor重新提出法案,在联邦内政部之下建立牧业管理机构以管辖牧场,即TGA。该法案规范了国有土地的放牧活动以保护牧场环境。基于该法案建立的牧业管理局于1946年与联邦土地办公室(General Land Office)合并成立了现在的联邦土地管理局(BLM)。

在TGA法案之前,公共土地上的放牧活动即已存在。该法案旨在防止过度放牧、授权合法放牧并保证放牧“不涉及这块土地的权利、所有权及相关权益(right, title or interest)”。这一解释于2000年得到最高法院法官的一致支持。TGA允许土地管理局就牧场生态环境的变化增加或减少放牧活动,且规定放牧许可的变更需基于每10年至少一次的环境评估,同时放牧者在续订放牧许可时有优先权。


内华达州关于放牧的法律规定

根据内华达大学Gary McCuin和Steve Foster所著的文章,内华达州于1893年在《内华达州公共牧场法(Nevada Open Range Law of 1893)》中规定,“牲畜的所有者在公共牧场上大规模放牧时”可免除擅闯的民事责任(译者按:即在这种情况下不适于trespass这个概念,也不会因此被追究法律责任)。在此处,公共牧场(Open Range)被定义为“一切未封闭的且放牧着经由惯例、执照、租约或许可拥有的牛、羊或其他家畜的非城镇土地(all unenclosed land outside of cities and towns upon which cattle, sheep or other domestic animals by custom, license, lease or permit are grazed)”不过,联邦于1934年通过的TGA(见上段)已经进一步规定了国有土地上的放牧问题,违反这一法案者须被追究联邦的民事和刑事责任。


联邦关于放牧的法律规定
联邦土地管理局管辖着1.67亿英亩(676,000平方公里)的国有牧场,同时联邦森林管理局管辖着另外9500万英亩(380,000平方公里)的国有牧场。持许可证在这些国有牧场上放牧需要缴纳费用,许可期限不超过十年但可以续订。如果严重的干旱或其他自然灾害导致牧场退化,管理者有权宣布许可证作废。
任何美国公民或合法企业都可以申请土地管理局的放牧许可证。在申请时,个人或法人需要购得或控有被土地管理局认可的合法产业(称为“base property”),以便在国有牧场进行放牧活动,或能够获取可被作为base property的产业并向土地管理局申请放牧权的转让。

1993年联邦关于放牧的规定之变更
联邦关于放牧的法律规定屡经变更。1993年内华达州Bunkerville附近及Gold Butte的放牧条例发生改动,其中的一项改动旨在保护濒危的某种沙漠龟类。另一项改动则旨在限制特定区域的放牧密度,以便使之前因缺乏管辖而过度放牧的土地得以恢复。目前土地管理局在这一地区不允许任何放牧活动,任何进入该区域的家畜群都是非法的。(译者按:也就是说Bundy在这块地放牛放马放啥都犯法……)


联邦政府诉Bundy案
联邦政府起诉Bundy的案子在内华达州联邦地区法院审理了许多年,其中包括多项法庭命令、禁制令和聆讯。联邦土地管理局方面由内华达州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和美国司法部代理,而Bundy自己出庭,主张他放牧的土地属于本州。法院判决Bundy放牧的土地实属联邦政府所有,而Bundy并未就放牧支付应该支付的费用,因此Bundy及其牛群均属擅闯,联邦政府有权禁止Bundy的放牧行为。同时法庭还认定Bundy多次违反法院命令并擅闯该片地区。

相关的法律判决:1998-2012年
联邦政府诉Bundy案的判决认定了Bundy在联邦政府所有且经内政部、土地管理局、国家公园管理局管辖的土地上未经授权的放牧行为。1998年10月3日,地区法官Johnnie B. Rawlinson“永久禁止Bundy在Bunkerville附近的国有土地上放牧且必须在当年11月30日之前将其畜群带离该区域……(且)在这一期限之后,被告Bundy若仍有牛只停留于该区域,则须按每头牛每天200美元的标准向原告赔偿擅闯所造成的损失”。 Rawlinson法官同时指出,“联邦政府迄今并未扣押Bundy的牛只而对其持续擅闯国有牧场的行为表现出了相当的克制”。Larry R.Hicks法官于当年10月8日重复了该判决。1999年9月17日,在Bundy未遵守上述判决的情况下,法庭再次下令Bundy必须遵守这一禁制并立即恢复擅闯造成的破坏。

相关的法律判决:2012-2014年
多年以来,Bundy的牛群继续停留在这块公共牧场上。 2012年5月,联邦政府再次起诉Bundy,要求将Bundy的牛群驱离1998年判决涉及或未涉及的其他国有牧区,“包括Gold Butte附近联邦土地管理局管理的土地、Overton Arm附近国家公园系统的土地和Lake Mead国家休养区的土地”。2012年12月21日,联邦政府要求就此案作出新的判决。2013年7月9日,联邦法官Lloyd D.George支持联邦政府的主张,裁决Bundy和他的牛群被永久禁止进入他新构成擅闯的所有地区。由Hicks法官基于1998年判决而在2013年10月8日作出的另一项判决则允许联邦政府“保护其在Bunkerville附近的国有土地免遭擅闯”且“捕捉、驱逐并扣押”停留在上述区域的任何属于Bundy的牛只。

法庭对Bundy主张的驳回
Cliven Bundy家族在Bunkerville附近拥有160英亩的农场,这是他们从事牧业的大本营和base property。Bundy家族1948年从亚利桑那迁至此地后就一直拥有这个农场。Bundy声称,由于他的外祖母家的祖先从1877年开始就在Virgin Valley拥有牛群,他对附近的公共土地拥有“先于一切的放牧权(pre-emptive grazing rights)”。Bundy同时认为联邦政府关于放牧的规定是对他所在州的州权的侵犯。
(根据法庭的判决)法律所承认的对放牧权的继承、“先于一切的放牧权”,或者Bundy家族及其祖先所谓的对公共土地所有的使用权,实际上并不存在。Bundy在联邦政府诉Bundy案中已经丧失了他的权利。他仅仅拥有对自家农场的管理权和在这片农场上放牧的许可,就像数以千计的美国西部牧场主那样。同时,法庭认定Bundy和他的父辈实际上是1954年才开始在附近的国有土地上放牧。他们缴纳了1973-1993年的放牧费用,Bundy最后一次缴纳放牧费是在1992年12月1日,这笔费用到1993年2月28日为止已经结算完毕。1994年1月24日,联邦土地管理局给Bundy发了一份通知(这份通知在Bundy坐在车里的时候,被放在他的仪表板上),要求Bundy把牛群带离国有土地,并支付相应的放牧费。土地管理局的官员称当时Bundy被激怒了,走出他的车辆并指责土地管理局对他进行骚扰。然后他回到自己的车里,将这份通知扔出窗外,驾车离开。Bundy的一个儿子捡起了这份通知,把它撕成碎片,又丢在地上。1994年2月17日,土地管理局向Bundy递交了通知书,取消Bundy的临时放牧许可。Bundy随后知会土地管理局他将会“遵照我无条件的放牧权”继续在这个地方牧牛。Bundy未能在法庭上证明此种权利的存在。
Bundy就所谓州权和正当性的所有主张在法庭上都遭到驳回。他认为,由于联邦政府并非真正拥有这些公共土地,内华达州联邦地区法院对本案的判决是不公正的。法院认为“美国联邦政府从1848年墨西哥向美国联邦政府割让土地时,就对这些土地拥有所有权;故而,内华达州的公共土地是美国联邦政府的合法财产”。Bundy认为这种对内华达州宪法条款的免除是没有法律效力的。
Bundy主张,美国联邦政府对公共土地的所有权违反了“平等原则”(Equal Footing Doctrine);美国宪法第四条关于财产的规定仅仅适用于各州疆界以外的联邦土地;联邦政府是根据《保护濒危动物法》而不是擅闯而禁止自己未经授权的放牧;内华达州法律关于Open Range的定义(见上文)应免除自己因擅闯而被追责。这些主张均被法庭驳回。

事件经过

联邦土地管理局的行动
联邦土地管理局有权进行环境评估并针对牛群的闯入做出各种执法行动。2014年3-4月间,土地管理局为围捕Bundy的牛群封闭了一些国有土地。4月初,“就在行动开始前”,土地管理局通过直升机监测发现在土地管理局和国家公园管理局管辖的1200平方英里土地上散布有908头牛。土地管理局在其网站上公告称:
“牛群对内华达州南部地区公共土地的擅闯已经持续了二十余年。这对于遵守联邦法律和规范放牧家畜的数千名西部牧场主来说是不公平的。土地管理局和国家公园管理局已经屡次尝试通过行政和法律手段解决此问题(而未果)。作为最后手段,我们将对这些非法放牧在公共土地上的牛只进行扣押。”
4月5日至4月9日间,政府工作人员使用马匹和小型直升机成功抓获了约400头擅闯的牛只。“根据州监察员报告,我们周中捕获的牛只中约有90%带有Bundy牧场的标记。其余的牛只中,有5头属于隔壁牧场中,4头的标记无法判明,其余均系走失。”4月17日,土地管理局确认一头母牛和一头公牛“由于构成明确威胁”而被宰杀。一名州监察员表示“这头牛可能受到惊吓,但这不足以成为射杀的理由”。另一名监察员称公牛有时会顶人,并补充道为了射杀这头牛“动用了相当大口径的武器”。土地管理局的一个页面(之后被删除)列举了Bundy的牛只擅闯所造成的破坏,其中包括威胁公路行车安全、踩踏私人农场的庄稼、在某地破坏了公共财产、对Bunkervill的市政设施造成不利、毁坏古迹,等等。本地NGO组织的、为Dry Lake太阳能光伏设施进行的移民(译者按:这大概是国内疯传的那个帖子里关于“为了光伏产业要没收Bundy农场”说法的来源)被迫中断,一个基金会总额40万美元项目(旨在恢复Bundy的牛只造成的环境破坏)也被迫推迟。
至出于安全考虑停止围捕行动时,根据土地管理局发言人Craig Leff的说法,他们将继续致力于“通过行政和法律手段”解决事态。Leff还说,“解决问题的途径尚存,我们将全力以赴”“土地管理局和国家公园管理局可以就任何问题和任何条件进行谈判”。

2014年4月的抗议和冲突
3月底,Bundy以“牧场之战:事态紧急,请求保护”为题致信县、州和联邦政府。在接受媒体访问时,Bundy以“主权公民运动(译者按:sovereign citizen movement,大概有点不承认政府的意思)”式的语言召集支持者,向Oath Keepers(一个NGO,主要由退役军人或纪律部队成员组成),White Mountain Militia和Praetorian Guard请求帮助。4月初,来自全美各地的武装平民和民兵加入了这场被称为“Bunkerville之战”的和平抗议。土地管理局所属的执法人员被派至当地以应对Bundy不断发出的威胁性言论(例如“牧场之战”)。不过双方并未真正交火。
为了围捕Bundy的牛群,当地许多道路被封闭,示威者因而用橙色塑胶围栏和各种标记在路边围出了所谓的“第一修正案指定区域”,以便他们可以安全地聚集并行使宪法第一修正案关于和平集会的权利。4月8日,内华达州长Brain Sandoval认定这些”第一修正案区域“标记是有侵略性的并要求其被撤除。联邦工作人员指出(这种划地为王式的做法)将使得和平抗议演变为非法活动,不过他们允许抗议者在公共区域的任何和平行动。
4月9日,据媒体报道,在土地管理局和抗议者爆发的冲突中,Bundy的儿子Ammon脚踢了一条警犬,并被警方用泰瑟枪(taser gun,即电击枪,非致命武器)击倒。

4月10日的抗议和冲突
4月10日,示威者聚集在一个车队前以确定一辆土地管理局卡车的用途。Bundy的姐姐(或者妹妹?sisiter在这儿单用)被执法人员按倒在地上。一名抗议者驾驶自己的全地形车撞击并阻挡了一辆卡车。执法人员动用了警犬和泰瑟枪保护这名平民司机。抗议者愤怒地与执法人员发生冲突。根据一名CNN记者的陈述,“一条警犬遭到脚踢,一些执法人员被攻击,而Bundy的家人称自己被打倒在地或遭泰瑟枪电击。”

4月12日的冲突和围捕牛群行动的中断
4月12日早晨,一群全副武装的人聚集在写有“为天赋自由而战”的旗帜下。身着迷彩服的武装人员佩戴无线电通讯设备提供警戒。多人声称听到了聚集者高喊“那些政府的暴徒”。Bundy面对示威者发表演说,声称“我们绝不承认土地管理局的权威或合法性,也绝不惧怕他们或警方的武力”,并称“我们准备着用武力夺取政权(We’re about ready to take the country over with force)!”在土地管理局宣布围捕牛群的行动中断后,Bundy主张(示威者)在一条高速路上设置路障。武装抗议者阻断15号洲际公路两小时之久,造成了双向超过三英里的大堵车。武装抗议者还向扣押牛群的地点聚集,展开长达数小时的抗议。土地管理局的执法人员通过广播威胁使用催泪弹。前亚利桑那州警长Richard Mack也参加了抗议,他声称抗议者们已经准备“作为一种战略,将妇女们置于抗议人群的最前方。只要对面开火,全世界都会在电视上看到联邦执法者射杀妇女的镜头”。一些骑手带领抗议者与全副武装的执法人员(包括狙击手)正面对峙,另一部抗议者则占据高速公路的一个隘口,从高处提供掩护。
拉斯维加斯市警局副局长Tom Roberts宣布将在30分钟内归还Bundy的牛只以便缓解局势。土地管理局也宣布出于安全考虑将中断围捕行动。Clark县警长Gillespie也出面调停双方的冲突,他说,“如果抗议者威胁要制造骚乱或在本县境内使用暴力,我将介入并确保公众的安全。”土地管理局局长Neil Kronze在周六发表声明,“基于目前的局势,经过与执法部门的磋商,我们出于对公众和我局雇员安全的深切关心而做出此决定(将牛还给Bundy)。”
土地管理局发言人Craig Leff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围捕行动已经结束”,但土地管理局仍将寻求“行政和司法途径”解决这一问题,并打算通过诉讼手段向Bundy追讨逾百万美元的放牧费。
拉斯维加斯警方声称Mesquite(地名)的商家由于此次冲突而收到了(来自抗议者的?)威胁。据报,有人看到武装分子携带大口径武器组成环形阵贴身保护Bundy,并建立了检查站(译者按:就像真的打仗一样)。

事件后续(译者按:这部分有删节)

来自政界的反应
4月15日,一个亚利桑那州民主党议员组成的小组(包括多名众议员和参议员)奔赴内华达州,对Bundy的起义表示了支持。
州长Brain Sandoval站在Bundy一边,声称“当前(来自联邦政府的威胁)不会因为牛的问题而变得正当起来,宪法权力的所谓局限也吓不倒我们内华达州的人民。土地管理局必须要重新考虑其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
亚利桑那州的众议员Kelly Townsend称这次事件让她“感到反胃”。“这场起义乍一听显得很有戏剧性,可实际上它让我想起了(beep)广场。我不希望我的祖国变成那样子。”
内华达州的国会参议员Dean Heller对联邦政府的行为表示反感,称“我明确告知过Kornze局长,土地管理局在此事上明显越权,他们不能惩罚一个守法的内华达公民。”在事件得到初步解决后他继续声称,“局势依然紧张。”
来自内华达的资深参议员,参议院多数派领袖Harry Reid则声称,“这件事远没有结束。一个违反法律的美国公民不能就这么逃脱制裁。这件事还没完。”Reid同时认为支持Bundy的武装分子是“来自本国的恐怖分子”。
国会议员Steven Horsford联系了Gillespe警长,讨论了本地居民的投诉:支持Bundy的武装分子建立了检查站以针对Bunkerville地区的居民们。
2014年5月1日,共和党参议员Dean Heller称Bundy应当向土地管理局支付100万美元的放牧费。


来自媒介的反应
在起义持续期间,电视节目主持人Sean Hannity远程采访了Bundy。Hannity担心事情将向可怕的方向发展。他说,“这是公共土地,……我不是牧场主,但我觉得联邦政府应该感谢牧场主们,牧场主们免费为政府修剪草坪,还要为此缴纳巨额费用……”
Las Vegas Review-Journal发表评论称土地管理局的做法是正确的,不过这次冲突也表明联邦政府在各州的土地所有权存在问题,联邦政府应当考虑变卖这些争议土地。Casper Star-Tribune则认为Bundy欺骗了纳税人,“羞辱了怀俄明和整个西部那些勤奋工作、老实纳税且与联邦管理人员保持良好关系的牧场主们”。


来自Bundy及其支持者的反应
4月18日,大约1500名Bundy的支持者集会狂欢。他们吃着Bundy的牛肉,朗诵牛仔的诗歌,并高举“来自本国的恐怖分子”的旗帜(引自Harry Reid)。Bundy声称他会每天召开新闻发布会。一些抗议者将这次起义称之为“Bunkerville之战”,尽管双方并未真正交战。一些茶党运动的支持者与Bundy站在一起,其中包括内华达州茶党组织的几名成员,他们于4月11日在拉斯维加斯警局外进行了抗议,指责局长Gippespie未能保护本州人民免遭联邦政府的欺凌。
Bundy家族因重获其牛群而宣称胜利。在土地管理局撤离后,电视主持人Sean Hanntiy问Bundy他对Harry Reid参议员“这事还没完”的言论有何看法,Bundy说,“我对Reid没什么好说的,但我要对全国各地的警长们说一句,缴了那些联邦官员的械(Disarm the federal bureaucrats)。”更有一名支持Bundy的武装团体领袖威胁Reid参议员,指责他“挑动内战”。国会警察发言人称他们将就这些言论继续展开调查。

执法部门的反应
《大西洋月刊》记者Matt Ford指出Bundy的言论“我遵守我州的法律。但我绝不会承认美国联邦政府的存在”实际上与内华达州的法律相悖,特别是有悖于内华达州宪法。内华达州宪法中提到了联邦政府的权力,其第一条第二节中有如下规定,“本州公民应当遵从联邦政府所有的、已经或可能经合众国最高法院界定之宪法权力……无论何时何地何人企图脱离联邦政府或以武力抗拒其对法律的执行,联邦政府皆得以在宪法所允许的范围内动用武装力量强制行使其权力”。
《盐湖城论坛报》于4月15日发表了题为“Bundy触犯了法律,他不是英雄”的评论员文章,文中指出,“不可以让他逍遥法外”“目前唯一的赢家,是一个非法放牧牛群且拒付放牧费而输掉两次官司的犯法者。美国西部有两万名牧场主遵守土地管理局的规定,Bundy凭什么有资格不听话?”末了该文章还总结道,“某些人试图以非法手段逃脱制裁,这将动摇全美国的法治基础。”
Bundy的一些邻居对他的行为不以为然。“我认为Bundy就是一个违法的牧场主。那些从全国各地赶来帮他洗地的民兵不应该有资格凌驾于法治之上。”Mequite一名叫Elaine Hurd的居民这样对记者说。
亚利桑那州的前土地管理局官员Roger Taylor声称土地管理局归还Bundy牛群的决定是有副作用的。“(执法者)想把Bundy的牛赶出这块地方并且促使他遵守规定,这事以后会变得更难。”
犹他州《圣乔治新闻报》专栏作家Dallas Hyland这样评价此事,“政府的退让是必要的,有助于防止流血冲突的发生。但我们必须承认,如果Bundy和他的支持者、民兵朋友及其家人能在犯法后不受惩罚,随之而来的就将是无政府状态。……”

最后,Bundy家族是什么来头?
Bundy家族于1948年买下了Bunkerville附近的这块牧场,作为他们在附近放牧的base property和根据地。Bundy家族在附近国有土地上的放牧活动始于1954年。在此之前他们生活在亚利桑那州的Bundyville。Cliven Bundy的父亲David于1922年出生在该地。
基于其外祖母的族谱,Bundy声称他的祖先1880年左右就开始在这块土地放牧。但他的父母和其他亲属的情况并不能论证此观点。Cliven Bundy的外祖父出生于犹他州,他的外祖母出生于Bunkerville和Mesquite一带。他的外祖母的双亲是犹他州人,1880年左右成为这一带地区最早的定居者。不过这些早期移民经历过反复的迁入-迁出,并且实行一夫多妻制,使得其后裔散布于不同的定居点。因此不能认为Bundy一家在本地是持续传承或居留的。
------------------------------------


译者后记:就现有的信息来看,Bundy算不算英雄暂且不好说,但他多次触犯联邦法律且拒不认错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法院不止一次判他败诉、要求他付钱,他自己的主张则当庭被判不成立。目前也任何证据表明Bundy是被冤枉的。在这种情况下,联邦土地管理局过了这么多年才最终下定决心围捕并驱逐Bundy非法放牧的牛(而不是专门抓牛抵债),而Bundy则召集人马用武装对峙的方式逼迫政府服软,已经显得有点过火。再加上他发表的一系列危险言论,如果没有颠覆性的信息出现,我无法把这样一个人和“英雄”划上等号。此外,抗议者在自己和执法者都全副武装的情况下,还主张要妇女站在抗议人群的最前列,在道义和人品上是否值得商榷?总之,之前国内互联网世界疯传的那个“抗强拆英雄”的Bundy,我看可以休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3-2014 09: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1) I live in Boston, Massachusetts. We are liberal, anti-gun--whereas I am conservative and pro-gun, though I have never owned one--and have no ranch. So nobody here cares about this thing or person.
(2) I did not know what was going on until this morning, when I finished the first half of the latest PRINT issue of Economist (today another print issue is officially started). Please enjoy yourself.

The Cliven Bundy stand-off  |  Cowboys v Feds; A misguided insurrection revives an old debate about land in the West. Economist, Apr 26, 2014.
www.economist.com/news/united-st ... west-cowboys-v-feds

My comment:
(a) I read only three paragraphs, and can guess the rest. You see, it is widely known--check the Web, please--that many ranchers west of the Rockies simply want their cattle to graze on federal lands but will not pay a dime. There is no federal lands (including forests)--or Indian reservations--in Massachusetts, so we do not have such an issue here.
(b)
(i) The English surname Bundy is “variant of Bond.”
(ii) The English surname Bond refers to “a peasant farmer or husbandman, [derived from] Middle English bonde (Old English bonda, bunda, reinforced by Old Norse bóndi). * * * the term came to signify a farmer holding lands from, and bound by loyalty to, a lord”
Dictionary of American Family Names, b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3-2014 09: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My comment: Some people are self-destructive.

Ralph Ellis and Greg Botelho, CNN Exclusive: Rancher Says He's Not Racist, Still Defiant Over Grazing Battle. CNN, Apr 25, 2014.
www.cnn.com/2014/04/24/politics/cliven-bundy-interview/

Quote:

"This stance made him a darling of some conservatives in the media and Republican circles upset over what they've deemed government overreach. Militiamen rallied by the side of the 67-year-old rancher as federal rangers tried to force him off his land. Bundy won that standoff, but he didn't stop talking [he had talked about how bad the feds were].

"in comments first reported by The New York Times and later seen on video [also in Nytimes.com]. [Bundy said,] 'They abort their young children, they put their young men in jail, because they never learned how to pick cotton. And I've often wondered, are they better off as slaves, picking cotton and having a family life and doing things, or are they better off under government subsidy? They didn't get no more freedom. They got less freedom.'

"On Thursday [Apr 24, 2014], in an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CNN's Bill Weir, Bundy was asked to elaborate on his remarks. * * * Weir at one point challenged the Nevada rancher about whether he was any more or less a 'welfare queen' since his cattle have been feeding off the government, literally, by eating grass on public land. Bundy's response: 'I might be a welfare queen. But I'll tell you I'm producing something for America and using a resource that nobody else would use or could use. I'm putting red meat on the t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