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4|回复: 0

宋志标:危险的评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10-2014 15: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旧闻评论 - 宋志标 评论员
危险的评论
06月28日(六)       

台湾的反“反服贸”集会掀起两岸的争议潮。
       

最近流传余杰的一篇长文章,他搜集了大陆公共知识分子“反反服贸”的言论,罗列了他们的观点,分析了错误的根源,进行了一些分析和批评。这篇主题叫《镜与灯》的文章在天涯也有残留,可以搜到。余杰的评论文章要比他的书可读性强,此篇尤其如此。
被点名批判的大陆公知包括鄢烈山、笑蜀、张鸣、萧瀚、郝建、韩寒,他们被分别置于作者总结的这些人否定太阳花运动的八大原因之下,比如信息来源偏差、革命恐惧论、大陆中心主义、法律至上论、民选政府神圣论、极端贸易论以及虚构的民粹论。
这些认识上的“陷阱”不是第一次出现,在面对大陆事务的评论中,它们都有过暴露,特别是在最近一两年的微博上。台湾的反服贸运动是这些大陆认知误区的大集合——应该说,在台湾内部,作者批评的这些原因其实也都有,不独是大陆公知才会犯。
让人吃惊的倒不是这些观点误区,而是集中将这些在大陆媒体上享有声誉的知识人聚拢在一个社运事件下,暴露他们的观点的残破,显示在学理与现实之间被扭曲的立场。在反服贸中,这些人的观点也都招致一些台湾知识分子的反感,余杰替“台湾同胞”讲了出来。
因爲“反反服贸”是一场场的辩论赛,这篇文章给我的印象,观点之争或立场勘误不是第一位的,它给我的冲击是:在什么情况下,我们所尊重的时评人会迷失自己?当无法再对时代发言时,正确的态度是什么?政论作者被评论带到一个危险境地时,何以自处?
这个“危险境地”不是说评论后招致打击报复,而是说评论人的名誉因他的错误观点受到剥落——这里说的也不是一般范围的评论人,而是那些以自由主义立场获得赞誉的知识人。对于他们,一度以爲会一直享配光环,但事实证明,力有不逮时,危险就降临了。
好像有个曾经很资深的香港社运人士(司徒华?)在一次集会上介绍完自己后,什么话也没说,就说了一句,大意是:对不起,时代变了,我再也无法对时代发言了。然后鞠躬致歉,不说了。我在想,也许到了某个时候,承认自己不能对时代发言,是明智的。
当然,这里不涉及言论自由的辩论,也不是要不让谁讲话。只是,在时评政论进入某种阶段后,作者的进退是很重要的,也能见出一些真章来。“公知”这个称谓其实隐含了对界限的突破,这个“突破”平常被赞为勇敢。可有些限度,一直在,承认比不承认要好。
随着言论平台的每一次迁移,都会甩掉一部分旧有的时论作者。社交媒体的时期,这个伴随平台大迁移而带来的大暴露,更不以评论者的意志爲转移。“反服贸”发生在社运全球化兼网络化时代,它测试出论者在理论与经验之间开辟的真实立场,无法投机取巧,也很难靠蒙混逢源。
大陆知识人的悲哀之处是,哪怕原本是好人,但因爲长期活在与当局的是非辩论中,极易被限定住。“吐狼奶”是一辈子的修爲,一旦它短于时论写作的时长,就容易露怯。自然,碍于私益、党争或个性,这漏出来的小,也还是各有不同,但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