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8|回复: 0

李宇晖:“口炮党”的伦理问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15-2014 10:2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口炮党”的伦理问题
2014-07-05 00:16
来源:
东网
作者:
李宇晖

《环球时报》在7月1日忽然发了一篇去年的旧闻《巴基斯坦塔利班枪杀中国登山者调查:美籍华人用武术周旋引发枪杀》,《网易》转发的时候标题改成《清华毕业生武术斗塔利班对方被激怒枪杀他及同伴》。当然,你可以说这不是旧闻,因为法新社对事件的详细调查也才刚刚发布。但是微博上的大小营销号争相转帖让人生疑。我于是查了一下法新社的英文原稿,发现《环球》和《网易》的标题是在故意误导。

激怒塔利班头目的并不是这个华人,而是射杀此华人破坏了绑架计划的塔利班士兵。之后塔利班将其他人质全部杀死,也并不是因为被激怒,而是因为人质中唯一的美国公民已死亡,从而失去了勒索价值。很显然,这位华人并不知道自己是绑架的主要对象,他以死相拼当然是为了增加同伴的存活概率。被《环球》和其他国内网站一篡改,再经过诸多营销账号添油加醋,一个与绑匪斗争的悲剧故事,反而被诠释成了“No Zuo No Die(不作死不会死)”的被嘲笑对象。《环球时报》在7月1日挑起这样一个话题,再联系到最近香港亲中央人士打出的标语:“投票之前请想想,你将亲手送别人孩子上战场”,他们的动机不难猜测:无非是想给苛政下的抗争者施加道德压力,让他们替日后可能的镇压承担道德责任。

其实当局使用这个策略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自从当年开枪以后,他们雇了多少国内外写手试图把民众死亡的道德责任栽到柴玲王丹等人的头上。这一招在当年很管用,几个当时20岁不到、手无寸铁的小伙子小丫头,生生被塑造成了幕后黑手,很多人恨不得让他们去为王师履带下的冤魂偿命。

那么,到底是抗争造成了屠杀,还是屠杀造成了抗争?在绑匪/暴政面前,“No Zuo”真的可以做到“No Die”么?要是有这么好的事,人类历史上一切的政治抗争岂不都是多余?侵华日军岂不是可以说南京大屠杀是因为你们抵抗太激烈?强奸犯是不是可以说不反抗就没有强奸?

抗争固然会导致牺牲,但是历史告诉我们,逆来顺受所造成的伤亡只会更高。中国50年代末的大跃进和农业合作化并没有遭遇大量有组织抵抗(主要是社会组织已经事先被摧毁),结果是毛的政策可以畅行无阻,造成了20世纪最集中的一次大规模人道主义灾难。计划生育杀死的数千万大月份胎儿,更不是因为什么对抗争者的报复,而恰恰是对无力反抗者的肆无忌惮的凌虐。数百万尘肺病工人,数百万艾滋血祸受害者,死在豆腐渣校舍里的四川学生,不计其数的被强拆者,失地农民,饮用水被污染的村庄,空气、食品被毒化的城市,喝毒奶而死的婴儿,哪个是因为反抗?哪个是因为受了“煽颠犯”鼓动而“作死”?

因抗争而死的圣徒,和因无力抗争而死的普通百姓,都是前现代政治制度的悲剧。前者不一定比后者更可歌可泣,但也绝不比后者更愚蠢,他们只是选择了不同的方式面对生活,选择了不同种类的风险来承担而已。可笑的是,一些理中客一味地要求抗争者或者声援抗争者来承担前一种伤亡的道德责任,而自己却绝不愿意承担后一种伤亡的道德责任,这岂不是自相矛盾?如果稳定时期的暴政受害者不应该由稳定的主张者负责,为什么抗争期间的暴政受害者就应该由抗争的主张者负责?有人说激烈抗争等于为施暴者找借口(于建嵘、杨海鹏都有类似言论),难道稳定就不是为施暴者积累暴力资源?对施暴者来说,施暴更需要的是借口还是资源?当他们大肆抓捕异见者时,可曾有一次找到过像样的借口?

“口炮党”这个称呼不知道最初是谁发明的,大意是用来讽刺那些在网上赞扬激烈抗争,自己却不行动的人。我对号入座了一下,觉得自己应该是最适合这个称号的人。其他被冠以此称号的人(出于安全就不列举)大都参与过维权、喝过茶、甚至挨过打,说他们是口炮党纯属污蔑。其实但凡身在国内的人,纯粹的“口炮”是不可能的。一个普通的帖子就有可能让一个人劳教两年,更别说常年呼吁的人,更别说有实际“煽动”效果的言论了。在这种言论控制的环境下,言论和行动之间的概念已经很模糊。说,本身就是行动,本身就是以身试法。那些把我的国内同道们污为口炮党的人,无非是为了混淆试听,即使不是替当局解围,也是为了打击别人的影响力以突出自己。

但这些不是重点。我此文想讨论的是,即使像我这样名副其实的口炮党,是否就应该承担道德责任?理中客的逻辑大致如此:你们鼓动别人当炮灰,自己坐享成果。好吧,这么贬低我,我倒没有意见,反正我也没办法自证清白。但是这样说其实贬低的不是我,而是他们所说的“炮灰”。请问那些监狱里受难的义士,无论高智晟,刘晓波,许志永,还是浦志强,哪个是因为受人“鼓动”?哪个是因为不明风险被人利用?且不说这些高级知识分子,就是民间的抗争者如夏俊峰、冀中星、邓玉娇、钱明奇,哪个是在动手之前先上微博看了口炮党们如何论证抗争的合法性?都不是。他们不是理中客眼中的蠢货,不是当年那些被毛的宣传机器生产出来的十五六岁的红卫兵。他们的信息来源并没有被口炮党垄断,也有自己对正义的朴素而准确的判断。他们的选择只有一个真正的原因:忍无可忍,无须再忍。蠢的不是他们,而是那些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坐在空调房间里的道德家。在谴责口炮党害死夏俊峰之前,理中客们请首先检查一下自己的维稳言论对瓜农邓正加的惨死负有什么责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