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1|回复: 0

vivo:我何以要把韩寒和郭四娘扯在一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27-2014 23: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何以要把韩寒和郭四娘扯在一起
2010-05-12 14:08:04
2010-05-08 21:33:11 来自: vivo

我以为韩寒和郭四娘一定要扯在一起,他们的思想、性格、文风虽然不同,取悦读者/受众的策略不同,但档次可以说是伯仲之间、半斤八两、五十步一百步。

与郭四娘相比,韩寒无疑政治更正确(不是相对于威权政府、宰制阶层的政治正确,而是相对于普通民众、社会草根的政治正确),更有亮出自己不和谐立场的勇气,可在财富-门阀-消费-娱乐-媒体主导的权贵资本主义统治装置下,内在地生产、推动,甚至保护一些不会造成致命伤害的反对者、反对声音,是威权政府自我美化自我合法化的一种重要措施,以此向民众向紧盯着自己的国外政府自证清白、自证民主和宽容、自证充分的言论自由。不但如此,在一个媒体化的消费娱乐社会,每一种奇观,每一个反叛人士,每一桩被挖掘的谋杀案,都是媒体/资本喂饲给腻味无聊焦虑的消费群体的绝佳甜点,满足他们的好奇心、窥私欲和dirty fantasy,是消费主体乏味生存/生活的脱轨、短暂度假、幻觉性代偿品,是一种再充电,再刺激,以使其被过度服役的肉体-精神从疲劳状态里恢复,可以再投入无休止的资本化社会化生产-消费-再生产循环过程。因此,韩寒是一个被政权和资本双重征用开发的器具、玩偶、景观、符号,是有效的权贵资本统治装置里不可或缺的零件、润滑剂、组成元素,以此符码为中介、转发器,充分抵挡、吸收、消融普通民众/社会底层,尤其是韩粉们的政治-社会-文化反对、阻碍、惰性能量(比如韩偶像已经说话,我们不再需要独立表达,顶帖即可),使之更顺畅、更驯服、更彻底地投入到当下中国资本-权贵领衔主演的恶趣味盛大游戏当中。


——冉东阳网友2010-05-08 14:41:12 说“请表把韩寒和郭四娘扯一块”,我试着给出一个初步性的答复,当然,它不是很完备,可以在讨论当中慢慢补充。


不但许知远和韩寒可以扯在一起,还可以把陆兴华跟许知远、韩寒扯在一起,尽管看上去冰火不容、风马牛不相及。

资本主义魔王发明的这套游戏很绝,它吞噬一切、席卷全世界,不管你支持它还是反对它你都是、都会被演变成它的同党,你不表态,不支持也不反对,更是它求之不得的共谋者,它会全盘接管、收割你的沉默,随心所欲地替换成自己最想要的立场,你连做一个超然的清白无辜的医生、精神分析师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当病人,当被感染者,带着症状去治疗症状,以神经分裂的身份自我解析、去解析其他神经分裂。


我再说一遍,我说A、B,并不代表我不知道C或者D,有些傻人根本不提我谈到的A和B有什么问题,而是补充上众所周知陈词滥调的C、D,以显示自己更全面更公允(实际上只证明了自己的平庸和浅薄),更有蠢货莫名其妙地树立一个自己臆想的我从没说过的E、F猛烈攻击批判,真不知道他是在跟谁(跟自己或者空气?)对话、驳难。


主帖内我大致只提到三个观点:

1、韩寒的档次跟郭四娘半斤八两,心智水平有限,写出的文字基本“是些没什么营养却能让人生发滋味、快感的糖水文本”。

2、糖水文本素来都会走红、受宠,可韩寒特别流行,有其特别的原因,一是国家机器它内生地需要制造自己的反对者,就像人的健康内在地需要一些细菌与病毒感染,以检验、完善自身的免疫力量和机制,如果它不彻底癌化、失效、崩溃,每生一次病,每发生一次危险,它都会演变得更强大、更不可抵抗。

3、二是资本宰控下的媒体/娱乐/消费生活有一连串的共谋,韩寒首先是作为一个奇观被媒体发掘展示(比如最开始爆炒的作文比赛第一名、退学等),其次是造星(跟影视歌娱乐偶像的生产机理没什么区别),再其次是演变成为高效但软化弱化了的政治、体制反叛力量吸纳装置,媒体(媒体作为资本又被政治亵玩、欺压)与消费者都通过它/他替代性地幻觉性地宣泄、完成自己象征叛逆和象征革命,以便更清新地更精神勃发地投入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产-消费-再生产,从而更深地更完全地受控、受制于权贵资本统治。


我只是试图把韩寒放在我认为他该处的一个位置上,算不上什么诋毁吧,话题也是因为别人质疑我顺便说说,通常情况下,我根本不谈这种没什么知识、技术含量只以立场、姿态、狡黠取胜的作者,一点都不关心他们,我不需要就自己也明白的道理还重复接受别人的启蒙,余英时、刘小枫我会谈,因为想写出他们的错乱文本也需要大量的学识积累。


我不反对沙砾老师佩服韩寒,甚至支持此佩服,可我自己一点都不佩服,原因有二:

1、韩寒的文本本身体现出来的心智质量跟郭四娘不分轩轾,国人能写出他们这种档次作品的人比比皆是,有的还比他们写得更精彩,只是没他们名气大影响大而已,比如说,慕容雪村、冯唐、李承鹏的写作能力我认为就比韩郭高一个档次。

2、韩寒主动地、被动地越来越成为一个poseur,一个表演政治立场、道德姿态的演员,他不但酷,网络发言还总是站在弱者、底层民众的利益一方,总是那么正确,那么大义凛然,那么理直气壮,简直就是外交部国家级演员秦刚唱对台戏的兄弟,不怎么像一个有七情六欲、在各种生活矛盾中纠缠不清的正常人,我也一直这么看余杰王怡冉云飞辈,他们不见得天生是戏子,可不断的信息正反馈负反馈游戏会把、已经把他们改造成典范的文字演员。

总之,一个作者的正确,符合观众的胃口、脾性在我看来一钱不值,或者不怎么值钱,我真正佩服的是一个人思考/写作中体现出来的独创性和技术含量,他的书写改造、颠覆、刷新、优化了我思维的能力,让我每读一次都变得和以往不同,而不是每读一次都强化了加深了早前的习见、成见与偏见。

对于韩寒来说,我认为重要的是他的发言位置,也即,因为他名气大,博客观众多,就相当于一个扩音器,每说一次话可以有无数的人听到,而其他人,即使你再正确,再文笔犀利、幽默,因为没有同量级的发言权重、影响力,从效果上说,就会大打折扣,这好比同样一个议案,全国人大代表说出来和一个无名网民说出来就大不一样,同样的经济建言出自吴敬琏之口与出自扬州师范经济学讲师W之口就大不一样。

而我在主贴内,试图解析的就是韩寒此发言位置的获得,是主要靠他本人的才能、他的不断打拼,还是靠媒体/资本的推动、炒作,甚至极权政府也是一种逆向的、隐蔽的支持力量。

沙砾老师说的“自由言说的意义”我从不否认,我也不否认韩寒的言说有其时代性的正面价值,尤其对那些自己没足够独立思考能力,也没足够的表达才能的人而言,我反对的是,泡沫化高估韩寒的绝对意义和价值,不能看清时势、媒体/资本添加在他身上的温情面纱与闪亮光环,让人误认他就是最了不起最有才华的偶像。我甚至认为,在我们的时代,反叛斗士类型的偶像和物质拜金类型的偶像(郭四娘)没什么本质区别,高下之分,自由的经济力量也许比自由的言说力量更可以有效地瓦解专制腐败的极权体制,因此,韩寒跟郭四娘一个档次,不但写作的水平一个档次,可以起到的社会作用也是一个档次,半斤八两。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125309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