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58|回复: 0

李宇晖:用道德解釋政客的策略乃一廂情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6-2014 14:5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用道德解釋政客的策略乃一廂情願
08月01日(五)


4位被暗殺的美國總統,左起:林肯、加菲爾德、麥金萊、肯尼迪
最近一兩年,紅朝宮廷內部到底發生了什麼誰也不清楚,大家也免不了各種猜測。有人說打虎是件好事,一方面出氣,一方面也讓觀眾看到體制的不可救藥;也有人說是壞事,因為權力更加集中,領袖可以更加為所欲為。雙方都有道理,因為信息的高度缺乏,我也不可能給出一個肯定的判斷。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以所謂反腐來證明當權派對政治改革的支持,並進而對領袖們做出正面的道德判斷,那絕對是滑天下之大稽。
很多對政治現象研究不深的人都會有一種錯覺,以為政客在進行策略判斷的時候,就像我們在公共汽車上決定要不要讓座一樣,使用的是一種道德邏輯。這是對政治活動的高賭注(high-stake)特徵完全缺乏了解。一個人在做是否讓座這樣的決定的時候,當然要參考自己的道德規範和價值觀。如果你是個有同情心的人,你可能會立即給老人讓座。但是,假如你碰巧得到的不是一個座位,而是人民幣一百萬元,你會不會隨手把他「讓」給旁邊一個比你更窮的人?
很多博弈論原理難以通過實驗來驗證,就是因為實驗室裏的賭注沒有那麼高。幾個人在實驗室裏分一塊錢,很可能說說笑笑就平分了,誰也不好意思多拿。但是幾個政客在現實中分幾百萬幾千萬的利益,會是一樣的心理麼?會被道德壓力所干擾麼?更何況,政客之間博弈的不僅僅是利益,也不僅僅是性資源。這些當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他們面臨的選擇往往是進不進監獄、上不上刑場的生死選擇。
在成熟民主國家,政治鬥爭已經比較和平,政客不用擔心被反對黨投入大牢,也許可以抽出一點精力來實踐自己的理想——但也僅僅是一點而已。別忘了,在美國的43位總統中,有4位被暗殺,另有16位被暗殺未遂,風險不可謂不高。只要是位高權重的人,難免要與死神打交道,因此和我們不一樣,他們不會允許自己走錯任何一步棋。在一個毫無政治倫理的專制國家,政治行業就更是高風險高收益的high-stake遊戲。你死我活的環境裏,道德、理想之類的變量根本不可能進入他們的策略計算公式。他們做任何一件事,都只有一個終極目標,就是穩固自己的權力,已避免成為其他人上升過程中的祭品。
看到這裏,有人馬上會舉出蔣經國和戈爾巴喬夫這兩個例子:他們為什麼主動放權?首先,他們並不像很多人想像得那麼主動,蘇聯和台灣在轉型前都經歷了重大的危機。例如,蘇聯有切爾諾貝利事故造成的合法性危機,而台灣有日復一日的街頭民主運動,這些討論的文章已經太多,我就不再重複。但更重要的是,他們並沒有被清算的焦慮。戈爾巴喬夫時期蘇聯仍然是相對純粹的公有制經濟。腐敗自然常見,但仍然是以福利的形式合法地發放的,因此民主化以後很難進行司法追究。中國的腐敗則大不相同,幾乎每一個官員都能找到法律上的漏洞,按照刑法上的字面理解都足夠在監獄裏住一輩子。此外,斯大林死後,因為對大清洗的恐怖記憶實在太深,蘇共內部實際達成了不通過肉體消滅來進行政治鬥爭的共識。但不知為什麼,中共內部始終沒有這種共識,站錯了隊的官員被判死刑的時有發生(當然也是因為腐敗機制給了整肅者使用死刑的藉口)。至於蔣經國,也不用擔心清算。他自己當然是有劣蹟的,清洗過不少政治犯,但他決定改革時已行將就木,誰能清算一個死人?他的子孫也都沒有參與政治,做得都是普通的工作,也更沒有可清算的理由。
所以發生在蘇聯和台灣的看似主動的改革並不主動,而且也不可能出現在大陸領導人的身上。中共最近幾十年的官員選擇,已經完全是一種投名狀式的機制。如果你不和同僚一起腐敗,一起出入聲色場所,甚至一起共用情婦,那麼就很難得到周圍人的信任。理由很簡單:你不貪污,那你以後曝光我貪污怎麼辦?我拿什麼制約你?這種嚴格的負選擇機制已經讓官場中的理想主義完全沒有存活的餘地。
刑至常委,當然是件很危險的事。但是你因為其危險而讚美實施者勇敢就太天真了。為什麼一批家產千百億,在地方任職時從未顯示過對民主、人權有絲毫興趣的當權派會願意幹一件讓自己危險的事?解釋只有一個:如果不這麼幹他們會更危險。換句話說,幹危險的事無非是為了安全,為了避免更危險的狀況。這就像兩個敵對黑幫的殺手在小巷裏遭遇,拔槍是危險的,但不拔槍更危險,所以只好冒險一擊。把這種東西上升到理想主義高度,有必要嗎?
我並非道德虛無主義,並不否認有聖徒一樣的人會為了理想情願冒險。高智晟、陳光誠、浦志強,數不勝數……但是注意,進入維權群體的人本身是經過自我道德篩選的。他們的精神世界太強大,以至於不需要通過增加財富和性機會來獲得滿足感,或通過與世無爭來獲得安全感,所以才選擇了這麼一條高風險卻低收益,一般人(包括我)絕對不敢涉足的道路。而中共官員們也是經過自我道德篩選的,但往往是負篩選:沒有厚黑之術,如何寫出一張像樣的投名狀?遇上訪不敢鎮壓,缺錢了不敢徵地,計生不捨得下狠手,官場醜聞不願意掩蓋……哪可能有升官的希望?這些人如果偶爾出一兩個離群值,也最多是槍口抬高一寸而已。讓他們單純為了反腐去承擔個人的人身風險?癡人說夢而已。
多年前和人討論毛的時候,就發現很多人說什麼毛搞人民公社,搞文革是因為理想主義,是因為「意識形態」原因,這話簡直太外行。毛作為一個數學得0分的人,《資本論》能否看完第一章都很成問題。他那個地位又不可能被別人洗腦。所以哪有什麼意識形態的問題?哪有什麼理想主義可言?一條聞到權力的血腥味而興奮的政治白鯊而已。其實現在已經很少有人傻到以為奧巴馬搞全民健保是因為同情勞動人民了,但是為什麼對於本國的政客反而看不透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