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8|回复: 0

周凯莉:女明星成了贪腐案里的“白手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8-2014 18: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凯莉:女明星成了贪腐案里的“白手套”?
2014-07-31 周凯莉 周凯莉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太多人没有想到,我们出生在如此一个朝为青丝暮成雪的大时代。知我罪我,其惟春秋,下民易虐,上天难欺。无锡周氏一家跌落高堂之上,民众在感叹“大老虎落网”之外,也不由带着或八卦或齿冷的心情,打量起牵涉其中的诸多女明星、女主持。


大抵来说,无论是一朝搅动风云的贪官,还是依靠权力攫取利益的红顶商人,在收紧的网中垂死挣扎之时,总会往案卷上供出一些香艳的名字,官方有时称之为“通奸”,有时称之为“不正当男女关系”。

譬如,央视主播叶迎春被网传为周永康的秘密情人,她的“奋斗”故事已被写成各类知音体,在公众媒体上大肆流传;以父之名纵横一时的“衙内”周滨则传闻热衷于投资于影视剧,女星梅婷也被扯入其中,更不用提如今还未明确行踪的爱好翡翠的汤姓民歌天后。之前,还有董文华、杨钰莹涉入赖昌星案,惊起一片彼时还没开化的民众,再后来,又传出刘志军和新红楼十二钗的冶艳故事,云南电视台当家主持徐安妮也被指与下马贪官、前昆明市市委书记张田欣有染。不管是真是假,这些题材,总是如同秃鹫般的传媒最喜追逐的烂肉。


太多的人,并不懂得,在人生的旅途上,必得越过一大片干旱贫瘠、地形险恶的荒野,才能跨入活色生香的境界。所谓“功不唐捐”的说法,对于一些人来说,总是意味着看不到希望的苦苦挣扎,只配用于统治阶级麻痹劳动人民的大言不惭。正因为如此,才会有如此多的女明星、女主持,在迷失中沦为贪腐案里的“白手套”,尽管沉沦的理由五花八门,但大抵抵不过“欲望”二字,爱欲、性欲、物欲。

尽管,国人常常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贪腐案中林林总总的细节,但我深信,一些女明星深陷其中,或也付出了真正的感情。譬如童星出身的马姓女星,在星途一帆风顺之际,爱上了高官薄氏,甘愿为其退出演艺圈。可惜,爱情并不长久,现实总是残酷,在坊间的传说中,马小姐在数年的抑郁之后,带着累累情伤,从大连回到上海隐居起来。可能这是一个女星与高官恋爱史上的最为刚烈的故事了。在爱人锒铛入狱之后,马小姐也曾公开出来接受采访,她老了,眼角的皱纹很重,脸上全是灰心丧气,涂的粉太重,在高清镜头下,尤其显得不太庄重,由于久不出现在公开场合,说话也不太利索。她只是淡淡地说,她深爱过那一个人。然后,其他的意思,大略是,她现在过得很好,偶尔想起过去,也要面对未来。看过这一视频的看客,大概都是会唏嘘的,她曾经那么明朗而美丽,他爱过她,她也爱过他,然后什么都没有留下,一切结束了,灰飞烟灭。



当然,贪官和女明星们更多的则是互为工具,就像成群的乌鸦,只有联合起来,才能在尸横遍野的荒野上,战胜其他敌人,将腐肉哄抢而空,唯剩一堆白骨。如此一来,合作最好的模式,就是以女星的名义开办影视公司,而背后的老板是贪官或者红顶商人。比如北京一家影视公司的唯一艺人叫张澜澜,她连续主演了《贞观长歌》等电视剧,还有无数国内顶级实力派艺人配戏。尽管张小姐如今早已不知去向,但有传言称其为徐才厚的宠姬之一。更多的女星则不太习惯于这样的市场化模式,更喜欢“闷声发大财”的掮客角色,比如传言汤姓女星通过为官员和商人之间拉皮条,得了数亿资产,也有曾经的公安部头号警花王菲,在身为郑少东等高官的公共情人同时,也通过买官卖官等掮客方式敛得不少钱财。

不得不说,利用情妇敛钱,是贪腐案的男主角们心照不宣的绝招,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大多是裸官,将妻子、儿女送往国外,和自身的贪腐撇清状况,以把根留下,继而通过性关系、威胁利诱、共同利益与情妇结成不可分割的同盟,为共同致富不择手段。在其中,很多智商不够的情妇其实相当无辜,她们成为“白手套”的理由,往往不过是爱上了一只爱马仕的手包,或者迷恋翡翠的光泽,或者曾经的物质匮乏而导致的物欲迸发,或者对于阶层提升的强烈渴求。


可以理解的是,对女明星、女主持们来说,诱惑往往与自身的定位息息相关,在名利场中独善其身并不容易。无比现实的社会中,女明星、女主持们强大的光环效应使其在社交场中无往而不利,美丽是一种资本,而美丽、智慧再辅以名气,就会发酵成一种能产生强大驱动力的优质资本。所以,如何利用优质资本,打造优质形象,真正通过良好的资本运作,达到效益最大化,是她们用心钻研的学问,也往往因为如此,才会有如此多的优秀女性跌入贪腐案的深渊。


回过头来,贪官、红顶商人们选择女明星、女主持为利益共同体,更是源于他们特殊的心理需求。我喜欢的作家毛姆曾说:“我们每个人生在世界上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被囚禁在一座铁塔里,只能靠一些符号同别人传达自己的思想;而这些符号并没有共同的价值,因此它们的意义是模糊的、不确定的。我们非常可怜地想把自己心中的财富传送给别人,但是他们却没有接受这些财富的能力。因此我们只能孤独的行走,尽管身体相互依傍却并不在一起,既不了解别的人也不能为别人所了解。”其实,手握权力的官员、富可敌国的商人,和我们普通人别无二致,也是血肉构成的人类,自然也有着各种各样的精神需求,比如需要满足男性荷尔蒙滋长的虚荣心,比如通过泡上女名人克服内心的自卑,比如纯粹迷恋对方在舞台上的风采,比如……


毫无疑问,在女性市场中,女明星、女主持这一族群,基本可理解为其无论从收入、外貌还是智商、情商来看,都属于优质女性的代表,各项指标已然超越了大部分屌丝男可以hold的水准,于是她们和官员、富豪各种纠缠不清,都是市场机制运行的必然结果。对这些虚荣的男性来说,这些女人可谓是媲美紫檀木屏风、明朝古董的装点。当然,这样的评述具备“物化女性”的遗憾,但即便在私密的豪华会所,普通富豪们携带各色二、三线女主播出席饭局,甚至在微醺之后,谈论女主播们的轶事,早已成为一景,毕竟男女之事,是社会机制存在与运转的润滑剂。何况,手握生杀大权的高官,或者千金可买一笑的红顶商人?国内顶级媒体的女主持、或者在荧幕上巧笑倩焉的女明星,自然是他们着意要猎捕的小羊。


《红楼梦》里的《好了歌》唱道,“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可即便如此,欲望总是社会的驱动力,红男绿女们前仆后继,并为了尘世欲望,付出应有的代价。


可怜可恨的或是这些过于希望通过美丽换取利益的女性们,白手套总归只是白手套,下场不过是,脏了、旧了,便扔进火炉。想起一首英文老歌,题目是《whatever will be, will be》,唱给所有正在成长的小女孩。

“当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

我问我妈妈:‘将来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会变漂亮吗?

会变富有吗?’

她是这样回答的:

‘世事不可强求,顺其自然吧。

我们不能预见未来。

世事不可强求,顺其自然吧。’”


可是,很多女孩,她们长大后,都没有做到。



周凯莉

媒体人、财经兼时尚专栏作家。致力于财经时尚化、时尚专业化的kelly Chow。

我的微博“周凯莉”,坚决不加V;

我的微信公众号请搜索“周凯莉”或beautifullady_(不要忘记它的小尾巴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