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7|回复: 0

我是西蒙周:汪洋:破除党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9-13-2014 16: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汪洋:破除党恩
2014年9月11日 07:14

2012-05-13

现在年龄40岁以上的中年内地人,都记得小时候首先听到和会唱的第一首歌,差不多都是那首《我爱北京天安门》,歌中将毛泽东比作指引人们前进的“红太阳”。其次,大家都还会唱《东方红》。歌中赞颂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在此之外,还有一首歌曲《唱支山歌给党》耳熟能详,这首歌的歌词直接把党比作母亲,“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

汪帅发言石破天惊

那个年代唱着那些歌,心中都充满着神圣和庄严,充满着对党和领袖的深情感恩。因为领袖拯救万民于水火,党给了万民真正的生命,那是必须要时时念、天天唱、月月颂的。如果要考证一下,中共被人民看作大救星,并开始以这种角色自居,大概始自延安时期,标志则是歌曲《东方红》的流行传唱。及至文革时期,中共更把对领袖的个人崇拜和对党的集体膜拜推到极致,大跳忠字舞,开口必语录,睁眼所见皆是火红火红的红色海洋。每个人每天每时每刻都在拷问内心:对领袖是否忠诚,对党又是否感恩。

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回想起这些,总是难免苦涩地一笑。

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现年57岁,他当然属于“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这位有着在五七干校当过教员经历的明星官员,回想起当年,显然应该有着更加深切的认识。9日这天,他在广东省党代会上语出惊人地指出,“我们必须破除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的错误认识”,“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的主体,也是建设和享有幸福广东的主体。追求幸福,是人民的权利;造福人民,是党和政府的责任。”

有人将他的这一观点总结为“破除党恩论”。从延安时期到现在,时间跨度70多年,期间没有任何一个中共体制内官员对“党恩”说提出任何疑问。现在,身为政治局委员的汪洋第一个站出来,要将“人民幸福”与“党恩”、“官恩”进行切割,这无疑是从根本上颠覆了中共70多年的文宣口径,说有石破天惊之效,并不为过。

汪洋思想开放,一贯直言敢言,处事相对开明开通。但在十八大之前的敏感时刻,说出如此颠覆传统的话,仍令人惊诧不止。

人民无权自己作主

5年前,汪洋主政广东,下车伊始,他就大讲特讲“解放思想”。据媒体统计,在和广东官员的第一次见面会上,汪洋在将近两个小时的讲话中,至少有22次讲到要“解放思想”;5年中,广东历经腾笼换鸟、经济转型的阵痛,正在按汪洋的号召建设幸福广东;5年后,他大声疾呼要“破除党恩论”。顺着汪洋的思路,能够发现他在不断探索新时期下,如何解放思想重新定位党群关系、干群关系。

仔细琢磨中共官员的话语语境,会发现有很多自我矛盾之处。一方面,中共宣称要执政为民,要做人民公仆,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另方面,中共官员普遍又以“为人民做主”作为思维方式。“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种红薯”,这句来源于戏剧《九品芝麻官》的流行语,长期被中共官员拿来津津乐道,以突出自己父母官的角色定位。

如此定义下的党群关系、干群关系,非但自我矛盾逻辑混乱,而且直接扼杀了人民的各种权利。人民空顶着国家主人的帽子,享受着公仆们提供的决策服务,他们的想法,他们的权利,自然或不自然、有形或无形地被忽视、被忽略。人民作为主人,通常只能看着公仆们煞有介事地决策和执行,自己却成了事实上的旁观者和接受者。本来,按照社会主义的定义,人民应该当家做主,但是,长期以来处于主宰地位的“党恩论”,却将这样的定位扭曲变形,党和官成了名义的公仆、实际的主人,人民成了名义的主人、实际的仆人。人民做不了自己的主,只能被党和官主宰自己的命运,人民只能“被美好”、“被参与”、“被主动”,乃至于“被幸福”。

深刻揭示贪腐根源

如此定位下的党群关系和干群关系,使得拥有世界最多党员的第一大党,日益脱离群众高高在上。而人民丧失了主人权利后,自然也就失去了监督制约公仆的权利。于是,党和官腐败丛生,硕鼠横行。汪洋曾经为此痛斥,“如果党员干部为民办事都要收钱收礼,高高在上,那党不就成了黑社会”?广东学者温宪元指出,“破除党恩论”深刻指出了贪腐的一大根源:当前确有党员干部为民办事明码标价,久而久之导致党群矛盾和对立。在此意义上,“破除党恩论”强调的是必须牢记权力的基本伦理:权力必须永远对权利保持忠诚和尽责。

从另一个层面说,在党和政府包揽一切下,人民习惯性地依靠,失去了自主性,从而也就无法有效管理自己。汪洋强调“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的主体”,潜台词是说,人民群众在法律框架内行使权利,通过社会组织进行有效管理,党不再是全能党,政府不再是全能政府,党和政府担当的只是服务提供者。整个社会最终要形成政府、市场、社会共同治理的局面。

汪洋要“破除党恩论”,从本质上来说,是要扫除官本位,他所追求的,是创新社会管理,是法治社会下的依法治省。但汪洋走出的这一步,步幅之大确实有点出人意料,未来遭遇的阻力也将非同寻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