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6|回复: 0

田颖:我为什么离开新京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9-20-2014 15: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传媒寒冬下,媒体人离职的消息接连不断。今天,一篇“我为什么离开新京报”的文章在微信圈热传,作者为火柴(原新京报体育记者田颖,欢迎关注其微信公众号"柴姐ye话")。当记者站问火柴辞职以后的打算时,她独家透露说:自己已经决定创业,方向是教育培训,致力于打造新时代女性,让女性变美变独立。网站即日启程。



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做记者。大四时候,来到新京报,被人艳羡——那简直是全北京最能实现自己新闻理想的地方,没有歌功颂德,只负责报道真相。从业8年以来,得到诸多认可,从未泯灭良知。可是,我选择彻底离开。所谓哀莫大于心死,我对记者所处的大环境,寒心至极,后会无期。我没那么坚强,不想当什么英雄,只想快乐地生活。


说几件对我触动挺大的事儿。


一个是2012年王瑞峰报道的烟台苹果事件。文章中把地点讲述得非常清楚,到底是哪个地区哪个果园,还特地制图,标清楚了药袋果园,并且没有任何一句表示烟台所有苹果都这般。报道出炉后,我以为结果会是相关部门责令召回有问题的苹果,以保证烟台苹果的美誉。事实是我忘了中国社会多么奇葩,网站断章取义篡改标题,大家以讹传讹,烟台苹果遭受很大打击。最后铺天盖地的骂声,倒向新京报,倒向记者,被人肉,被诅咒,还有人说“黑京报就会到处黑”。还有出来辟谣的报道说,他们也去做采访了,没看到那么多药袋苹果。尼玛东莞被央视曝光了之后你再去,能看到毛啊?


还有一件是我们记者卧底去簋街,曝光了食材不新鲜,油会反复用,结果有人说,新京报就爱黑北京,写这些东西博眼球。最经典的一句是:“你们新京报就天天盯着北京的阴暗面,逮着机会就黑北京。”呵呵呵,有时候我特别想说,好多人,真的活该被毒害。黑北京,能再可笑点儿么,我们记者顶着那么大风险,曝光你身边的安全隐患,结果变成了黑你,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


还有什么“田姓新京报高层”故意诱拐城管打自己孩子这事儿,暂且不说这人是不是本报的,但凡有点儿脑子的也知道没有人会拿自己孩子出去当诱饵吧?有人说,普通人做不出来,你们丧心病狂的新京报人才能干出来。抱歉,辟谣一万次了,那人跟我们报社一丁点儿关系都没有,可是到现在还经常有人跑过来拿这事儿唧唧歪歪,我真是诧异这样的傻逼怎么没被城管殴打啊。


我也知道,最激起民愤的,就是新京报写评论呼吁取消异地高考。我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我太理解被外省市人破坏家园的感觉,我太理解在自己家乡吸着雾霾堵着车买不起房的愤怒感,我只能说,新京报并不会向其他京籍媒体那样,站在北京人的角度上考虑问题。可是媒体本身就不该有任何立场。户籍制度,本身就是个反人类的东西,如果能做到像美国一样无论在农村还是城市都能好好生活,谁会背井离乡跑到大城市去做个蝼蚁。呼吁更好的制度,变成了黑北京,我对这逻辑真是无语。多么简单的道理,以现在的制度,农村生活不好,外省市生活不好,这些大城市的人必然会受到影响,你觉得你受到的影响,是新京报造成的?



懂的人其实不用废话,不懂的人我说这些也毫无用处。但我还是要表达,我为了我这些怀揣新闻理想、敢于冒风险揭露事实的同事们,感到骄傲。虽然其中也不乏败类,不过大多数人,都对得起自己良知,对得起无冕之王的头衔,只是我觉得这个社会,有时候不配有这么优秀的记者。我没有特别特别热爱新京报这个单位,我只是热爱这群努力战斗的同伴。


当我看到有些媒体天天歌功颂德,被人好吃好玩好伺候,盯着负面消息纯粹为了敲诈,却有着比我们高的收入,有着比我们好的名声,而我们却经常挨骂,甚至被诅咒家人死亡的时候,一次次想,走吧,走吧。


可是,哪个行业的人不被骂?难道因为挨了几句骂就不在继续儿时的梦想了?当然不是,最后让我下定决心离开的,不是那些个有病的读者,而是整个新闻行业的审查监管,新闻从业记者素质低下,让我曾经神往的这个职业,越来越恶心,我越来越不快乐。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做个好记者,即便不能改变世界,也不能被世界改变。至少在从业这8年,我做到了。我宁愿记者并非我的理想,而只是一个混饭吃的工具,那样我就不会伤心。


或许别的行业,同样有各种不美好存在,但是我不想,眼睁睁看着我深爱的职业沦陷。既然无法改变,就离开吧。我乐观地认为,世界上不存在坏人,只有为了利益站在不同立场的人;我悲观地认为,世界上存在坏的制度,让每个人为了各自的利益争个头破血流你死我活。在这种制度下,良知,是个多余的东西,有良知,是对自己最残忍的做法。


总而言之,结论是:去你妈的理想,姐赚钱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