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12|回复: 0

断朝烂报之“美帝电影毒害了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14-2015 19:5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hininglove 2014-04-05 14:02:10
读《中西风马牛》20节摘录。

背景:“中国从1949年7月就开始了一场反对美帝的运动。反对他们的文化入侵,批判他们的电影。这一批判是借着一位著名的苏联导演雷门的文章开始的,登在1949年7月29日《文汇报》 第五版,题目是《好莱坞——造谣的工厂》 ,这种批判持续了三个多月。1950年9月开始,《文汇报》 还开辟了一个专栏——你对美帝影片的看法如何?很多读者写信参加讨论。”至于这两篇文章的作者真实性,可参考书中探讨。
                                       



                                             美帝电影给我的恋爱观
                                                                                       作者 王瑞云 家庭妇女

要不是美帝电影的毒害,我不会这样解决我的婚姻问题。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没有任何嗜好,除了电影(认为中国电影技术差,一向不看,专门看所谓美帝的文艺片)。我炫耀着自己兴趣的高尚,英语的流利。我沉醉在电影中魅人的对白,我常常爱读《乱世佳人》、《蝴蝶梦》、《再生缘》中美丽的句子。想象着女主角动人的媚笑,男主角豪爽的、多情的风度,我把自己的感情神化在电影中,也罢自己的外形化装成明星模样。为了头发、衣裳,不知道耗了多少时间!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我恨自己的家为什么没有钱像美国人父亲的阔绰,我恨自己长得没有明星那般漂亮。

后来在大学时代,居然有不少男同学追求我,可是,我就看不起,我想:这些男孩子懂些什么?我怎么能嫁给这些人中的一个呢?我希望将是一位中年的美国留学生来爱我,他要像埃洛弗林的英俊,要有劳伦斯的风度,要有却尔斯鲍华对恋爱的深度。而且,必需非常非常的富有……

大学里念了两年书,我厌倦那些年轻学生们,为了追求我的这个梦想,我离开了学校。

现实很严肃地告诉我,找一个对象,又要漂亮、潇洒,又要有钱是很困难的,于是为了满足我对物质的追求,我只好退而求其次,嫁给一位富有的商人。当时我的条件是:小洋房、国际饭店的婚礼、美丽的礼服和首饰。我像做梦那样结了婚,结婚的时候我为着自己的美丽动人而欢喜。可是婚后,我却感到伤心了,我的丈夫除了钱,什么都不在他心里。他不知道旅行,不懂得怎样在美丽的花园谈爱情……

后来丈夫因为生意经常失败而破产,洋房没有了,孩子和我都开始过苦日子,当晚上孩子的哭声把我从睡梦中震醒时,我便恨恨地想到自己生在这样可怕的中国,现实是这般残酷地虐待了我。

解放后,偶然的机会参加了家庭妇联,在不断的政治学习中,我才明白我是这般糊涂,我是受了美帝电影多大的毒害,美帝电影害了我,我要控告。

                                                            载于1950年11月17日《文汇报》第六版





                                               美帝影片给我的生活影响

                                                                                 作者:青海 国立财经学院学生

我很激动,我不知该怎样来抒写我的情感。在这里许多青年朋友曾经坦白地暴露自己的思想,我想我也应该毫无顾虑地在这里诉说:美帝影片怎样在思想上和生活上成为它的俘虏。

美帝是一直侵略我们,美帝的影评就是对我们的文化侵略,它把影片用作麻痹、奴化我们思想的工具。朋友!也许你不相信美帝影片是含有毒素的,但是事实上我从前的腐朽思想和糜烂生活,完全是因为多看了美帝影片。

我是个学生,也是个十足的影迷,我看过近两百部美帝影片我都看:文艺片、歌舞片、战争片、西部片……我反对那些穿着花衬衫、小脚裤管、自命为西部英雄的阿飞,认为他们庸俗、幼稚得可笑,所谓西部英雄只是西部牧童罢了。我崇拜美国的物质文明,羡慕得是豪华、奢侈的生活,和泰隆鲍华的翩翩风度,幻想着影片中传奇的恋爱,脑中充满着可怕的蛀虫,但是,我并不觉得它是在腐蚀我的思想。

在学校里,我没有好好地读书,上课的时候不听,坐在后面与同学讨论:拉娜透纳第四次结婚、丽泰法华斯与印度王子恋爱、劳勃华格吸毒被捕……那些好莱坞屋檐下的美国“文明”。

放学后,就和机位同学在静安寺路溜达,欣赏停驶在路旁的新式汽车,商店橱窗中陈列着诱人的广告画,观望着从电影院里散戏出来的绅士淑女们。我们嚼着口香糖,愉快地吹着口哨。

回到家里,扭开无线电听听美国爵士乐,躺在沙发上,翻翻美国电影杂志,望望墙上挂着的好莱坞女明星照片:琼亚丽荪忧郁的笑容、浴装的伊漱蕙丽丝和那些从国画报上剪下来的半裸女郎。

我常常逃课看电影,把读书当做混资格,是为了拿张文凭。反正毕业后靠了家庭中一点关系,虽不升官发财,祗少稳得个薪水较高的职位。我根本不关心其他同学对国民党反动政府艰苦不屈的斗争,整天就沉醉在美国电影中,沉醉在狭隘的个人主义情感中。

我更学会了抽烟、喝酒,因为好莱坞英俊潇洒的男明星都会这一套。我记得在一本杂志中有人说过:“男子之有烟酒气,等于女子有脂粉气。”我觉得抽烟、喝酒是最能表现男子的气概。

我的思想被麻醉了,意志消沉了,生活是这样的糜烂。可是我并不觉得自己是在堕落,相反地以为自己是最合潮流的时髦青年。

解放的炮声,把我轰醒了,发现自己堕落在这么可怕的深坑中,满身都是缺点。但是在这一年多的学习中,我渐渐地改造了,生活上了正轨,学习也认真了,亲美、崇美得思想也慢慢肃清了。

朋友!你还留恋着看美国影片吗?在美帝疯狂地扩大侵略战争的时候,在全世界人民怒吼的时候,你还不醒来吗?醒来吧!朋友!美帝影片已经是历史上的名字了。

                                                                   载于1950年11月17日《文汇报》第六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