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21|回复: 0

杨锦麟:在香港政改明天投票前,这几件事你要知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17-2015 15: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央承诺香港2017年可以就行政长官及立法会产生办法进行普选。因此香港社会在2012年现任特首上任、立法会选举结束后,关于2017年的政制改革议题就一直是香港的头等大事,各行各界的声音不断涌现,各社会团体的民意调查也在不断出炉,甚至还引发过较为激烈的社会运动。

就在明天,这一切争议就将暂时告一段落,政改即将进入最后的表决倒计时,方案能否通过?香港的未来,仍然是未知数。政治议题难免枯燥,于是我们做了这样一个画风清新的科普包,关于香港政改,你知道什么?你还应该知道点什么?

【知道的1:政改通过还差5票】

首先,政改方案即将表决,是众所周知的,而由谁表决,如何表决,结果如何决定了方案能否通过,也同样值得关注。

香港立法会四年一次选举,现任立法会议员于2012年选举产生,选举方法共三种:“地区直选(如香港岛、九龙西)”、“功能组别(如法律界、商界、劳工界)”和“区议会”,共70人。其中按照议员的政治倾向,分为“建制派(亲近中央政策)”和“泛民主派(喜欢提反对意见)”两类,在现届议员中,建制占43席,泛民占27席。

1.jpeg

明天,这70位议员就将表决政改方案。根据立法会议事程序,每位立法会议员都有15分钟发言时间。鉴于本次政改议题意义重大,因此预估绝大部分议员都会利用发言时间,阐述自己的观点和立场。因此,可能延迟一到两天才能进入投票程序。对于政改方案的反对声音一直来自泛民议员,在争议陷入僵局之时,泛民议员曾全部表示会反对方案通过。

2.png

按照程序,重大议题需要达到全体议员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因此,此次政改方案通过需要得到超过47名议员支持,也就是反对票不能超过23票,这就意味着,表示将否决方案的27名泛民议员中,需要有至少4人倒戈,政改方案就可能通过。


而香港未来的未知之数,就在这扑朔迷离的四票之中。


【知道的2:争议焦点是“831框架”】


这四票的争议来自哪里呢,就是去年8月31号公布的“政改框架”。这个,你一定不能不知道。


去年8月31日,人大常委会对香港政改做出了三项规定,被称为“831框架”:


“831”框架
(1) 2017年有权提名特首候选人的,只有提名委员会,而人数、组成和委员的产生办法,依旧按照现行由1200人,四大界别组成的选举委员会产生办法。

(2) 特首参选人须取得过半数提委会委员提名,才能出闸选特首。

(3) 限制提名委员会只能选出2至3个候选人。


这三项规定被称为“落三闸”:

3.jpeg

换言之,“泛民派”提出的公民提名被否决,首轮咨询各个方案都未获接受。反对派认为,由四大组别组成的1200人的提名委员会不具有广泛的代表性,于是在人大八三一框架下,政界各派出现了意见分歧。那这1200人的提名委员会是如何产生的呢?下面这张图就清晰的说明了4大功能界别的组成情况:
4.png



【知道的3:中央和香港多次协商】


分歧的出现,让争议从2013年启动第一轮咨询开始,就一直持续,但秉承对香港负责任的态度,香港的官员、议员也和中央不断地协商。
5.jpeg
▲去年4月,香港立法会议员访沪


在首轮咨询期间,立法会安排议员于2014年4月访问上海,并会与主理政改的中央官员会面,最后有43位建制派及14位泛民议员参加,不过泛民议员选择分批出发。


8月31日,政改框架出炉后,当晚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晚上飞抵香港,他期望各界加深了解人大常委会决定。


国人大常委会一锤定音,订出香港普选框架,由2017年开始,行政长官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但就设下三道闸:候选人的出闸门槛要得到提名委员会半数以上委员支持,候选人数目2至3个,提委会的人数、构成及产生办法均要按照选举委员会四大界别的组成。
6.jpeg

▲袁国强、谭志源


次年2月,第二轮咨询进行一半,香港“政改三人组”中的两位成员,香港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与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谭志源在北京与中央官员会面,讨论在831框架下的改动空间:如白票守尾门方案及取消功能组别等温和方案。李飞早前曾经表达,2017年落实特首普选不代表终极方案。谭志源亦已向中央表达港人对政改的看法。


第二轮咨询结束,4月22日另一位“政改三人组”成员,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将方案递交立法会,等待表决。6月京官与香港泛民主派议员在深圳会谈,中央态度坚决,“不会撤回831决定,政改方案没有修改的余地。”眼看修改方案无望,泛民议员基本坚定“否决方案”的立场。双方立场坚定,香港政改陷入僵局。林郑月娥表示,已经多次与泛民议员约见,会谈,但是他们并无转态意向,若他们都坚持否决方案,那么政改方案或许真的难以通过。


谭志源认为政改方案通过似乎只能祈祷上天:


    “上天有自己时间,如果时机未到,勉强都无幸福。”


【知道的4:民调或影响泛民议员】


与此同时,各间大学及社会团体研究的政改方案民意调查也出现新动态,由于泛民“反对”立场坚决,更多民众认为政改方案难获通过。


目前,关于政改的民意调查,主要有三类,分别是由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负责的“三间大学联合滚动民意调查”,港大民意研究计划的“慎思民调”,还有由各大基金会、财团出资委托机构负责的大型民调。

7.png

继六月初,“三大滚动民调”结果,支持及反对政改方案的民意首次平手后,上周四的最新结果,是反对方案的受访者比例首次超越支持者,支持的42%,反对43%。

8.jpeg

而就在昨天,由自由党立法会议员田北俊出资赞助港大民研所作的政改大型民调,昨日公布结果,对于是否支持政改方案,48%受访者表示支持,38%表示反对;问及是否支持立法会通过方案,则有51%表示支持,37%称反对。

9.png

▲今年主要民调的变化统计


由于抽样等调查方式的差别,各个民调的结果都不尽相同,但总体的趋势都是赞成与反对政改的民意比例势均力敌,哪一方都没有绝对优势。因此,香港各家媒体、评论对于政改投票的结果充满了担忧和不确定性,都在探讨香港后政改时代的前途未卜。


【不知道的:政改投票后又该怎么办?】

10.jpeg


现任特首梁振英,政改三人组成员均表示,若政改不获通过,任期内将不再重启政改议题,专注于改善民生,香港的政治发展将陷入“原地踏步”。也就是说,如果政改方案通不过,那么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可能仍然采用现行的选举办法。这也就是为什么政改宣传广告,会打出“有票选特首,没有理由拎走”的口号。


而明天一旦投票结果是政改方案没能通过,那么中央政府可能会有四种处理方式:


第一是在下届重新启动政改,但对8.31决议根本不会改动。


第二是行政长官根据《基本法》解散立法会,再重新启动政改,解散立法会可以是今届可以是下届,主动权操在当时的特首手中。


第三是不再推动政改,2047年以后再说。


第四则是若香港由此出现社会的不稳定,可根据《基本法》把内地法律引入香港,但在此之前,可减少对香港经济的某些倚赖,以减低对内地的冲击。


中央政府是否打这些牌或打什么牌?什么时间打?主动权掌握在中央与特区政府手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