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87|回复: 0

张烨:谁是香港的反对派——泛民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25-2015 10:2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谁是香港的反对派——泛民篇
文/张烨
前言
国内新闻时不时提醒我们,香港有一群强大的“反对派”。他们一会儿占领街道,一会儿要求“港独”,最近又要否决特区政府苦心经营的普选方案。但这些印象里的反对派,究竟是不是同一批人呢?把他们笼统地归为一类,你就图样图森破了。
香港政治的看点,不在于“拥护派”和“反对派”之间的持久对立,而在于“反对派”内部的分分合合、推陈出新。前有“温和派”与“激进派”的路线纷争,现有“大中华派”和“本土派”的世代差异。分清香港的反对派,就像分清水货客和普通游客,使我们不至于抱着偏见讨厌彼此。
香港的反对派都是些什么人呢?不止是一口一个“蝗虫”的废青,还有不跳广场舞的大妈,不跟从老爸的官二代,客串过《宝贝计划》的怪蜀黍,一头长发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了分类方便,我们以他们所在的政党或组织为讨论单位。每个组织都有自身的定位,都回应了社会上某些群体的诉求。更重要的是,这些组织中存在着有血有肉的人物,他们个人的生命史亦是香港政治社会的变迁史。

上篇:泛民主派
泛民主派是指支持香港实行民主、尽快落实双普选的政治力量,包括一些政党、政治组织和独立人物。泛民的主要成员是在立法会内有议席的九大政党/政治组织:民主党、公民党、工党、社会民主连线、人民力量、民协、街工、公共专业联盟、新民主同盟。其中社会民主连线和人民力量属于“激进泛民”,其余属于“温和泛民”。
image
名称:民主党
创立时间:1994
成员人数:769
立法会议席:6/70
口号:走在民主最前线
民主党是香港最老牌的政党之一,多年来推动香港普选,与内地民运亦有不少互动。虽然是反对派的中流砥柱,民主党的路线十分温和,甚至培养了不少今天的建制派人士。现任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张炳良曾担任民主党副主席,港区政协委员刘迺强则是民主党前身“汇点”创会会长。
民主党成员有着丰富的“爱国事迹”:第一任主席李柱铭是曾经的基本法起草委员,上一任主席何俊仁参加过“保钓运动”,曾四次赴钓鱼岛宣誓中国主权。 现任主席刘慧卿是民主党第一位女主席,也是立法会第一位直选女议员。她由媒体人转型从政,关注人权,在立法会开会时要求不得出现侮辱女性的字眼,女权范十足。大部分民主党成员在英治时期就支持香港回归。
image
刘慧卿
追述民主党的历史,有两个问题无法回避。第一是民主党为什么走上“反对派”的道路(本来明明是拥护回归的爱国青年),第二是民主党为什么分裂。第一个问题更为根本,但涉及到不便谈论的历史。第二个问题,除了回归后的制度性因素,主要和两件事有关:五区总辞与2010政改。作为反对派第一大党,民主党在这两件事上的保守取向及其为香港带来的后果,令它成为众矢之的。不少人退党另组政团,后文将详细讲到。


image
名称:公民党
创立时间:2006
成员人数:481
立法会议席:6/70
口号:公道自在民心
公民党是泛民政党中的后起之秀,不到十年时间已发展为立法会第二大党(与民主党并列)。它由关注二十三条立法的法律界和学术界人士组建,旨在推动普选与社会公义,吸引众多中产者支持。
公民党创党主席为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系前主任关信基教授,现任主席为余若薇,党魁为梁家杰,两人都是资深大律师及立法会议员。梁家杰曾与曾荫权竞选特首,而余若薇曾与曾荫权进行公开电视辩论,大党领袖的实力可见一斑。
image
梁家杰
公民党党徽象征争取普选,绿白紫三种颜色来自美国女权运动。当时美国女性争取普选的口号是给“女性投票权”(Give Women Vote),因此分别用 “Green”、“White”、“Violet” 三种颜色的首字母加以对应。有了这样的性别平等色彩,无怪乎公民党的余若薇、毛孟静、陈淑庄等都是事业有成的女性。
image
余若薇

image
名称:工党
创立时间:2011
成员人数:131
立法会议席:4/70
口号:全民起动,天下为工
工党是香港的一个左翼政党。左翼成为反对派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不要忘了香港有强大的自由左翼。工党不仅关注劳工与基层,还追求普选,更重要的是主张多元社会,包括进行反性倾向歧视立法。
工党现任主席为李卓人。毕业于港大的他没有选择成为中环精英,而是从年轻时就投身工人运动。香港贫富差距悬殊,底层的生活得不到保障。成为立法会议员后,他第一个提出要设立最低工资,历经数十年,终于在2011年得以实施。香港民主派精神领袖司徒华去世后,李卓人成为他的接班人,担任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他领导的职工盟亦为外籍家庭佣工(菲佣等)争取居港权。
image
李卓人

image
名称:社会民主连线(简称社民连)
创立时间:2006
成员人数:160
立法会议席:1/70
口号:基层主导、民主企硬,旗帜鲜明的反对派
公开以反对派自诩的,社民连可能是第一个。细心的读者或许会发现,社民连与工党的党徽中都有玫瑰花。玫瑰花(确切说是红玫瑰)是社会主义的象征,而社民联正是一个奉行社会主义、又支持民主的政党。
社民连由民主党分裂而来。回归早期,民主党内“少壮派”因不满“主流派”偏离基层路线,选择退党另组。社民连比上述党派都要激进,成员因抗争活动被警方检控是家常便饭。现任主席梁国雄是深具革命精神的马克思主义者,因一头长发被称为“长毛”,常穿着印有古巴革命家切·格瓦拉的T恤。作为民选议员,他将抗争精神带到立法会内。喧哗、爆粗口、冗长发言等看似粗鲁的举动背后,有着对民生与民主的关切。
image
梁国雄
香港政党普遍青黄不接,而社民连在年轻化上做得非常出色。生于1988年的黄浩铭20岁加入社民联,25岁就当上了副主席。有趣的是,身为激进反对派的他有一个建制派的父亲。黄浩铭父亲黄裕财是原沙田乡事委员会(就是从沙田地铁站出来下天桥会看到的那个)执委、建制政团“公民力量”(请与下文的‘人民力量’区分)成员,父子俩的政治立场天南地北。这种反抗保守家庭的叛逆少年形象为黄浩铭赢得了不少关注。
image
黄浩铭(左一)

image
名称:人民力量
创立时间:2011
成员人数:600多
立法会议席:2/70
口号:人民力量,遍地开花
从民主党分裂出来的社民连,2011年再度经历分裂。黄毓民、陈伟业与部分党员退党另组“人民力量”,目标是要除“五民”。五民指的是民主党、民协、民主动力、民建联、新民党,前三个是泛民派,后两个是建制派。
为什么人民力量和两边都要撕呢?因为2010年,包括民主党在内的部分泛民曾与与建制/中央愉快地玩耍,在立法会为当时的政改方案投了赞成票。当时的政改内容主要是在立法会增加10个议席,并将特首选举委员会从800人增加到1200人。民主党对方案提出改良,要求将其中5个新增议席的选举方式变得更民主(即设置‘超级议席’),意外地获得中央让步通过。而民主党也为此次政改开绿灯,没有提出更激烈的改革(比如废除功能组别,尽快落实普选),被包括人民力量在内的泛民斥为“卖港”,要与之割席。
人民力量里的人物都很有戏剧性。现任主席袁弥明选过港姐,在TVB做过艺人,还开着网店卖面膜。在TVB的时候被告诫不要讲政治,人家酷酷地表示不愿做花瓶:“港姐要履行的社会责任是很大的,不是只是说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子做了冠军,然后去拍戏,但对社会的贡献是不够。她选出来都有很多传媒关注,我想她的言论会影响很多人,我想不要浪费这个机会了。”
image
袁弥明
组建人民力量的黄毓民更是一个魔性怪蜀黍,喜欢在立法会扔香蕉,还被导演杜琪峰夸扔得很“型”。他出演过《宝贝计划》里的“七叔”,还给电影《小倩》里的白云道长配过音。不过,内地朋友最熟悉的可能是他在立法会破口大骂的视频,当年在微博疯转,看过的都觉得酷炫狂拽吊炸天。他在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突然宣布退出人民力量,可谓谜一样的男子。
image
黄毓民
虽然人民力量看起来很激进(除五民,骂港奸),但他们的目标是“以非暴力的积极抗争方法,争取香港尽快实现民主”。事实上,几年前人民力量还被视为激进的“异端”,但这两年已经完全被其他更激进的组织盖过了风头。所以不要把他们跟同样喜欢用黑黄二色的本土派组织“热血公民”搞混了(虽然后者的领袖黄洋达受到过黄毓民的提携)。

image
名称:民协
创立时间:1986
成员人数:100多
立法会议席:1/70
口号:促进民主,改善民生
民协是香港最早参政组织之一,它的全称“香港民主民生协进会”自1986年成立以来就没变过,不过组织已从压力团体转型为政党。民协关注中下层利益,因许多民协的区议员位于香港的较为贫困的地区深水埗而有“深水埗党”之称。民协在泛民中属于十分温和,强调与中央沟通,经常被其他小伙伴吐槽。回归后影响力有所下降。


image
名称:街坊工友服务处(简称街工)
创立时间:1985
会员人数:-
立法会议席:1/70
街工是一个由“新青学社”发展而来的社区与劳工服务组织,纲领是“为劳工出头,为贫者出力,为弱势发声,为民主奋斗”。街工不仅开办工人夜校教工友读书,旗下还有十四个工会协助工友维权。代表人物梁耀忠曾带领公屋居民揭发建筑商偷工减料的问题,是葵青区与新界东的社区领袖。

image
名称:公共专业联盟
创立时间:2007
会员人数:-
立法会议席:2/70
口号:专业智慧,全民共享
2007年,公民党成员、自身大律师梁家杰与曾荫权竞选特首,引发专业界人士参政的热情,组成公共专业联盟。成员包括一些公民党、民主党成员,亦有莫乃光这样的独立议员。

image
名称:新民主同盟
创立时间:2010
成员人数:100多
立法会议席:1/70
口号:促进民主,改善民生
同样因为不满民主党不参加五区总辞及通过2010年政改,一批前民主党“少壮派”另立山头,组建了新民主同盟。其中入选2012届立法会的成员范国威较为关注本土议题,例如反自驾游、反双非等(新界东的小巴上很多他的海报)。今年初开始,香港各大高校爆发退联(学联)潮,而推动香港中文大学退出学联的“中大本土学社”负责人是新民主同盟的成员。

这些泛民主派之间相互独立,并没有形成统一的组织,但彼此有不少合作。立法会内的泛民议员每周五会共进午餐,商讨政治民生议题,这个聚餐+讨论的平台叫“饭盒会”,现任召集人为公民党梁家杰。在立法会之外,支联会、民阵、真普选联盟等也是泛民合作的平台。当然,因为他们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不爽A所以成立B,不爽A、B所以成立C……)以及各自的选举利益、所代表阶层的差异,撕逼是不可避免的。而泛民与新生本土派的撕逼,又是说来话长的故事,我们下次再讲。

转载请联系stereotypeterminator@gmail.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