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52|回复: 0

为什么1984说“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30-2015 10:3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5-08-27 唐映红

Q&A150827

  问:为什么《1984》里会说“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答:在英国作家奥维尔著名的反乌托邦小说《1984》里,反复出现“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War is Peace,Freedom is Slavery,Ignorance is Strength.)这句话,象征了小说中的“老大哥”(Big Brother)对所独裁统治的“太平洋联邦”(the Oceania)所实行的极权统治。“老大哥”和他的执政党正是通过这句话以及上述的行动来教导人民,为人民洗脑,是人民心甘情愿支持他们的恐怖统治的。

  按照日常的语义来理解,“战争”与“和平”,“自由”与奴役“,“无知”与“力量”(“知识就是力量”,英国人培根所说)是相对立的范畴。但是,在特定的语境,如小说中“老大哥”的独裁统治情境下,这些相互对立的范畴成为了辩证的,相对的与本质上同一的。“老大哥”之所以要操纵和模糊这些关键概念所表征的范畴,因为它能削弱被奴役民众的社会判断,甚至扭曲和改变他们的社会认知。

  从心理语言学角度,人类个体对世界的认知是从概念开始的,通过对特定的一些事物和对象的范畴化,形成一个个概念。原始的概念与语言符号(语音、文字,等)相结合,产生一个个的词汇。根据心理语言学里著名的萨丕尔-霍夫假设(Sapir-Whorf Hypothesis,SWH),人们对世界的认知是基于特异性的语言系统。例如,在某一个原始语言里,只有三个词汇来描述基本颜色,黑、白、红(而且只可能是黑白红),那么使用这种语言的人将无法准确分辨黄色与绿色,也无法准确分辨绿色与蓝色。

  使用同一种语言的人能够互相交流,必须基于那些基本词汇所描述的概念应该有普遍的表征共识,即这个词汇到底指的是什么。不同语言之间的交流,也仰赖于互译的成对词汇应该有着大体一致的表征共识。对自然概念(如鸡、向日葵)来说,词汇所指的表征不会有太大的分歧,很容易形成共识;但对于抽象的社会概念,由于其意蕴的丰富繁琐,要达成表征共识相对而言就困难得多。例如,没有人会为“什么是真正的鸡”而烦恼,但有很多人会为“什么是真正的爱情”而纠结。每个人所理解的“爱情”,与他的经验、学识、预期、个体特异性的身心反应,等因素有关。尽管如此,绝大多数人所理解的“爱情”应该有基本的表征共识:至少是基于两个人之间吸引、依恋和激情的关系。

  所以,像“战争”、“和平”、“自由”、“奴役”、“无知”、“力量”这类的社会概念,尽管其内涵和外延难免因人而异,但人们之所以能用这些概念来交流,就因为人们形成了这些概念的基本表征共识。所以,当我们说“拥抱和平,抵制战争”时,绝大多数人都明白我们在表达什么。而且,一个社会概念的心理表征(也称为心理词条),除了语义讯息,还包含了价值评价、情感感受等讯息。所以,“和平”、“自由”、“力量”是好的,而“战争”、“奴役”、“无知”是不好的。而且,一旦人们使用了这些社会概念以及用来表征这些社会概念的词汇,人们对社会的认知就经由表征这些社会概念的词汇所构建,并在这种社会认知中形成特异性的价值判断和情感感受。人们普遍地赞同“和平”(带来安全感),反对“战争”(风险和死亡威胁);赞同“自由”,反对“奴役”;赞同“力量”,反对“无知”。

  “老大哥”和他的执政党为了更好地奴役民众,就有必要混淆这些关键社会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使本国受奴役的民众使用这些词汇时的表征共识,与外面普世的基本表征共识隔离开来。那么,通过模糊或扭曲概念的内涵,然后经由教育灌输、喉舌宣传、镇压整肃的途径使本国民众在使用这些词汇时,所理解的语义以及所感受的价值评断不同,甚至迥异于国外的人使用这些词汇。这样做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至少可以反映在如下几个方面:

  1、隔绝外界讯息的侵袭。在无法封禁外界讯息时,至少可以使本国民众无法真正理解外界讯息的含义。

  2、干扰和误导受奴役民众的社会认知和思考。就像取消“蓝色”和“绿色”,使人们无法准确分辨蓝色和绿色一样。

  3、对权力集团有害的讯息难以传播。当有人试图号召“用自由来推翻奴役”,受奴役民众会想“自由即奴役,不是一样的么?”。

  不仅如此,在《1984》里面,“老大哥”和他的执政党甚至发展了“新话”(Newspeak)来取代自然语言。“新话”的特点是词汇量越来越少,越来越贫乏。更少的词汇更容易操纵。

  《1984》里的这种对社会概念词汇的操纵,以及“新话”,在现实生活中也不难观察到。在世界上某些国家,如朝鲜,“民主”有着与其它国家截然不同的界定,其内涵与外延均有别于普世的理解。这样,当有人指责朝鲜“不民主”的时候,朝鲜就可以骄傲地宣称“我们是真正的民主”。而在这些国家权力集团的喉舌及权力集团的官方报告里,所使用的词汇已经高度模式化和教条化,与《1984》“新话”里的如出一辙。


2015-08-27
--------------------------------------------
(本文允许网站或其他公号转载。)

回复F,浏览《周末讲堂》目录;回复Q,浏览《心理学问答》目录;回复P,浏览PsyEyes本周推荐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