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67|回复: 0

“最悲伤作文”事件爱心学校负责人被拘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9-2-2015 11: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标题:“最悲伤作文”事件再起波澜 爱心学校负责人被拘传

中新社成都9月1日电 (付敬懿 高寒)1日,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委宣传部证实,四川凉山索玛花爱心学校(儿童村)负责人黄红斌被当地森林公安拘传。

此前,网友捐款扩建的西昌索玛花爱心小学因违法建设、非法办学等原因将被拆除,曾引起舆论关注的“最悲伤作文”事件,由此再起波澜,引发舆论对慈善与法律的探讨与深思。

8月初,一篇300来字作文《泪》在网络上迅速传播,被称为“世界上最悲伤的小学生作文”。文章作者是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12岁的小学四年级学生木苦依五木(汉文名:柳彝),她和两个弟弟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哥哥、姐姐在外打工。父母双亡后,她一个人挑起了全家的重担。

悲伤作文在网上传开后,爱心汹涌而至,一日内获捐款近百万元。但伴随而来的思考和质疑也持续搅动着中国网络舆论。几日后,凉山官方对外公布调查结果,该作文系经过支教老师修改,木苦依五木5兄妹每人每月都有678元的专项补助资金,生活上不成问题,当地政府将长期对他们进行帮扶。

《泪》的上传者正是黄红斌。8月31日晚7时许,黄红斌在西昌市索玛花爱心学校的下山路上,被当地森林公安带走。现场志愿者称,警方明确说是拘传,但未告知原因,随后黄红斌被戴上手铐押上警车。

当地官方通报,经西昌市森林公安局调查核实,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涉嫌非法买卖国有(飞播)林地、违法改变土地用途、违法建设被依法拘传,目前正在接受调查。索玛慈善基金会在开办爱心小学过程中,涉嫌违法买卖、占用国有(飞播)林地、违法建设、非法办学,建设场地因施工造成地质灾害隐患。

目前,被拆索玛花爱心学校登记的123名学龄儿童中,已有118人在西昌市四合乡中心校报名上学,2人回户籍所在地西河乡就读,1人打电话表示会来校报名,2人正在联系。

据了解,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经四川省民政厅批准成立,属非公募基金会,黄红斌是法定代表人。该基金会在凉山主要以支教为主,开办学校并未获官方准许。而索玛花爱心学校已运作4年,期间教材一直由当地教育部门提供。

越西县分管教育工作的陈姓副县长曾对媒体表示,《最悲伤作文》对县里是“一个沉重的教训”,事实上该县所有民政政策都落实到位,孩子不是没人管,也并非一些民众臆想的那么贫穷。“对于之前支教老师为民族地区教育所做的努力,我们表示感谢。现在发现一些老师的做法,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对这里产生了伤害。”

“强拆是真正对孩子们的生命安全负责。”网友“冬冬巴巴啦啦金刚葫芦娃”说,在存在地质灾害隐患的泥土山坡上建学校,一旦发生危险将是血的教训。

“爱心不是违法的挡箭牌,任何公益事业都要在法律允许的维度内。”多数网友也表示,有关部门在处理违法办学时,应该抱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最大限度保证“孩子们有学上”,否则即使处置过程符合程序正义,也难逃选择性执法的嫌疑。

针对此事,凉山州教育局回应称,该州客观上还存在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他们欢迎、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到凉山州边远农村或需要的地方办学、助学或支教,但前提是必须依法依规办学、遵纪守法从教或支教。凉山州也正在制定方案,为民间组织或个人到该州从事教育工作搭建平台。

据凉山州教育局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该州各级各类学校将重点抓好特殊困难儿童返校、入学工作,确保每个孩子不因贫困失学,切实规范办学行为。


-------------------------------

我所知道的老邪和索玛花

作者:睡觉的小幺

我所知道的老邪和索玛花
2015-09-01 01:16
阅读 18087
在这个风口浪尖上谈论索玛花,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但是作为一位参与者或者说亲历者,说明你所见到的事实,表达态度,或许也能提供一些积极的参考。
2012年秋天,前往西昌,参加为期一个学期的支教。
经过一个星期的培训,从全国各地所来的四五十名老师被分往不同的支教点。我被分配前往的学校即是这所即将要被强拆的小学——索玛花爱心小学。
关于这所小学:
学校建在四合乡火普组。在我支教期间,学校仅设有一年级,一共三个班,一百左右学生。为什么要在这里设一年级?先贴出我在支教期间,家访的本班二十名(所教班级一共有三十一名学生,鉴于时间已晚,只截图了二十名学生)学生的家庭情况: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
10.jpg
11.jpg
12.jpg
13.jpg
14.jpg
15.jpg
16.jpg
17.jpg
18.jpg
19.jpg
20.jpg

以上仅仅是我所执教的班级二十名孩子的家庭情况。在为期一个学期的时间里,包括我在内的四名支教老师家访了所有孩子,家庭情况大多如是。从这些孩子的家庭情况里,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家庭极其贫困——来此之前,我从来不知道在现代社会里,还有如此贫穷的地方。事实上,西昌市的灯火很近,我们从学校就能看到山下璀璨的灯光。但是,这里的贫穷也是实在的,到这里来,我算是真正了解了什么叫做“家徒四壁”;就连一些孩子上学迟到,你都不能忍心责怪他们,他们是穿着露着脚趾头的鞋子,从你站在山脚下看不到山顶的沟里爬上来上学的,我家访前后一共走过三四次这条山路,每走到半山腰上,我就得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休息,下山时,也曾滑倒,一屁股坐在地上。
2、很多家庭是从更远的山里搬到这个距离城市较近的山上,也从而成为了当地的“黑户”——这种身份意味着如果要到当地的学校入学,就需要交取跨区费,而依照上述家访中所得到的家庭收入的情况来看,大部分家庭都很难承担这一费用。这就导致了家庭搬到此地后,大多数孩子就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在家帮助务农,或出外打工。

3、大龄学童较多——在我们的家访中,发现很多正在四合乡中心小学读二、三年级的大龄孩子。而这些孩子正是在索玛花的努力下,得以重返校园。这也正是索玛花筹办“索玛花爱心小学”的初衷——让失学的孩子重回课堂,让正常年龄的孩子能够及时走进课堂。在人们的帮助下,索玛花爱心小学筹办建成,设立一年级,先将孩子们带进课堂,然后再跟有关部门协商,进入四合乡中心校,并根据家访到的学生实际家庭情况,寻求资助人。(当然,如果索玛花爱心小学能够有足够的师资力量,完备的校园设施,受到官方认可,孩子们能够在此完成一到六年级的学业是最好,因为四合乡小学距离山上的人家,最远的有3-4个小时的路程,山路难走,孩子们往返不易)

因此,从家访得到的实际情况,至少让我深刻的明白了索玛花爱心小学对于当地失学孩子的意义。正是索玛花,让这些散落在山间、压覆在巨大的柴堆之下的孩子,集中在一起,为人们所关注,获得了上学的可能。

关于老邪:

关于老邪,与其相处并不多,我只能例举相处中的若干事件来说明我对他的判断:

1、在老邪眼里,每一个孩子是否能上学,他似乎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比如,一个在我支教之前在索玛花读完一年级后前往四合乡中心小学读书的孩子。孩子由哥哥照顾(原谅我已经不记得孩子的具体家庭情况),报完名当天因为调皮没去学校,而自己到了别处。家人疯找,最后找着。哥哥怕再出情况,便不再让孩子读书。因此,我们到了山上后接到的老邪委派的第一个任务,便是前去孩子家了解情况,劝服哥哥让孩子能够继续读书。为此,我们先后往返多趟。这样的家访,并不仅此一例。

2、在索玛花期间,接收的物资,大到网友所赠的新衣新鞋,小到一把锅铲、一个水瓢,我们皆要确认、签字。

3、老邪从来不请我们下馆子吃饭。一日,我们几个下山的支教老师一起聚餐,老邪骑着摩托车从这路过。大家招呼他来吃,他先说的是:我们大家AA啊。

4、网友捐赠的军用胶鞋,他送给一个山上的老汉一双。老汉再来时埋怨,居然送得是一顺子。他自己也乐半天。

以上,是在有限的时间里,所略述的我所了解到的索玛花,我相信它的出现和存在,对于当地孩子的意义;它的价值,绝非是所谓的“非法占用林地”之名所能消减的。而老邪,我曾经在将要结束索玛花支教时,曾发微博说过,倘若要嫁,我绝不嫁老邪这样的人——虽然他有趣幽默,但他太忙,太操心,日日为不相干的人奔波,还要累及家庭。这样的日子,于我这般俗人,倘若要像他一样,数年如一日,恍若噩梦。

但是,对于这样的人,我做不到,但我一定尊重、仰望,并给予信任。

希望最后的结果,是大家都愿意看到的。

祝好索玛花,祝好所有人的善意终有善果。

祝好老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