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93|回复: 0

秃头倔人:普通维权者的下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22-2016 18:4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新浪微博:@秃头倔人

一位女住客在北京一家经济型酒店的电梯间受到骚扰,而后被硬拉强扯往僻静的地方拖曳,整个过程中少有人问津。绝望中的女士蹲到地上,以增加施暴者的体力付出,最终赢得时间,另一名女住客上前询问。施暴男子逃逸,这就是四月初的和颐酒店袭击事件。

这件事情出来以后,女事主第一时间上了社交媒体,聪明地注册了新的账号,发布视频与信息,掀起了极大的传播浪潮,据说有超过二十亿次的转发量,规模实在是庞大惊人。然而,如果仔细分析女事主在这个过程中的境遇,数以十亿次中依旧沉淀着老旧问题。

本质上讲,这件事在女事主的角度而言,就是一次不折不扣的维权行动。但是从她把事情披露开始,她就受到了严酷的动机审查。人们似乎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她动机不轨,比如她追忆袭击事件时条理清晰,没有慌张,使用了网络传播的几个热门关键词,“甚至拿到了视频”。

对女事主动机的审查,演绎出好几个事件的“版本”。比如说这次事件是一次黑公关策划,是为了打击刚被收购的母公司如家酒店的价值,或者是为了完成一次个人炒作,是营销号的伎俩。说白了,人们对女事主遭受暴力摧残这件事,竟然放过一边。

在这样的环境下,维权面临着极大的道德压力。因为真正要对事件负责的酒店和警方反而置身之外,说着不咸不淡的话,任由舆论上的泡沫星子将女事主“淹没”。不分左右的人等加入了这样的污名化操作,左右之争总是能在污蔑女性上寻找到一致的兴趣点。

就在事件将要反转,受害人冷静维权的局面岌岌可危的时候,警方抓住了施暴男子,证明了此前的猜测,这是色情团伙一次误操作,是将受害人当作了闯入势力范围的“流莺”,要出手教训。这个时候,之前怀疑受害人动机的声音消失了一下,但没人道歉。

很快地,随着警方发布消息,一些诡异的情况出现了。媒体报道说女事主自称已经很累了云云,这个差不多是放弃维权主动性的另一种表达;而消失了的酒店经理又站出来讲话,痛陈女事主“没损失钱物,没被强奸”,责备小题大做。维权者的处境骤然收紧。

而更加明显的信号是,女事主的微博发声受到了限制,此前发布的旧的博文被删除。维权者在这个阶段,开始受到两方面的压制:一是她发声渠道被接管,二是她的动机再次被审查。而那些始终伴随左右的阴谋论则在这两方面凝聚,维权者不收手将会举步维艰。

值得一提的是,女事主弯弯的举动还仅仅是消费维权为起点的安全诉求,与那些访民有着完全不同的维权动因与方向。易言之,她看起来是应该无害的维权才对,却也在中国逻辑下与舆论场里被挤压,如果不屈服,就会被压制到变形,或重复其他维权分子的下场。

弯弯作为普通维权者的定性,意味着类似的事情大概率地会发生在其他人身上,包括那些装作是专业地挑剔她表现、进而质疑其发声动机的人士,或者其亲属身上。可是很显然,要想在弯弯这里与一般人等的遭遇建立联系,很难,因为大家都认为自己是幸运儿,不会是那个倒霉蛋。

所以,和颐酒店袭击案所造就的普通维权,被人诟病的地方是舆论总不能聚焦在暴力这个核心事实上,却不断地往动机审查望向失焦。作为这个舆论惯性病的后果之一,就是事件的典型性不被承认,维权本应塑造的象征意义被那些潜在的受害者推翻打倒在地。

从各种维权者的队列看,他们是成建制地消失在迷雾当中。而那些不分年龄的迷茫感,并没有被摇滚歌手唱尽,敏感的维权者之后,紧接着普通维权者的下场,而这一切的发生从此前的怯懦寂静,转换到现在的高声喧哗。人们欢送且葬送维权者的没落,并在诅咒中获得审查快感。

2016/4/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