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04|回复: 0

纪念《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30年座谈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9-2016 12:3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6-05-17 06:06

阅读:1,0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397d2b8e0102x7mz.html





为纪念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发表30周年,日前在北京万达广场索菲特酒店举行了座谈会。北京政治、经济、理论、法学、新闻界人士胡德平、高尚全、江平、郭道晖、张维迎等一百余人参加会议,四十多位专家学者作了主题发言。座谈会由胡耀邦史料信息网、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和南方周末报社联合主办,胡德平主持。这个非官方会议,效法30年前思想解放运动,大鸣大放。发言者对当前国家的政治思想形势深感忧虑,对极左回潮、政改倒退提出尖锐批评。





以下时发言摘要:





胡德平发言:决议总结历史失误,留有余地,没有过头的话,只有说得不够的话。有的话没有说透。现在有人怀念文革的一些做法,这是一种倒退。革命党要向执政党转变,这是一个历史抉择、历史机遇。30年前的决议,自我批评还是不够的。决议批判否定的文革的底线不能突破。近来有人想利用文革、再搞文革,违背锦涛讲话精神。党内的极左,个人凌驾于中央之上。革命时期搞集中,还好理解;现在还这样,就不好理解。为什么民主集中制,民主总是弱势,集中总是强势?只有封闭的社会才感觉自己什么都好,开放社会才知道这儿那儿不如人。孤立于世界有什么好?林彪曾说,什么是政权?就是镇压之权,当时大家还叫好!党性必须统一于人民性。党内民主更值得注意。





郭道晖发言:没有宪政,就没有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就是社会至上,它是和国家至上相对立的,而不是与资本主义相对立。现在有三件重要事:一、开放30年前大讨论的档案;二、开放对毛泽东的讨论;三、开放对这些年改革开放的大讨论。党的执政地位到了最危险时刻,要再次解放思想,进行大讨论。





张木生发言:当时《决议》确实不可能把所有问题回顾总结,小平说有些要留给后人去总结。我们30年经济建设取得巨大成就,也带来了巨大的问题。好多问题出在党内。需要好好反思总结。两会代表中,农民代表两个,〖其中一个连任十三届的老太太代表还“不给党添乱,从来不投反对票”。〗亿万富豪一百多,确实问题大。中国经济到了拐点,贫富差距接近拉美。马克思的设想,至今没在哪个国家实现。马克思没有消灭资本主义,反而为资本主义提供了营养,使其完善。苏联曾经崛起,居世界第二,后来不行。毛泽东最大错误是找不到限制资本主义的方法。改革开放的最大错误,明明是搞资本主义,却不敢告诉人民。广场革命时,人的智商最低。





马立诚 (前人民日报评论员)发言:国家要举什么旗?如果纵容毛左,国家将有大难。唱红是违背科学发展观。如果回到1945年的新民主主义,那就开放言论、真正选举等。如何举邓小平旗帜?一、民主和自由不可阻挡,不要阻挡;二、经济发展不能解决执政合法性,不要自欺欺人。否定改革开放的势力不容小看,党内民主扩大是可行之路,最终要走党领导下的宪政之路。





于建嵘(中国社科院)发言:《决议》为何没检讨建国30年执政问题?现在思想解放还不如30年前。党的治国理念存在问题。国家是谁的国家?是人民的。国家基本制度该不该改革,问题从哪来?党连自己的法治都不遵守,人民怎么办?《决议》存在的问题,是没有对治国理念进行检讨。没有对基本理念和制度的检讨。对国家方向没有探讨,没有弄清治国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公民的权利。





李楯(清华大学)发言:文革为什么还能沉渣泛起?因为很多该否定的没否定。我六十多的人,很多历史还不知道!我们缺少忧患意识,只有敌情意识。政权在你手里,就说造反有理;政权在我手里,就说维护稳定,缺乏一种真正实现稳定的价值观。改革早已停滞。党把人民当小孩子,看中学教科书,国家没有前途。





宋晓梧 (中国经济体改研究会会长)发言:今天看《决议》,心情有几分沉重。当年我们否定了阶级斗争为纲,才能够万众一心搞经济建设,才有今天的成就;我们否定了计划经济,才有了这样的经济活力。现在又有人写文章提出要以阶级斗争观念分析社会问题,分析劳资矛盾,像通钢事件,我不认同。但要完善工会及其他制度。左派有市场,因为制度有问题……坚持,还是回潮?当然是往前走。现在是地方不听中央,GDP劲头特别大。中央不能再收权,要向社会放权,民主。不能后退。





张维迎(北京大学)发言:一、政治家不能从公务员中产生。公务员机械化,无思想。二、我们现在看到的历史多是假历史,不彻底否定文革,中国人的灵魂不可能干净。要公开档案。三、要落实宪法。我认真看了《宪法》,只有一条是真正得到落实的,那就是党的领导。其他的,我们的宪法条款都落空了(全场笑)。我们当前的任务,是落实宪法。《决议》一代领导人是横空出世,有理念。现在国家气质变了,讲利益不讲理念,讲关系不讲是非。今天纪念《决议》30周年,我心情不是很好。今日中国社会处于亚健康状态。只有利益,没有理念。30年前有一群有理念的人,现在风气坏了。当年中央找浙江沈祖伦谈话,让他担任省委书记。他说我只适合当省长,不适合担任省委书记。现在我们还有这样的人吗?我国现在的国际地位,还不如1945年,我们是联合国发起国。





丁学良 (香港科技大学)发言:卡扎菲最喜欢咱们文革,学习文革,学得忒认真。毛有红宝书,卡有绿宝书。他取消政府,成立革命委员会。不叫国家主席,叫革命领袖。要重走文革路,就是卡扎菲的命运。有四种模式对付腐败:一是政变;二是民主和法治;三是开明专制,新加坡这样,但有个基本条件是规模小,大国从来学不好,十几亿中国不可能搞这个;四是暴民运动,前提要有个权力极强的君主,今天没这种人。中国只有一条路:民主和法治。这个绕不开。拖的时间太长,代价将更大。文革十年,有那么多老百姓参与那么多过激的事,原因何在?是一种怨气的总爆发。因为中国把自下而上对官僚体系泄放不满的管道堵死了。文革给了通道。





何方发言:个人崇拜是体制问题,到现在都没有好好反思。邓小平对江泽民说,毛在毛说了算。我在我说了算,什么时候到你说了算,我就放心了。





江平发言:两个谬论:一是稳定高于一切论,谁来判断是否稳定?有违法治;二是中国情况特殊论。稳定的标准是有权的人自己理解的。制度上的差别是理所当然的,过份强调了特殊性,把人类共同的理念给忽略了。共同的宪政、法制、人权的理念是最重要的。





沈宝祥(中央党校)发言:决议当时出台不易。突出解决毛泽东评价,将毛思想与毛错误分开,承认思想。实现当时的统一,是政治问题决议,有些话不合实际,如评价华国锋。有的评价不确切,但是仍然不失为一个重要的历史文献,起了好作用。今天的问题还是在党。党身上封建东西很多。党建关键要民主化、科学化,党要现代化。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小平早就提了,关键要推进党的改革。要建设一个现代理念的政党,清除封建的影响。党要民主化,才能够有活力。党不是没有好决策,而是不落实。十七大很多不落实,十八大如何交待?有些理论上面很重视,下面很冷淡。错误理论要敢放弃!





王占阳(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发言:毛泽东论联合政府时期提出的新民主主义论,后来改了。国共合作时的新民主主义,是竞选。后来不一样。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理论,谈民主宪政比延安时期差远了。有三个毛泽东思想,看用哪个。





张胜(张爱萍将军之子)发言:反腐败,有一个公权力的遏制问题。一个市长,一支笔,几个亿就可以决定投向哪,投给谁,能不腐败吗?权力失去制衡,必然导致腐败。改革,一要有稳定的国际形势,可以让我们专心改革;二是恢复党的威信,健身,否则推上手术台就下不来了。





胡德平小结:今天的会很好。我受到很大的启发。很多内容是一种探讨,要相信大家的消化力。说问题,说遗憾,说希望,这是为了我们的党更好更快地进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难道这个口号只能用于78年吗?要长期坚持。要坚持思想解放,不用患得患失。作《决议》时我们党的精气神很好,要发扬光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