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34|回复: 0

论文大焖锅:NBER 美国大选中社交媒体上的虚假新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5-2017 21: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媒体技术的进步在美国民主的历史上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19世纪,印刷术的进步极大地扩大了出版业的影响力以及报纸行业的分化,进而影响了美国政治的生态,使得媒体成为独立于三权分立架构之外的重要力量。20世纪,广播电台与电视台成为主要的信息传播平台,观察家曾经担心这会降低政策辩论的质量,使得那些更具有领袖魅力但经验缺乏的人成为候选人,甚至相关的权力也会逐渐集中在少数的大公司手中。到了21世纪,网络媒体等的兴起又让人们有新的顾虑:人们在接收海量信息的时候,更容易接受观点相近的人的观点,对不同的观点有自动的过滤作用。



而随着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人们对媒体的关注逐渐转移到了社交媒体上,尤其是诸如facebook这样的社交平台。社交媒体与之前的任何传统平台的架构都不同,信息直接在用户之间传播,而不需要第三方的过滤、事实检查(fact checking)或者编辑评判,一些个人用户的影响力就可能等同于Fox News, CNN这样大的媒体机构。而大家对于社交媒体更多的担心在于其传播虚假消息的影响力上。最近的证据表明:62%的美国承认通过社交媒体获取新闻,Facebook是最主要的虚假新闻传播平台, 很多阅读虚假新闻的人表示他们相信这些故事,而在2016年大选中,相比于希拉里,有更多的虚假新闻表扬特朗普。很多观察家与评论员据此认为这些类似“软文”的虚假新闻通过社交媒体的广泛传播为特朗普当选立下了汗马功劳。



因此,在Allcott and Gentzkow名为 Social Media and Fake News in the 2016 Election的文章中,作者找到了社交媒体与虚假新闻在大选中所扮演角色的新的证据。首先,作者确认了在2016年大选中,社交媒体作为信息获取渠道的重要性。根据二人早前发表的文章,互联网爬取的数据,以及一项新开展的约1200人的在线调查,作者发现,社交媒体是重要但不是主导的选举信息获取渠道,只有14%的美国人认为社交媒体是“最重要的”获取选举信息的渠道。而后,作者收集了选举开始前三个月内被大型事实检查网站认定为虚假新闻的选举故事。对于每一个故事,记录了他们在社交网站上被转载的次数,以及这些故事内容是支持希拉里还是特朗普。作者确认了之前的观察,支持特朗普的虚假新闻更多,支持特朗普的虚假故事被转载三千万次,而支持希拉里的故事仅被转载七百六十万次。



其后,作者用调研的结果去估计美国人对数据库中的14条虚假新闻的认知程度,每个回答者被随机分配相应的虚假新闻提要,而后询问他们诸如“选举前你们是否读到过这个故事”,“当时多大程度认为故事是真的”这样的问题。为了解决谎报的问题,回答者也被分配了一组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虚假新闻作为对照组。调研发现,有选举资格的美国人曾经读到过并且记得0.92个支持特朗普的虚假故事,而只能记得0.23个支持希拉里的虚假新闻,同时,美国人读过、记得、并且相信超过0.61个支持特朗普的虚假新闻,而只相信0.18个支持希拉里的故事。



最后,作者把新闻曝光的估计与一个简单的选民说服模型(voter persuasion model, DellaViana and Kaplan, 2007)相结合, 发现虚假新闻确实改变了选举结果,一个虚假故事所带来的说服效应(persuasion effect)等同于36个竞选的电视广告。



本文与四个领域有紧密联系,1)那些测量信仰程度的论文,2)试图测量媒体曝光程度的文献,3)试图测量政治广告等的说服效应的研究,4)试图测量意识形态的划分以及其与新闻消费关系等的研究。更多内容,请点击左下“阅读原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