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9|回复: 0

如何理解中央2017年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整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7-2017 15: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中亚细亚的夜空
东乡族,精神伊朗人,住在拉萨。金珠西路91号,来信砍。

第一宗族势力是不可能消灭的, 因为一个人对待自己家人和朋友必然好于外人。第二,村霸实际上还是因为国家权力机构干涉导致的结果。

农村基层溃败的根源不在基层而在于上层已经烂了。正所谓鱼都是从头开始腐烂的。农村基层溃烂只是整个机体坏死的表象而已。头已经烂掉了肢体烂掉只是时间问题。

这里不得不为利维坦的脑控能力点赞。某些人看见不在利维坦掌控下的人或者组织往往比利维坦跳的还厉害还着急。看见有的人爱自己的亲人超过爱利维坦。比黑色百人团还着急。

我们先来什 么是宗族势力?不就是类似于西方那种家族的东西吗?就是基于血缘构成的组织而已。这不是很正常的东西吗?一个正常人爱和自己的没血缘关系的人必然不可能超过自己的亲人。对一个虚幻的国家机构的爱更不可能超过对对家庭的责任和担当。

如果你去选一个合作伙伴。而你的亲人里面恰好就有一个符合这个条件的人。而且你很熟悉他也清楚他的为人,你和他从小相处到大,最后你的合作伙伴十有八九就是他。所谓宗族干涉选举也是如此。所有选举人里面,我最了解和信任的人就是我的亲戚。我不选他我选谁?杰布布什再不合适,小布什会去投其它人而不去支持自己兄弟吗?

一个对待自己亲戚的友好程度超过对待其它人的人才是正常人应有的反应。一般愿意牺牲自己和亲朋好友去完成某个伟大目标的人。他的精神状态和昭和日本的神风特攻队,现在在叙利亚奋战让自己子女去当人肉炸弹的恐怖分子是大致一样的。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所谓的村霸。一个人能变成村霸首先就说明这个村是不符合民主程序的。因为村霸表明,他的利益是和大部分村民的利益违背的。如果真的是像某些人说的现在农村基层已经很民主了这些人理论上是不可能上去的。

以某高票答案后面的王二狗为例

0_1.jpg

首先我们来看。王二狗给自己选民发东西。这其实叫做贿赂选民。这种行为别说在西方国家了。在阿拉伯之春后的突尼斯和埃及这种半民主国家都是违法的。但我们看到公权力对这种公然违背选举规则的行为毫无作为。但现在不要紧因为王二狗当选之后确实给村民带来了利益。

0_2.jpg

我们看到王二狗当了领导之后在相当长时间里面其实干的不错的。村民也得到了实惠。可为什么王二狗最后还是走到了大部分村民的反面?因为王二狗有更高一级公权力支撑。王二狗没有人纵容是不可能在一个办一个老乡会都困难重重的国家有自己的保镖队的。更不敢三更半夜带着人马去推平别人的房子。如果没有公权力撑腰,他是绝对敢这么做的。别说他本人了,要是没有暴力机关撑腰他家人的安全都没人能保证。

所以准确的说。农村出现各种乱相的根本原因是更高一级的公权力已经腐烂了。为什么王二狗贿赂选民的时候他们不管呢?因为没有利益,而且还麻烦。更高一级公权力是不受选民制约的,他们没有动力管这些事情。为什么王二狗去推平自己的村子的时候更高一级公权力又那么热情呢?因为有利益啊。工程要真的完成了不仅成了政绩自己也有利益可图。

为什么拐卖妇女儿童问题这么难解决呢?警察一到那种闭塞村子一看整个村子都敌视自己就习惯性退缩呢?还要跟做贼一样偷偷摸摸进去救人呢?因为做这种事情不仅麻烦,而且没有利益,被拐的受害者的家属也没有选票可以制约官僚让他们出力。从王二狗的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公权力发起狠来这种村子根本不是对手。即使有的案例里面有公务员,警察是这个村子出来的,只要他们胆敢为了村子阻碍了领导发家致富,一样会被解决掉,但是解救被拐人员没有利益啊,不能发财啊,所以,能为了一条马路推平整个村子的公权力在面对几十个被囚禁的奴隶时候又变成小绵羊了。开始不停哭诉自己多么无力和虚弱。

现在我们假设一下。假设有一个回族女孩子被拐卖了。她现在被囚禁在一个村子里面,她的家人来就她然后发现公权力不配合。那么她的家人会选择怎么办?当然是赶紧回老家找教友帮忙。我相信在目前的局势下。聚集其几千回民包围这个村子是一点问题没有的。最后这个女孩也一定会被成功救出来。事实也证明,我们很少听到有回民,维族,藏族女孩被拐卖的新闻,即使一发生这类时间,政府也会非常重视。因为这些人是有组织性的,而且规模比闭塞的村庄大的多。可以很轻松逼迫公权力为自己服务。即使公权力不帮忙,自己也能召集人马出面解决。

0_3.jpg

这是中国的男女比例分布图。我们可以看到,汉人越多的地方男女比例越悬殊。即使是老被知乎er嘲笑不尊重女性的穆斯林聚集区,也比大部分汉人聚集区好的多。即使是新疆,汉人聚集的南疆就比维族聚集的南疆男女比例悬殊,因为汉人越多的地方,这个地方就越有可能变成达尔文社会。汉人社会长期被利维坦荼毒,除了血缘纽带组成的宗族,严重缺乏其它类型的组织,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宗族一旦碰上超越血缘和地域的共同体组织,比如教团或者党派之后要么是以卵击石要么是墙头草,完全不能把握自己命运的原因,血缘共同体太小了,其资源根本不足以和大共同体对抗。期望宗族复兴搞垮利维坦完全就是痴人说梦,好比期待摩苏尔某个酋长领着家人起兵对抗入侵的伊斯兰国。实际上宗族越多利维坦可能反而越安全。因为宗族热衷内斗,一个个小血缘共同体不会互相支援,会被利维坦各个分头击破。

因为没有合法的公权力,没有受到尊重的法律,也没有足够强大的宗教制衡,想要在这种达尔文社会生存就需要男孩保护自己。进而导致歧视杀死女婴,造成男女性别问题。所以收买拐卖妇女和儿童最多的地方永远是汉族占大多数的村子。也导致了这些村子逐渐被只爱自己家男性亲人的宗族占据,因为他们只能相信自己的男性亲人。你去找政府和法律是根本靠不住的。最后造成恶性循环,进一步强化小共同体。这一切本质上上来说基层溃败只是顶层腐烂的表现而已。更大的灾难和整体性崩溃还在后面。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全能神,基督教,伊斯兰教在中国大规模扩散的原因。只有你有了自己的组织你才能和利维坦还有公权力对抗。其实如果没有宗教,各种契约组织,比如党派,兄弟会之类的组织也可以制衡利维坦,但是这些组织恰恰是利维坦最警惕的,基本是一有苗头就会被掐死,如果利维坦突然死了,免疫系统彻底失灵了,想要在成千上万信奉达尔文主义的村子的包围下保护自己只能选择加入宗教组织,很多地方的宗教组织或许愚昧闭塞,但比起被利维坦和利维坦身上长出来的肿瘤吃掉这点根本不算什么。毕竟这些达尔文村子本质上只是公权力利维坦无限制扩张导致的肿瘤而已,自己就互相倾轧内讧,不可能打得过类似巴主席洪天王这种人组建的组织的。

至于有人提出来的中央再次收回权力重新占领基层吗。这是不可能的。权力不是糖豆。撒出去就很难收回来的。明朝末年崇祯不想恢复洪武或者朱棣时代的掌控能力吗?当然想,但是那时候大明朝整个组织已经老了。不可能了。这就跟很多人哀叹为啥苏联末期不像斯大林一样大清洗是一个道理。因为苏联老了杀不动人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