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6|回复: 0

子皮:杨同学踩了谁的尾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10-2017 13:4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留美学生杨舒平,近日在马里兰大学的毕业典礼上演讲,引发了一场大哗。

美国有无数大学,每所大学每年都有毕业典礼。毕业典礼上都有演讲。主要的演讲一般是请来的校外知名人士讲;政界﹑企业界﹑学术界的名人,几乎都做过毕业演讲。

近年来,很多人都感到了美国的政治的分裂。但即使分裂如此,很少有毕业典礼演讲被政敌攻击。没听说右派攻击奥巴马和希拉里的演讲;有些声望的左派,也不会去攻击川普的演讲。无论如何,毕业典礼演讲更被视为表达个人观点而不是政治活动。

比起校外名人的演讲,杨舒平的演讲,其实应该算是学生代表发言。既然政治家的毕业典礼演讲都很少被攻击,在美国实在难以想象一个学生的发言会被群起而攻。

但是,杨舒平的演讲遭到了被群起而攻的境遇。

杨的演讲其实很简单。开头她说中国的空气不好:“我在中国的一座城市长大,在那里,每当我出门时都不得不戴上口罩。否则,我有可能会生病。”然后她赞扬美国的空气好:“当我第一次呼吸到美国的空气时,我摘下了口罩,这儿的空气太新鲜、太甜美、近乎奢侈 ...”。

对于空气的讨论只是个引子,演讲的主题是以她在马里兰大学的经历体验,盛赞美国的言论自由。

中国网民声讨的杨的罪行,主要有三桩。第一桩罪行是:说谎。网民们调查出杨是昆明人,而昆明的空气污染程度,和其它很多重灾城市比,似乎不那么严重。所以网民们认定杨说她“戴口罩”是撒谎。

且不说一生从未见过杨的网民们,如何知道杨到底戴不戴口罩;假定杨真的不戴口罩,这个谎言有多么严重?这个谎言到底使谁受到了怎样的侵害?

中国人真的没有见过假货﹑假药﹑假酒﹑假种子﹑假新闻﹑假合同﹑假学历﹑假学术论文﹑ 毒奶粉﹑毒大米﹑地沟油﹑无效疫苗? 女大学生在入学前夕被骗走9900元学费,伤心欲绝后心脏病发作离世;警察打死人后作伪证,栽赃受害人;9年前的汶川地震中,学校大楼像饼干般脆掉,原来建筑里竟没有钢筋 … 这些种种在网上热传了一阵后,最终归于象什么都没有发生。所以可以想象,中国人对谎言,哪怕是致无辜者死命的谎言,都早已习惯了。但是这次,千万网民们却突然呼吁要对一个关于个人”戴口罩”的陈述力辨真伪;而在真伪未辨之前,已经对她可能的说谎痛心疾首,大呼”世风日下”。

杨大讲中国的空气污染已经让人很多人很生气了,但更让人生气的是她在美国人面前大讲中国的空气污染,尤其不可饶恕的是,杨用中国污染的空气衬托美国干净的空气!这是杨的第二桩罪行:辱华。辱华比说谎可恨100倍。

这些批评杨辱华的人,大概有不少居住在有雾霾的城市里——雾霾正在侵蚀他们的孩子的肺;他们却在关心在万里之遥的美国,一个叫“中国的脸“的东西,是不是看起来依然完美无瑕。



杨的第三桩罪行是:跪舔。跪舔的当然是美国。有人还形象地说杨是:“跪舔美国的空气” 。 “跪舔空气”!这个世界上值得你跪舔的人很多, 这个世界上需要跪舔才能得到的东西也很多,但是头一次听说干净的空气也值得跪舔,需要跪舔。当然,在某些国家,这也许是真的;而且,即使你跪舔,也不一定能得到干净的空气。

“说谎”﹑“辱华”﹑“跪舔”,是杨的三大罪行。其中“说谎”是人人都说的,在这里“说谎”只是一个批判的突破口,并不是罪行的焦点。杨真正的罪行是“辱华”,因为她说中国不好;还有“跪舔”,因为她说美国好。

但是,不是我们所有的人都说过中国不好吗?至少住在城市的人都说过中国的雾霾不好?不是我们每个人或大多数人都在心里觉得美国好吗?尽管不一定说出来?否则为什么那么多人花那么多钱把孩子送到美国上学,还有把老婆孩子移民美国?

问题不是中国好不好, 问题也不是美国好不好,使中国人伤心的是,杨身在美国却说中国不好美国好。如同一个吃饱的人对饥饿的人说:吃饱比挨饿好;杨呼吸着干净的空气,对呼吸着肮脏的空气的人说:干净的空气比雾霾好。

杨在演讲中引用了法国哲学家萨特的一句话:“自由是一种选择。”是的,对于杨舒平,这句话也许是对的——因为在很多事情上,她可以选择;因为,她到了美国。

马里兰大学挑选杨舒平演讲,当然主要是因为杨个人的成就;但广义上,这个选择多少反映出近年来中国留学生在美国人数激增的趋势。中国大陆学生在美国毕业典礼上演讲,其实刚刚开始不久,首例是去年哈佛大学的何江博士。

1.jpg
美国1999——2014中国留学生人数

为什么中国来美国上学的孩子越来越多?有很多原因。其中之一是中国有钱人越来越多。不,不是,准确地说是中国的有钱人越来越有钱。

美国的大学学费不便宜。孩子的大学学费,对美国很多中产阶级家庭来说,是不堪的重负。但在作为美国人,在付学费上至少有一些缓冲的余地:如果不想负付太多学费,可以上公立学校;成绩好的有一些奖学金,穷人家的孩子可以申请到助学金;交不起学费的,可以申请贷款。但对于外国人,基本没有这些选择,外国人上公立私立大学一律付全费,外国人获本科奖学金亦极难。所以美国大学对非美国人更加昂贵。

以杨所在的马里兰大学为例,2017年估算的本科生一年的花销约是47607美元(约33万人民币)。

既然中国在美国的留学生越来越多,那么看起来有不少中国人负得起这个钱。但这个事实的不太为人注意的另一面是:很多中国人付不起这个钱。

下图是美国高盛在2014年对中国收入分布的统计。

2.jpg
3.png



值得指出的是,上面高盛的这个统计数字,并没有说明是否包含隐性收入。猜想应该没有全部包含——即使高盛统计时力图求实,但它到哪里搞到所有的贪腐数据?

另外,这个统计是年收入,不包括资产。在房地产如此昂贵的中国,可以想象拥有数套房产的富有阶层和无房农民工之间的差距远不止在年收入上。

对于年收入50万美元的富有阶级来说,几万美元的学费当然不是问题。相信上层的中产阶级有不少也具有这个能力,如果他们当初有不止一套房产。而且,如上所述,高盛的这个统计里未必包括隐性收入——许多中国人的主要收入,并不是他们可以公开的收入。

无论如何,中国的富有阶级只有0.2%,整个中产阶级只有19%。对于中下层中产阶级,对于80%的农民工﹑农村人口,每年33万人民币的美国大学,不是他们的孩子能去的地方。

对于这些人,美国应该和他们的一生并没有什么交集。他们的孩子不会去美国读书,他们自己也不会花50万美元投资移民美国,他们更没有余钱投资美国房地产,至于什么离岸公司,更是一个对他们毫无意义的词汇。

你也许会想象他们对美国的态度应该是 “漠然”——任何关于美国的争论,其实对他们并没有实际意义。

然而事实不是这样的。他们几乎是,对美国有着强烈抵触﹑厌恶﹑甚至憎恨和仇视的一群。类似的他们是最容易跳起来爱国的一群。象易中天说的: “穷人在爱国,富人在移民!“

为什么?

因为除了“爱国”,他们实在没有什么可以爱的了。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你会接受别人告诉你:你还有“祖国”;当你没有一套公寓可归时,你愿意相信你还有一个“祖国”可归。

也有人愿意把“祖国”给你,交给你去爱。当“祖国”的土地﹑资源﹑财富﹑资本都被一一抽走之后,这个空壳的﹑需要被爱的“祖国”,就是你的了。

中国的“爱国”里,最少的偏偏就是爱。从火烧赵家楼到反日游行中击穿同胞的头骨,我们爱过任何一个人吗?这些运动里除了愤怒还是愤怒,除了仇恨还是仇恨。当我们的愤怒和仇恨无可发泄时,“爱国”是最正大的出口。

杨演讲之后,有人声称扒出了杨的家庭背景:“杨舒平家住昆明市拓东路1号一单元5号(原昆明市公安局家属小区)。我本来已经多年不人肉别人,今天实在忍不住了。你父亲是昆明市局官员,但是你给你父亲惹下了大麻烦。你把中国说得那么坏,我相信中国政府会采取行动的。不久后相信会有一位昆明市公安局的蛀虫被揪出的。”

还有人说杨的父祖两代都是体制内的。杨的出国费用据估算有200万。

不知道这个信息是否属实,也不知道是被谁第一个挖出来的,反正这个信息在网上被吃瓜群众们传得不亦乐乎。有评论说:“看来是官二代,都是贪官二代才会如此嫌弃自己的祖国崇洋媚外跑国外。”

杨的父母如果真的贪污了200万,这个信息大概不会让中国人,即便是昆明人,眨一下眼睛。这个国家一个官员拿两百万算什么?—— 如果只是两百万,其实多少算一个清官。

然而杨的没有动任何中国人一分钱的演讲,让许多中国人出离愤怒了。

他们有真正的理由恨杨:想象你在一条大船上,船在海上。你的船舱非常狭小,你住的区域非常肮脏,你的食物非常糟糕,你每天干活。船上的上层人不干活但吃好住好,他们还欺负你。糟糕的是,这条船还在漏水。更糟糕的是,你不知道这条船将行向何处。但是你没有选择:你不能离开这条船,你打不过那些上层人中的任何一个。所以你只能选择相信,这条船其实并不太糟糕,别的船只有更糟;你也许还幻想,船上的条件在一天天改善,哪一天你或你的后代,也可以像上层人一样;你还认定,有所有其它的船都仇恨你们的船,一旦让他们靠近,他们会把你们整条船掀翻;你还坚信上层人会堵住漏水,而且,你们的船正驶向天堂岛。

然而船上有个上层人的女儿跳到别的船上去了,她在别的船上开心地笑着说:你们的船其实很脏啊,连空气都是脏的。

这才是最让人伤心的。杨同学长篇大论地讲的言论自由,其实没有多少国人在意。因为他们可以说,我们根本不需要言论自由。但是没有人能否认,所有的人都需要干净的空气。

杨同学一句话,打破了他们对现实的幻想。同时,她的话也打破了他们对未来的幻想——一个船上上层人的女儿,一个每年能负得起33万元留学费用的家庭的孩子,毫不犹豫地公然选择了别的船,那么几乎任何人都可以看出:那个天堂岛的神话,不是真的。

这才是人们为什么对杨的演讲感到愤怒。杨算计不精的话语,给他们带来了绝望。

有为杨打抱不平的人说:说了几句雾霾就成了“辱华”?旁边一个大男人每天在视频里爆料,怎么没人声讨“辱华”啊?网络键盘侠都是柿子捡软的捏。

说得也是。但是,如果我们仔细再看看所有的评论,会发现许多平民对杨的人厌恶和愤怒是发自内心的。他们中的许多人,对爆料G反而没有那么反感:他对贪官的揭露,让他们拍手称快;他的手拍胸脯的气概,让他们真心崇拜。

因为他从来没有说: 这是一条漏水的﹑破败的﹑肮脏的大船。他更没有说:根本没有什么天堂岛,我们更不是驶向天堂岛;我们很可能是,驶向沉没。

他说的是:船上有几个混蛋,我带领你们打翻他们。然后,我们一起去天堂岛。

当然,杨也没有说“驶向沉没”的话,她只是在另一条船上沾沾自喜,并不在乎这条船上的中国人想听到什么。杨太年轻,她在马里兰大学学了几年心理学,并不懂得中国人永远的需要。中国人永远需要他们的头领,给他们一个对于未来好日子的许诺,因为他们已经这样生活了两千年。几乎所有的皇帝,包括那些昏君;几乎所有的农民起义将领,包括那些杀人魔王,都这样许诺过。一直到20世纪的中国人民的大救星,一直到21世纪的中国梦。

然而年轻的杨同学跳上了另一条船,对这条大船上的人说:Bye-bye!祝好运!言外之意是,你们自己修船补漏,调整航向吧。

没有人知道怎样修船补漏,更没有人知道怎样调整航向,因为,我们不知道我们要去向哪里。除了那个救星们许诺给我们的好地方天堂国,我们不知道我们还可以去向哪里。

所以我们都愤怒了。





【作者简介】子皮,毕业于北大物理系,巴黎大学博士。现居美国从事金融量化工作。近两年谋生之余,有时写字。作品发表于电子平台及《青年作家》和《文综》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