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1|回复: 0

石扉客:关于宁乡洪灾,我判断真相的五个管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21-2017 11:5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观察 | 关于宁乡洪灾,我判断真相的五个管道
2017-07-07 石扉客 新客栈

我自6月底开始关注湖南洪灾,始于我一位兄弟,湖南某地的一位区县领导在我微信群里发的一条消息,他说他们县里的干部职工现在都守在大堤上了,今年涨水势头厉害。


我并没有十分上心,盖因这位兄弟所在的区县接近洞庭湖区,抗洪乃寻常事。而对我故乡所在的捞刀河和浏阳河流域来说,历年来抗洪似乎还不是那么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


我很快就发现问题不太对。


浏阳河水势越来越大,我每次回故乡跑步的滨河一带,很快就沉入水底,浏河洪水淹没了绿化带,淹没了将军路,一直涨到新月半岛中央大街的门面附近。

1.jpg

湘江流域的长沙市情况更加糟糕。


橘子洲作为长沙汛情最直观的指标,几乎是在社交媒体的直播中慢慢沉入水中,只剩下飘荡在湘江水面上的绿化树冠。

2.jpg

另一个指标则是京广线和湘黔线等穿越三湘大地的铁路大动脉的开行状况。


7月2日,财新传媒一则题为《长江2017年1号洪水形成,超150次列车停运》的消息让我的心提了起来。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朋友圈和微信群里各种现场视频骤增。


看到山洪呼啸而来,冲毁河岸,冲倒房屋,看到灾民在废墟和泥涂中挖掘尸骸,听到主妇的惨叫与哀哀哭声,无不令人揪心。

3.jpg

不少视频指向一个共同的地方,宁乡。


宁乡是省会长沙下辖的一个县,死于文革的国家主席刘少奇的故乡,经济发达,城乡富庶程度居湖南前列,几天前刚刚撤县设市。


很难相信这个惨烈的灾害发生在宁乡。


宁乡话古朴厚重,我不能完全听懂,加上视频甄别的难度远高于文字信息,很担心里面混杂有其他场景里的灾害视频。


我所在的微信群云集了不少海内外华文媒体圈里的高人,素来以快准狠的信息甄别能力为傲。但大家讨论来讨论去,没人敢直接下定论,我也没敢在朋友圈和微博直接转发这些视频。


直到周曙光那篇《我是如何报道宁乡洪灾的》公号文章出现。


周曙光是湖南宁乡人,目前已移民台湾。他成名于推特时代里的厦门PX事件,对社交媒体传播有着天生的敏感与推广能力。


周充分利用了他作为宁乡人的地利之便,把接触到的视频做了初步筛选之后,用爱疯自带的视频剪辑软件粗剪成了一个38分钟的视频,加了简单字幕和说明。


这十年前后,我和周见过两面,也造访过他在台湾东部海岸的家,对他的情况有相当了解,因此立即在朋友圈转发了周剪辑的这个视频,并加了略带调侃的按语。


评论里很快就出现了宁乡受灾遇难人数的民间版本。

4.jpg

与此同时,我发现谢佑平教授也在转发类似视频,随即向他确认了这些视频的真实程度。


谢先后在西南政法、复旦和湖大法学院任教,是刑诉法大拿,关键是,他也是宁乡人。


我相信他作为地主,有远多于宁乡以外人群的核实渠道。他的判断,毫无疑问是一个重要参照系。


最终让我觉得十分靠谱的,是陈杰人的一篇公号文章《湖南宁乡水灾罕见之重,官方应尽快公布真相告慰亡者安抚灾民》。

5.jpg

以前说过,“杰人观察”是湖南舆情市场的刚需产品,陈杰人对湖南官场有着超出一般媒体的影响。


更重要的是,如朋友圈里我引述的内容所示,陈杰人在这篇文章中通过直接管道核实了宁乡灾情,以十分靠谱的方式证实了前述民间版本的靠谱程度。


在周曙光、谢佑平和陈杰人三个自媒体之外,财新传媒是关注湖南洪灾最快也最准确的机构媒体。


我在朋友圈和微博都转发了财新记者陈亮发自宁乡的视频报道。


这则视频时长很短,但信息准确,指向清晰,没有被那些乱七八糟的“正能量”语态污染。

6.jpg


7月6日早晨,中铁总公司通过官博发布了调整京广高铁运营的信息。


京广大动脉,从来都是重中之重。京广客运两湖段停运,可见此次汛情的严重程度。


代表官方的权威消息来自另外一家机构媒体,即今天上午的新华社电:

7.jpg

这篇不到200字的通讯稿,字斟句酌,饶有深意,最终还是坐实了宁乡灾情的严重程度。


关注故乡灾情的这一周时间内,我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就是社交媒体,即我的朋友圈、微信群和微博(包括各大媒体开设的社交账号)。


如前所述,周曙光、谢佑平和陈杰人这三家自媒体,财新传媒和新华社这两家机构媒体,成为我观察湖南洪灾的五个重要管道。


明天,我也要踏上回乡之路。视野所及,谈几点感想:


1、今年湖南好几地的洪灾水位以及受灾程度已被证实超过1998洪灾,但媒体报道的密度与力度远逊1998年,外界关注度与灾情严重程度不匹配。


2、得承认相关庆典的议程设置对灾情报道有影响,这个很无奈,但是事实。


3、自然不是所有媒体都在歌舞升平,致敬那些尽早赶到一线坚持报道的媒体和记者,特别致敬那些认真报道不耍鸡贼的媒体。


4、纽约时报上月底以《中国北方遭遇有记录以来的最严重旱灾》为题报道了内蒙旱情。这篇报道的作者黄安伟驻华多年,熟悉中国事务,我相信他稿子的靠谱程度不低。但很奇怪,我的视野里几乎看不到国内媒体有这方面的报道。

8.jpg

5、北旱南涝,这两件事上,似乎国内严肃媒体的议题设置功能都不太正常。当然,你也可理解这个功能好着呢,好得不得了。


6、我们大呋喃人再经得起搞,也不应该老是在一个泥坛子反复打转转。民生多艰,不希望灾后又是一番敲锣打鼓众志成城、坏事变好事。


最后要说一句,到目前为止,前述几篇在信息传播中起到重要作用的帖子,都已经打不开了。


理解领导们要办大事,无法理解这种大规模删帖的行为。


灾难新闻从来都是动态信息,不应该苛求每条信息的准确程度,保持信息通畅本身就是救灾赈灾的重要组成部分,及时、准确、充分的报道,不可或缺。


试想,省会所辖的宁乡已是如此,湘西湘南的辰溪、新宁等地,听闻受灾亦不轻,但外界几乎听不到像样的声音。


那些要求、指挥和操控删帖的人们,想必也是湖南人,也世代栖息在这块红土地上,为洪水所害,被灾难所困,我只想问一句:


莫非多年以后,你退休了,你孙子坐在你腿上,问你当年如何抗洪救灾保卫家乡的,你会得意地说:


爷爷我带着一帮小粉红坐在电脑前,把那些喊受灾喊救灾的人嘴上一个个都贴上胶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