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3|回复: 0

受骗老人聚在巴铁门口不愿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25-2017 10: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受骗老人聚在巴铁门口不愿走:不把骗子救出来,养老金就全没啦!
原创 2017-07-04 蒋昌昭 凤凰WEEKLY

文|蒋昌昭    编辑|彭顺利



“白志明不是坏人,他没有受骗逃跑,他要是出来,我们大部分人都还继续跟他。”“白志明手里有一个无形资产,评估价值三百亿,在新三板挂牌的,只要他能拿出来20%就可以解决危机,我们给他时间。”



7月3日下午,位于朝阳门银河soho B栋819的华赢凯来最后一间办公室也关门了,数十名投资者堵在办公室走廊不肯离去。



他们多是已经退休的中老年人,平均年龄60岁左右,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诉说着投资巴铁的过往和对血本无归的焦虑。他们中绝大部分都是支持白志明和华赢的,坚信巴铁项目能“为国争光”,甚至希望白志明尽快被放出来,继续运作巴铁项目。他们无力改变现状,只能默默祈祷,希望尽快拿回投入其中的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积蓄,哪怕只有一部分也好。



这天距离“巴铁之父”白志明被抓已经五天了,4万人参与,涉及资金近50亿元的巴铁项目和华赢凯来还是栽了。

1.jpg

△2017年7月3日,数十名投资者堵在华赢凯来办公室走廊不肯离去。摄影/蒋昌昭



一天前,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针对有投资人举报巴铁投资方——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从事非法集资活动的情况,该局已依法立案侦查,开展调查取证工作。白某某(即公司董事长白志明,又名白丹青)等32名犯罪嫌疑人也在6月28-30日间抓获归案,并依法刑事拘留。



与此同时,6月30日上午,位于秦皇岛北戴河区的“巴铁1号”车体被一辆白色拖车缓缓拖离现场,运至100米外的一处空地中,原来停放巴铁的位置上,只剩下一个蓝色铁棚。这是北戴河区政府定下的拆除巴铁的最后时限,早在6月21日,工人就开始拆除预埋在路两侧的巴铁轨道。



这无疑是一场灾难,至少适用于所有卷入其中的投资者。巴铁,就是7年前曾引发舆论关注,随即又被众多专家论证为不具可行性的“立体快巴”,其背后的投资者是白志明注册成立的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及众多掌控其命运的华赢凯来系公司。它们宣称已与一些地方政府达成有关巴铁项目建设的意向,并推出“巴铁基金”向公众出售,吸引至少4万投资者参与,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或将血本无归。



历时七年,沉寂数月,如今,集治堵神器与集资疑云于一体的巴铁,行将落幕。

2.jpg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在官方微博显示,对巴铁投资方华赢凯来公司涉嫌非法集资进行立案侦查,并将白志明等32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工商资料显示,华赢凯来、华赢集团、巴铁公司等华赢系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白志明。


老白被抓,老年投资者盼他尽快保出来


老范今年60岁出头,前前后后为巴铁项目投资了154万,他自称是华赢凯来的志愿者和客户代表。由于投资金额较多,又热心给投资者传递消息,来到现场的投资者都围着老范咨询华赢凯来巴铁项目和自己投资的命运。



几天前,投资者口中的“老白”、华赢凯来董事长白志明被抓,业务员也几乎不见踪影,围在现场的中老年投资者们开始慌了。



“人在做,天在看,我们这般老头老太,钱都是牙缝里省出来,原来都是穿补丁的,都是瞒着家里人,想给自己一些补贴,却别拖了儿女。”他们中不少人原本只想退休后吃点保健品,不用上医院,再赚些利息和外快。他们瞒着家里人,把毕生积蓄拿出来,只希望靠投资巴铁赚一些补贴。



但如今,情况已远超预期。



“我昨天夜里刚从辽宁回来,我虽然去玩了,但整宿整宿都在想这个事儿啊。”在巴铁投资客户群里,即便是夜里四点,投资者们还在商量对策。失眠,焦虑,绝望,是他们每个人都要经历的煎熬。



他们曾投资华赢凯来发售的“巴铁基金”,该产品100万元起投,公司宣称年化收益达12%、2年收益率可达14%,当时就有至少三四百人投资。短短数月后,4万人参与其中,投资总额接近50亿元。销售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巴铁科技对外宣称已分别与天津河北区、河北秦皇岛、辽宁沈北新区、河南南阳等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把钱投给巴铁,就等于投给政府”。

3.jpg

△2016年8月,一位业务员对投资者表示,过两年国家领导人要来参观巴铁,到时会在新闻上看到。摄影/蒋昌昭



“这次危机主要是巴铁得罪人了!”一位大妈至今不愿相信“政府背景”不过是华赢凯来的一面之辞。她掏出手机,翻出多张刊有巴铁和华赢报道的报纸照片,“巴铁是国外也特别看好的项目,这不是给国家争光吗?华赢连续两年登过报,16年整版都是巴铁的消息,说能解决交通和就业问题,我们又没打砸抢,现在怎么就出事了?”



另一位早在2014年就开始投资的大妈也翻出照片,那是在2014年10月,华赢组织不少投资者到山东省金乡县考察巴铁工地,当地政府人员还接见了投资者。“这是和政府合作的ppp项目,营业执照也是政府颁布的,白志明是政府认定的‘领军人物’,还登报,所以我相信。”



但这也是一场精心包装的骗局。根据一位投资者提供的《出借咨询与服务协议》,甲方是出借方及本人(即投资人),乙方为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担保方为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借款人由乙方推荐,多是金乡县其他工程项目,这些均未在合同中体现。

4.jpg

△2017年7月,白志明被捕后,同属华赢系的中建联所在地办公楼C栋707一个月前已经被一家科技公司租用,另一间办公室的公司logo还在。摄影/蒋昌昭



类似的声音不绝于耳。老范认识的人最多,他说中老年投资者中有三派,一个是积极保公司,另一个就是打倒华赢凯来的,绝大多数人是观望的中间派,而今天来到现场的绝大多数都是支持华赢凯来的。



“绝大多数人钱进去了都想拿出来,可政府介入了,人抓了,钱就没拿回来,e租宝就是最好的例子。”老范说,曾经有投资者指责业务员拿不出钱要承担法律责任,业务员却回应称,“法院一来,办公室没了,你们那些钱也就拜拜咯”。



“政府介入其实没什么事,可以给白志明一点压力,但不是把他给法办了,那我们钱怎么拿?我们还是希望他出来,如果他跑路、赖账,那抓他可以。但他正准备给钱,被抓了,现在断了我们的财路,我们只能找政府。”或许是出于对白志明本人的信任,也或许是认定只有白志明继续运作巴铁基金才能拿回钱款,在白志明被抓多天后,仍有多位中老年投资者表示,希望“老白”能被保出来。



“比如他欠大家1000万,他现在也许只有300万,只有出来运作了,才有可能把其他钱给还了。我们要质疑政府,为何他在给大家伙还钱的情况下,把他抓了,你没钱的时候怎么不抓。”旁边的一位重庆老人则坚信白志明还有上白亿的“无形资产”。



有关白志明经济实力和偿还能力的说法众说纷纭,但没有中老年投资者对此产生怀疑,也或许是他们根本不敢怀疑,毕竟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哪怕并不牢靠也要死死抓住,绝不松手。


巴铁:下一个e租宝?




2010年巴铁诞生时,只有小学文化的“民间发明人”宋有洲绝想不到,自己设计的上层载人、下层通车的新型交通工具,会在7年后引发一场金融灾难。

5.gif

△巴铁原名为立体快巴,其原理并不复杂,车体上层是类似地铁的车厢,可容纳1200-1400人,下层镂空,可容纳两辆高度不足2米的小汽车并排行驶。



2015年11月,宋有洲遇到了华赢集团董事长白志明,后者用5亿元买下了他的点子,并改名为“巴铁”。



一个月后,白志明注册成立了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巴铁科技”),并与其掌控的华赢凯来系众多公司,分进合击宣传推广巴铁。



接盘巴铁的华赢集团是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后者是一家网络金融P2P的理财公司。彼时正值 P2P平台公司“倒闭潮”,华赢凯来主营的P2P业务被监管部门点名存在违规,当时就有人预言,巴铁将是下一个e租宝,身处漩涡的华赢凯来急需转型。



适逢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建设公共基础设施的新兴融资模式PPP备受瞩目,这让白志明嗅到了大干一场的味道:他可以打着政府的名义为巴铁集资。



于是,华赢凯来计划在线下几百家门店利用巴铁造势,其宣传品上几乎全是有关巴铁的消息,它们宣称已与一些地方政府达成有关巴铁的意向,并为投资巴铁项目专门向公众出售“巴铁基金”。

6.jpg

△2017年7月,白志明被捕后。朝阳门sohoD栋三楼的巴铁科技的巴铁沙盘展示区已经人去楼空。摄影/蒋昌昭



2016年7月,总长300余米的巴铁试验线建成,8月2日,“巴铁1号”在线上运行。仅一个月后,就有媒体报道,秦皇岛市和北戴河区相关部门均不了解巴铁项目。



随着此后海内外众多媒体对巴铁的深入调查,从对巴铁技术的可行性怀疑,到其背后华赢凯来的庞大生意链等均逐渐露出了真面貌,“巴铁资金”也被外界挖出涉嫌自融自保、非法集资。



在卷入巴铁事件之前,2015年华赢凯来就被爆出曾被列入违规基金黑名单;同年年底,各地打击非法金融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曾公布互联网金融机构“重点监测对象”,华赢凯来榜上有名,还包括后来被查的e租宝。


从本息缩水到血本无归




巴铁危机早有端倪。



2016年9月15日,华赢凯来发布公告称,禁止2016年9月16—2016年12月31日期间的一切赎回申请。一天后的新公告称,到期产品最长3个月内兑付。



2016年底,华赢凯来的信用警报再度拉响。



12月5日下午,北京朝阳门SOHO C 栋707挤满了前来讨要投资本金和利息的华赢凯来投资客户,喧闹声此起彼伏。这里本应是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的办公地点,现在工位上早已经清空,散乱着未及清理的物品。

   7.jpg

△2016年12月,空无一人的巴铁模型展示区。此外,D座18座的行政总部、B座的理财业务部,几乎难以见到往日众多身穿西服的业务员身影。其旗下的多个公司都已经房门紧闭,无人办公。摄影/蒋昌昭



82岁的老李坐在B座17层理财业务部的沙发上已近半个小时,她在等候和她对接的业务经理,“我(平时)不怎么来,我肺炎,还喘,我找他们,没钱花了。”



每月只有2000元退休金的老李共投了华赢凯来的2期分别2万和3万的理财产品,一次在去年9月到期,却被通知延期返还本金,另外一期也在9月停止发放利息。根据C栋707协商会上的业务员和多位投资者确认,在10月5号给部分发还了利息之后,华赢凯来已全部停止了与投资者在本金和利息上的交易。



令她懊恼的是,和很多年长的投资者一样,老李也是瞒着家人办理了华赢的理财业务。在停止兑付本金和利息之后,她急了,每天都拨打业务经理的手机。虽然华赢凯来方面表示欢迎她来公司咨询,“这个经理,一直告诉我在路上。很多时候不接电话,这次接了就不错了。”

8.jpg

△2016年12月,b座17层华赢凯来办公室,一员工在玩QQ农场。墙上贴着中建联所谓的ppp项目规划图。摄影/蒋昌昭



不同于老李无奈地等待,老张急了。她跑到行政总部重重地敲打着挂着董事长铭牌的大门,用力向下一扯门的手柄,锁着。她不知道该找谁,只好对着前台后者吼到,“白志明去哪了,叫他出来!”



不知道哪里传来的消息,上午有个投资者拿到了华赢凯来返还的本息。老张立马就赶到了公司,她还听说是那个人闹得很凶才拿到的钱。“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不凶点不行啊。”她着急地又往另一处办公地赶去。



大约有30多人聚集在会议室里,七八位女投资者围着华赢凯来的“一位领导”资讯,老张嗓门最大。面对她对有人已经收到本息的质问,被围住的负责人立马否认。随后又围了一圈投资者,他招架不住,只好提议一批一批咨询的请求。



最后,这位“领导”只好拿出微信高管群里白志明的一段话,“虽然公司项目签约因客观因素受到了一定影响,但公司与机构合作恰谈,取得阶段性进展!……预计12月底会有资金分批注入。”



业务员开始宣传,“董事长在群里说了,你看看,放心吧!”



办公室大厅,关于奖励坚守员工“不抛弃、不放弃”奖金和员工认购公司股份的复印件贴在了展示栏,摆放在显眼的位置。但在华赢凯来停止兑付本息之后,再多的金额也成为了一个数字。

9.jpg

△2016年12月,一位投资者出示白志明发来的安抚信息。摄影/蒋昌昭



但进入今年5月,华赢凯来开始还钱了,投资不足五万的小户以每月1%的比例陆续收到了退款,虽然本息大幅缩水,但总算是看到些希望了。



或许为进一步稳定投资者,5月20日,在华赢凯来的QQ维权群里,白志明视频露面,他对投资者鞠躬道歉。华赢凯来称,拿出了房产加实物总计7亿的资产来兑付,只是在房产兑付方面,投资者得自掏腰包另外支付房价的70%,华赢凯来债权只能用于支付30%。



白志明解释称,华赢凯来的资金周转出现问题,但巴铁项目仍是可以用于偿还债务的“优质资产”。他还称巴铁项目的运作事项一直没有停滞,时机一旦成熟,其收益可完全覆盖债务。



但短短2个月后,人去楼空,投资者们就连抱怨都找不到人了,一辈子的积蓄很可能血本无归。

   10.jpg

△一则《关于华赢凯来公司投资利益受损群体接报案工作通知》被贴在华赢凯来办公室旧址的玻璃门上。摄影/蒋昌昭



下午五点多,在华赢凯来门口站了一天的老范累了。一些投资者还站在大楼门前不肯离去,企图获得哪怕一点有关华赢的消息。“你加我微信吧,我叫钢铁战士。”老范给大伙留下了联系方式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面对投资无法收回的显示,与表面上决绝的老范不同,现场的投资者在讲述中几乎落泪。对他们来说,面对华赢系终究落幕的命运,他们看着手上报纸的报道、白志明和某些官员的合影。他们迷惑,悲愤,仍抱侥幸。



就在人群聚集的不远处,一则《关于华赢凯来公司投资利益受损群体接报案工作通知》被贴在华赢凯来办公室旧址的玻璃门上。文件的最后,“签署地公安机关报案”几个手写字体被人用多条下划线标出,提醒着前来讨要说法的投资者。



但在他们眼中,无论选择信任警方,还是等待白志明,投出去的钱已经很难回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