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8|回复: 0

小白兔吃猫饼干:温和真主党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4-2017 15: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像欧洲左派知识分子

如果一个德国人说奥斯维辛大屠杀根本不存在,他是?
A.新纳粹
B.温和穆斯林

选A的你就错了,在最近的秦晖vs.新新左派的论争中,我们就认识了这么一种温和穆斯林学:

7.jpg

这个Yavuz Özoguz,只是个发发帖子的人吗?不是,他老甚至有他老的德文wiki页面,“穆斯林市场”是他创建的。“极端伊斯兰门户网站”?这个啊,其实他们自己也很愿意承认的,在穆斯林市场上有一篇文章辩论道:“德文媒体老在说‘极端穆斯林’,意思是相对于‘温和穆斯林’,‘极端穆斯林’会违反欧洲法律……但其实‘极端穆斯林’更加遵纪守法,他们一不吸毒二不去红灯区三不……”

单就文章本身而言,并不是全无道理。但是事实上呢,做极端穆斯林真的能不违法吗?

嗯,如果在某些欧洲国家,做Yavuz这样的穆斯林是没问题的,他只是一切听从蛤没内衣,煽动反以色列而已嘛,按照最新的恐怖主义定义,反以色列往往可以帮你豁免恐怖嫌疑(当然这只能担保上学院有用,法院未必认的),而伊朗是中东之光,但不幸的是,他在德国啊,你们讨论或假装讨论这一系列问题时,是不是都忘了那是德国?

所以,Yavuz和他的穆斯林市场直接被德国的联邦宪法保卫局盯上了,本来,官方的原意应该是看住他老不要玩反犹玩太过,结果逮到他威胁一个德国的伊斯兰教学者,他的威胁法是把一段“祷词”贴在穆斯林市场网站上,这段“祷词”说:
“如果伊斯兰教真的像他说那个样子,那就让全能的上帝灭了我们这个邪教;如果是他撒谎呢,那全能的上帝就会惩罚他。那些肆意传谣也要跟他一起站队的,也会一并被惩罚。”

把这么一段话贴给穆斯林市场的用户看,算不算威胁,见仁见智吧。

宪法保卫局次年的报告说,他老还把那个学者叫做“伊斯兰之敌”,并宣称学者可能会被极端穆斯林惩罚性袭击。

因为这个事情,根据明镜报道可能还加上否认奥斯维辛屠杀,他老被起诉了,一审判了三个月监禁,但上诉法院推翻了判决。

看了这些,你应该大致了解Yavuz Özoguz是怎样一个人了?在他们群体的视角看来,Yavuz可能确实冤枉,因为他仅仅是不懈地追随蛤没内衣,否认大屠杀又不是他独立思考的,是伊朗已经决定了,就由犹太人来背这个锅,德国当局真是不识宇宙真理。

作为中国人,也应该理解他们,他们反对西方所谓人权,豆瓣最大那个组也反对,住在西方思慕故土这种正能量有什么不对吗?

2.jpg

不过,Yavuz是土耳其裔德国人。


二.网络上很容易找到靠谱机构(比如主流媒体)关于德国穆斯林问题的报道

但主流媒体应该不止有纽约时报。

德国的“明镜”不知道算不算主流媒体,有没有资格谈论德国穆斯林问题?

因为,就是他们在2006年,报道了伊玛目礼萨清真寺和真主党的联系啊!

把明镜的报道自动翻成英文,虽然不太通畅,但大致能看明白,明镜的判断主要来自他们的实地探访,而且据他们描述,清真寺的伊玛目似乎有意对里边的阴谋交易视而不见。

3.jpg

当然明镜也引用了其他信源,但不是什么以色列,记者和伊斯兰专家Claudia Dantschke对这所清真寺的批判是他们的信源之一。这位记者,世界上最最最最主流的媒体纽约时报,近年来还对她有个很正面的人物报道,应该是不好打为极右造谣纳粹吧?

明镜这篇报道提到,据Dantschke的说法,清真寺的伊玛目每年还会到市政当局的活动上展示那些“Iran-inspired, anti-Israeli and at least latent Hizballah-friendly event”,秦晖老师的德国朋友,既然是在市政工作,看到这些,作为他们多元性的骄傲案例,有什么不对劲的吗?(搜了一下,这里我搞错了,那是一个专门抗议以色列的年度活动,网上可以找到游行视频,与市政无关)

明镜的报道甚至还直接探访到了这种情况:


说他们玩得很公开,应该不是什么鲁莽的结论。但是,真正核心的那些勾搭,也确实不会当着外人进行,在明镜报道里,那位伊玛目就两番否认了。

当然,秦晖老师对清真寺脸书的判断确实是错了,我去看了一圈,他们的页面是所有人可见的,非常非常和平(顺便我还发现他们的布道视频背景乐很好听)。一条状态还回应了媒体对其的报道,说是污名化,虽然没给出多少辩驳,但它有指责说“自封伊斯兰专家”的书里,连雅兹迪人和耶齐德一世都搞混了——后者是什叶派不承认合法性的“暴君”。从文本里看不出它反驳的具体是谁和什么书,不过我们可以知道为什么秦晖老师文中会提到他们反雅兹迪人,相应的报道应该是存在的,是真是假就不晓得了。

最后,再来看看那个以色列报告:

4.jpg

常看学术论文的人都清楚,这个注释加的很随意,都不确定它注释了哪一部分,但既然对于那家清真寺本就有媒体报道,它并不需要来自那份质询报告。而这份报告里最值得注意的大概是第三问:

5.jpg

关于内政部调查到在德国有多少真主党成员,以色列有媒体当时就把它当做了大新闻。

三.一所多元化的清真寺

达拉斯萨拉姆清真寺是极端派的清真寺吗?

这个我哪敢回答?我又不是纽约时报主编。

但是呢,柏林的宪法保卫局有观察这所清真寺,在他们的2015年年度报告里,你可以看到缘由在于这家清真寺与一个叫“Islamischen Gemeinschaft in Deutschland”的组织相联系,而这个组织,就是穆斯林兄弟会在德国的外围。

6.jpg
6_2.jpg

正因为如此,当社民党出身的纽科伦市长出席这里的活动时,她收到了很多抗议信。

当然新新左派们不会当这是什么事,他们说这个清真寺还邀请过LGBT呢,很多元!

这也是事实,而德国大大小小的媒体,左边右边,在报道这家清真寺的问题时,都会提到它的多元,反过来也一样,每日镜报那则"LGBTI meets Islam"的报道里,专门提及了它的极端讲座谴责犹太人、同性恋和什叶派,并教导男人要打老婆。

只不过不同媒体笔调不同,左边的媒体会说,清真寺的伊玛目里外难做人;右边媒体会说,伊玛目可聪明,专挑政客爱听的话讲,还号召信徒去投票呢。

但无论如何,安全部门盯梢这家清真寺都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因为它的极端讲座不止教打老婆,还会号召年轻人去叙利亚圣战。

最后还是来说下:



“XX称赞Yusuf Azzam为英雄”,这一事件有两个关键人物,一个是XX,一个是Yusuf Azzam。

先来看XX,每日镜报介绍他叫Raed Fathi,以色列的阿拉伯人,据安全专家说跟哈马斯关系很近;在以色列他老还有过一个丑闻,宣布德鲁兹人为卡菲勒,因为德鲁兹人是效忠以色列这个祖国的。

而Yusuf Azzam呢?他可不是只反过苏啊,六日战争后他也参加过军事化的“反以斗争”,只不过他发现阿拉法特的巴解组织太世俗了,合不来才分道扬镳,他也被认为是哈马斯的理论导师,并不是只指导了一个拉登。Fathi赞美他为英雄,更合理的原因是因为他在巴勒斯坦的事迹。

顺便,拉登这批人当时真是西方称颂的英雄吗?也许吧,但至少美国史辩诬的中情局真的援助了本拉登吗?值得没读过的人一读。

四.一些结论

简单来说,秦晖老师举例的一个“极端清真寺”,是德国安全部门榜上有名的观察对象;另一个清真寺,有比较翔实的调查报道解析它跟真主党的瓜葛。

而德国的主流媒体——明镜、焦点,对这类清真寺的批判还是比较狠的,并没有什么为政治正确讳的感觉,前述帮多元化清真寺连同社民党政客辩护的,反而是小媒体。

所以至少在国家安保问题上,德国人远没有最近中文世界宣扬得那么夸张。中国人也远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懂反恐问题,换他们上,会不会放过“反侵略游击队”和“多元化聚会场所”?当然更可能的是他们拎着一只兔子,兔子诚恳地悔过自己是一只狗熊的罪状。
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