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78|回复: 0

三鹿走向崩塌全程调查:官方曾要求拿钱堵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6-2009 21:2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通过一路BBS站telnet客户端发布



http://news.qq.com/a/20090107/000315.htm
相关报道

三鹿原董事长被起诉罪名调整 死刑可能不大

三鹿去年3月已知奶粉问题 投广告封口

结石患儿民事赔偿案无一获受理 河北律协解释

三鹿问题奶粉案庭审现场掺假细节被曝光

从1956年只有32头奶牛和170只奶羊的幸福乳业合作社,发展到品牌价值近150亿元的大型企
业集团,三鹿用了整整50年时间。


今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比往年要早,强度也比上次大,比去年提早了6天…
以色列总理开出两大停火条件

[以军轰炸联合国学校致43人死][最新]
·马英九正面响应胡锦涛关于对台六点声明
·湖北男子连杀8人案续:公安部发A级通缉令
·广东规定企业老总涉嫌一般犯罪可不拘捕
·三鹿崩塌全程调查:官方曾要求拿钱堵嘴
·母亲因无力抚养将小女儿推入鱼塘(图)

独家关注:四川灾区羌寨过冬
·年终 | 橘农:1000斤橘子没卖够60元运费
·深度 | 代课50年老翁与广东最破烂学校
·国际 | 奥巴马拟提名中国通任国家情报官
·博客 | 古城墙上办证广告 北川过冬盲区
·军事 | 美称中国瓦良格航母已可随时试航
·资讯 | 网友自曝祛痘秘籍 五分钟英语充电



然而,从一个年销售收入亿元的企业走向破产,三鹿却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


其实,从2008年5月17日三鹿高层接到产品出了问题的报告算起,到9月12日三鹿被封,这
100多天才是三鹿真正的生死抉择期。


“中国搞市场经济的时间短,企业生存、发展环境复杂多变,决策稍有不慎,就可能影响企
业的发展,甚至生存。”2006年,三鹿集团成立50周年之际,企业的长期掌舵者、董事长田
文华如是说。没想到两年后,企业竟然真的遭遇生与死的挑战。


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她及相关部门的决策失误,竟让她苦心孤诣经营了整整40年的乳
业王国如泥腿巨人般轰然倒地。


三鹿,究竟“鹿”死谁手?


2008年的最后一天,田文华和三鹿集团原副总经理王玉良、杭志奇,原奶事业部部长吴聚生
一起站在了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被告席前,经历了长达14个小时的庭审(详见《中国青年
报》1月1日《“三鹿事件”真相大曝光》等)。


再次回顾这次庭审,记者却发现,被告人的陈述、公诉机关的起诉书和出具的证人证言,以
及辩护方的辩护意见,勾画出了三鹿集团由出现问题到走向崩塌的全过程。其代价之沉重,
其教训之惨痛,令中国企业界乃至政府部门反思。


6个质检部门未检测出“三聚氰胺”


法庭上,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7年12月以来,三鹿集团陆续收到消费者投诉,反映
有部分婴幼儿食用该集团生产的婴幼儿系列奶粉后尿液中出现红色沉淀物等症状。


三鹿集团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刘承德2008年9月21日在接受公安机关的调查时称,早在
2008年年初开会时,就曾听到王玉良说,接到投诉,说有小孩喝了我们的奶粉出现尿红、结
石等现象,当时还开会决定看原料是否出了问题,或者案发地是不是结石高发地,并要求对
发病人员详细跟进,掌握情况。


但直到2008年5月17日,三鹿集团客户服务部才书面向田文华、王玉良等集团领导班子成员
通报了此类投诉的有关情况。随后,田文华组织成立了问题奶粉处理小组,她自己担任组长
,并在5月20日成立了由被告人王玉良负责的技术攻关小组。同时还成立了奶源管理小组,
由杭志奇担任组长,负责生产过程管理和奶源质量问题。一向重视公关工作的三鹿在此期间
还成立了市场信息处理小组,由副总蔡树维和张振岭负责,针对消费者的投诉开展应对工作



技术攻关小组在6月份初步发现了问题。田文华说:“我记得是在6月,领导小组开会听取汇
报时,王玉良进行了汇报,他说,咱们的奶粉与国内外其他的奶粉相比,‘非乳蛋白态氮’
含量高,但根据国家标准来看,这个方面并没有相关标准。”


田文华说,在技术小组查出问题后,她指示技术组要查“非乳蛋白态氮”高到底是出了什么
问题,同时还建议技术小组组织专家进行研究,看小孩出现肾结石、尿结石是否真的是因为
喝三鹿奶粉引起的。


2008年6月,三鹿又派人直接与出现婴幼儿结石病患的医院联系,试图找出原因。


与此同时,三鹿集团还与消费者共同委托湖南省食品质量监督检测所、长沙市食品质量监督
检查中心、徐州市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进行抽查。三鹿集团则自行委托了国家乳品质量监督
检测中心、国家环保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和农业部乳品质量监督检测中心对市场相应的产
品进行了送检。


但田文华说,非常可惜的是,不论是在事故发生地进行检测,还是国家权威部门进行检测,
这些送检的产品,不仅未能检测出已被“三聚氰胺”污染的情况,而且检测的结果都被认定
为合格产品。


然而,大量的案例显示,这些婴幼儿出现问题,与三鹿的产品直接相关。法庭上,公诉机关
出具的一份三鹿原副总经理张振岭(现董事长)的证言也显示,此时他们“尽管不知道出了
怎样的问题,但知道肯定出了问题”。


通过投放广告控制媒体曝光


公诉方称,三鹿集团在2008年7月召开了多次会议,其中的7月17日会议和18日会议,所讨论
的问题可以证实,企业高层当时已经意识到是奶粉出了问题。


公诉方提供的证言显示,三鹿集团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刘承德曾谈及7月17日会议的情况
。“我们在二楼会议室召开会议,参加人员有田文华等人,会议通报了兰州大学第二附属医
院发生了十几例婴儿患肾结石的情况,说大部分都食用过三鹿婴幼儿配方奶粉。同时,我们
也了解到,江西、湖南、湖北、河北等地也出现了类似情况。”


田文华也说:“在2008年6月,我们就把2007年12月之前生产的产品全部收回来了,因为发
现出现问题的产品是2007年10月份的产品。”


然而,即使意识到是自己的产品出了问题,三鹿集团首先想到的却不是及时上报,而是考虑
怎么应付舆论的压力。


因此,在这次会议上企业高管们作出的一个决策:封锁媒体。为此,三鹿集团安排了副总经
理张振岭和蔡树维来负责这方面事务。其中,张振岭负责处理媒体事务,蔡树维负责处理消
费者事务。


两人在此方面早有经验,2004年阜阳毒奶粉事件中,三鹿品牌就曾被列入媒体公布的不合格
奶粉和伪劣奶粉的黑名单中,当时负责灭火的正是张振岭和蔡树维,他们成功地让三鹿避过
了声誉之灾,并成就一个企业危机公关的著名案例。


这次也不例外。公诉方出具的证言显示,张振岭承认:“在7月的一次会上,田文华让我负
责做面对媒体的工作,当时已经有传言食用三鹿奶粉后出现问题,不断有记者要采访我,我
们怕问题曝光,所以田文华让我负责(这方面)工作。”


张振岭说:“当时主要是湖北、湖南地区(反映问题较多)……通过给媒体广告费用,让他
们不报道,封锁消息,控制媒体。(我们)做消费者工作,防止消费者向媒体反映问题和情
况,怕媒体曝光后影响公司利益。”


公诉机关出具的另一份证言也显示,三鹿奶粉事业部经理付新杰说,在2008年7月他参加的
一次经营班子会上,会议要求,要为消费者换货、退货,让消费者情绪稳定,“不要让媒体
知道消费者投诉三鹿奶粉情况,不能影响公司的利益”。


“这事一定要保密”


在三鹿集团开展危机公关的同时,技术攻关小组仍然在努力查找问题。7月下旬,他们终于
找对了方向。


公诉方出具的证言显示,三鹿集团技术中心应用研究部一位姓王的副部长称,大约在7月20
日,他们开始怀疑奶粉中含有三聚氰胺,“是我和张志国在网上查的资料,发现2007年年初
在美国发生的宠物死亡事件中,宠物饲料中含有三聚氰胺,我们怀疑婴幼儿奶粉中可能也掺
有三聚氰胺”。


公诉方出具的三鹿集团技术保障部部长李朝旭的证言也称:“7月24日上午10点多,我去王
总(王玉良)办公室,王总正在说要派人去北京检测三聚氰胺,因为我知道河北省出入境检
验检疫局可以检测三聚氰胺,所以我就跟他说了。”


李朝旭称,王玉良吩咐,送检时一定不要说是我们的产品。“下午6点多,我和张志国将16
批样品送到检疫局,登记时,我们说是市场打假收回的奶粉,以及山东来的原料。26日上午
,我打电话(给检疫局)问检测情况,对方告诉我说其中有样品含三聚氰胺,我跟王总汇报
情况,王总让我配合检疫局做好保密工作。”


三鹿集团技术中心副部长张志国则证实:“7月24日,我和李朝旭将16批产品送到检疫局检
测,送检产品上没有三鹿的标志,因为王总吩咐过,这事一定要保密。”


8月1日下午5时,王玉良向田文华汇报了河北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技术中心的检测结果,说
16批次奶粉样品中,15批次检出了三聚氰胺。田文华说,“听到这个以后,我决定立即召开
经营班子扩大会”。


会议由8月1日傍晚一直开到第二天凌晨4点。田文华说,会议最终还形成了几项决议:一是
对已有奶粉立即进行封存,暂时停止产品出库;二是收回市场上的产品并购置检测三聚氰胺
的设备,由王玉良负责对库存产品、留存样品及原奶、原辅料进行三聚氰胺含量的检测;三
是由杭志奇加强日常生产工作的管理,特别是对原奶收购环节的管理,并决定派出400多名
检测人员到各收奶站,以“人盯奶站”的方式监督各奶站,确保原奶的质量;四是召开董事
会,公布已经出现的问题,制定收回的方案,对通过检测的和没通过检测的产品进行抽查。



但这次会议做出的决定中,没有包含向社会坦诚问题的内容,反而做出了保密的决定。公诉
方出具的证言显示,杭志奇2008年9月22日供述称,在这次会议上,“田文华要求严格保密
,说这是为了控制事情的局面……田文华就是害怕奶粉中含有三聚氰胺的事情泄露出去。”



杭志奇同时称,为了保密,田文华甚至要求部分内容不进入会议记录。


同年8月2日上午,三鹿集团的高层又与新西兰恒天然公司派驻三鹿公司的董事一起召开了董
事会,田文华等人将产品被污染等情况告知了外方董事,外方董事表示愿意接受经营班子扩
大会的决议。


8月1日,还在杭州出差的张志国,接到了王玉良的电话。王玉良告诉他检测结果,并让他在
上海购买到检测三聚氰胺的试剂盒后,赶紧回来研制检测三聚氰胺的方法。


“8月3日,我在做这项工作时被告知,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些试剂是用来检测三聚氰胺的。
”张志国说。


8月4日凌晨,张志国经查阅农业部关于饲料中含三聚氰胺的检测方法后,成功研制了原奶中
含三聚氰胺的检测方法。


8月4日上午,王玉良组织开会,“会议同样要求保密,不要写三聚氰胺。如果检测出有三聚
氰胺,就用‘A物质’或者‘B物质’上报。8月5日,我检出16个产品中都含有三聚氰胺。”



杭志奇则表示,只说“非乳蛋白态氮”或者只说“A物质”、“B物质”,不说三聚氰胺,是
由田文华决定的。

--
我的文章99%是转载,但是不一定99%代表我的观点。
--

HPUX和IBM AIX小型机、linux服务器技术讨论QQ群:48383774,交流HP、IBM、linux认证考试心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