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73|回复: 0

美国禁止公民去朝鲜旅游,波及范围比你想得要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2-21-2017 19:0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禁止公民去朝鲜旅游,波及范围比你想得要广
Original 2017-07-27 张梦圆 世界说
世 界 说
张梦圆
发自 北京


△ 斯洛文尼亚摇滚乐队Laibach在平壤

朝鲜成为美国人唯一不能去的国家。罗德曼的“篮球外交”不会有了,平壤唯一的国际私立大学要流失师资,对朝鲜仍有好奇心的美国游客知难而返,以及,很多中年危机的男人又失去一个断网又刺激的逃遁胜地。

美国政府将在7月27日发布官方限制令,这一天也是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的签署纪念日,64年前划定了三八线。朝鲜今年总在重大节日试射导弹,7月4日美国国庆独立日就送上洲际导弹这颗大礼,美国这个举动,也算“礼尚往来”。

限制令将在八月底正式生效,如果美国公民违抗进入朝鲜,手中的护照会当即作废。由于美朝并未建交,代表美方在朝鲜履行领事保护职责的瑞典大使馆正在督促美国人尽快离开朝鲜,并在清点留在朝鲜境内的美国游客人数。要想以人道主义等其他原因进入朝鲜,得申请“特殊护照”。

之前美国对朝鲜进行了多轮单边经济制裁,涉及金融、贸易、军事、能源等领域,却从未碰过旅游业。最大的原因是,这块蛋糕根本就没多大。


△ 平壤地标凯旋门前的朝鲜导游

从人数上来说,每年赴朝游客总数约10万,其中九成是中国大陆人,除去港澳台及其他地区,西方游客数量每年仅约5000人,其中美国人更少,大概不到1000人。产业总量上,据2015年末发表的论文《朝鲜观光产业的评价与展望》,朝鲜每年外来游客创造的外汇收入约为3069万美元,最高达4362万美元。对比朝鲜2015年出口总量28.3亿美金,这点收入很微薄。

美国政府只是不想再让这不到1000个美国人中的某一位,再次成为朝鲜政治谈判的筹码。

拯救中年危机,去朝鲜吧

但被政府告知你不能去哪度假,对一些美国人来说心理上恐怕得消受一阵,有人质疑美国政府的惩罚措施在实操中究竟是否会实现。例如,朝鲜旅游签证是另纸团队签,不会在个人护照上盖章,美国政府会如何判断公民进入过“隐士之国”?

快刀斩乱麻地切断与一个主权国家的人员交流,美国还曾对古巴这么做过。60年代卡斯特罗上台后,美国政府禁止公民前往古巴旅游及在当地消费,仅允许记者、学者、官员等群体参与严格受限的行程。若被逮到在古巴有未经允许授权的消费记录,还会吃财政部的罚款。但严格意义上,政府的禁令没能阻止大批美国人“铤而走险”,通过绕道墨西哥提华纳等其他方式进入古巴。


△ 青年先锋旅行团创办人Gareth Johnson

到朝鲜去看看的冲动也不会随着一纸禁令而退去。接待西方游客到朝鲜旅游的旅行社人员接受采访时告诉我,朝鲜越是占据媒体头条,核试验、制裁、刺杀兄长甚至叫嚣战争时,旅行社的生意就越好。做这笔生意会接触到各种“奇怪的”顾客,有不少中年危机向往断网封闭环境的男性,有全盘接受《我们最幸福》或国家地理纪录片这种稍过时叙述、对朝鲜社会拥有暴政刺激想象的普通人,有环游世界寻找更酷炫目的地的年轻嬉皮士,也有旅居海外的韩裔家庭举家前往“寻根”的。


△ 红圈中为Otto Warmbier,照片在平壤拍摄

但50多年来,古巴可没有发生扣留无辜美国游客、待其变成植物人才放出来的事件。被朝鲜关押17个月后释放旋即死亡的美国22岁大学生Otto Warmbier,他的悲剧恐怕将成为一桩悬案。2016年1月,随青年先锋旅行团(Young Pioneer Tours,下称YPT)进入朝鲜旅游他在机场出境时被海关扣押,以“反朝敌对行为”罪名被判处15年劳教,原因是他企图在平壤居住的羊角岛酒店员工区摘下一副政治宣传标语。

把狂欢派对搬到朝鲜去

“我一听到Otto被扣留就决定留下来,” YPT旅行社创办人、来自英国的Gareth Johnson对路透社记者说,“这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我试着弄清楚情况,希望我至少可以和他讲话。”但Gareth这番仗义热切的回应随后被网友打脸。就在Otto被拘仅一周后,Gareth在个人Instagram账号发布一张抱着酒瓶的酣态,丝毫没有参与营救谈判的样子。自私、冷血、不负责任,被愤怒网友的声讨淹没后,Gareth删掉了这个个人账号。而YPT旅行社推行的热衷豪饮、疯狂派对、异域冒险的旅行文化也被披露,但在世界上最封闭的共产主义国家喝得酩酊大醉,看来不是个好主意。


△ Otto被拘一周后,Gareth在个人社交账号发布的照片

YPT是在带外国游客赴朝旅游这块生意中一家独大的旅行社,以低价策略,每年吸引上千名顾客。与行程固定不变的大陆旅行社相比,他们会与朝鲜国营旅行社合作伙伴商定更符西方游客口味的活动,如在平壤大同江上开游轮酒会,搭直升飞机鸟瞰平壤,在东海岸水肺潜水,圣帕特里克节啤酒派对等等。但当你的合作伙伴是朝鲜,没风险是不可能的——前不久旅行社突然接到通知,原定于7月26日举办的第二届大同江啤酒节取消,外界猜测原因是朝鲜正经历严重干旱。去年这一模仿德国啤酒节的活动吸引4.5万人参加,除平壤本地居民外,大部分是西方游客。

做类似生意的还有早在1993年就成立的高丽(Koryo)旅行团和由韩裔美国人在纽约成立的我们(Uri)旅行团,但他们定价昂贵,一个标准的从北京出发的四天行程报价1万人民币左右,要知道朝鲜年人均GDP都不到7000元。

别了,罗德曼

这些旅行社都在标榜自己是文化交流的排头兵。走年轻人路线的YPT曾帮助斯洛文尼亚摇滚乐队Laibach在朝鲜举办第一场“西方演唱会”;高丽旅行社参与多部朝鲜电影的合拍制作,如曾在釜山国际电影节上放映的《金同志飞起来》;而我们旅行社曾为罗德曼2013年访朝安排交通后勤。


△ 美国NBA球星罗德曼以私人名义访问朝鲜

美国宣布赴朝旅行限制令后,高丽旅行社创始人Simon Cockerell说:“这对业界来说是不幸的,也对想真正了解美国人是怎样的朝鲜人是不幸的。”罗德曼的篮球外交不会再有了,在平壤“支教”的美籍教授们要开始评估被突然关进监狱的风险,而活跃于美朝韩三国间、从事各行各业的韩裔美国人要承受更多分离和切割。

朝鲜对外交流中,韩裔美国人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可能仅次于在日朝鲜人。其中的知名人士有,在90年代既为朝鲜引进外资奔波的金灿球,在平壤设立私人大学——平壤科技大学的教授金镇庆,以及在朝鲜修建汽车厂的统一教教主文献明。另一方面,朝鲜又难以充分信任来自帝国的“同胞”,目前仍被朝鲜扣押的三名美国公民均是韩裔。据美国人口调查数据,韩裔美国人约180万人,美国是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韩裔社区所在国。

由于没有公开官方数据,很难评估究竟有多少美国人在与朝鲜做生意,但鉴于愈来愈恶化的两国关系和制裁风险,大批美国籍的生意人在离开,著名的几家在朝西方商贸公司的负责人多来自英国、荷兰、澳大利亚等国。虽然限令会继续给非政府组织以人道主义目的开绿灯,但据《纽约时报》报道,目前有20至25个来自美国的教育、环境、人道主义和科学团体在朝鲜运营,但它们中的大多数都不能派美国人常驻朝鲜,而是要倚重不时进出朝鲜的代表。


△ 仍被朝鲜关押的韩裔美国教授Kim Sang-duk

朝鲜官员对美国旅行禁令的回应是,如果美国政府说美国人不能来这个国家,我们不在乎;但如果美国公民想要来旅游,我们欢迎他们。而美国人今后更多只会从远方凝视这个危险的、掌握可以打到阿拉斯加核武器的国家,从弗吉尼亚州兰利的中央情报局总部,从加州高等学府里的东亚研究部门,从华盛顿特区的NASA总部,但唯独不会再踏入这块卫星图上的黑洞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