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1|回复: 0

没梯子的欧湘斌该怎么死,才能遂郑州的意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8-2018 11:5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没梯子的欧湘斌该怎么死,才能遂郑州的意呢
小党
01.30 16:16
阅读 21万+
摔死?冻死?跳楼死?还是被喷死?

​下午快6点时,欧湘斌觉得太冷了,决定下去休息一会。

这天郑州最高温度只有2℃,在三楼顶上安装广告牌的他尽管穿了三件衣服,还是觉得要冻僵了,虽然梯子被城管抽走了,但他仍想冒险用安全绳索降下去。
1.jpg
欧湘斌

​徒弟周自雄有点担心安全,劝了他几句,最后拗不过师傅,只好帮师傅拉着绑在铁架上的安全绳头。

刚降到二楼窗户上沿时,周自雄听到师傅大叫了一声,探出头去看,立刻被吓哭了,他看到师傅正躺在地上呻吟,身边流了一滩血。救护车赶到时,人已经不行了。

30岁出头的欧湘斌是湖南新化县口前村人,他给自己的微信起名叫“学会珍惜再去想拥有”,微信头像是一个表情包,上面写着:“碗里缺菜,命里缺爱,卡里缺钱”。
2.jpg
欧湘斌微信

​欧湘斌的父亲几年前病故,家中只有老母亲一人,四个兄弟大哥残疾,二哥多病,他14岁就外打工赚钱。

欧湘斌在郑州航空港区的湘新图文(网上诸多的报道中,店名有误)打工,负责广告牌的制作和户外安装。他和老板娘欧聪艳既是初中同学,又是新化老乡。
3.jpg
​23号这天,上午十点欧湘斌就带着徒弟周自雄开工了,20岁的周自雄是老板亲戚,去年8月份才来店里,由欧湘斌带着他做广告牌和搞安装。

这一天,他们要在这栋3层小楼顶上搭个铁架子,然后给鑫港校车服务有限公司装上10个一米见方的钛金广告字。这单活共3600块,做完能挣上几百。

下午四点半,刚装好第四个字,巡查的城管来了。因为安装的这个户外广告没有许可证,属于违规施工,城管要求拆掉。

这里离湘新图文并不远,老板刘勤很快就赶了过来,刘勤一边让欧湘斌师徒按城管指示拆,一边联系雇主交涉。
4.jpg
事发地,还有一个字没有拆除

​五点过,还有一个字没有拆完,城管认为拆得太慢,是有意在拖延时间,于是没收了欧湘斌他们的梯子和运东西的三轮车,一个城管说:“你们不拆完就别想下来。”

没想一语成谶,在楼顶挨冻的欧湘斌还没拆完就想先下楼休息,最后高空坠亡。
5.jpg
现场视频截图

​旁边一家饭店的监控记录下了城管搬走梯子的全过程,但欧聪艳说,店老板却被赶来的执法人员斥责:“装什么监控!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吗?”这段视频至今没有流传到网上。

还在楼顶的周自雄,直到消防车赶来,才被云梯救下,随后被警察带走调查,两天后被释放。

图文店老板刘勤很快就被郑州市公安局以“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刑拘了,相关的城管则先被免职批评,然后移送纪检监察机关。

一个叫史奉楚的法官撰文说,刑拘图文店老板而未刑拘城管,也许是因为“当梯子被抽走后,安装工人并非只能采取顺着绳索下滑这种极其危险的方式下楼。”
6.jpg
​郑州人民广播电台转发这个评论后引发了舆论的嘲讽和反击,不少人问,抽掉了梯子,是该在楼顶冻死还是直接跳楼摔死?这是个问题。

不过这些都与欧湘斌无关了。几天前他抢到了1月31号回湖南的车票回家过年,“高兴得像个小孩”,但半个月后过年的,只有一盒骨灰和一叠赔偿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