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9|回复: 0

肖明静:“黑老大”龚刚模的申诉之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9-2018 16: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重庆打黑|“黑老大”龚刚模的申诉之途(一)
原创: 肖明静  王万琼办案实录  1月4日

最近么宁事件再次引发公众对打黑往事的关注,公众对么宁的愤怒更多缘于重庆黑打对法治践踏的严重后果,么宁作为积极参与者,已经被符号化、标签化,从而成为社会各界聚集情绪的焦点。

归本溯源,希望社会公众能更多把目光投向打黑本身,除了思索打黑事件的形成与防范机制,当务之急,更应着力推动一系列黑打冤案的平反。




重庆打黑|“黑老大”龚刚模的申诉之途(一)


2008年伊始的重庆“唱红打黑”距今已十年,除了脑海中依稀浮现的满大街“唱红歌、颂经典”标语,那时的记忆已经很模糊。

那几年,似乎与往常并无一致,但对很多人来说,却是命运翻腾、生死沉浮。

据不完全统计,王立军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的几年间,共立案侦办涉黑恶团伙377个,破获涉黑恶刑事案件4990起,抓获涉案人员5983人。触目惊心的数字背后是沉甸甸的历史,更是沾染着血泪的呐喊与控诉。

这样的大环境下,龚刚模、李俊、陈明亮等一批民营企业家被打成黑社会,有的被处以极刑,有的逃亡海外,有的至今仍身陷牢狱。其中,龚刚模案被称为“重庆打黑第一案”。

2009年6月,龚刚模以涉嫌敲诈勒索被刑拘,2010年2月,其以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非法经营罪、开设赌场罪等9项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这位身高不足1米6的小个子男人,经历了跌宕起伏的前半生,从白手起家到亿万家财再到身陷囹圄,在重庆的这场打黑漩涡中,不幸卷入其中,但幸运的是其以指控律师李庄妨害作证为交换,保住性命。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

2018年元旦,我随同龚刚模申诉代理人王万琼律师到龚刚模位于重庆市大足县的生态农业基地走了一遭,该农业基地创办于2008年初,当时龚刚模受邀回家乡大足县三驱镇投资创业,重庆是丘陵地区,大量山坡荒废、大量劳动力闲置,龚刚模思虑再三,决定创办生态农业,既能有效充分利用荒地资源,也能提供大量就业岗位,带动乡亲共同致富。他计划用十年时间植树造林50-60万亩,与农民合作,自己出资金及日常管理,农民出荒山荒地,树木长大成材销售所得,农民占49%、自己占51%,这一举动得到了政府及百姓的大力支持。截止龚刚模被抓,其已在大足县植树造林6万多亩。


当年案发时,树还为苗,现已成林。

这些年,曾与龚刚模共同创业的堂弟龚云飞一直四处奔走为他申诉,龚云飞说,他们起初创业时一贫如洗,不足1米6的龚刚模时常身背一整辆摩托车下货,走在后面连人影都看不见,只能看见车在眼前晃动,他们为了推销摩托车走乡串户,有时甚至路宿牛棚。

他叹了口气,说道,上亿资产都是一步一个脚印累积而来,因为深知贫穷不易,龚刚模私下还一直有资助贫困学生上学,一路勤恳打拼,厚道做人,没想到却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

看着这满目苍翠,不由黯然,时代大势下,个人如蚍蜉,谁都没得选择。只是对个人而言,这代价实在太过惨痛。

对国家而言,亦是无法抚平的伤疤。重庆重点针对私营企业家的“黑打”,恶劣影响波及全国,不少私营企业家至今仍如履薄冰,重庆打黑算是给这个群体注上了一针强心剂,迫使他们从脚踏实地到不得不“仰望星空”,随时关注政治风向,顺应政治大潮。此事件更是直接引发了我国民营企业家的海外移民潮,极大加剧了民营资本海外转移的步伐,造成我国大量民间资本流失、国内经济持续萎靡。用官话言,叫做严重动摇了我国私营企业家对国家基本经济制度的信任及信心。

然而,对整个民族而言,错不可怕,可怕的是明知错而不纠。2012年薄王下台至今已5年时间,大量冤假错案仍未纠正,众多打黑功臣仍未被追责,原打黑明星、前检察官么宁一再引发法律界人士口诛笔伐,大家愤懑的是当初打黑者至今安然无虞,进可入仕、退可下海,盆满钵满还拒不悔改,而那些被黑打者,半生辛劳毁之一炬,无辜枉死的、深陷囹圄的,至今无人纠错困顿深渊,两情对照,实难让人释怀。

有些错误并不能随着时间流逝而消逝,只会越加深刻,对于我们这些暂时侥幸逃脱的人,铭记与反思便是责任,因为,谁又能有自信说,明天不会轮到自己呢?

虽至今没有系统反思与大规模纠错,但2016年起,似乎有少许曙光出现。

2016年初,中央政法委召开工作会议,提出要依法平等保护市场主体合法权益,加强私营企业家保护。此后,国务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相继出台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相关意见,要求妥善处理历史形成的产权案件,坚持有错必纠,建立专门工作机制,抓紧甄别纠正一批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申诉案件,依法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

2017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要求推动涉产权冤错案件甄别纠正工作,并尽快取得突破,以纠错的实际行动取信于民。

同时,针对重庆事件,中央又有一系列动作。

2017年2月,中央巡视组在“回头看”中严厉批评重庆清除“薄、王”思想遗毒不彻底;

2017年4月24日,中共重庆市委发布整改报告承诺,进一步清除“薄、王”思想遗毒,增加党员干部的政治敏锐性和鉴别力;

2017年7月24日,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被立案审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称孙政才懒政怠政,消极应付中央决策,给重庆造成恶劣影响,当前需清除孙政才恶劣影响及肃清“薄、王”思想遗毒,以做到思想上划清界限;

2017年9月4日,新任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讲话称将认真整改落实中央巡视“回头看”反馈意见,坚决清除“薄、王”思想遗毒,当好党内政治生态“护林员”。

每当看到类似新闻,龚云飞都激动不已,然而,就像投向湖面的小石子,激起一点涟漪后,依旧一片平静。


王万琼律师与龚云飞在树林前合影

目前龚刚模案申诉至重庆高院已五年时间,重庆高院既不立案、亦不驳回,致向最高院申诉之路被堵,五年时间,王万琼律师往返成渝会见二十余次、与法官当面沟通数十次,电话联系更是不计其数,但无一例外,结果均是让等待。

只是,韶光易逝,年华易老,一年又一年,似乎让人等得有些绝望。毕竟,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啊。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再次下发为企业家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通知,通知要求法院主动担责、主动纠错,及时再审涉企业家产权错案冤案,为企业家创造良好的法治环境。

对此,龚云飞颇有些激动,说,“我有信心,今年案件一定会纠。”

看着他有些发白的鬓角,我顿了顿,回道,

“恩,我觉得也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