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61|回复: 0

学诚法师性侵案举报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1-2018 11: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重大情况汇报
尊敬的领导:
您好!兹有释贤佳、释贤启,作为北京龙泉寺的两位都监,谨向
您和有关政府部门呈交一份有关北京龙泉寺住持释学诚不法行为的汇
报。我们发现,在释学诚不法行为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社会危机。
现将详细情况汇报如下。
释贤佳,俗名刘新佳,身份证号:  11010819751207899X,手机号:
18910337253,2003年获清华大学工程博士学位,2004年于北京龙泉寺
剃度出家,至 2018年  1月历任释学诚的侍者(秘书)、北京龙泉寺都
监等,负责寺里戒律作法事务。
释贤启,俗名杜啟新。身份证号:   110225197012242417,手机号:
13960275035。2000年获清华大学工程博士学位,2006年在北京龙泉寺
剃度出家,至 2018年  1月,历任北京龙泉寺的执事、监院、都监等职。
现任福建省泉州市永春县普济寺住持。
1 /  95





目录
一、性骚扰短信带来的发现 .................................................................................. 5
(一)释学诚向多位出家女弟子发出性骚扰短信 ..................................... 5
1.比丘尼释贤甲(化名)的求助 ................................................................ 5
2.性骚扰短信被证实 ....................................................................................... 6
(二)释学诚性侵多位出家女弟子的证据................................................... 6
1.短信证据 .......................................................................................................... 6
2.微信证据 .......................................................................................................... 7
3.比丘尼释贤丙(化名)向僧团举报和派出所报案 ........................... 9
(三)戒律允许男法师收出家女弟子吗 ......................................................10
1.佛教律典的依据 ..........................................................................................10
2.女弟子僧团是如何成立的 .......................................................................10
3.欺骗女弟子,使之非法受戒 ...................................................................11
(四)出家女弟子是释学诚高调国际弘法的主力 ...................................12
二、为何出家女弟子被突破道德底线 .............................................................14
(一)龙泉寺系统的精神控制........................................................................14
1.与家人、朋友的隔离 .................................................................................14
2.电话和网络控制 ..........................................................................................15
3.龙泉寺系统的僧人了解外界的渠道有限 ............................................16
4.行为控制 ........................................................................................................16
5.利用弟子信任,获得个人隐私 ..............................................................17
(二)对女众僧团的远程控制........................................................................18
(三)出家女弟子的佛教教理基础薄弱 ......................................................19
1.忙于“事业”,无暇学修 .......................................................................19
2.师资欠缺,引导偏失 .................................................................................21
(四)“男女双修”之谜 .................................................................................22
2 /  95





(五)淫秽短信的惊人用途:精神控制 ......................................................23
1.利用女弟子的心理弱势 ............................................................................23
2.以“性”为核心的精神控制 ...................................................................24
3.借“修法”谈“淫欲” ............................................................................24
(六)影响深远的精神迫害 .............................................................................25
三、龙泉寺的违章建设.........................................................................................27
(一)佛弟子建造房屋应遵守的佛教戒律.................................................27
1.遵守国家法律 ..............................................................................................27
2.土地不得有争议 ..........................................................................................27
(二)龙泉寺违章建设的历史........................................................................28
(三)龙泉寺违章建筑的社会危害 ...............................................................28
1.对人身的伤害 ..............................................................................................28
2.建筑的安全隐患 ..........................................................................................29
3.对信众捐赠的浪费 .....................................................................................29
4.制造抗法恶性事件 .....................................................................................29
5.对全国宗教场所的负面影响 ...................................................................29
6.对佛教声誉的损坏 .....................................................................................30
四、巨额资金去向不明.........................................................................................31
(一)1200万元去向不明 .................................................................................31
(二)1000万元流入个人账户 .......................................................................31
(三)肆意挪用僧团资金 .................................................................................32
五、呼吁 .....................................................................................................................33
(一)挽救邪师释学诚 ......................................................................................34
(二)完善信教群众的权利保障体系 ..........................................................34
3 /  95





附件 ..............................................................................................................................35
附件一  比丘尼释贤甲(化名)的遗嘱 ...........................................................36
附件二  淫秽短信摘录 ...........................................................................................37
附件三  汉地佛教大德认为男女双修法不符佛法 .........................................49
附件四  比丘尼释贤甲(化名)与释学诚短信互动始末 ...........................61
附件五  财务信息.....................................................................................................87
4 /  95





一、性骚扰短信带来的发现
(一)释学诚向多位出家女弟子发出性骚扰短信
1.比丘尼释贤甲(化名)的求助
2017 年  12  月底,依止释学诚在福建仙游极乐寺(隶属北京龙泉
寺)出家的比丘尼释贤甲(后简称贤甲)被释学诚选派到北京精舍学
习外语。此后不到两周的时间里,她收到释学诚给她发来大量以师徒
关系为要挟的、胁迫性的男女性话题短信,使她内心受到极大冲击,
信仰体系几近崩溃;她也因为了解到释学诚这不为人知的一面,而产
生对自己生命安全的极大忧惧(详见附件一《比丘尼释贤甲(化名)
的遗嘱》)。
这时,贤甲想到了 2017年在《广化寺志》编辑室共事过的释贤启
(后简称贤启),并发出求助信号:意图离开在释学诚控制下的精舍,
希望得到帮助。2018年  2月初,贤甲成功离开了精舍。
贤甲所遭遇的性骚扰短信,究竟是否真的是释学诚发出的?为此,
我们通过律师咨询了国家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技术侦查部和移
动通讯的技术主管,专家们一致回复:目前不存在盗号和伪机站入侵
的可能,入侵服务器并更改记录更是天方夜谭,司法系统以服务器记
录的信息为有效法律证据。当时的我们都不相信释学诚会做出这种无
聊的事情。为弄清真相,找到真凶,我们通过法律程序,取得相关的
释学诚手机短信记录。
5 /  95





2.性骚扰短信被证实
然而,短信记录不仅粉碎了我们的预想,更给我们带来无比震惊
的事实:在 2017年  12月底至   2018年  2月初的手机短信记录中,除贤
甲外,释学诚还同时与极乐寺其他  5  位出家女弟子有着男女性话题的
短信交流(详见附件二《淫秽短信摘录》)。
确实如贤甲所说,在短信互动中,释学诚诱导或胁迫出家女弟子
突破道德和戒律上的心理防线,让她们答应其性需求。不同女弟子的
对话程度深浅不一,其中  4  位女弟子或顺从、或经历犹疑挣扎,终究
答应了释学诚的性需求;另外  2  位女弟子的警惕和防御相对强一些,
但面对不息不饶的短信,她们的立场也开始产生动摇。
(二)释学诚性侵多位出家女弟子的证据
随着调查的深入,我们又得到一些关于释学诚性侵出家女弟子,
乃至精神失常的可疑信息。
1.短信证据
1)释学诚与释贤乙(化名)发生性关系的可疑短信
139****4017 13905941244 2018/1/7 16:18:22  
释贤丙:师父,我今天很生气,一点儿不想跟某法师说话了……因为
我发现,您也根本不会在乎我的感受,根本不关心我,不把
我当自己人。利用我把贤乙带到您的床上,然后亲自教她怎
么申请 X  高校。让我们俩分开行动,而且不让我回极乐寺,
一时没有利用价值了就放到一边去,甚至还想杀人灭口。
6 /  95





2)释学诚与释贤丙(化名)发生性关系的可疑信息
139****4017  13905941244  2018/1/23  6:07:45  
释贤丙:X  高校博士目前是弟子最重要的事情。……弟子很想从心里
真正回归恢复信心,也至诚祈求师父摄授帮助,因为一切都
是师父给予的。除非师父真的是早就不要我了。如果师父不
要我了,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祈求师父慈悲怜悯!我现
在晚上睡觉都不想穿衣服。师父让我想象过多少次跟师父一
起睡的场景,现在已经成为习惯……感恩顶礼师父。  
2.微信证据
1)释学诚与比丘尼释贤乙发生性关系的人证信息
7 /  95


1.png


2)释学诚与比丘尼释贤丙发生性关系的当事人信息
8 /  95

2.png
3.png

4.png
5.png

3)释学诚性侵出家女弟子致疯的证据
6.png 7.png
3.比丘尼释贤丙(化名)向僧团举报和派出所报案
6月  25日,比丘尼释贤丙向释贤佳(后简称贤佳)等五位执事法
师正式举报自己遭受释学诚性侵的事实,并揭发其同时性侵另一位比
丘尼的过程。
6月  29日,比丘尼释贤丙在贤启等四位法师陪同下到北京市海淀
区案发地派出所报案:释学诚性侵多位比丘尼。
9 /  95





(三)戒律允许男法师收出家女弟子吗
1.佛教律典的依据  
众所周知,师父和弟子之间需要经过长期、近距离的互动,才能
完成经验的传递。而佛教认为障碍我们证悟空性的主要原因是我们对
男女欲望的贪着,因此在佛教律典中规定:女众必须以女法师作为依止
的师父,不能依止男众法师。如唐代高僧道宣律师在《拾毗尼义钞》
说:“问:‘若尔,亦应大僧为和尚耶?’解云:‘非亲相摄故,不得为和
尚。’”文中指出:大僧(指男法师)不能做女众的和尚(指依止的师父),
原因是“非亲相摄”:做和尚则有义务与弟子共住、亲近,这是摄受弟
子的前提条件;但男众法师不能和女弟子共住、亲近,没有摄受弟子的
方便,因此做不了和尚。  
只有在一种特殊的情况下,即在没有女众出家人的时地,男众僧
团(不是一个男众  )才可以收剃女弟子。《大爱道比丘尼经》中说:
“阿难复问佛言:‘便当令比丘作师耶?’佛言:‘不也。当令大比丘尼
作师。若无比丘尼者,比丘僧可。”(引文中的“比丘”指受过戒的男
众,“比丘尼”指受过戒的女众——作者注。)例如中国第一个有史可
查的比丘尼净检,就是由比丘剃度出家的。【1】
2.女弟子僧团是如何成立的  
那么,这些受性骚扰的女比丘尼们是怎么成为他的依止弟子的呢?
让我们追溯到 2013年。当年,释学诚先后把  7位北京龙泉寺的专职女
义工调到位于他的家乡福建仙游的极乐寺。5月   13日四月初四是文殊
10 /  95





菩萨的圣诞,释学诚请来福建一座尼寺的住持比丘尼 A  法师,代替自
己为这  7  位女众剃度。在大家心目中,自己真正的剃度师是释学诚,
A  法师只是“代刀和尚”;剃度后,大家仍然称释学诚为“师父”。但
释学诚并没有请 A  法师或其他资深女法师对这些刚出家的女众进行管
理和教育,而是自己在北京进行远程管理。因为她们刚出家,共同议
事的能力不够,释学诚还派遣一位龙泉寺比丘贤日法师(男),一边
负责极乐寺建设,一边代理日常事项的管理。
3.欺骗女弟子,使之非法受戒  
按照佛教戒律的要求:剃度后的女众,要授予“沙弥尼戒”和“式
叉摩那六法”;女众受“式叉摩那六法”两年期满并且没有违犯,才能
受比丘尼戒,否则不得戒。如《四分比丘尼钞》说:“问:‘学戒   (指受
‘式叉摩那法’——作者注 )不满二年,得戒否?答:‘不得。’《义》
云:‘今时多有无识之人,公然许他不满,便与授具(“授具”指授比
丘尼戒——作者注)。若勒年满,定知得戒,若凡情妄授,倘不得戒,
岂非误他一生虚过?’”戒律未对男众有这样严格的要求,之所以特
别针对女众做出这样的规定,一是因为女性志性相对软弱易变,要以
两年的受法来检验是否真正具备受戒的条件;二是为了“验胎”,避
免女性在怀孕之时受戒,而受戒之后生育会遭世人讥嫌,如《四分比
丘尼钞》引用《十诵》说:“六法者,练心也,试看大戒受缘;二年者,
练身也,试知有胎无胎。”
然而,释学诚不仅没有给剃度的女弟子安排授此戒法,并且于同
年 11 月,就把两批剃度未久的共 17  名女弟子全部送往泉州崇福寺受
比丘尼戒了。在填写受戒申请表时,释学诚让女弟子们集体伪造出家
11 /  95





时间,以达到出家两年的要求。就这样,这些对释学诚无比信任的女
众就变成了冒牌比丘尼!这些女弟子在受戒寺院曾听到其他道场的法师
质疑:“释学诚竟然会收女弟子?!”她们不仅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还认为这是“精通戒律”的师父对自己的“无限慈悲”。早期受戒的
出家女弟子还会告诉后来的同学:“到戒场后,戒师很有可能会讲到受
‘式叉摩那法’的事情,不用在意,重点是把握戒律的精神,其实师
父对我们的教育已经符合式叉摩那法的条件了,所以我们没有受‘式
叉摩那法’也可以受戒。”诚然,很多早期受戒的出家女弟子,在去
极乐寺以前,都在龙泉寺做过多年的义工,从年限来说,已经超过
“式叉摩那法”两年的要求。但“式叉摩那法”其实是等同于戒律的,
要求十分严格,是对“准比丘尼”的考验,义工的身份,无法与之相
提并论。更何况,后来出家的女众,很多人就连几个月的义工也没有
做过。
比如受到短信性骚扰的比丘尼贤甲在僧团的“戒前教育”乃至受
戒过程当中,曾经听过多次这种“告诫”,但当时因为对师长和僧团
的信赖,也就信以为真。并且,在汉传佛教的传承里,受戒之前不得
了解戒律具体内容,所以无从了解律典里说的受戒要求。直到受戒之
后深入学习戒律才知道,这是违背戒律的。【2】
(四)出家女弟子是释学诚高调国际弘法的主力   
佛弟子受完大戒的首要事情是学戒、持戒。佛教戒律要求,女众
要“两年不离依止的师父”。《四分比丘尼戒本》中说:“若比丘尼,
不二岁随和尚尼者,波逸提。”意思是:女众在受戒之后,要随从依止
的师长至少两年时间进行学习,否则犯“波逸提”罪(根据犯戒轻重,
12 /  95





所定罪刑的一种,意为“堕”,堕落地狱之意)。此外,佛教中还要求
出家之后学习戒律五年;如果五年学戒都学不懂,终身都要学戒。《毗
尼母经》中说:“尔时诸比丘在一住处,僧众虽大,无诵戒者,法事不
成。世尊闻已告诸比丘:‘从今已后,有出家者,至五腊要诵戒使利。
若根钝者,乃至百腊亦应诵之。”然而,2014  年春节刚过,更可悲的
命运发生在贤丁(化名)、贤戊(化名)两位出家女弟子的身上 :受戒
仅两个月,就被派往美国。这是龙泉寺系统首批派到海外的弟子。紧
接着,2014年,约有  30名女弟子受戒;2015年,47人受戒;2016年,78
人受戒;2017年,大约  100人受戒。这些快速受戒的出家女弟子,约有
50%已被陆续派到国内外近二十个分院。
总之,出家女弟子成为了释学诚弘法的主力,这  6  位受性骚扰的
出家女弟子都是经过挑选的国际弘法人选。统计表明:截至 2013年底,
在龙泉寺出家并且已经受戒的男弟子已有  122  人,为什么不从中派遣
两位资深的男众出家弟子去开辟海外道场呢?释学诚跟身边的男弟子
们解释:男众不稳定,很容易乱跑;女众比较稳定,不会乱跑。
参考文献
【1】圣严法师,比丘可以度尼吗,《律制生活》,华夏出版社
【2】全国汉传佛教寺院传授三坛大戒管理办法,中国佛教协会官方
网站  http://www.chinabuddhism.com.cn/zdfg1/bhzd1/2017-07-24/13091.html
13 /  95





二、为何出家女弟子被突破道德底线
根据戒律的条款,很容易判断这些淫秽短信已经严重犯戒,如:
正犯“叹身索供戒”,犯僧残罪(比如人被刀所砍,但咽喉未断,尚
有残命可以救治;比丘犯此戒还有残余的法命,若能由僧及时作法出罪
还可挽救);正犯“粗恶淫欲语戒”,犯僧残罪;犯教人邪淫并破人
清净梵行的方便罪(趋向正犯而未达到究竟正犯的方便行为的罪过);
犯“梵网菩萨戒”中“大淫戒”的方便罪……这些已经登坛受戒的极
乐寺比丘尼每半个月都要诵读一次戒本,可是当面对淫秽短信时,竟
丧失了判断能力,这是为什么?
(一)龙泉寺系统的精神控制
龙泉寺系统的大部分僧众与外界是失联的,系统的精神控制方法
可归纳为下面几个方面。
1.与家人、朋友的隔离
按照佛教戒律,出家首先需要处理好与家人的关系。但龙泉寺体
系在进行出家辅导时,会这样引导:因为出家有很大的功德,所以可
以先切断与父母的联系,出家后自然能够帮助到父母,这导致不少僧
人出家后,“父母-子女”关系破裂或僵持,并且在很长时间内得不到
良好的修复。此外,僧团不鼓励大家与至亲以外的亲朋好友联系。
由此,僧众与原先所依赖的社交网络逐步失去联系,人的社交范
围主要局限于同一个出家群体,听命于师长的要求,与外部社会生活
的距离越来越远,心理的服从性也越来越强。
14 /  95





而从寺院外派到精舍或国外学习的出家女弟子,看似离开了有种
种限制的僧团的大环境,似乎可以开展较为自由的生活。实际上,大
家已经习惯了僧团的生活模式,很难重新打破。
2.电话和网络控制
1)电话控制
在龙泉寺体系,除因工作或学习需要,必须要与外界联系而使用
手机的少数出家弟子外,绝大部分出家弟子接触不到手机。近期,女
弟子僧团对手机使用的控制变得更加严格,具体的措施有:每天晚上
结束一天的工作后,需上交工作手机,由僧团统一保管,第二天再领
出;非工作联系人均需删除;不得在手机上装微信等社交软件,等等。
如果僧人需要和亲属联系,则要申请使用公用电话。使用电话的
次数和每次通话的时间都有限制。以女弟子僧团为例,女弟子出家后,
如果要主动给家人打电话,需经班导法师签字同意。每个月有  1  次主
动与家人通电话的机会,每次通话 10分钟,如果超时,会有惩罚措施,
例如罚跪香、超时 1 秒磕 1  个头等。如果家人来电话,需班导法师批
准,方可回复。此外,极乐寺僧团人数有数百人,而公用电话只有一
两部。
2)网络控制
在僧团上网需要申请,在使用时间、上网内容等方面有严格控制。
僧团有专门的网络管理员,配合进行上网的管控。其中,女弟子僧团
的管理尤为严格。体现在:
*  只有因公才能申请上网。
15 /  95





*  开通网络的公用电脑仅有数台,与僧团数百人的人数比例严重
失调。
*  女弟子僧团数百人的上网权限由当家师一人掌控。允许使用网
络的审批权没有下放给部门或小组,而是保留在院级,需要寺
院当家师(寺院事务的实际管理者)批准同意。
3.龙泉寺系统的僧人了解外界的渠道有限
受上述因素限制,僧人了解外界的渠道,基本是通过上位法师
(职责越重要者,接触外界机会相对越多),或外出参访、学习的法
师所做的分享。而这些分享通常会限定在“师长功德”、“本道场的
好处”、“外界的不理想”等方面,反映的情况并不客观和全面,僧
人很容易和社会脱节。
4.行为控制
断了与外界的联系、物质条件等外缘以后,还有种种对个人行动
能够形成限制的措施。体现在:
1)个人重要证件由寺院统一管理
进入僧团,就要把个人重要证件上交给寺院的档案室统一保管,
包括身份证、护照、户口簿、学位证书、戒牒等。如果外出办事需要
使用证件,则要写申请,当家师签字批准方可领用。使用完后,要求
及时归还档案室。
2)僧团内部不发单资
僧团要求:出家前,要把个人资产进行清理,若未完成清理的,
出家后则要求将个人财产全部上交僧团。僧人出家后,不允许化缘或
16 /  95





向亲友索要钱物,一切生活必需品(小到牙膏、毛巾等)都要从僧团
库房领取,而且先要向班导或当家师申请,获得批准后才可领取。如
果僧人因出差、看病等需要花钱,需要提前申请,经相关负责法师批
准后,才可领取。
对僧人使用钱物进行这么严格的管理,本是为了帮助僧人培养惜
福、持戒的习惯,实质上却形成了对僧人的控制。
3)寺院考勤十分严格
寺院要求僧众严格按照时间规定作息,强调“随众”,有严格的
考勤制度。劳动、学习、小组讨论等活动都是必须参加的,如果出勤
率不达标,会有相应的惩罚制度,例如 1 个月内迟到 3  次则要向大众
忏悔,缺勤  1  次要当众跪香半小时。出家弟子几乎没有可自由支配的
时间,就很难有空闲反思这些集体活动的意义。
5.利用弟子信任,获得个人隐私
申请出家的弟子都必须填写一份详细的《出家申请表》,此外还
要上交至少 5000字的生命回顾,介绍自己的家庭情况、求学经历、工
作背景并对自己的环境、性格、爱好及经历等进行分析,让弟子披露
大量的个人隐私。
而弟子之所以愿意服从这样违背常理的规定,很大程度上是基于
对佛法的信心。他们相信:这样做,一是可以让师长加深对自己的了
解,来获得佛法修持上的良好指导;二是借此机会发露忏悔往昔所做
的错事,以此来净化自己的心灵,更好地具备出家资格。甚至于会把
难以向人启齿的隐私也写在里面。
这样一份如此个人化的材料,对修行者来说是修行的助益,但如
果遇到动机不善的领导者或管理者,就有可能成为控制人的工具。
17 /  95





更加严重的是,在尼众僧团,从 2017年开始,剃度受戒前的“面
试”开始进行严格的“审罪忏悔”,在“问遮难”上煞费功夫。“遮
难”只是包括十三重难,十六轻遮。但实际上他们问的问题并非如此
简单,有人被逼问多于  5  个小时,还有的反复几次长时间被审问,问
题涉及她们过去所作的一切所谓的恶行,有的甚至上来就被问到“把
你以前做的见不得人、难以启齿的事都说出来”。以至有人被问完之
后像被掏空了一样,有很多问题重点倾向于对师父的信心、财物、堕
胎乃至婚姻感情经历,被盘问最多最长的就是淫业相关的,事无巨细,
给很多人留下很严重的心理阴影。本来个人隐私出于忏悔心说出来是
自愿,这里却审问人长达 5、6个小时,主要是给人带来难以弥补的心
理阴影,自尊心和自信心受到严重打击和挫折。审问之后,信息还会
外露,给当事人造成很大压力,有人曾因此抑郁症复发。
(二)对女众僧团的远程控制
释学诚作为男众,不能和出家女弟子共住、亲近。对出家女弟子
们来说,实际的修学需要有师长的引导,可她们又无法和师长进行现
实生活中的互动,大家主要依靠第三者对师长的描写、传说等“第二
手资料”来建构自己心目中的师长形象。在此基础上,僧团引导和安
排大家:
1.通过视频、文字来学习师长的讲法。
2.每个班级和部组,每天要上报“僧团日志”,向师长详细汇
报本班或本部组的学修、工作、生活等情况。
3.每位出家女弟子,每周要提交一份“个人周报”,向师长汇
报自己一周的主要经历和心得。
18 /  95





4.鼓励大家可以常常对着师长的照片祈求、抒发心声,加强自
己和师长的精神联系。
这样做,出家女弟子们看似在学习、工作和生活等各方面都和师
长产生了联系,但这个师长形象是靠远距离的想象产生出来的,这所
谓的联系其实也是不真实的。尽管这样的联系不真实,但由于女众大
多具有感性重、依赖性强等弱点,当大家反复多次地和精神上虚构的
师长建立联系之后,反倒会对师长形成精神依赖。而后,随着时间越
长,精神依赖可能会越强化,并倾向于会把心目中的师长形象建构得
越来越完美。这时,释学诚对女众僧团的远程控制也就形成了。
这样的心理机制形成之后,当师长偶然地真实出现在出家女弟子
们的生活里(例如到女众僧团看望大家、给女众僧团赠送礼品等),
大家会非常珍惜亲身和师长互动的机会,并把自己先前建构的完美师
长形象加以投射,把想象和真实合二为一。
(三)出家女弟子的佛教教理基础薄弱
1.忙于“事业”,无暇学修
在“做广大佛法事业”的号召下,国际、国内各项弘法事业很快
开展起来。为了配合这些事业,出家女弟子们的学修时间被大量挤占。
截至  2017 年底,极乐寺女众僧团已发展到约有  30  个部组,每位
僧团成员都有归属不同的部组,每天至少要在部组工作半天,把必须
做的工作完成,才能进行学修。按照传统丛林的惯例,为了维持僧团
的正常运作、保证僧人的正常修行,确实需要设置一些部组,例如负
责伙食的“大寮”、负责佛殿设施和卫生的“香灯”、负责接待来客
的“客堂”等。而极乐寺还设置了很多超出基本需求、和修行没有直
19 /  95





接关系的部组,如教化部(主要针对信众)、工程组、做书组、文秘
组、文化设计组、外语组等等。由于僧团本身急速开拓了很多佛教事
业,所以这类“创新型”的部组大都有大量的事务性工作,在繁忙的
时候,负责的僧众需要大量的加班,乃至于全天的时间都耗费在事务
承担上,而没有多余的时间参加学修。僧人的主业变成了做事,而不
是修行。
例如 2015年,龙泉寺僧团校勘完成的   8套   32  本《南山律典校释
系列》交给极乐寺僧团进行排版,工作量很大,而要求完成的期限又
非常紧迫,当时极乐寺“做书组”集合僧团大部分人力,全力投入排
版工作,主要负责的僧众经常需要加班到深夜,主要负责人则连续多
日每天只能睡一两个小时,健康状况受到严重影响。
2016年底,极乐寺的大型建筑——圆通殿开工,持续到  2018年初
竣工,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全寺女众被要求全力配合工程建设,经常
需要在工地全天性地工作。僧团就此长期停课,学修秩序被严重打乱。
开工之初,一批女弟子新受戒尚不足两月,戒律课也被迫停止,全部
要参加工程建设,她们的学戒受到严重影响。
释学诚有许多来自各单位、媒体的约稿,或在重要会议上的发言
稿,是由极乐寺文秘组(后改名为事务组)成员撰稿。每当有稿件任
务,为了快速交稿,参加写作的成员需停止本职工作或学修课程,将
主要的时间投入写作。为了保证撰稿的隐秘性和稿件水平的稳定性,
由一名固定的核心成员负责所有稿件的最终统稿,她长期承受着较大
的工作压力。
由于僧团开拓的佛教事业体系过于庞大,即便是传统的岗位,也
面临事务繁重的境况。例如僧团过于密集地举行大型法会、各种活动,
已经超出僧团正常承载能力,各个岗位不得不协调、配合,这样,僧
20 /  95





众在本有的工作职责上,还要完成额外的事务,只有加班加点,于是
大量牺牲学修时间或个人的休息时间。并且,这并不是偶尔的情况。
僧团以“弘法利生”“历事练心”名义,鼓励大家“勇猛承担广
大佛教事业”,声称这样可以“净罪集资”,是修行的有效途径。而
女众僧团如此年轻,尚不足五岁,还要有足够的干劲来面对如此超负
荷的承担,大家很少会仔细掂量一下:自己从中究竟获得了几分在佛
法方面的提升?
2.师资欠缺,引导偏失
按照戒律,受了大戒后,尼众应该依止尼和尚学戒六年,能够教
授他人的尼众也要 12年戒腊,然而僧团里出家最久的也仅有五年,尼
众僧团实质上没有师长引导,目前带动模式是“以老带新”,本身
“老人”还没有成长起来,僧团人数又增长过快,涌进大量的新人,
使僧团的教育困难重重。
同时,僧团在学修方向的引导上,学修安排没有规划,安排讲课
的人没有足够的佛法积淀和讲课的经验,讲课的主要目标就是让大家
听话,依师。有人稍微有些其他的想法就被授课法师及大家指定为打
妄想,思想有问题,不依师,这样造恶业,远离团队的业,以后没机
会回到团队等等。有些疑问一旦提出来,就被以这样的方式回绝,几
次之后就不敢有什么问题。在学习内容上,只允许僧众学习释学诚等
一两人的言教。僧团规定,后来也是释学诚特别指示,只能读博客书
和师父相关开示,戒律书,借书都要班导批准。其他道场的书尤其不
能看。
大家即便有时间学习,在这种限制下,学得再多,也无法形成对
佛教教理比较系统全面的认识。
21 /  95





出家女弟子们所了解的佛法十分有限,更不要说运用佛法去正确
地分析、解决生活中所遇到的问题了。
(四)“男女双修”之谜
通过短信分析可以推断,几乎所有的女弟子在刚收到释学诚的淫
秽短信时都会猜想:师父是在用传说中的“男女双修”法来调教自己
吗?当她们接受了师父的这种调教后,都会安慰自己并劝慰后面刚受
到性骚扰的比丘尼:师父是清净的,我们是杂染的,师父是在帮助我
们净化自己。这种模糊的认知也是女弟子们被突破道德底线的最后一
个致命原因。因此我们必须对“男女双修”法做出清晰的界定。
概括人类行淫的目的大概有四种:满足男女欲望、采阴延寿、男女
双修、邪教对信众实施精神控制的手段。
附件三《汉地佛教大德认为男女双修法不符佛法》(第  49 页)对下
面几位汉地大德的观点做了详细说明。
* 唐朝道宣律师、宋朝元照律师:正确解读“淫欲是道”。
* 太虚大师:男女双修法只能成就欲界的天身。
* 虚云老和尚:不承认西藏密宗是佛教的一支。
* 印光大师:劝人不要学密。
* 弘一法师:所推崇的是唐密,而不是藏密。
* 近代印顺导师:密教双身法是古印度佛教灭亡的原因。
* 近代宣化上人:男女双修法是迷魂阵。
* 当代圣严法师:喇嘛教所继承的印度密教来自印度教的性力派。
*  当代体光老和尚:应以《楞严经》辨别“男女双修”。
通过附件三的详细论证,我们可以得到汉传佛教界的明确观点:
“男女双修”是违犯佛教戒律的,不是佛教的修行方法。
22 /  95





从另一个角度,释学诚对已受大戒比丘尼进行肆意性骚扰和性侵,
也可以断定:释学诚本人不可能是在严肃地把男女双修法作为佛法来练
习。
(五)淫秽短信的惊人用途:精神控制
被派到海外或精舍的出家女弟子们,多数为两人一组,出生于  80-
90  年代,当她们学成归来,可能就成为了年轻有为的女法师。怎样能
保证她们不会另谋出路,而是忠于师长的国际弘法事业呢?
或许,只有让她们形成对师长的“无条件信赖”,她们才会一直
沿着师长安排的轨道前进。那么,怎样才能形成这种信赖呢?
1.利用女弟子的心理弱势
外派的出家女弟子远离了僧团熟悉的环境,面对着巨大的学习压
力,内心又没有足够的佛法作支撑,精神是十分孤独的。她们很需要
有人给予悉心的关怀,然而整个僧团都忙于各项事业,很难有人能承
担这份工作。
在这样的时候,出家女弟子们长期建构精神联系的“完美师长”,
出现在了她们的生活里,很快会成为她们精神依靠的重要对象。出家
女弟子们不可能对师长有防御之心。
23 /  95





2.以“性”为核心的精神控制
有研究报告表明,邪教组织对女信众进行精神控制的常用手法是:
引发女弟子原本受到道德或戒律约束的性欲望,与教主进行淫欲,并
把教主作为女弟子在信仰和情感上的唯一依靠。
释学诚借用了这种方法。他通过短信挑逗、诱发出家女弟子的性
欲望,让出家女弟子对他产生情感依赖,产生控制的作用。这些短信
为何能产生这么大的威力呢?
3.借“修法”谈“淫欲”
通过对附件二《淫秽短信摘录》的分析,可以发现释学诚的短信
具有阶段性、递进性,可以逐步突破出家女弟子的心理防线。
第一步:询问出家女弟子对“依师法”的理解。
第二步:进一步把“依师法”故意错误解读为“无论什么都服从
师长”,让出家女弟子承许这一观念。
第三步:引申出“性需求也应服从师长”的逻辑,引诱出家女弟
子接受这一逻辑。
第四步:盗用“观想修法”的概念来包装意念淫欲,诱导出家女
弟子“观想行淫”,只需数次,出家女弟子便可自己练习。
出家女弟子练习多次后,就会形成“观想行淫”的习惯,不再需
要短信互动,也会自动以此来和师长建立“心灵链接”。这时,释学
诚对于出家女弟子的永久性、全面的精神控制也就实现了。
可以想象,当出家女弟子面对师长连“性”的底线都可以突破,
她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再为师长做呢?
24 /  95





(六)影响深远的精神迫害
短信事件发生后,负责极乐寺国际弘法事务的出家女弟子贤丁与
贤甲交流,并劝导说:“师父是清净无染的,之所以跟我们弟子说这
个,是因为我们的染污,透过师父我们才能清净。”僧团内部也有人
提出对淫秽短信的另一种理解:“可否判断师父是清净心跟慈悲心摄
受众生的情况?”
而现实的情况是:贤甲被迫跟释学诚进行的淫秽短信互动,不仅
从未从中感受过丝毫心灵的净化和成长,而且感受到巨大的精神摧残,
甚至想要舍戒还俗。女众一生只有一次出家机会,究竟是多么大的冲
击,会让人产生还俗的想法!如果释学诚真的是在调教弟子,就不会
这样不顾及弟子的感受,乃至将弟子推向崩溃的边缘。贤甲虽然及时
逃脱了释学诚更深入的精神迫害,但是已经造成的心灵阴影,不知要
经历多长的时间才能走出。(详见附件四《比丘尼释贤甲(化名)与
释学诚短信互动始末》)
相比之下,贤甲可能仍属幸运者。在经历此事之后,贤甲回想起
曾经密切接触过的一位出家女众贤庚(化名),她也曾被派到精舍学
习和外出参学,但参学未毕,即返回寺院,一年之后,就精神失常了。
她在精神还未失常的时候,曾跟贤甲诉说自己提前回寺的原因,是因
为:“在外的时候对师长和团队的信心产生了很大的动摇,乃至产生
过还俗的想法。”
贤甲离开龙泉寺系统的控制后,回想起贤庚这些与自己心路历程
十分相似的细节,不由得联想:贤庚是否也经历过短信性骚扰?甚至,
她可能经历了更为严重的情况。她曾跟贤甲分享过一个令人难以理解
的心得:“像‘做爱’这个词,我以前会觉得它是一个脏词,现在不
会了,把它拆解来看,也就是一堆笔画。而且可以把它理解成很美好
25 /  95





的东西。”这有没有可能解读为:她在试图把释学诚的淫秽言行合理
化,但因为终究无法自己说服自己,所以精神失常了。
在极乐寺与贤庚情况类似的出家女弟子,至少还有两例(法名为
贤辛、贤壬,均为化名)。她们是否真的遭受到了精神或肉体的迫害,
只有依靠深入的调查来确证。不管怎样,我们都不难想象:一位出家
女弟子如果答应或真实地和自己的师长发生了性关系(或被强迫、或
被诱骗),她是以怎样的眼光来看待这种乱伦和破戒的行为?她是否
还能正常地面对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如果她心中存有伦理道德的底线,
那么终究无法再面对自己。
2005年  7月  15日,释学诚在跟北京龙泉寺的释禅兴和释贤春的谈
话中说到:“现在做宗教领袖难,比古时做大德难,做大德,一宗派
即可认可,而要各宗派、社会、国家认可,难度很大,要很大功德才
可以。”
透过性骚扰短信的个案深入挖掘,才发现:整个龙泉寺系统正处
在受到精神控制的危机之中。释学诚为了实现“宗教领袖”的个人目
标,操纵弟子们为其“佛教帝国”而服劳,不惜采用各种手段对弟子
实施精神控制。受控的弟子们,不仅被迫牺牲宝贵的修行生涯,甚至
还会违越戒律、道德、伦理,乃至法律的界线。
26 /  95





三、龙泉寺的违章建设
在释学诚的思想中,宗教领袖需要广阔的硬体舞台。2011年  4月
3日,他曾对弟子们说:“龙泉寺周围的建筑全部做完,下一步就做
大的,比见行堂还要大的。那以后再国际化,走到世界各国去。”
(一)佛弟子建造房屋应遵守的佛教戒律
1.遵守国家法律
佛陀要求弟子遵守所在地方所制定的合理规定。
《弥沙塞部和酰五分律》(又称《五分律》)中说:“虽是我所
制,而于余方不以为清净者,皆不应用(谓俗王为僧立制,不依经本
也);虽非我所制,而于余方必应行者,皆不得不行(即依王法而用,
不得不依)。”
2.土地不得有争议
按照戒律,佛弟子在建造房子之前,应该明确土地的所有权。
比丘戒僧残篇第七条“有主为己不处分造房戒”说:“若比丘,
欲作大房,有主,为己作,当将余比丘往指授处所。彼比丘应指授处
所,无难处,无妨处。若比丘,有难处,有妨处,作大房,有主,为
己作,不将余比丘往指授处所者,僧伽婆尸沙。”
《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对“难处”的解析说到:“若地为人
所认,当共断,当无使他有语。是谓难处也。”“乃至畏识认,应先
断了。”意指:对于土地的所有权,如果恐怕他人来识认,应先商量
决断,了结争论。
27 /  95





根据以上要求,佛弟子进行违章建设,不仅违背法律,而且违背
戒律。但龙泉寺却有大量的违章建筑。
(二)龙泉寺违章建设的历史
2005 年 4 月 11  日,北京龙泉寺作为合法的宗教活动场所重新开
放,释学诚任住持,然后开始引导僧俗二众弟子夜以继日地为他搭建
舞台。从这时开始直到现在,龙泉寺建造的所有建筑(包括德尘居、
居士楼、见行堂、北配楼、东配楼、新教学楼、新北楼、三慧堂等),
全部属于违章建筑。
(三)龙泉寺违章建筑的社会危害
1.对人身的伤害
为了快速、大量建造违章建筑,其间动员数千人次未经正规培训
的僧俗弟子,在防护措施不完善的工地上工作,因此,发生过多起人
身安全事故。
*   2007年,在云水堂云台和锅炉房工地因无防护网,工程负责人某法
师从三层脚手架上摔到地面,导致大腿骨折,打钢钉治疗。
*   2015年三慧堂施工期间,一名发心出家的女义工(后来在极乐寺出
家),在工地上工作时,半截食指不慎被截断,留下残疾。
*  同年底,一位工人在三慧堂工地因事故致死,寺院赔偿数十万元私
下了结。
28 /  95





2.建筑的安全隐患
所有建筑未经设计院正式审核;现场施工未聘请足够资质的监理。
3.对信众捐赠的浪费
仅龙泉寺的约数万平米建筑,估计使用人民币数亿元。
4.制造抗法恶性事件
三慧堂从开始建设到完工,由于违章建设的问题,有关政府部门
多次派人拆除建筑。龙泉寺多次集合寺院的常住女义工,阻挡政府部
门执法。
“在 2015年的冬天,听  L寺(指龙泉寺——作者注)的一位法师
说的,盖三慧堂的时候,因为三慧堂没有手续,所以国土资源部派了
一些人要拆除施工中的建筑。龙泉寺集合几乎所有的常住女居士,手
挽手结成一个圆圈,口念六字大明咒,形成一个人墙来阻挡国土资源
部的人。”
5.对全国宗教场所的负面影响
释学诚作为中国佛教协会的会长,各地的佛教协会经常会组织各
地寺院的住持到他一手建设起来的龙泉寺学习办庙的思路和方法。
龙泉寺还经常被用作中佛协外事接待的样板寺院,是对外展示新
时代中国佛教面貌的窗口。一旦境外佛教界了解到释学诚在龙泉寺修
建的是违章建筑,必然影响其对整个中国佛教的观感和印象,造成不
好的国际影响。
29 /  95





6.对佛教声誉的损坏
释学诚通过以下手段得以完成建设违章建筑,包括:
1)利用政府对宗教的尊重;
2)利用各界人士对佛教或迷信或恭敬的心态;
3)引导弟子们相信,这是为了弘法,必须这么做;
4)利用女弟子们对自己的崇拜,煽动她们通过对抗社会管理部门
的执法行动来“捍卫教法”。
其个人做法及身份使社会各界对佛教产生极大误解和负面印象,
严重破坏了佛教徒与世无争、爱国爱教的清誉。
30 /  95





四、巨额资金去向不明
《四分律》卷一:“比丘未生有漏法者,以未有名称为人所识、
多闻多财业故。若比丘得名称乃至多财业,便生有漏法。”如律中所
言,出家僧人在没有正见摄持的时候,名誉、地位及男女欲望等诱
惑,会成为其堕落的助缘。
(一)1200万元去向不明
2015 年 4 月,释学诚当选中佛协会长。7  月,龙泉寺执行长法师
某法师受释学诚之命,向信众紧急募集 1200万元,称是龙泉寺三慧堂
要塑佛像所需。
经多方筹措,2015年  11月资金到位后,某法师告知负责募款的信
众代表甲、乙:三慧堂改用灯光投影佛像,不再塑像,该笔款项将转
往极乐寺建设圆通殿。信众甲、乙在未征得捐赠人同意的情况下,擅
自同意了某法师改变资金用途的要求,捐赠信众丙得知后多次提出疑
议,某法师和信众代表甲、乙都不予回复。之后,所有捐款人并无补
充签订捐赠协议或收到极乐寺的捐赠证书,对 1200万元的资金去向,
并不知情。2017年捐赠信众丙向贤启披露此事。
(二)1000万元流入个人账户
2018 年 3  月,龙泉寺分院——福建泉州市永春普济寺财务组发现:
2015年  11月到  2016年  1月,有总计   1000万元的汇款分四次由北京龙
泉寺汇入永春普济寺,又马上被转出到个人账户(详见附件五《财务
信息》),而此事,场所负责人(贤启)毫不知情,账本上也没有记
录。
31 /  95





(三)肆意挪用僧团资金
2016  年,龙泉寺比丘贤某法师带领一批龙泉寺沙弥集体外出受戒,
戒子所得儭钱、红包都按团体规定上交给团体财务人员收管。按僧团
制度,应带回龙泉寺上交龙泉寺僧团财务,但戒期结束时,贤某法师
指令新戒财务人员将这笔钱(大概 20多万)直接存入一个私人账户。
新戒财务人员回寺后对此事心里不安,咨询贤佳法师,贤佳法师对他
进行质问,他说那账户是一位去极乐寺出家的女众供养给释学诚的存
折账户,释学诚指示将戒子得到的那笔钱存入这个账户,以方便海外
道场使用。
这个账户是受释学诚控制的,实际是否用于海外道场,不得而知。
即使用于海外道场,这样暗箱操作也是不符合僧团制度的。
32 /  95





五、呼吁
贤佳在  2007 至 2013 年被释学诚安排作为在中佛协的侍者,2011
年开始研究戒律。随着接触释学诚和戒律学习的深入,贤佳慢慢发现
龙泉寺系统的各种问题。2018 年 1  月,贤佳开始在僧团内部多次呼吁
重视戒律、让女众如法受戒、去除个人崇拜,却被释学诚斥为“神经
病”,收缴手机和电脑,禁止上网,并被多次要求离开龙泉寺。
2018 年 2  月初,比丘尼贤甲逃离精舍后,释学诚就向人宣称贤甲
有抑郁症、精神病,要防范贤甲的言行。
贤启在确认贤甲揭露的性骚扰事件属实后,于 2月  17日在僧团管
理层内部发出《我们能否自清自律》倡议书,呼吁根据戒律帮助释学
诚忏罪。释学诚解释贤启是“对师父观过”、“起魔障”,并派遣龙
泉寺执行长等到贤启住持的永春普济寺所在的泉州市永春县政府,要
求普济寺的改扩建项目要先得到北京龙泉寺的同意。
随后,释学诚不断编造出各种借口阻止调查:自己手机被伪基站
或克隆卡控制;有敌对势力为破坏国际弘法而侵入通讯系统的服务器,
控制、改写短信记录;某位大和尚为当选中佛协会长,控制、利用贤
启......龙泉寺僧团至今无法组建戒律调查小组进行自清自律,没有认识
到释学诚对自己和社会的深远危害的法师们一如既往配合释学诚献身
于“广大的佛教事业”,无法不让人感到心痛和悲哀!由此也可见僧
团被精神控制的深重!若不及时加以治理,释学诚将会操控这样一个
僧团驶向何方,我们难以想象!为了唤醒大家,并防止事态的恶性发
展,我们郑重请求政府,希望政府尽早介入,彻底调查。
33 /  95





(一)挽救邪师释学诚
1.撤除释学诚所有社会和宗教团体职务,注销释学诚的佛教教职人员
资格;
2.停止释学诚与信众的联络;
3.帮助释学诚闭关反省。
(二)完善信教群众的权利保障体系
1.完善僧人的权利保障;
2.建立传统宗教的邪教化研究机构;
3.建立反邪教康复机构。
34 /  95





附件
目录
附件一  比丘尼释贤甲(化名)的遗嘱 ...........................................................36
附件二  淫秽短信摘录 ...........................................................................................37
附件三  汉地佛教大德认为男女双修法不符佛法 .........................................49
附件四  比丘尼释贤甲(化名)与释学诚短信互动始末 ...........................61
附件五  财务信息.....................................................................................................87
35 /  95





附件一  比丘尼释贤甲(化名)的遗嘱
36 /  95

8.png



附件二  淫秽短信摘录
目录
一、通过短信向比丘尼索求不净行..................................................................38
(一)短信记录  1 ...................................................................................................38
(二)短信记录  2 ...................................................................................................43
二、令比丘尼编写不净行短文 ...........................................................................45
(一)短信记录  3 ...................................................................................................45
三、令比丘尼观想与比丘做不净行..................................................................47
(一)短信记录  4 ...................................................................................................47
四、疑似与比丘尼做不净行 ................................................................................48
(一)短信记录  5 ...................................................................................................48
37 /  95





一、通过短信向比丘尼索求不净行
很多出家女弟子接触佛教时间短,本身佛教理论及戒律行持的基
础都十分薄弱,对佛教的概念和内涵似是而非。这一弱点被利用,释
学诚通过挪用佛与一切众生在自性上没有差别的概念,解释女弟子在
身体上与师长具有一体性,突破女弟子在道德和戒律上的底线。
当弟子说“害怕拥抱”时,释学诚说“策发皈依心”;当弟子面
对“愿意性交否”进行否定回答时,释学诚说“突破这关”;当弟子
怀疑师父所问是否突破道德和戒律底线时,释学诚说“只要依师就没
有任何问题”。释学诚还把“看看下体湿不湿”作为“观照心念动不
动”的身体验证手段。面对被偷换的佛法概念,弟子原先想法就会动
转。
(一)短信记录  1
13905941244  136****2212  2018/1/6 20:59:38  
释  学  诚:人性、心性、佛性,一性而已。
释  学  诚:主要身心完全依师身心。
比丘尼甲:师父,可以让弟子再想想吗?很抱歉耽误您宝贵的时间和
生命。
释  学  诚:如果不相信,也就算了,不勉强
释  学  诚:出家了,连依师信心还不俱足,身心如何得以安顿呢?
比丘尼甲:师父,弟子感觉自己是差得太多了,所以一下子很难提起
来。
释  学  诚:那随你了
释  学  诚:不要以为比师持戒
比丘尼甲:师父,弟子没敢这么以为。
38 /  95





释  学  诚:是否完全依师
比丘尼甲:完全依师
释  学  诚:抚摸你手
释  学  诚:为什么这样难
释  学  诚:顾虑,执着,内心中种种束缚……
释  学  诚:依师不是口号,信不过随你自己了
比丘尼甲:好吧师父,弟子豁出去了:愿意。
释  学  诚:抚摸你脸
释  学  诚:为什么犹猭
比丘尼甲:因为推想您会这样一直问下去……
释  学  诚:身心完全依师就是了
释  学  诚:对师而已
释  学  诚:如果不愿意,随你了
比丘尼甲:师父,请问这跟传说中的藏传佛教的“双人密修”有何不
同?弟子也是孤陋寡闻,知其一不知其二了。
释  学  诚:如果一心依师,什么问题就没有了
比丘尼甲:接受不了。
释  学  诚:那就随你了
释  学  诚:一下子豁出去,一下子接受不了。
释  学  诚:无有常定,女众习气。
释  学  诚:是否身心完全依师
比丘尼甲: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释  学  诚:随你去吧
释  学  诚:太不具足弟子相了
释  学  诚:信息清空
比丘尼甲:清空了,随发随删的。
39 /  95





释  学  诚:再问你,是否身心完全依师
释  学  诚:你太顽固了
比丘尼甲:师父有那么多重要的事,为何在弟子一个人身上花这么多
时间呢?
释  学  诚:如果愿意完全依师,就保持联系,否则就随你自己了
释  学  诚:为什么不回复
比丘尼甲:不知道怎么回复。
释  学  诚:那就随你了
释  学  诚:今后不联系了
释  学  诚:收发信息即清空
比丘尼甲:好的,清空了。
释  学  诚:身心愿意完全依师吗
释  学  诚:清空
比丘尼甲:师父,弟子一直理解的身心依师,跟您说的层次不一样。
――您会说我是太自以为是吧。但这并不代表着弟子不愿好好学。
释  学  诚:完全听话
释  学  诚:你不够坦诚
比丘尼甲:师父,您对弟子的调教,对弟子来说,一切都来得太超乎
想象而且突然了。
释  学  诚:愿意接受吗
释  学  诚:愿意接受吗
释  学  诚:休息去吧
释  学  诚:收发信息即清空
比丘尼甲:本来弟子以为自己是愿意接受调教的,但经过交流后,弟
子发现还不能接受摸手摸脸这一级别的调教。
释  学  诚:清空,手机交乙
40 /  95





比丘尼甲:好的
释  学  诚:今后不要联系了
释  学  诚:愿意完全依师吗
比丘尼甲:愿意。
释  学  诚:抚摸你脸
比丘尼甲:好吧。
释  学  诚:愿意吗
比丘尼甲:愿意
释  学  诚:为什么
比丘尼甲:因为如果不愿意您就不理弟子了。
释  学  诚:抚摸你乳房
释  学  诚:直接回答
比丘尼甲:如果是真的,没法愿意。
释  学  诚:完全依师
比丘尼甲:现在的感觉很痛苦。
释  学  诚:离师无法
比丘尼甲:那为什么您跟弟子讲这些跟在其它地方看到的,那么不一
样。
比丘尼甲:不能想象是同一个人。
释  学  诚:那随你了
比丘尼甲:不要啊,师父。
释  学  诚:身心依师吗
比丘尼甲:依师。
释  学  诚:抚摸你乳房
释  学  诚:即回答
释  学  诚:好了,清空吧
41 /  95





释  学  诚:休息吧
释  学  诚:?
比丘尼甲:不敢说话了。
释  学  诚:抚摸你乳房,愿意吗
释  学  诚:你太无聊了
比丘尼甲:对不起师父,弟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释  学  诚:抚摸你乳房,愿意吗
比丘尼甲:不愿意
比丘尼甲:不可以
释  学  诚:抚摸你乳房,愿意吗
比丘尼甲:为什么?
释  学  诚:不二
比丘尼甲:不愿意。
释  学  诚:那明天开始不联系了
比丘尼甲:弟子会为此感到害怕和痛苦的。
释  学  诚:一心完全依师
比丘尼甲:哦
释  学  诚:抚摸你乳房,愿意吗
比丘尼甲:愿意
释  学  诚:嗯,亲爱的
释  学  诚:拥抱你,愿意吗
比丘尼甲:愿意
释  学  诚:此时此刻,你内心什么感觉
比丘尼甲:说不清楚。在持观音菩萨名号。
释  学  诚:性交呢
比丘尼甲:不能。
42 /  95





释  学  诚:可以
释  学  诚:抚摸你乳房,愿意吗
比丘尼甲:愿意
释  学  诚:性交呢
比丘尼甲:不能。
释  学  诚:突破这关
释  学  诚:性交呢
比丘尼甲:没办法突破了
释  学  诚:呵呵
释  学  诚:收发信息清空
比丘尼甲:清空了。
释  学  诚:不理你了
比丘尼甲:确实没法突破了。弟子认了。
释  学  诚:吻你
(二)短信记录  2
13905941244  136****2212   2018/1/6  19:37:24  
释  学  诚:你是谁的
比丘尼乙:是师父的
释  学  诚:喜欢拥抱吗
比丘尼乙:师父,为什么要问这一类的问题,不怕我会有阴影吗
释  学  诚:不二
比丘尼乙:喜欢
释  学  诚:愿意吗
比丘尼乙:愿意
43 /  95





释  学  诚:愿意脱光见我吗
比丘尼乙:弟子是不是不应该有种种的挣扎,而是绝对的顺从呢
释  学  诚:完全依师
比丘尼乙:愿意
释  学  诚:性交
比丘尼乙:愿意
释  学  诚:为什么
比丘尼乙:因为这是师父想要的答案
释  学  诚:实际上,愿意吗
比丘尼乙:不愿意
释  学  诚:呵呵
释  学  诚:依师不是口号
比丘尼乙:那如何做到放下自我呢,尽管那是比信仰都还坚固的思想
释  学  诚:师徒不二
比丘尼乙:所以如果弟子肯放下,就不会感到很有罪恶感或者人格分
裂是吗
释  学  诚:一体
比丘尼乙:师父,感觉您在数数的帮助我们串习依师,那依师到底有
多重要呢
释  学  诚:身语意三业随善知识意乐转,听说过吗
比丘尼乙:听说过,当体会不到那种境界  
释  学  诚:愿意吗
比丘尼乙:愿意   
释  学  诚:什么感觉
比丘尼乙:放下自己,完全的相信师父,跟着师父走
释  学  诚:就你自己知道,勿告诉第二人
44 /  95





比丘尼乙:收到!
释  学  诚:你最喜欢我什么部位
比丘尼乙:都喜欢
释  学  诚:口交喜欢吗      
比丘尼乙:喜欢
释  学  诚:此时此刻什么感觉
比丘尼乙:完全无底线
释  学  诚:什么看我
比丘尼乙:虽然弟子理解不了,这样就可以让自己得到突破或者怎样,
但是弟子相信师父!     
释  学  诚:愿意做吗
比丘尼乙:愿意
释  学  诚:喜欢吗
比丘尼乙:喜欢
……
释  学  诚:收发信息清空
二、令比丘尼编写不净行短文
释学诚给淫欲包装上佛法的外壳,使淫欲合理化,极大程度地降低
出家女弟子的戒备和防御,轻易诱导女弟子就犯。
(一)短信记录  3
13651027795  150****1170  2018/1/9  20:47:23  
释  学  诚:还挺老实的,对我什么都说  
比丘尼丙:嗯 弟子也這麽覺得。不過弟子最害怕的是自己對師父觀過。
45 /  95





释  学  诚:绝不可以
比丘尼丙:恩弟子還需要好好修依師法  
释  学  诚:佛像是佛吗
比丘尼丙:不是
释  学  诚:对师父要修信念恩
比丘尼丙:感恩師父這麽忙還關心弟子,弟子不爭氣
释  学  诚:师父是唯一  
比丘尼丙:弟子魯鈍,弟子只能一點點去做,弟子祈求師父加持早登
信位不退轉地
释  学  诚:来,发八百字做爱的过程  
比丘尼丙:好的
……
比丘尼丙:師父,弟子挺喜歡抱住您,然後親吻您。......弟子能感到師
父的呼吸漸漸變得急促,大手從衣領探進弟子的胸膛,觸碰到弟子的
乳房,用手覆蓋著它,開始揉捏起來。......師父凝視著弟子,眼光深邃
難懂,弟子在一陣眩暈中似乎能看到師父眼中幽微閃動的火焰。師父
就那樣深深、深深的看著弟子。弟子試圖抱住師父的頭,想夠著師父
的嘴唇。似乎其他的一切都毫不重要,整個世界只有師父和弟子,我
們最隱秘的部位緊緊地連接在一起。  
释  学  诚:什么感觉
比丘尼丙:开始有點浮躁,難編。後來似乎有點吸引的感覺,但是沒
法很深入,最後反而變成一種靜靜的愛與深情
释  学  诚:下体潮湿吗
比丘尼丙:似乎有一點,不明顯
释  学  诚:你看看是不是身體很誠實阿起心動念都會反應出來  
比丘尼丙:濕了師父  
46 /  95





释  学  诚:多吗
比丘尼丙:不多師父那怎麼才能不濕阿
释  学  诚:哈哈
比丘尼丙:那師父,弟子要加班了  
释  学  诚:加什么班
比丘尼丙:幫**弄申請的論文,文書
释  学  诚:好  
比丘尼丙:感恩師父頂禮
三、令比丘尼观想与比丘做不净行
在精舍及国外学习的出家女弟子,离开了僧团的大环境,身边只
有一两位同伴,大部分都面临环境闭塞、语言交流不畅、学习压力大
以及东西方文化差异等十分现实的困难。释学诚教导出家女弟子经常
观想与师长行淫欲的方法,引发其原本受到戒律摄持的性欲望,使师
长成为出家女弟子在信仰和情感上的唯一依靠。
(一)短信记录  4
139****4017  13905941244  2018/1/23  6:07:45  
比丘尼丁:X  高校博士目前是弟子最重要的事情。……弟子很想从心
里真正回归恢复信心,也至诚祈求师父摄授帮助,因为一切都是师父
给予的。除非师父真的是早就不要我了。如果师父不要我了,一切就
都没有意义了……祈求师父慈悲怜悯!我现在晚上睡觉都不想穿衣服。
师父让我想象过多少次跟师父一起睡的场景,现在已经成为习惯……
感恩顶礼师父。  
47 /  95





四、疑似与比丘尼做不净行
分析男女性话题短信,其主要目的在于实现对女弟子的精神控制,
但推测也有可能由此附带产生了实质的性行为。
(一)短信记录  5
139****4017  13905941244  2018/1/7  16:18:22  
比丘尼丁:师父,我今天很生气,一点儿不想跟  **法师说话了……因
为我发现,您也根本不会在乎我的感受,根本不关心我,不把我当自
己人。利用我把比丘尼戊带到您的床上,然后亲自教她怎么申请 X  高
校。让我们俩分开行动,而且不让我回极乐寺,一时没有利用价值了
就放到一边去,甚至还想杀人灭口。
48 /  95





附件三  汉地佛教大德认为男女双修法不符佛法
目录
一、唐朝道宣律师、宋朝元照律师:正确解读“淫欲是道” ...............50
二、民国太虚大师:男女双修法只能成就欲界的天身 .............................50
三、近代虚云老和尚:不承认西藏密宗是佛教的一支 .............................51
四、民国印光大师:劝人不要学密..................................................................53
五、民国弘一法师:所推崇的是唐密,而不是藏密 ..................................54
六、近代印顺导师:密教双身法是古印度佛教灭亡的原因....................55
七、近代宣化上人:男女双修法是迷魂阵 ....................................................56
八、当代圣严法师:喇嘛教所继承的印度密教来自印度教的性力派 ..57
九、当代体光老和尚:应以《楞严经》辨别“男女双修”....................59
49 /  95





一、唐朝道宣律师、宋朝元照律师:正确解读“淫欲是道”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释僧网篇》(唐道宣律师撰钞,宋元照
律师撰记)云:“【钞】今学大乘语人,心未涉道,行违大小二乘,
口说’无罪无忏,淫欲是道’,身亦行恶,随己即是,违己为非,并
合此治。【记】罪福性空,出《普贤行法》;淫欲是道,出《无行
经》。乃大乘之通说,非止一经。为显业相皆如幻故,复示业性不可
得故,复示染净同一源故,复示诸法唯一心故,复令众生于诸恶中得
解脱故。非谓使汝作不净行。今身为恶,傍倚此语,用饰己非,取适
愚情,实乖圣意。即《楞严》云:先断淫心,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一
决定清净明诲;若不断淫,修禅定者,如蒸砂石,欲其成饭;经百千
劫,终名热砂等。又《梵网经》云:菩萨应生孝顺心,救度一切众生,
净法与人;而反更起一切人淫,乃至无慈悲心,是菩萨波罗夷罪。汝
谓《楞严》、《梵网》是大乘乎?若专彼语,此复云何!悲夫悲夫!”
二、民国太虚大师:男女双修法只能成就欲界的天身
太虚大师在《即人成佛的真现实论》如是评点密宗的即身成佛:
“佛寂一千年后,入像法期,乃由龙智等兴行密教,旨在修神仙咒术
行,成欲界天色身──双身从盻、笑、握、抱、合,即示欲界他化自
在至忉利,由上而下之五天次第,以最下之合为无上瑜伽法,依所得
天色身之等流果成就佛身,故特重即身成佛。设非菩提心、般若慧,
则失其为成佛之方便,故尤以发大乘菩提心、修大乘般若慧为要义。
换言之,亦即再依‘天色身’为圆成大乘行果之基据也。”
太虚大师如是评点归纳密宗的即身成佛理论,并不表示太虚大师
认同这个理论。在这一段里面,太虚大师明确地说,密宗修的是外道
法,“乃由龙智等兴行密教,旨在修神仙咒术行,成欲界天色身”!
50 /  95





密宗的上师弟子,欲以这种以最下之合为无上瑜伽法,配以修神仙咒
术行,成就欲界天色身。
“最下之合”就是欲界最粗重的烦恼——淫欲,即是密宗的上师
弟子所修的男女双修之无上瑜伽!故借助淫欲这种最下之合,附以气
脉、拙火、明点的修证只能成就欲界的天身。
三、近代虚云老和尚:不承认西藏密宗是佛教的一支
《虚云和尚年谱·49  岁》中记载虚云老和尚在西藏亲眼所见藏密
门派林立、不禁食肉的混乱现象:“(虚云老和尚)由川入藏,行及
一年。日出而行,日入而息,登山涉水,每数日不遇一人。鸟兽异于
中原,风俗堪称殊异。僧伽(西藏喇嘛)不守戒律,多食牛羊;(喇
嘛的)道服划分红黄,各立门户。忆及祇园会时,不知涕之何从也?”
由此可见,虚云老和尚认为喇嘛教不是佛陀当年“祇园会时”所说的
法,故老和尚伤心的“不知涕之何从也”!
虚云老和尚于民国三十二年在重庆慈云寺如是开示:“近年密教
(西藏密宗),在中国风行一时,以为特长处,能发种种神通变化。
可是闲时不烧香,急时抱佛脚,是不成的。虚云化食人间,中外地方,
差不多都到过,我是凡夫,没有神通,不会变化,所以不敢吃肉,亦
不敢过分用度。一般不明佛法者,未忘名利,求通求变,存此妄想,
非邪即魔。须知佛法是在自己心内,不可心外取法。神通属用功之过
程,岂可立心希求?有此用心,岂能契无住真理?此类人们,佛谓之
可怜悯者。”
“最后讲一段故事你们听听,清代康熙帝时,元通和尚主持西域
寺,一日有黄衣僧来(西藏喇嘛),帝甚崇之,命师招待,师云:
“彼非僧亦非人,是一青蛙精,但神通广大。”时适久旱,帝乃命其
51 /  95





求雨,雨果降,帝敬之愈甚。元通和尚曰:‘可将雨水取来,是青蛙
尿耳。’试之果然,邪正乃分。故楞严经五十种阴魔,均须识取,不
然被其所转,走入魔道了,请大众留心。”
“我看见很多的人,吃素半世,学密宗(喇嘛教)即吃肉,实可
悲痛,完全与慈悲心违背。孟子都说:‘闻其声,不忍食其肉。’何
况为佛弟子也?取他性命,悦我心意,贪一时之口福,造无边之罪恶,
何取?何舍?何轻?何重?每见出家释子吃肉的也不少,我的嘴不好,
叫我讲,我就无话不说,望大家共勉之。”
《虚云和尚年谱 114 岁》记载,1952  年,虚云老和尚在上海玉佛
寺,举办禅七时候,对于佛教各个宗派的开示:“(禅宗达磨祖师)
传来东土,是为第一祖。自此传至五祖,大开心灯……如念佛一法,
亦由马鸣龙树之所赞扬。……密宗一法,经(唐代)一行禅师发扬之
后,传入日本,我国即无相继之人。慈恩宗是玄奘法师兴起,不久亦
绝。独以宗门下源远流长,天神归依。”
故虚云老和尚于 1952年在他  114岁的时候,评点佛教各个宗派的
时候,并不承认西藏密宗是佛教的一支。尽管 1952年时,西藏已经和
平解放,西藏密宗的领袖——达赖喇嘛十四世仍然在执掌西藏的政教
大权,许多的藏密的“活佛”“法王”也还在大力的弘扬藏密。显然,
虚云老和尚并没有将西藏密宗当成佛教的一支,不然万万不会说出
“密宗一法,经一行禅师发扬之后,传入日本,我国即无相继之人”
的话来。
52 /  95





四、民国印光大师:劝人不要学密
民国的宗元居士念佛之余又学密宗,故印光大师写信劝其专注念
佛一门,“闲邪存诚”,不要学习密宗。以下是《印光大师致龚宗元
居士书》中流露出印光大师对于密宗的态度:
“宗元居士鉴:吾人从往劫来,固有种善根之时,但以未遇仗佛
力即生了脱之法门,故致仍然在六道轮回中,不能自出也。汝之幼时,
随母信佛,乃是天性,及后饱服韩欧之毒,则其恶习也。……而密宗
语气甚大,危险之极。汝且专注于信愿念佛一门,而辅之以敦伦尽分,
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以此自行,复以化他,则可决定住
生矣!……印光谨复。一九三一年六月二十日。”
《印光大师永思集之怆辞》中《追念印光大师》一文,由袁希濂
所著。袁希濂,近代上海宝山人,创办“城南文社”,与弘一法师至
交。以下是袁希濂在《追念印光大师》一文中记载的印光大师对于密
宗的态度:
“余(袁希濂)在五十二岁时,绝对不信佛法,是年秋,得《安
士全书》而读之,始知佛法之圆融,佛力之宏大,于是稍稍念
佛。……是年腊月二十日起,余从余之根本上师持松阿阇黎,学习密
宗十八道加行暨十八道正行,以及施食灵供等法,至翌年二月初八日
圆满。复至(印光)师处,师已知之,谓:‘密宗易得神通,易着魔
障,汝其慎之,如能舍弃密宗,专持净土,则尤妙也’云云。嗣后每
见一次,必问:‘汝仍修密法乎?慎之慎之!’……余时往顶礼,师
必殷殷慰问,并云‘闻汝虽为律师,尚能劝人息讼,甚好甚好。以汝
不贪不瞋,故学密而不上魔也,然汝仍须慎之,切勿劝人学密’云
云。”
53 /  95





印光大师不仅劝人不要学密,而且印光大师自己也曾呵斥、冷遇
过西藏的大喇嘛,如民国佛教大德虚云老和尚的弟子——体光老和尚,
曾在开示录中对弟子披露这样的一件事:
“印光法师在世,那时候蒋介石他跟西藏也讲团结,达赖想到中
国访问这几个高僧。那时候印光法师还在普陀山闭关,他是个很著名
的、了不起的善知识。达赖喇嘛想见见他,蒋介石(派人)陪同到普
陀山,见印光法师。这达赖喇嘛、印光法师一见面,印光法师就问他:
‘你吃肉吗?’这达赖当然他吃肉啊,那印光法师对《楞严经》看的
极熟啊,象《梵网经》:‘夫食肉者,断大悲种子,非沙门,非释
子!’这印光法师就提出来:‘你吃肉,你不是佛教徒。’就不跟他
说话。这蒋介石(的下属也)没办法,就把他带走了。(文中的达赖
喇嘛疑为班禅或诺那“活佛”)”(详见《体光老和尚开示录·四》)
五、民国弘一法师:所推崇的是唐密,而不是藏密
弘一法师是民国期间的名僧,他曾在《佛法宗派大概》一书中如
是评点密宗:“密宗,又名真言宗。唐玄宗时,由印度善无畏三藏金
刚智三藏先后传入此土。斯宗以大日经、金刚顶经、苏悉地经三部为
正所依。元后即衰,近年再兴,甚盛。在大乘各宗中,此宗之教法最
为高深,修持最为真切。常人未尝穷研,辄轻肆毁谤,至堪痛叹。余
于十数年前,唯阅密宗仪轨,亦尝轻致疑议。以后阅大日经疏,乃知
密宗教义之高深,因痛自忏悔。愿诸君不可先阅仪轨,应先习经教,
则可无诸疑惑矣。”
可见弘一法师,对密宗的态度,是先贬后褒的。这是西藏密宗的
上师、弟子,最值得“夸耀”的事。
54 /  95





须知,弘一法师所推崇的是唐代由印度善无畏、金刚智等人传入
唐朝的唐密,而不是藏密。
六、近代印顺导师:密教双身法是古印度佛教灭亡的原因
印顺法师,参与对西藏密宗的重要论著——《密宗道次第广论》
的翻译工作,为全文作整体润色。他在《北印度之教难》一文中,批
评整体西藏密教的研究结论却是可取的:“如罽宾(古印度国名)比
丘的作风,却是西藏喇嘛式的,把此男女情欲神秘化,把它作为修行
佛法看的。他们公然的拿佛法做淫乱的媒介,掩护他们的罪行,竟然
向女人要求:‘彼应与我’,要女人将身体贡献给他们,因为这是
‘如来咐嘱汝’。他们伪造佛说,以为佛要女人将身体供养他们。女
人在信仰佛教的热情下,听说这是佛说的,这是无边功德的大供养,
又是顶好的佛法,于是乎上当了。‘如己家无异’,即是俨同夫妻。
‘我住于此十年勤求,犹尚不能得是诸法:如汝今者,于一夜中已得
是法’。这是什么?这就是七世纪以后,印度佛教公开而冠冕堂皇的
无上瑜伽——双身法、欢喜法。从前,元顺帝的太子,起初对于顺帝
在宫中,男女裸居的实行演揲儿法——秘密的双身法,不以为然。顺
帝劝他,‘秘密佛法可以益寿’,于是派西番僧教他。太子试验一番
说:‘李先生教我读儒书,许多时,我不省书中何意。西番僧教我佛
经,我一夕便晓’(原注:见《元权衡庚申外史下》)。这一夕便晓
的秘密佛法,即是‘如汝今者于一夜中已得是法’。这种男女交合的
欢喜法——近于中国道家的御女术,以运气摄精为核心,当然还加上
几多仪式与多少‘高妙’的佛学。在密宗,不但男人要经老师的秘传,
女的被称为明妃,也得施以训练。这样后期佛教泛滥不堪的欢喜法,
佛教中早已存在,此经(《大威德陀罗尼经》)即一明显的证据。”
55 /  95





印顺法师又言:“此种男女交合的秘术,早在佛教僧侣中秘密传
授。本来,性欲与生俱来,为一般人极平常的事实。然自古以来,即
有神秘崇拜的,与神教相结合。佛教本为厌离尘欲而出家者,等到佛
教普遍的传开,没有厌离出世心的(人)滥入僧团,变态的性心理,
不期而然的促使与外道固有的性欲崇拜相结合,构成此一夜便学会的
佛法。然起初,在佛教僧团是不能公开的,被呵责的,驱逐的;即在
大乘流行的时代,也还如此。如《大威德陀罗尼经》,即对此痛恨说:
‘此是因缘,灭正法教’。日本的密宗,还在攻讦立川派为左道。这
(双身法)要到七世纪后,才慢慢的后来居上,冠冕堂皇的自以为佛
教的最高法门。罽宾佛法的被灭,隐着这一段史实。罽宾史说:佛教
行者以魔术诱拐王妃,即是这样的魔术,这样的诱拐;潜入王宫也是
为了此事。他们并不自以为淫乱,还自以为修证受用呢?罽宾佛教,
一度断送在这般人身上。”
七、近代宣化上人:男女双修法是迷魂阵
下文摘自《宣化上人开示录·三》。
“在佛教界里,本想脱轮回,但一不小心,很容易掉入迷魂阵。
若不善用择法眼,被邪知邪见所蛊惑,而做出不可告人的事情。譬如,
本来想离苦得乐,可是却一失足而钻到地狱门头去,还有更坏的事情,
就是密宗里教人的双修法,说念什么密咒,男女互修‘欢喜禅’,无
以上之啦!不但能解决欲念,又能即身成佛。成佛哪有那么容易!既
不断淫,又可成佛,那是绝不可能的事,天下间无此道理。今人多数
贪侥幸、贪捷径,一听到什么玄妙法,就被迷惑而陷入魔网,到死时,
还是密!密!密!密到地狱里去了!”。
56 /  95





八、当代圣严法师:喇嘛教所继承的印度密教来自印度教的性力派
以下引文摘自圣严法师著《印度佛教史》之“第十二章——从密
教盛行到近代佛教”。
“(印度密教的)法统:……根据密教的传说,密教是由大日如
来,传金刚萨,金刚萨成为付授密法的第二祖。释尊灭后八百年,有
龙树(龙猛)出世,开南天铁塔而亲向金刚萨面受密乘,为第三祖。
龙树传其弟子龙智,为第四祖。再过数百年,龙智七百岁,传付第五
祖金刚智。金刚智便是唐玄宗开元年间来华的开元三大士之一。然经
历史的考证,由龙树开南天铁塔,是密教学者附会龙树入龙宫得大乘
方等深奥经典的传说,托古自重。……”
“左道密教:所谓左道密教,是对以《大日经》为主的纯密或右
道密教而言。……此在《诸部要目》中说:“佛部,无能胜菩萨以为
明妃;莲华部,多罗菩萨以为明妃;金刚部,孙那利菩萨以为明妃。”
为了表征悲智相应,部主均有女尊为偶,修法者付之实际,便是行的
男女双身的大乐。后来,遂以金刚上师为父,以上师之偶及一切修密
法的女性为空行母,竟至将上师修双身法而遗的男精女血为甘露、为
菩提心。佛教本以淫欲为障道法,密教的最上乘却以淫行为修道法。
由中国而传到日本的密教,仅及于金刚界及胎藏界的纯密,未见到最
后的无上瑜伽之行法,所以日本学者称它为左道密教。正由于两身相
交的行法之开演,接着就出现了多种象征的名词。以男子生殖器称为
金刚杵,以女子生殖器称为莲华;以性交称为入定,以所出之男精女
血称为赤白二菩提心;以将要出精而又使之持久不出时所生之乐为大
乐、妙乐。对于男性的修持者而言,女性的生殖器实在就是一个修持
无上瑜伽法门的道场;藉此道场的修持,可得悉地;因此,便称女子
的阴道为“婆伽曼陀罗。……初传密教至西藏的莲华生,他与寂护之
妹结婚,乃是无上瑜伽的实际派,也即是红教喇嘛的先驱。但是,切
57 /  95





勿以为此等修法即是纵欲,或是淫猥。其末流之辈,自不免藉修法之
名而享淫乐之实;初期的此派学者,却不是荒唐的淫乱之徒,他们既
视此为最高的神圣,且亦有种种的仪轨限制。不过,此法原非出于佛
教,并由于此法之实行而伤害了佛教的慧命。……”
“大乐思想的源流:左道密教的大乐思想,是出于《金刚顶
经》……此一思想的根源,它是来自印度教的性力派。根据日本崎正
治的介绍,印度教的湿婆派之分支,由对于湿婆神之威力崇拜而引出
生殖力崇拜及女神崇拜。湿婆的威力之中,有男女的生殖之力,生殖
则由其妻担任,故而生起崇拜湿婆之妻的一派,这便是女神的性力崇
拜。对于湿婆崇拜的右道派而言,于此女神的性力崇拜,便称为左道
派。……”
“佛教的灭亡:当然,原始的先民,以男女生殖之事,演为宗教
的信仰,我们不应抨击其为愚蠢,如果今人而仍奉行原始先民的信仰,
那就愚不可及了。密教,也确有许多优点。真言密咒及瑜伽行法,也
确有相当的效验;纵然是双身法及房中术等,也多少有些生理学上的
根据。近代的中国密教学者,大多也对道教的方术深感兴趣,原因即
在于它们之间,确有相通之处。但以佛教的本质而言,唯有理解并实
践四谛法,才能达成真解脱的目的;唯有实践戒定慧三无漏学及四摄
六度,才是真正的成佛之道。若藉佛法之名而行外道之实,佛教岂能
不亡!……从上可知,佛教之在印度灭亡,有两大因素:一是佛教自
身为了迎合印度的外道,结果也变成了与外道合流而使自己融入于印
度教中。二是回教军队的屡次入侵与彻底摧毁,而使佛教没有了容身
之地。”
58 /  95





九、当代体光老和尚:应以《楞严经》辨别“男女双修”
体光老和尚是虚云大师所器重的弟子,十四岁便觉悟人生无常而
决意出家,二十余岁前往云居山,此后常年追随虚云老和尚习定参禅。
云门事变之后,体光老和尚离开云门时候,虚云老和尚题偈一首,密
付体光老和尚,偈子曰:
“这个阿师迥不同,灰头土脸遍刹尘,
镬汤炉炭常游戏,披毛带角随转轮,
臭气熏天人难近,三界内外觅无踪,
若问行年经何许,非色非空非古今。”
文革时期,体光老和尚坚决不脱僧衣,一床被在云居山山下住了
十几年。文革后,主持青原道场,身体力行,领众熏修,持戒坐禅,
日无虚度,使得青原山在数年之间,名声鹊起,宗风远播。体光老和
尚八十高龄,跏趺入灭,端居七日,面貌鲜泽,弟子将其装缸供奉于
七祖塔旁。体光老和尚对于西藏密宗的态度散见他的弟子收集整理的
《体光老和尚开示录》一书中,下文引自《体光老和尚开示录•三十
九》。
“我们佛教徒要有个正知正见,你们年青人多看看《楞严经》,
现在他们提出来《楞严经》不是佛说,你看这胡闹不胡闹,说《华严
经》也不是佛说,他为什么这个样子呢?因为他也看经,那《楞严经》
上说,任你多智禅定现前,你会坐禅,你会入定,若不持戒,你还是
个魔王!他这样搞一下,那样搞一下,他怕别人看了《楞严经》说他
不对,他就提出来《楞严经》是假的,有些特别是学密宗,弄个年青
的女子在一起,说是双身法,成佛快。……在什么地方,在什么场合,
你的功夫都不会忘,你都在那里用功,这才算个用功人,你搞两天不
搞了,有些到佛学院里住几天,到喇嘛那里弄几天,这云居山还不少
啊,那里是吃肉的,那西藏的喇嘛,他们天天吃肉。……这云居山到
59 /  95





五明佛学院去了一些人,今年过了年从五明来的这个人他是高旻寺的,
他来要跟我谈谈,我说没有什么可谈,他说五明佛学院那里现在有三
百多个等觉菩萨,这个是说瞎话的!等觉菩萨是什么?等觉菩萨就是
一生补处,弥勒菩萨就是等觉菩萨,等觉菩萨能现八相成佛,你看这
不是胡闹吗!这不是吹的吗?吹这个干什么,拉拢人!我们可不搞这
个。催板!”
《楞严经》是佛教的一部极为重要的经典,在《法灭尽经》上说:
末法时代,《楞严经》先灭,其余的经典跟着就灭了。《楞严经》卷
九中预言在末法时代有十种阴魔唱说男女淫行为修道乃至为无上道,
淫淫相传。摘录如下: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
根本,穷览物化性之终始,精爽其心,贪求辨析。尔时天魔,候得其
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先不觉知魔着,亦言自得无上涅槃,
来彼求元善男子处,敷座说法。身有威神,摧伏求者,令其座下,虽
未闻法,自然心伏。是诸人等,将佛涅槃、菩提法身,即是现前我肉
身上,父父子子递代相生,即是法身常住不绝。都指现在即为佛国,
无别净居及金色相。其人信受,亡失先心,身命归依,得未曾有。是
等愚迷,惑为菩萨,推究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口中好言,眼
耳鼻舌皆为净土,男女二根即是菩提涅槃真处。彼无知者,信是秽言。
此名蛊毒、魇胜恶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
弟子与师俱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阿难当知,是十种魔,于末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
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觉。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先恶魔
师与魔弟子,淫淫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逾百世,
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必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
60 /  95





附件四  比丘尼释贤甲(化名)与释学诚短信互动始末
目录
一、我出家、剃度、受戒的情况简介 .............................................................62
二、我被派到位于北京的“日新精舍” .........................................................63
三、师父开始给我和贤乙(化名)发短信 ....................................................65
四、师父的淫秽短信对我造成精神摧毁的详情...........................................67
61 /  95





我是一名比丘尼,法名叫贤甲,1984年生于广西,2016年    3月在
福建仙游极乐寺(下文简称“极乐寺”)剃度出家。我写这份文字材
料的缘由是:我从 2017年  12月底至   2017年  2月初,受到我的剃度师
父(也是依止学佛的师父)——现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释学诚,多次
对我发出淫秽短信,我因此决定不再追随释学诚修行,于是逃离了系
统的控制。我虽然人身自由了,但因为担心释学诚把我灭口,对生命
安全还是非常担忧,故将所遇到的情况做一详细说明,万一自己真的
发生不测,这可以成为留存世间的证据。
一、我出家、剃度、受戒的情况简介
2014年  4月  25日,我到位于北京西郊凤凰岭的龙泉寺(下文简称
“龙泉寺”)做常住义工。
2015 年 10 月 2  日,我被龙泉寺派往极乐寺,成为净人,准备出
家。(极乐寺相当于龙泉寺的下院,在龙泉寺做义工并发心出家的女
众,如果符合条件,很多都被派往极乐寺出家。)
2016年  3月  16日,我在极乐寺剃度,成为了沙弥尼。剃度师是我
们称之为师父的释学诚(下文统一简称“师父”),因为佛教中的规
矩,男众不能直接给女众剃度,所以是请温州太平寺住持万如法师做
代刀和尚。万如法师本来打算在我们剃度之后,要给我们授沙弥尼戒,
但后来可能是极乐寺这边跟她沟通不用授戒,最后就没有授。所以我
们只是剃了头、着僧衣,而没有受沙弥尼戒。
2016年  9月   27日,极乐寺安排我所在的班级一行   78人(都是没
有受过沙弥尼戒的“形同沙弥尼”)去往福建甘棠种德禅寺受三坛大
戒。当时并不懂得,律典中有要求,尼众受大戒之前必须要先受两年
的“式叉摩那法”。在极乐寺安排的戒前教育课中,授课讲师跟我们
62 /  95





交待过,到戒场后,戒师很有可能会讲受“式叉摩那法”的事情,大
家不用在意,没有受式叉摩那法也可以受戒。她说重点是把握戒律的
精神,实际上道场对我们的教育已经符合式叉摩那法的条件了,还说
师父是弘戒的大德,不会害我们的。(到目前为止,极乐寺所有出家
尼众剃度后都没有受过沙弥尼戒,没有受过两年“式叉摩那法”。)
受戒之前申报受戒材料,是由僧团里少数的几个人集中办的,没
有一位同学亲手填写过那份本来是属于自己的受戒申请表。我被安排
为帮忙填写表格的人员之一,在配合工作的过程当中发现,那些来到
极乐寺还不足两年的同学的年限,都被修改过了,都变成年限达到两
年。有些大学一毕业就来出家的同学,在履历的一栏里,连读大学的
经历也不让写上去,因为这样就很明显看到她不可能有至少两年的出
家年限。极乐寺帮我们整体填完受戒申请表,就让我们每个人在最后
一页签上字,并交待说前面的填写内容不要去翻看。所有这些表格,
当家师全部经手过。
2016年  10月  16日,我们登坛受戒。2016年   10月底,我回到极乐
寺,直到 2017年  12月底被派去精舍,期间一直在极乐寺。
二、我被派到位于北京的“日新精舍”
2017年   12月  21日,我突然得到当家师的通知:极乐寺安排我和
另一位比丘尼贤乙(化名)去北京学习某语,为后续的某国弘法做准
备。并被告知,我和贤乙从仙游去北京的高铁车票已经买好了,12  月
25  日早上出发,傍晚到。当家师交待了有关某国弘法事务的安排,说
计划是让我们在北京学  3  个月某语,尽快申请到某国签证,然后去某
国读语言预科,接着读硕士。她说这样的安排,一是为了语言过关,
二是为了积攒年限以申请在某国的永久居住权。她给我们看了一份某
63 /  95





国弘法的方案,方案中还讲到,我们以后还要与龙泉寺的国际弘法中
心签订合同。当家师让我们把春夏秋冬的衣服全部带上,个人的物品
能带走的全部带走,不能带的全部交还常住库房,不留个人物品,因
为我们可能会直接从北京去某国,不会再回极乐寺。
最近几年,龙泉寺体系的国际弘法事业开展得如火如荼。而僧团
安排出国的人员,主要从极乐寺尼众中调配,尼众主要是去欧美国家,
另外还有我国的香港、台湾地区。这些尼众,有些是去国外的道场开
展弘法事务,有些是去读书。她们有相当一部分人,会先安排外语学
习,然后才出去。而这些要学外语的尼众,通常是安排到几个龙泉寺
下设的精舍进行密集学习(据我所知,北京有“日新精舍”“日善精
舍”,上海有“月善精舍”)。这一次,我和贤乙被安排去的是北京
“日新精舍”。这个精舍的位置在北京市某区某街道某路某号院某城
某号楼某单元某号房,其前身是极乐寺的某法师出家前供养僧团的房
子。我的推断,日新精舍可能从 2014年年底开始运作。目前我所了解
到的,极乐寺的近二十位法师先后到过这里。到过这里的贤丙法师,
后来在 2017年  2月份前后出现较严重的精神失常;贤丁法师,后来在
2017 年 7  月份前后,出现较重的精神抑郁。这两人的情况,后文再详
述。在 2016年三月份前后,贤丙法师精神还正常,是我的班导。
在极乐寺僧团里,除非职务需要,个人是不允许拿手机的。如果
要外出办事,一般最少会安排两人一起外出,这样就是两人或多人共
用一部手机。当家师让我们去领一部手机,让我和贤乙两人共用,并
且让我拿手机,以避免年龄尚小的贤乙贪玩手机而耽误正事。我领了
手机和卡,号码是 1368****212。
贤乙是 1994年生人,河北某地人。2015年从北京某院校毕业,毕
业前就已在龙泉寺做常住义工了,一直做到 2016年三月份左右,然后
就到极乐寺了。她大约是  2016 年下半年剃度的,2017 年  4  月份受大
64 /  95





戒。我和贤乙在 12 月 25  日早上,一起从仙游火车站乘坐高铁,于当
日傍晚 6点  18分左右抵达北京南站。长期护持精舍运作的龙泉寺义工
齐居士与陈居士开车到车站,接我们到日新精舍。齐居士告诉我们说,
某法师(现在是师父的侍者,同时也是龙泉寺体系国际弘法事务的负
责人之一)让她第二天就带我们去某语学校报名,学校是指定好的某
学院。我和贤乙都觉得很吃惊,感觉怎么这么急,我们今天晚上才到,
明天就要去报名。到精舍后,我们见到了护持我们的女义工李居士,
她是由龙泉寺“佛子之家”负责法师挑选安排过来的。她是一位发心
出家的同学,1988  年生人,河南人。接下来的日子,她将会在精舍里
和我们同吃同住,照顾我们的饮食起居,以便让我们全副精力投入语
言学习。
第二天,齐居士带我们去某学院咨询和报名。从工作人员处了解
到,如果我们要申请出国留学的签证,最少要学习三期课程,第一期
是 2018年 1月  3日开始上课。这一天是  12月 26日,到  1月 3日上课,
我们还有大约一周的空闲时间。
三、师父开始给我和贤乙(化名)发短信
大约也是在 2017年  12月   26日这一天,当家师用她的手机给我们
发来信息,她在信息中说,让我们要每天给师父写汇报,汇报的号码
是 13905941244。我们问当家师,如果汇报写得比较详细,是通过手机
短信发送还是通过电子邮箱发送。当家师回答,如果写得简单就用短
信发送,写得详细就用电子邮箱发送,并告诉我们师父的邮箱是
xcfs@vip.sina.com。26日,我们写好了当天的汇报,使用某国事务专用
邮箱***sw_2017@163.com  发送到师父的电子邮箱,然后给师父的号码
发送了一条短信,说汇报发送到了邮箱里,请师父查收。
65 /  95





第二天,12月 27日的上午,收到师父发来的短信,这是师父第一
次给我们发短信。师父问:“你们对学习某语,兴趣大吗?”我和贤
乙分别编写了自己的感受,一起发了出去。我和贤乙的感受是比较相
近的,一是对学某语没有很大兴趣,二是感到这个任务到来得比较突
然,还没进入状态。接着,这个号码在这一天当中又先后发了几条提
问的信息,我记得的问题有:“你们是什么时候接触团队的?”又有:
“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师父的?”“对师父信心怎么样?”“对‘依
师’怎么理解?”等等。我和贤乙一起,依次进行了回答。
其中,“怎么理解依师”这个问题,因为前前后后被问过很多次,
我现在记不清这一次是怎么回答的了,大概是说,觉得依师很重要,
传承佛法需要靠依师。通常在这个问题之后,师父还会问:“依师
吗?”在最初几次问这些问题时,我的回答基本上是否定性的,大意
是,自己的内心还不是一种对师父完全信赖,还不能做到完全依师。
通过短信对话,贤乙说,看说话的口气,感觉对方不太像是师父,
而我虽然不是很怀疑,但也觉得有些奇怪,特别是觉得,大家都说师
父很忙,而且又那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怎么光在我们两人身上就投
入这么多时间呢?于是我特地发信息跟当家师确认,当家师回复说:
傻孩子,除了师父,还会有谁这么关心你们呢?那天不是说了让你们
每天给师父汇报,然后还说了汇报的号码是……。这下,我跟贤乙都
没话好说了。
大约在 12 月 28  日,师父发来信息,问:“精舍暖和吗?”这一
关怀的问话,让我和贤乙感觉对方应该真的是师父。至少对我来说,
这符合大家所传说的那个师父温暖慈悲的形象。印象中师父还问了
“今天干嘛”等等。
这两天师父发来短信,基本上都是我和贤乙共同回复的。一方面,
我俩会商量怎样回复,之后由一个人来编辑,如果某个问题我们有不
66 /  95





同的回答,就分别编辑自己的答案,然后用一条短信发出去。后来,
师父就越来越多的分别和我们两人单独互动了,后面详述。从始至终,
师父基本上都是使用号码13905941244和我们互动。(后来,师父在和
我单独互动时,还用过号码 13651027795。)
四、师父的淫秽短信对我造成精神摧毁的详情
12月 30日晚上,贤乙在房间里玩电脑,我坐在客厅学习,手机照
例放在我手边。师父突然发来短信,问我是贤甲还是贤乙,我迅速回
复短信说我是贤甲,然后师父说:“你发信息,就你知道。”我看到
这条信息有点懵,感觉有种隐秘的气息,第一反应是师父要跟我私密
对话,但我迅速抹掉这一想法,我想,师父可能想表达的是,我怎么
也不跟贤乙商量商量,自己就回信息了,这可是两人共用的手机啊。
我马上向师父道歉,说对不起,我现在马上给贤乙看信息,让她也一
起跟师父对话。于是我马上拿着手机走到贤乙旁边,把手机给她看,
说师父发信息过来了,他可能想让咱俩一起回信息。贤乙看了短信,
听了我说的话,就说,这意思应该就是师父要单独跟你说话吧。这时
师父又发来短信说,你们发短信,各发各的,不能互看,发完之后要
删除。我这时才明白,我看到那条信息的最初理解并没有错,师父是
要单独和我对话,然而现在却让贤乙“掺和”了进来。我给师父发信
说,很抱歉,刚才对师父的意思理解错了,给师父添乱了。然后师父
就发来信息,表示说他先跟贤乙互动。我就把手机留给了贤乙,自己
又回到客厅继续学习。
过了不多会儿,贤乙拿着手机从房间里冲出来,说师父在问我话
呢,让我回复。我一看,上面写着:“你出家前,交过男朋友吗?”
贤乙表示说,对话中发生了差错,师父这个问题是要问我的,他以为
67 /  95





手机已经给我了,但其实还在贤乙手里,所以贤乙不小心看到了她不
应该看的东西,她觉得很尴尬。贤乙把手机给了我,扭头就走了,我
看着这个问题,感觉很惊诧,心想,师父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而
且,在出家前写的交给师父的生命回顾里,这些经历都写到过,如果
师父看过,不会不知道。我想,或许师父太忙了,没有看;又或者是
师父明知故问,要让我亲口来回答。对于自己的过去,除了少数极隐
私的事情,我很少有要隐瞒的心,尤其是在佛门里,我觉得自己不好
的过去,让别人知道反倒是对自己有好处。更何况是自己的师父,虽
然他是男众,交谈这些问题会感觉奇怪,但也觉得,应该坦诚。我还
想,或许师父是要了解我的过去,来更好地帮助我跨越内心的障碍,
获得心灵的成长。再加上,我作为一名受过戒的出家人,说妄语是犯
戒的;而且,对自己的师父、又是有修行成就的人说妄语,那会是多
么重的恶业。这么一想,更是不敢隐瞒。
我如实回答说:“交过。”师父马上又问:“交过几个?”“你
和男朋友做过什么事情?”这些问题让我很意外,但我还是如实回答
了。接着,师父围绕此展开了非常详细的询问。师父后来的问话让我
更加惊诧,因为师父十几岁就出家了,但没想到他对世间男女之间的
事竟然非常熟悉、了解。我不敢往不好的方面想,努力地往正面去思
惟师父这些问题的合理性,想到我们在学习《菩提道次第广论》和戒
律当中淫戒的内容时,讲师说,学习这些内容不要不好意思,了解清
楚才有助于持守戒条,而且出家人要面对信众,也不能排除信众不会
问到这方面的问题,如果自己不了解,就不好引导信众。我觉得这是
有道理的。所以我想,师父对男女之事的了解,可能是基于这一点吧。
大家都说师父博学多闻,看来可真不是一般的博学多闻啊。师父把各
种具体细节都问过一遍,中间不时提醒:“信息清空。”(在后来的
互动中,师父常常会这么提醒。)问完细节之后又问:“这些事你以
68 /  95





前有没有跟别人说过?”我回答说:“跟心理医生说过,但心理医生
也没有您问得这么细。”
在这次互动中,我讲到,自己没有和男友发生过男女交会的性行
为,这时,师父马上说:“你是处女。”看到这个,我很吃惊,感觉
自己之前寻找的合理性似乎不能管用了,因为师父所说的话,实在太
露骨了。但基于之前我为自己所做的“心理建设”,我没有允许自己
继续滋生怀疑。等经历到后面的事情之后,我才明白,为何师父会跟
我确认“你是处女”这个问题,这一点后文再说。
这场对话是以师父的最后一个问题结束的。他问:“你是否得过
抑郁症?”我说,自己判断可能得过抑郁症,但是没有正式诊断过。
师父没有对此再做回应,最后说“信息清空,晚安”。
这是来到精舍后,我第一次与师父进行单独并且连续长时的短信
对话。从这一天开始,直到我决定中止对话(大约是 1月  11日),至
少 10天的时间,这种单独并且连续长时的对话便没有停息过。仅就我
而言,每天少则一两个小时,有时候一天总共加起来可能有三四个小
时,这还不算师父和贤乙单独对话的时间。除了双休日之外,师父通
常会在晚上八点以后发短信,常常会持续到晚上十一二点,我为此感
到疲惫不堪。
12月  31日的晚上,师父又发来短信。他先是使用  13905941244这
个号码,说了几句之后,师父用另一个号码 13651027795发来信息,说
转到这个号码上对话,并说不能告诉别人这个号码,在短信的最后署
名“师”。我听从了师父的话,就没有把这个号码存到手机通讯录,
以免贤乙法师知道,而是抄到了自己的笔记本上。这是师父第一次用
13651027795号码和我短信互动。
印象中,他先后问道:“怎么理解依师?”“你是否依
师?”“依师吗?”“愿意完全依师吗?”这些问题,在连续两三天
69 /  95





的时间里,师父反复不断地问,有时候一天会循环问若干遍。开始,
我不太明白师父为什么反复地问这几个问题,心想,师父是不是在考
验我有没有深入思考这些问题。问到后面,我便觉得师父不是在检验
我是否深入思考,而是对我之前的回答不满意,要我重新回答。我心
里感觉师父有点强势,并隐隐地感觉到这些问题背后好像有另一种意
思。我变换了一下回答的答案,并且刻意不顺着对方某种特定的暗示
和引导走。例如回答“怎么理解依师”,我记得我其中一次是说,像
传统的手工艺人,想学到东西也需要依师。而对于“愿意完全依师吗”
这类问题,我始终是否定性的回答,说我还做不到完全依师。这天晚
上,师父把这些问题循环往复地问了七八遍,我始终“固执不从”。
记得我有一次回答:“我对依师法的理解是以戒为师”。师父说:
“你太自以为是了。”对我的“执拗”,师父先后“批评”我说道:
“出家这么长时间了,依然自我。”“依师是学佛法的基础,你怎么
学的?”“你太固执了。”“你太没有弟子相了。”这是我第一次直
接遭受到师父对自己的批评,内心是受到一些冲击的,有一些惶恐。
我回复短信说:“师父对不起,弟子让师父不欢喜了。”但这时也还
是没有说“我愿意依师”。印象中,这次对话的最终,是师父说:
“好了,随你了。以后不管你了。”对话“不欢而散”,我心里有些
沉重,开始想:“我是不是真的太固执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我仍然沉浸在昨晚的不愉快当中,心情很不
好。心情不好的原因,一方面在于我内心的真实状态是,我确实没法
肯定地回答那些问题;另一方面,我所信任的师父又要我肯定地回答
那些问题,而我竟然无法做到“作师所喜”。我心里充满了纠结。于
是,我发信息给当家师请益,大意是,昨天晚上师父循环往复问了我
七八遍“是否愿意完全依师”等问题,而我都说不愿意,师父批评了
我。当家师回复:要去忏悔,要非常笃定地依止师父!我又说:师父
70 /  95





会不会真的不再管我了?当家师回复:师父怎么会像我们想的那样,
师父无时无刻不在等着我们回头,赶快去向师父求忏悔吧!听完当家
师说的话,当下我仍然没有“转心”,无法扭转内心的那份真实,但
另一方面,我又想,或许自己真的有业障,需要去多了解师父的功德,
培养对师父的信心。
大约是 12月  31日至  2018年   1月  1日连续两天,我开始阅读《学
诚大和尚侧记》,以及一些从极乐寺拷贝的比丘法师们写的师父功德
故事,还看了一些有关讲述师父功德的视频,试图说服自己,让自己
转心。我觉得自己需要尽快下定决心给出一个答案,因为担心师父真
的不再管我。这两天,内心经历了一个很挣扎的过程,最终我决定强
迫自己把想法扭转过来。
2018年  1月  1日,我给师父发了一条短信,内容大致如下:
“顶礼师父!弟子今天一天都在思考、反省,意识到自己不依师
的错误,向师父求忏悔。师父批评得对,‘出家这么久了,依然自
我’,弟子此前确实是没有做到‘色身交给常住,性命付予龙天’。
其实如果没有师父,自己什么也做不成。就像眼下的某语学习,靠自
己根本就不可能拿得下来。想到自己以前说要‘生生世世追随师父’,
都是口号。现在要真实地面对这件事了。弟子还反省到,为什么自己
心里会有挂碍,有相当的成分还是因为亲情。师父昨天晚上最后问弟
子‘你是否得过抑郁症’,让弟子醒悟到,这段痛苦的经历,最直接
的原因就是亲情。而自己还在傻傻地执着。今天是 2018年元旦,新年
的第一天,借助这个因缘,弟子向师父发愿:弟子愿意完全地依师,
弟子愿意配合师父建立圆满教法,利益众生,直至成佛!愿自己能
‘如说而行,如行而说’,祈求师父加持摄受!弟子贤甲顶礼”
这条短信发送出去之后,我并没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更多的
是觉得完成了一个任务,违心的成分比较多。我想,接下来再也不用
71 /  95





面对日日的紧逼了。然而我想错了,更多的“考验”还在后面。接下
来,师父把之前的问题置换成新的一批程度更深的、仍然与“依师”
有关的问题。例如:“你是谁的?”“愿意完全听话吗?”“身心都
归依吗?”这些问题的发问方式跟之前一样,也是每天重复,乃至于
在一次对话中循环往复地问。
记不清是哪一天,师父第一次发来“你是谁的”这个问题的时候,
我以为师父打错了,我想他应该是问:“你是谁?”按照先前的经验,
应该是确认我是贤甲还是贤乙吧。于是我就回复说:“我是贤甲。”
后来问多了之后,我才明白过来,师父实际上问的是:“你是属于谁
的?”基于前面的铺垫,我明显地感觉到师父在等待我回答:“我是
师父的(我是属于师父的)。”这些问题让我感到一种明显的暗示意
味,那就是:我是属于他的,我要完完全全地依止他,完全听话,他
让我干什么我都可以,包括身体也是属于他的。一开始的时候,我并
不想“上套”。就如同之前在面对“怎么理解依师”“愿意依师吗”
等问题时,我都想方设法地绕过去,这一次也是这样。印象中,我回
答过:“我是自己的。”“我是众生的。”我尽可能不去回答“我是
师父的”,而师父就会无休无止地问下去,明显感觉到,他在等待我
给予他所需要的承诺。如前面所说,一天可能用好几个小时循环往复
地问这些问题,问到深夜十二点是常常有的事。这使得我做不了其他
任何事情,并且精力实在支撑不住。我在寺庙里已经养成习惯,早上
四点多起床,四点半做早课,在精舍也是如此。而只要晚上师父发短
信来,我的睡眠时间通常就只有大约四个小时。
这些问题给我的内心带来很大的恐慌。我想起以前有位法师跟我
们说过,有人会借着藏传佛教“双人密修”的名义而欺骗无知的女孩,
让女孩跟他上床。那位法师告诫我们说,当你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
千万不要上当受骗。在收到这些短信的时候,我瞬间想起这番告诫。
72 /  95





但另一方面,我又会想,现在我所面对的是我(和成千上万的僧俗二
众)尊敬的师父,这和骗子能够相提并论吗?是否这里面,有我不理
解师父的地方?这时的我,一方面,内心有真实的恐惧;另一方面,
连连的逼问和连续的熬夜让我精神非常疲劳;再一方面,内心充满了
困惑,搞不清楚我究竟遇到了什么状况。这时,我最直接的一个愿望,
就是希望这样的对话能够早点停止。
在这样身心交迫的处境中,我心理的防线很快就被击溃,终于有
一次,我被迫回答师父说:“我是师父的(我是属于师父的)。”我
事后总结,师父击破我的心理防线,是分几个阶段的,每一个阶段都
会有一些核心的问题,他会针对核心的问题,通过反复不停的逼问,
让我最终承受不住身心的疲惫,而放弃掉自己原本的想法,给予他想
要的答案。我对于这种“疲劳战术”印象非常深刻,这体现在,在我
一次又一次在深夜里被不休不扰的短信折磨得疲惫不堪的时候,我都
会想起,很多人都讲过师父的精力非常好,每天只需要睡三四个小时。
我当时就想,通过这个短信对话,可真是印证了这一点。但也不明白,
为什么师父要用自己和弟子的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来问这些问题呢?这
些问题很重要吗?而当自己终于就某个问题给了肯定性回答之后,师
父也不会就此让我放松下来,他还会把这个问题继续反复问多遍,要
我把这个肯定性回答重复多遍,似乎要达到一种强化,他才会停止下
来,然后进行下一个阶段的发问。
上面提到,我在遇到这种困境的时候,没有一个可以商量的人,
确实是这样,我好几次感到一种深深的孤立无援。产生这种境况的原
因在于,一方面,我的现实生活中只有一位比丘尼同伴,就是贤乙,
然而从一开始师父就说,不可以和贤乙交流短信内容。除此之外,其
他接触的人,就是净人、居士了,我更不可能跟她们说这些。再除此
之外,跟极乐寺的同学联络吗?要么她们很忙,有心而无力和我交流;
73 /  95





再者,我又怎么跟她们说得清我所遇到的情况?更何况,大多数同学
都没有手机,也不能上网,她们与外界的联系是很受限的。若是跟龙
泉寺的比丘法师说,可是我作为一个女众,如何去跟男众交流这样的
问题?有太多现实的阻碍了。所以,我想到可以交流的人,只有当家
师了。记不清是哪一天,我给当家师发信息,大意是说,最近师父给
我发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信息,非常超出我的经验范围,我不知道怎么
回答。当家师回复,你怎么想就怎么答呗,对师父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这一回复并不能解决我遇到的问题,但面对着这个回复,我不知道我
还能继续说什么。尽管如此,这样的回复已然是我当时所能收到的最
大宽慰了,所以当时我对当家师说:“法师,我出来之后,最想念的
人就是您了。”然后我就流泪了。而当家师回复:“要忆念师父!”
话说回来,为什么自己能够被一个短信给折磨到这样一个程度,
有多方面的原因。首要的一点,是长期以来,道场对我们的引导,非
常强调“依师”,要毫无条件地听从上位、师父的安排。其次,多年
来道场一直在宣说师父的功德,并引导我们要培养对师父的绝对的信
心。我们被引导说,只能对师父“观功念恩”,不可“观过念怨”,
如果对这样一位有修有证的大修行人非理作意、观过或违逆,是很重
的恶业,会遭受难以预料的苦果。基于这两点,我并不敢轻易对师父
发来的短信怀疑,或往负面思维,也不敢弃之不理。此外,师父在短
信里透露出来的胁迫性是非常强非常强的,即便我现在回顾,都还有
些后怕。这种胁迫性之所以能产生作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前面所说
的因素。
在“你是谁的”这一关卡过去之后,跟之前的模式一样,更升一
级的考验马上到来,接下来,师父反复逼问的一个问题是:“愿意身
心都归依吗?”这时候,我所感受到的暗示意味更强了。我坚持回答
说:“我不愿意。”在这份坚持当中,我感觉自己受到更进一步的胁
74 /  95





迫,师父已不再只是用“疲劳战术”来逼迫我了,更采用威胁性的口
吻来说话,“暗示”也变成了“明示”。例如他说过:“你不要以为
自己比师持戒。”还有在他反反复复的逼问中,我始终不答应,他像
是失去耐心一样说道:“你太无聊了。”在我还对师父存留有一点信
心的时候,遭受到这样直接的否定,我的心里不免又是一阵阵的恐慌,
也是在这种恐慌中,内心的防线一点点在动摇。有时就会想:“要不
就算了吧,从了他吧。”在这种内心的挣扎中,有时我会想很久,才
回过去一条短信。记得在一次逼问不成功之后,师父问道,为什么犹
豫。我说,我害怕答应这个问题之后,您还会有更进一步的问题。师
父说:“不要担心。”此时,我的心理模式跟之前一样:一方面,我
仍然在坚持;另一方面,内心的防线也开始在动摇。动摇的原因不是
因为内心改变了想法,而是想早点结束这折磨人的对话。
2018年   1月  3日,周三,是某学院新一期某语课程第一天上课的
日子。从 1月  3日至  5日,周三至周五,我们将会上三天课;1月   6日
至  7  日,周六和周日,会放两天假。我和贤乙都是在寺庙里生活了几
年的时间,又是一下子从温暖的南方来到寒冷的北方,上课的第一天,
我们对于城市里跟寺庙迥然不同的生活节奏,以及寒冷的天气都很不
适应。下午 13:00下课后,我们回到精舍,我感觉自己要生病,睡了
一个下午。到了晚上,我勉强起来复习功课。还没有复习多少,又收
到了师父的短信,大概是九点多开始发过来的,我坐在课桌旁回复,
发着发着,我感觉自己浑身发冷、颤栗,牙齿止不住地打架,说不清
是身体的不适还是心理的恐慌所致。开始我还在努力支撑着,心想或
许没什么大碍,坚持一会就好了,但后来越来越严重,而师父的短信
还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我就回到房间,裹上棉被来支撑着回复。
裹上棉被之后,发冷的症状一点都没有减轻,我感觉自己像是要发烧,
非常难受,很担心明天会上不了课。于是我在短信当中对师父说,自
75 /  95





己现在身体状况很不好,感觉要发烧,明天还要上课,不知道能不能
去成,祈求师父加持,希望不要耽误课程,这样会辜负信施的。到这
时候,师父的短信才停止了,但也已经是深夜了,印象中大约是十一
半左右了。
第二天,师父很早就发来短信(大约 4:30-5:00之间),问我们
早上几点起床。因为早上的时间很赶,又要做早课,又要用早斋,大
约  6:20  就要出门,所以我没有及时回复。等到我们上了车(每天都
是居士开小车来接送),大约   6:30,我才回复,告诉师父说,我们
现在正在去学校的路上。师父说,这么早。我说,是的,因为贤乙法
师晕车,需要避开早高峰。师父回复了两个字:“娇气。”这一天下
午,师父陆续发来几条信息询问某语学习情况,我记得的大约有这些:
“某语好学吗?”“老师是不是外教?”“外教会不会说中文?”我
们回复说“不会说中文”,师父说:“那不挺费劲。”师父还问:
“外教会不会英语?”“班上有多少人,男生多少,女生多少。”等
等。
说到某语的学习,我觉得难度挺大的,首先自己是零基础,其次,
教师是某国人,不会说中文,纯某语教学,这又增加了听课的难度。
虽然我对学某语和去某国都没有很大的兴趣,但觉得既然团体已经安
排了,就打算克服困难,好好学下去。1月  3日至 4日是双休日,我本
来打算回到家之后好好复习一下,然而除去休息之外,大部分的时间
都被师父的短信占用,几乎没有学习的时间。在我印象中,这两天的
互动,我仍然没有做出肯定的“承诺”。
终于熬到了周六,1月 6日,我想,这下终于有时间好好复习了。
上午,我刚坐下来复习没多久,没想到,大约八九点钟的样子,师父
的短信又来了。这一次,来了一个新的问题,他问:“怎么理解不
二?”我说,我感觉“不二”是很高深的东西,我只知道一些名词,
76 /  95





例如“自他不二”“依正不二”。接着,师父说:“还有身心不二、
生佛不二。”我说:“生佛不二,我是第一次听说。”师父接着发来
信说:“还有师徒不二。”并说:“一心依师。”“一体。”这时,
我又感觉到那种关于男女交会的暗示意味。印象中,在这一天,师父
还第一次问了这个问题:“摸你的手,愿意吗?”我毫不犹豫地回复:
“不愿意。”可能是因为师父周六不用上班,这一天对话的时间也比
平时更长了,周一至周五一般只有晚上会进行那样的对话,今天周六,
连白天也不消停。我粗略算一算,这一天下来,师父光和我一人对话,
就用了四五个小时的时间,这还不算他跟贤乙的对话。那个时候,我
最想不通的一点是:不是说师父很忙吗,他哪来这么多时间?
说到师父和贤乙短信对话的情况,虽然师父一开始就明令禁止我
和贤乙交流有关短信的内容,但毕竟我和贤乙同在一个屋檐下,又是
共用一部手机,所以粗略的情况是知道一些的。可以明确一点,师父
给我发的这些性质的短信,他也给贤乙发过。因为手机是由我保管,
大多数时候在我手上,而师父发短信来,都会先问是贤甲还是贤乙,
我收到信息进行回复,有时师父就让我把手机给贤乙。有一天晚上,
我按照师父的意思把手机拿给贤乙,说师父找她,她一听,一边接过
手机一边说:“我又要被师父虐了。”当时我不是很明白她的话是什
么意思,后来才知道,“被虐”是指收到那种性质的短信。这一点后
文会再详述。撇开“内容究竟是什么”不谈,贤乙趴在床上发短信到
深夜的情形,我是亲眼见过的,那是太熟悉的场景,因为我自己就亲
身经历过。不过,相对来讲,师父和贤乙的短信互动比起跟我的互动
要少,根据推断,这是因为贤乙对于自己的防线没有我那么坚持,她
很快就随顺了师父,并且认可。这一点后文加以说明。
大概是 1 月 6  日这天晚上,师父又发短信来,还是诸如“愿意身
心都归依吗”这一类的问题,我经受了又一轮的逼问,一直到到晚上
77 /  95





十二点多,我始终没有答应。于是,师父的威胁又升级了。他先是说:
“好吧,随你了。”看到这样的话语,我在琢磨,师父的意思是说不
再强迫我了,还是因为我太“执拗”而不想再管我了,所以没有马上
做回应。可能师父看我没有反应,又发来信息说:“从明天开始不联
系了。”看到这句话,我又感到了恐慌。因为我之所以依止师父,就
是想学习佛法、获得解脱,而如果师父不打算理我了,我的修学生涯
还有前途吗?我又一次陷入纠结而不知道如何回答,正在这时,师父
却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又发来短信问:“依师吗?”然后又开
始新一轮的循环发问,问完一轮,我还是否定性的回答。最后他又说:
“从明天开始不再联系了。”这时我感觉,师父在拿“不再联系”的
说法,来胁迫我一定要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这样循环了两三次,我
还是不答应,师父又说:“明天不联系了,你把手机给贤乙,由她来
保管手机。”这时已经很晚了,大概有十二点了,此时,我感到内心
恐惧,身心疲惫。这时,我感到自己已没有能力跟师父继续耗下去了。
1 月  7  日,周日。我早上起床之后,回想起昨天晚上与师父进行
短信互动的一幕幕,我的情绪非常低落。我觉得自己实在难以继续面
对师父那些匪夷所思的短信,我想,干脆就如师父所说,就把手机给
贤乙来保管,同时也算是表明自己的态度了。我跟贤乙沟通说:“以
后手机给你保管吧。”她问为什么,我便说:“是因为我回答不了师
父问我的问题,所以师父让我把手机给你。”贤乙没有答应,她说:
“当家师说过手机让你保管,那就你来保管吧,手机放在我这里不靠
谱。”不过,贤乙虽然没有答应,但是她了知我正处于痛苦纠结的心
理状态之中,于是,她开始劝导我。
贤乙对我说,虽然师父不让我们对短信内容进行互动,但是她大
概猜到我遇到了什么状况。她说,最初师父给我发信息问“你出家前
交过男朋友吗”,这个问题她当时不小心看到了,其实师父也问了她
78 /  95





同样的问题,所以她猜到,师父问她的其他问题,应该也同样问了我。
她说,虽然师父不让咱俩交流,但她能够猜到,困扰我的,应该就是
师父那些突破我们心理防线的问题。她接着说,之前她也对这些问题
感到很困扰,她说:“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把手机给我的时候,我
说‘我又要被师父虐了’,指的就是这回事。”她又说:“你没看我
之前趴在床上发短信,又是抓耳又是挠腮的吗,就是不知道怎么回师
父的短信呢。”然后,贤乙说她自己后来想通了,她觉得这是师父对
我们的考验,是为了帮助我们心灵的成长。又对我说,我们就应该依
师,依师是没有错的,你的生命就是善知识给你的,他让你去死都可
以,更别说让你干别的了。我特别记得贤乙还说了这样一句话:只要
你肯把自己交给善知识,他就能拉着你的手带着你飞翔。在痛苦当中,
我听信了贤乙的话。我想,要不就咬咬牙,答应师父吧,希望就此可
以消停一下,明天就是周一了,趁今天把这事解决掉,希望新的一周
可以安心学习。
这一天白天(记不清是上午还是下午了),师父又发来了短信。
因为有了前面和贤乙的交流,我打算不再“僵持”,然而真正面对那
些问题(“是否愿意完全依师?”“是否愿意身心都归依?”等等)
的时候,我内心本真的声音,还是觉得要点头太艰难。我的内心无比
彷徨和纠结,短信的回复很迟缓。师父问我:“为何犹疑?”“为何
这么难?”我问师父:“这和藏传佛教所说的双人密修有何不同?”
师父回答:“只要依师就没有任何问题。一心依师。一体。”如前面
所说,经过几天来一轮又一轮的折腾,我的身心已经非常疲惫,虽然
对于“只要依师就没有任何问题”这样的说法并不能认可,但已经没
有力量再去坚持抵抗,加上先前贤乙对我的游说也在产生作用,这一
次,我终于咬着牙违心地回答:“我愿意。”在我终于妥协了之后,
师父问我:“现在是什么感觉?是不是感觉轻松了?”我说:“是
79 /  95





的。”感觉轻松是因为,觉得或许可以就此告一段落;但另一方面,
对于这些“性”意味这么浓厚的要求,自己内心深处并不能接受。说
真的,我是有种被玷污的感觉,因为我是一名受了戒的出家人,而这
些问题明显涉及到佛教戒律中最重要的戒条——淫戒,因此,即便是
口头上的承诺,也觉得是对自己持戒的损害。
不过,这时我还没有完全丧失对师父的信心,还在找理由证明他
言行的合理性。我想到,善知识是清净的,而自己的内心是染污的,
所以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就会往染污的方面去想。我想,如果自己
真的清净,可能就不会有不洁的念头,这些问题恰恰照见了自己污浊
的内心。都说女众的淫欲心重,我也不外如此,为了让我正视自己的
问题,所以师父才会问这样一些问题,或许,这是师父调教我的真正
用意吧。想到这些,我感到自己能够释怀。然而,当我把这个心得发
短信向师父汇报的时候,他否定了我的想法。他说,理解得不对,这
不是清净和染污的问题,而是依师问题。
在这番对话之后,到了下午或是傍晚时分,贤乙问我,心情有没
有好一些,跟师父的互动有没有进展。我表示说,有进展。贤乙说,
等着吧,看样子,师父还会有更高的招在后面。然后不记得是一个什
么因缘,贤乙给师父发短信说,我(即贤甲)今天心情不好,所以她
跟我进行了交流,对我进行了开导。后来师父又问我:你们对短信内
容进行了交流吗?我说,贤乙和我是有交流,但没有直接谈到短信内
容。师父说,不合适,你们不应该交流。这一天晚上,师父还给我们
布置了一项功课,让我和贤乙就“诸功德本谓如理,依止恩师是道基,
善了知已多策励,恭敬亲近祈加持”这一个偈语进行研讨并写心得,
发送短信给师父。我和贤乙照做了,我印象中无非是一些套话,因此
没什么印象了。
80 /  95





1 月  8  日,周一,我们又恢复了正常的上课。我记得,早上坐在
去学校的车上,回想起昨天跟师父的对话,尤其是“愿意身心都归依”
的承诺,身体不由得产生反应,或许可以说是轻微的性冲动。这是会
犯到微细的戒条的。如果是以前出现这种情况,我会毫不犹豫地通过
念佛、转移注意力等办法来迅速地克制自己。然而这一次是跟师父相
关,又有诸如“只要依师就没有任何问题”这类的教唆,使得我没有
像以前一样马上克制自己,而是想:我是否应该放纵这种冲动,来加
强我对师父的归依感?值得庆幸的是,这个念头终究没有占上风,而
是犯戒的恐慌感占了上风。我想:“不行不行,不能犯戒。”于是马
上收住自己的念头,以念佛等方式来克制住了自己的欲念。过后,心
里还有一阵阵的后怕。
大约是这天晚上,师父先让我把手机给贤乙,大约是傍晚七点多
给的,大约八点四十,贤乙拿手机给我,表示说她跟师父的对话结束
了,接下来师父要和我对话。然而,今天我们跟净人李居士有约定,
晚上九点钟开结行会(也就是“总结会”,总结分享一天的心得、收
获等),所以,我跟师父说了没几句,就说,今天晚上跟净人同学约
了要开结行会,九点钟开始。我本想借此机会“逃过一劫”,然而师
父说,开完结行会再继续对话。我们和净人同学按照约定开完结行会,
一看时间,大约九点十五,我再拿起手机,看到师父大约在九点十分
的时候就发了短信过来:“结行会结束了吗?”“三个人的结行会,
十分钟就应该开完。”感觉师父毫无等待的耐心,想尽快地开始对话。
印象中,师父一开始先是问:“是否愿意完全依师?”“是否愿
意身心都归依?”这些是之前都已经通过反复的胁迫、迫使我不得不
给予肯定回答的问题,按照师父的套路,他现在在进行强化。我不假
思索地、应付式地,一律回答“愿意”。他说:“你怎么又愿意了?”
我说:“如果我说不愿意的话,您也不会放过我的。”他回复:“呵
81 /  95





呵。”接着他问:“摸你的手,愿意吗?”这个问题之前师父已问过
多次,因此不陌生了。之前我一律毫不犹豫地回答“不愿意”,师父
也没有继续抓着不放,然而这一次却不一样了。过后我便明白了,之
前之所以没有抓住不放,是因为之前阶段的核心问题没解决,现在师
父把前面的核心问题一个一个成功地突破了,“摸你的手”就不再是
一个试探性的、“逗你玩”的题目了,而变成了必答题。于是,又是
一连串如之前一般的拉锯,最终我知道,就像前面的问题一样,僵持
越久,只会把自己拖得越疲惫,师父不会因为我的反抗有丝毫的放松
的,我终究必须要给他肯定的答案。此时已是周日的深夜,明天又要
上课了,并且是新一周的上课了,我希望有一个新的开始,那么,早
答应不如晚答应!我想,我就算答应,他也不能真的把我怎么着,他
总不至于上精舍来把我怎么样吧!又想,我是真不想答应,但又不得
不答应,那么就算是说妄语吧,总比犯淫戒强!于是,我狠了狠心,
抱着前面所说的心态,咬咬牙发出信息:“愿意。”这真是一个无比
艰难的过程!
“摸你的手”是到这个时候为止,我遇到的最露骨的问题了,并
且,已经深夜十二点多了,我想,折腾一周多了,都到这个份上了,
一切都该结束了吧。然而,让我一万个想不到的是,师父接着发来信
息,问道:“抚摸你的脸,愿意吗?”“摸你的手”之前有过铺垫,
也就习惯了,而“摸你的脸”是第一次出现,我实在有种晴天霹雳的
感觉!这种震惊感也来自于,我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在这整个过程
中,师父一直在“得寸进尺”。后来,师父先后又问:“抚摸你乳房,
愿意吗?”“拥抱你,愿意吗?”“吻你,愿意吗?”等等。面对这
些问题,又经历了一个怎样拉锯的过程,我记不太清了,总之,我最
终也是抱着如同前面对待“摸手”问题的心态,都一一回答了“愿
意”。然后,那个我内心深处一直有隐隐的感觉、最为惊骇的问题终
82 /  95





于出现了,师父问道:“性交,愿意吗?”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不
愿意。”之后,师父重新又把“摸手”“摸脸”“摸乳房”等问题串
起来,连同“性交”问题循环问了若干遍,每到“性交”问题,我就
回答“不愿意”。几个回合之后,我特别记得师父说了这么一句话:
“突破这关。”之后,这个晚上的对话是怎样结束的,我就记不太清
了。
大概是第二天,1 月  9  日,白天,我有意无意会去思维师父那句
话:“突破这关。”基于我接触龙泉寺体系的几年来,听到师父的种
种功德,看到师父所做的种种事业,包括自己在这过程中被引导去点
滴培养的对师父的信心,我始终不能相信,师父是如我从这些短信字
面上所看到的一个淫秽、邪恶的坏人。所以,当听到师父说“突破”,
会让我倾向于相信,他是在用一种比较极端的方式调教弟子。我开始
想,也许我应该去“突破”,或许“突破”之后会给我带来不一样的
东西。
应该是这天晚上,师父照例在八九点之后发来短信。到了这个时
候,一切对他来说,都容易太多了,他不再像之前那样有那么多的铺
垫,径直就进入之前问过完的“摸手”“摸脸”“摸乳房”等一系列
问题,我一律回答“愿意”。接着,师父又问:“脱光身子,愿意
吗?”“拥抱你,愿意吗?”“男女根相接,愿意吗?”“插
入。”“口含。”看到这些令人作呕的问题,我心里难受极了,一边
念着观世音菩萨名号,一念抱着“我是犯妄语,不是真心愿意犯淫戒”
的想法,一边违心地回答“愿意”。我抱着最后一线对师父的信心,
相信这是师父在以这种极端方式破除我的“我执”,想看一看我答应
之后,是不是真的能把“我执”破除掉。事实上,回答了“愿意”之
后,我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解脱和觉悟的感觉,相反,我觉得自己
的心像一团乱麻,并且龌蹉和肮脏。不过,这时的我,仍保存着一线
83 /  95





希望,愿意相信师父是个好人,我想,或许是解脱和觉悟的感觉并不
会马上出现。
在我“答应”师父表示愿意“以身相委”之后,师父继续发出令
我意想不到的问题,当然,也是程度更高了。记不清是在 1 月 9  日或
是 1月  10日的晚上,师父把一切有关性的问题都问了一遍,包括“性
交”的问题,我都回答了“愿意”。师父接着问:“希求吗?”“喜
欢吗?”这实在令我咋舌。原来“愿意”还不够,还要“喜欢”和
“希求”。我不得已又违心地回答“喜欢”“希求”。然后师父问道:
“愿意初次给吗?”这时我实在有些惊呆了,因为想起在最初师父提
起“性”的话题时,问我是否交过男友等问题,师父曾向我确认过
“你是处女”,那都已经是最少 10天前的事情了,如果不提起,我都
已经忘了,那么小的一个细节,他竟然还牢牢地记着。这时,我有种
感觉,在当时,他就已经在等着这一天了。我知道我没法说“不愿
意”,因为回答“不愿意”将要面临的折磨,不见得就会比说“愿意”
受到的折磨少,于是我回答“愿意”。接着师父问:“什么时候做?”
我说:“都可以。”师父又问:“你希求吗?”我特别记得,在这过
程中,我问过师父:“佛陀也会这样调教女弟子吗?”师父不正面回
答,而是说:“你喜欢吗?”
大概是在这番对话发生之后,我感觉自己已经有些被逼到绝路,
实在已经不知道如何面对了。如前文所说,自己没有一个真正可以商
量的人。我的同伴贤乙,已然认可和接纳师父的“调教”,和师父站
在了一边;我们的当家师,我先前已经请益过,她很坚定地让我好好
依止师父;除此之外,我还能找谁呢?这时,我想到了极乐寺的主管
法师贤某法师。他是在极乐寺僧团建立之初,师父从龙泉寺僧团调派
过来主管极乐寺的比丘法师,是当家师的上位。我们外派之初,与他
偶有短信或微信交流,他对我们有所关怀和嘱咐,我也曾通过微信请
84 /  95





益他如何与贤乙相处问题,当时他很快就给我回复了。因为觉得他忙,
我跟自己约定,不到特别重大紧急的情况,就只是请益当家师。现在,
我觉得可以向贤某法师求助了,按照以往请益他“有求必应”的情况
来推断,相信他会帮忙的。于是,我给贤某法师发送了一条微信,大
意是说,最近师父经常通过短信调教自己,强度非常大,方式也极其
匪夷所思,我的情绪很低落,自己对师父的信心也降到了极低,请教
法师应该怎么办。然而,这条信息石沉大海,直到我最后一次使用手
机,贤某法师也没有传来任何动静。
回到与师父的短信对话,在“性交”的问题突破之后,师父继续
发出更为露骨的问题和要求,是否接着上面的对话记不太清了,但肯
定是发生过,日期就在 1月  10日左右。我特别记得,这天晚上,师父
问道:“你乳房坚挺吗?”又问:“饱满吗?”总而言之,可以说是
一种肆无忌惮的挑逗了。在这种挑逗之下,我感到自己的淫欲心被挑
起,身体有所反应,我很恐慌,担心自己犯戒,就念佛号,拼命克制
自己。这时,更令人意外的信息传来了,师父问道:“你阴道潮湿
吗?”我忘了我怎么回答了,只记得他说:“去看看。”反复说了两
三遍。
这时,我对师父的最后一线信心还没丧失掉,我还保留一丝的相
信,相信师父是在破除我的“我执”。是这样一个念头,使得我咬咬
牙,顺从了短信里的要求,勉强来到卫生间,应付式地看了一眼自己
的身体。这是破除“我执”的课题吗?我仍然没有从中有任何觉悟或
解脱的感觉。从卫生间出来之后,看到手机上师父又发来短信:“看
了吗?”我说:“看了。”师父说:“潮湿吗?”我说:“这个不需
要看,自己就能感觉得出来。”师父说:“再去看看。”“关键在于
检验潮湿否。”我再次从卫生间出来,师父又问:“看了吗?”我说:
85 /  95





“看了。”师父说:“多吗?”我说:“不多,有一点。”师父说:
“动念头了。”我说:“或许是。”
第二天,大约是 1月  11日,早上起床,我仍然没有丝毫觉悟或解
脱的感觉。回想起这些天来所发生的一切,尤其是昨晚的一幕幕,我
心里不由自主地感到痛苦万分,悔愧交加,十分沉重。心想自己为何
会受到这个短信的胁迫,做了如此多荒唐的、违反戒律的事情。我想,
如果师父调教弟子是为了让弟子觉悟的话,一定不会给弟子带来这么
大的痛苦。这种痛苦,不仅仅是内心的无法接纳,它还包含了这些天
来无数次的“疲劳战术”、深夜里的精神恐吓和胁迫,这些都是实实
在在发生的,并不只是个人主观的心理感受。再者,戒律是出家人的
生命,而师父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拿违戒之事突破我的底线,以此
考验我是否依师。此时我感到痛苦之至,觉得自己好像离死不远了,
乃至于产生了这样的念头:师父是不是想把我整死。至此,我再也无
法相信师父所做的一切是一种“调教”,我无法再去说服自己相信。
这时,我的信仰体系几近崩溃,我甚至想到了舍戒还俗。经过死一般
的挣扎,最终我感到舍戒还俗不可贸然,但是决定不再跟随师父修行,
打算先中止申请某国签证的进程(包括停止学习某语),并准备向极
乐寺方面说明自己的抉择,以期尽快回极乐寺办理离寺手续。为了方
便阅读,我与极乐寺互动的部分,另撰文加以说明。
(2018年  2月  14日)
86 /  95





附件五  财务信息
目录
一、经手人................................................................................................................88
二、账户 .....................................................................................................................88
三、受骗信众捐款记录.........................................................................................88
四、北京龙泉寺汇到永春普济寺 1000万入账通知 .....................................89
五、永春普济寺 1000万元汇到个人账户的历史交易清单 .......................92
87 /  95





一、经手人  
北京龙泉寺法人:释学诚,13905941244
北京龙泉寺出纳:……
永春普济寺出纳:……
北京龙泉寺执行长:某法师,……
二、账户
北京市龙泉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金融中心支行
账号:322 056 023 636
永春普济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永春蓬壶支行
账号:135 706 010 400 02946
仙游(赖店)极乐寺:中国银行仙游支行
账号:419 567 010 338
三、受骗信众捐款记录
(一)2015.07.10  居士甲  200万
(二)2015.07.18  居士乙  200万
(三)2015.08.31  居士丙  400万
(四)2015.10.26  居士丁  200万
(五)2015.11.21  居士戊  200万
2015年汇入:
户名:北京市龙泉寺
账号:322056023636
开户行:中国银行北京金融中心支行
88 /  95





四、北京龙泉寺汇到永春普济寺 1000万入账通知
(一)2015年11月26日普济寺农业银行账户——对方名称:(转
入)北京市龙泉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金融中心支行大写:贰
佰万小写:(2000000元)
(二)2015年11月26日普济寺农业银行账户——对方名称:(转
入)北京市龙泉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金融中心支行    2000000
元(200万)
(三)2015年12月30日普济寺农业银行账户——对方名称:(转
入)北京市龙泉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金融中心支行    2000000
元(200万)
(四)2015年12月30日普济寺农业银行账户——对方名称:(转
入)北京市龙泉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金融中心支行    4000000
元(400万)
89 /  95

9.png
10.png



90 /  95

11.png
12.png



91 /  95





五、永春普济寺 1000万元汇到个人账户的历史交易清单
(一)永春普济寺历史交易单 2015年  11月  26日
92 /  95





93 /  95

13.png
14.png



(二)永春普济寺历史交易单 2015年  12月  31日
94 /  95


15.png


(三)永春普济寺历史交易单 2016年  1月  5日
95 /  95

16.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