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3|回复: 0

北大飞:残酷无耻的枪棍政客和有情有义的孩子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18-2018 13: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枪击案后,残酷无耻的枪棍政客和有情有义的孩子们
原创: 北大飞 北大飞 2月22日
点击上方蓝字“北大飞”订阅本公号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正好CNN正在直播辩论控枪问题的townhall。在场的孩子们——他们是佛州帕克蓝枪击案幸存者——把共和党枪棍政客,佛罗里达州参议员Marco Rubio怼的七零八落——正是此人,在佛州死亡十七名高中生的大规模枪案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发言,声称:“光是控枪解决不了问题”。


这直播看得我热泪盈眶,所以先把我做好字幕的片段放在这里。大家看完视频再看我文章不迟。感动的就帮着转一转。


导致佛州17名中学生死亡的大规模枪击案发生后,按照之前美国已经对死人死孩子见怪不怪的规律,过了这么几天该到了忘事儿的时间了。但奇怪的是——还没有,事情还在发展。这或许与佛罗里达那所中学幸存的孩子们很讲情谊,不依不饶要为死去的同学讨个说法有关。他们上街游行,进入政府示威,来到首都华盛顿示威,三月份又要在华盛顿组织一场大规模的反枪支示威游行。不仅仅是他们,还有全美国各地的学生越来越多的站起来,罢课、游行、示威、声援。

1.jpg


共和党慌了。一方面,拿出使用过多次的拿手好戏,上网疯狂造谣污蔑这些为死难同学讨说法的孩子们。比如说这些并不真是什么学生,而是演员,或者领头学生的爸爸是FBI的,搞事是为了掩饰自己爸爸没有保护好学生的渎职罪行。


这些人中有的稍微要点体面,不敢直抒胸臆血口喷人,而是扭扭捏捏的说几句阴恻恻的风凉话。例如纽约时报的保守派评论员David Brooks写专栏称:这些小孩的做法需要改进,他们目前只是在“发泄”,不具有建设性。到底怎么干才叫有建设性呢?必须要和红脖枪棍建立“尊重和信任”,要建立这种“尊重和信任”,又必须跪请枪棍们领导这场运动,并在运动的任何时候都要对各种枪棍“显示尊重”。只有这样,枪棍才能和你妥协,达成“枪只是枪”,“没那么神圣”的“共识”。

2.jpg

当然,这比起另外一些硬核川粉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比如保守派更著名的“知识分子”Dinesh D’Souza就敢公开在合众社有关死难者同学听说佛州议会投票否决控枪法案后失声痛哭的报道后留言嘲讽:这一定是他们爹妈要求他们暑假打工以来听到的最坏消息了!

3.jpg

哦对了,提到Dinesh D’Souza这位高人,又怎么忘了他是发明“纳粹是白左”及“三K党是白左”两大天才历史理论,让前社科院研究员、现文化部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刘军宁、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等保守派中国知识分子猛然开窍的伟大导师呢?

4.jpg

当然,想要直接对学生们来硬的的共和党人也不是没有。比如德州某共和党控制的学区就威胁:你胆敢罢课上街抗议,为好好上着课就被打死的佛州同学伸张正义?一律严惩!

5.jpg

不过话说回来,孩子们的不依不饶,弄得川普本人也有点紧张。为了控制事态,显示自己确实关心人命,他在白宫召开了一场“倾听会”,找来包括遇难者同学、家长在内若干人,“听取”他们对枪支问题的看法。

当然,在此之前,他没忘了发条推特,指控FBI没阻止佛州枪手,倒整天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调查他通俄叛国。

6.jpg

总之,川普想摆个姿态显示他有人性。但要做到这点对他是个大难题。毕竟接见受害者亲朋,要做出和他们聊天的姿态,就没法像发表演说一样看提词器。只要没有提词器,川普就会做出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那怎么办呢?伊万卡为他准备了小抄。到哪一步该说什么,都总结好了。


可是他的小抄没有藏好,也并没有藏,就大大咧咧的捏在手里,被记者拍的一清二楚。小抄的第一条是“你们的经历中,最想让我知道的部分是什么”,最后一条是“我听见了你们的声音”。连这样基本的话都要记在小抄上,也只能是因为此人是一个毫无人类情感的sociopath。要不是如此,他又怎么会如图片所显示的那样,没事找事的在自己袖口绣上“45”两个数字,以时刻为自己篡国得逞,当上了45任总统而沾沾自喜呢?

7.jpg

倾听会完毕之后,川普具体又提出了什么应对校园大规模枪杀案的主张呢?


主张是:把教师武装起来!教师不但要会数理化,还要是神枪手。看着变态杀手进了教室,随手一枪结果了他,不就没事了?

8.jpg

不过有一个问题,一年半前还正在竞选时,希拉里就说过,川普对校园枪案的解决方案,只会是让教师带枪,把枪引进教室。当时,川普发推特对此大叫冤屈,说自己绝无此意。

9.jpg

不过自行打脸对川普和他的粉丝们是每日常态。简直比美国发生大规模枪击案还要正常。所以,不必计较。


川普这说法一点也不新鲜。保守派对校园枪案的说法一直都是:校园死人太多,是因为那里的枪实在太少——实际上,美国公校绝大多数至今都是“无枪区”——gun free zone。等枪支进校园了,死的人就会大大减少。


只有一个问题:其实相对其他枪支众多的场合,校园的死人数量是非常非常少的。看看FBI总结的按发生地点分类的他杀死亡数字,一目了然。

10.jpg

这里的数字是他杀的死亡总人数,而不仅仅限于枪杀。不过美国他杀的确大部分是枪杀。所以二者在数量级上并没差别。死亡数占第一位(还远远高于其他)的地点,正是自己的住处——大部分被他杀的死者,死于自己家里。其中有一部分是被外人入室抢劫之类所杀,但又有很大一部分为熟人甚至亲人所杀。枪支,正是最主要的手段。


而死于学校的,其实相比之下小了两个数量级。不能不说这和学校是“无枪区”很有联系。


假定枪进了学校,能否有教师在杀手入校时快速反应,正拿粉笔在黑板上写数学公式的老师听见声音不对,另一只手往口袋里一掏然后头也不回甩手一枪,端着机关枪的变态杀手惨叫着倒地,教室里爆发出同学们一阵雷鸣般的掌声?这只有天知道。


但是我们确切的知道,会有另外若干问题发生。比如在推特上,马萨诸塞大学Amherst分校政治学助理教授Paul Musgrave提了整整一个系列。

11.jpg

包括:


哪些教师要配枪?

教师的枪支储存在哪儿?

谁来决定什么时候可以亮枪?

要是教师弄枪走火如何处罚?

教师有权拒绝配枪吗?

谁来考察教师配枪是否合规?

学生可以被允许知道哪些教师有枪吗?

教师本人成了变态杀手怎么办?


好了。还有很多。但先看这里列的最后一条。


且不说教师自己成了变态杀手。带枪教师和学生打交道,被孩子顶撞,头脑发热失控怎么办?哦对了,别忘了教师作为职业,虽然是神圣的,但教师本人素质也良莠不齐。教师队伍里完全可能混入败类。虐待学生,甚至性骚扰学生的情况时有发生。现在这些教师中的败类托川普大总统的福,居然要武装起来了。


如果您是一个美国孩子的家长,就需要想一想这件事了。怎么保证你的孩子所在学校,一个败类教师都不出现?且不说败类教师,脾气暴躁的教师会不会有?要是你的孩子比较调皮,喜欢惹大人生气,或者很有主见,会顶撞权威,那可得小心了,他顶撞的那人,兜里正有一支川普大总统放进去的枪。以保护你家孩子的名义。


这是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对不对?你的孩子走上社会之前,要在学校里十多年,天天和老师接触。哪怕有一次把老师惹毛,哪怕一次,又会有什么后果?怎么保证孩子平平安安的走完这十多年,最终以完整状态通关?


或许只有从现在开始就在家严加教导,绝对,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顶撞,老师。哦我相信,这种教导并不难做,因为这正是美国孩子从小就接受的一种教导——只是之前是关于如何面对警察,现在稍微改改,变成面对老师,不难不难。


只是,人生活中并没有那么多机会面对警察。但孩子在学校里,每时每刻都要面对教师。


所以,或许让教师配枪的办法不太好,弊远远大于利。一旦实行了,死的人会比现在更要多得多。


但是连总统都这么主张了,又能怎么办呢?


而且,美国怎么走到这一步了?这还是正常的生活吗?


也许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你手上的选票,把这帮枪棍清理出美国政治。


孩子们还没有选票,死去的孩子,更是再也不能走进投票站。现在需要我们,为他们投下一票。


让他们的血不必白流。让他们安息。


愿正义降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