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9|回复: 0

控槍,美國做不到的,澳洲搞定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21-2018 02: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創 | 控槍,美國做不到的,澳洲搞定了!
2017/01/03 來源:澳洲財經見聞

眾所周知,美國的槍文化根深蒂固,人們可以合法擁有槍枝。槍枝原本是美國人捍衛自由的象徵,現在卻成了美國的毒瘤。在一個被利益集團綁架的社會,歐巴馬從第一次競選總統呼籲控槍起,8年任期快滿了卻一無所獲。政客的競選承諾成一紙空文。美國人民喝下了自己釀製的苦酒,卻無藥可醫。

而持槍的反社會分子也並沒有停止殺戮,截止到今天,2016年美國槍枝暴力所造成的死亡人數已經超過8000人。相較於其他已開發國家的情況,這種暴力程度讓美國成了一個極不尋常的國度。

早在2012年,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發生時,歐巴馬總統向全國表示,要竭盡所有力量阻止這種慘無人道的殺戮。

由於涉及憲法權利,槍枝管制問題歷來都是美國國內非常難啃的一塊骨頭。反對控槍者認為私人持槍是憲法賦予自己的正當權益,也為弱者自我保護提供了無法替代的平衡力量;支持控槍者則相信只有嚴格控槍才能有效減少社會上的暴力犯罪事件和傷亡人數。

前者通過勢力極大的全美步槍協會去遊說政府,後者則藉助於民眾的示威遊行向政府施壓。不過由於各種複雜因素的影響,美國的現行政策基本上偏向於前者的訴求。由於近年來美國國內的槍擊案頻發,造成的傷亡人數直線上升,導致關注控槍的呼聲不斷高漲。

歐巴馬政府曾多次試圖推動控槍議題,但恰恰是在歐巴馬任內,由於對手渲染「歐巴馬會奪走你的武器」,美國人購買的槍枝比以往任何時期都多,2015年通過購槍背景審查的人數為1420萬,比2008年增加了58%。

閱讀導航

一、澳大利亞的槍枝「黑歷史」

二、澳大利亞進入「禁槍時代」

三、澳大利亞槍枝管制起效

四、美國能否效仿澳洲控槍成功案例?

五、澳洲槍枝管制開始失效?我們身邊有多少潛藏槍枝?

六、澳洲政府再次加強槍枝管理

澳大利亞的槍枝「黑歷史」

澳大利亞是全世界國土面積跟中國差不多,但是人口卻只是中國一個省的人口數(兩千萬多一點)。澳洲四面環海,國防力量海陸空三軍加一起五萬三千人,擁有兩萬左右的預備役。澳洲由於資源豐富,國家富裕,氣候宜人,大約是1851年左右在澳洲發現了大量的黃金才吸引了全世界各國的移民紛紛湧向澳洲,後來的開拓時期就和美國的西部歷史很像了,牛仔,強盜,土著,野獸出沒。

跟美國差不多,槍成了生活的一部份。縱觀世界上的一戰,二戰,韓戰,越戰,海灣,阿富汗幾乎世界上的每一場戰爭都能看到澳洲軍隊的聯合參戰,家裡有槍就是家常便飯,二戰開始直到今天,澳洲仍是美國,英國的軍火倉庫和後勤基地。

在1996年以前澳洲槍店就和家具店一樣賺錢,到處都是M1加蘭德,M1卡賓,湯普森,M14,M16,北方的SKS,毛子的AK47,AK74等等。槍械的品種很多,價格也非常便宜。購買的手續也很簡單。

自然,槍擊案也和今日美國一樣普遍。不過,澳大利亞早前各州的管理力度不同,西澳的槍枝管理相對最嚴格,因而槍械暴力犯罪率最低;而昆州的法律力度則最弱,槍械暴力犯罪率也很高。

1987年1月,一名德國記者駕車從北領地開往西澳的一路上射殺了5個人,每次都是一槍爆頭,手段殘忍,因而被媒體冠以「金伯利殺手」(Kimberley Killer)之名。

同年8月9日,在維多利亞首府墨爾本市的Hoddle街,一名19歲的青年南特用散彈步槍和M14步槍一連槍殺了7人,槍傷了19人。

幾個月後的12月8日,在墨爾本市女王街郵政局,一名22歲的青年維特科維克用槍打死了8人,槍傷了10人,然後從高層墜樓身亡。同月27日,在南澳首府阿德萊德市以東的一個農場發生槍殺案,3個人被打死。

1991年,33歲的弗蘭庫(Wade Frankum)就是以狩獵為理由拿到槍枝,儘管大家都知道他不打獵。拿到槍枝後,弗蘭庫在斯特拉斯菲爾德廣場對著人群掃射,10分鐘內連殺7人,傷6人後自殺。

次年,45歲的貝克爾(Malcolm Baker)槍殺了自己的女友以及另外5人,還傷了其他人。

一樁樁由槍械引發的命案並沒有促使嚴管槍枝,直到1996年。該年4月28日,在澳大利亞塔斯曼尼亞州的旅遊勝地阿瑟港,一名28歲、無業的漢·馬丁·布萊恩(Martin Bryant)手持著AR-15半自動步槍沖入當地著名的黑箭咖啡廳(Broad Arrow Cafe)和西斯岬海角大樓(Seascape)向遊客亂槍掃射,造成35人死亡、17人受傷的慘劇。其後,數百名特種警察人員出動,但警察的火力裝備竟然遠不及歹徒,最後兇手在換彈夾時被路人制服,這才結束了這場殘忍的屠殺。

7個月後,法庭控告馬丁35宗謀殺罪名均成立,即馬丁被判為每個受害者終生坐牢一次,總共需服35個無期徒刑,並「永遠不得釋放」。兇手聞判後當庭大笑,毫無悔意。

這次屠殺讓澳大利亞人不能不正視「槍禍」的危害性了,時任澳大利亞總理的約翰·霍華德(John Howard)藉助民間的不滿情緒,推動各黨派和各地方政府達成協議,在一年內通過新的槍枝法律,禁止半自動步槍。

澳大利亞進入「禁槍時代」

為了配合新法,澳大利亞出台了「國家武器協議」(National Agreement on Firearms)。這條協議禁止了自動以及半自動攻擊型步槍。並且制定了非常強硬嚴格的持槍管理政策。國家還出錢從已有持槍者的手裡買回了大約65萬把攻擊性的武器,這麼一買,搬空了接近六分之一的國庫。在那之後,澳大利亞就未曾發生過大規模的槍殺案。

在這之後,在澳大利亞武器擁有者必須有非常充分的持槍理由(Genuine need)。當然,這還不是任何武器都能擁有的,有的武器理由再充分也不給。合法持槍之前還得上課、培訓、拿執照。總而言之,澳大利亞在控槍這件事上,凸顯了迅速和強硬。

然而事情遠不是那麼簡單。槍枝法案是全國性法案,很多人將因此失去長久努力才獲得的持有槍枝的自由。而槍枝擁有者,尤其是那些偏遠地區的人,多是保守型選民。他的顧問說他「咬下這麼一大口,是否能嚼的動」。

澳洲前總理堅持禁槍

1996年從塔州回來後,霍華德向媒體透露了他的想法。他說不在乎前面的路有多崎嶇難行。

當時的民調顯示,多數澳洲城市居民支持禁槍。可是他必須面對惱怒的偏遠地區鄉村射擊愛好者。霍華德回憶說,自己在Sale鎮的一次集會上講話時,犯了個大錯誤。

警察警告他有死亡威脅,他的顧問又提醒說:如果真出事,怎麼向您夫人交代?霍華德聽從勸告,穿了件防彈背心。因而,霍華德看起來就像衣服下面塞進了一個鼓囊囊的備用輪胎。參加集會的一些人事後說,那種樣子把他們激怒了。

霍華德說,「我再也沒幹過這事。我從來沒覺得受到過威脅。」在雪梨大街上,有人會向霍華德致意:「我一輩子從來沒投過你的票,以後也不大會。不過,我同意你在這件事上的做法。」

隨後,一項槍枝回購計劃宣布了。在霍華德和當時的財長卡斯楚(Peter Costello)「5秒鐘」的商議後,槍枝稅也決定了。

澳大利亞槍枝管制起效

聯邦及各州政府修改槍枝管理法,取締各種自動和半自動步槍及彈藥銷售,並向民眾回購70餘萬支槍械。這數字大約是全國數量的五分之一。在那次行動中,約有100萬支槍械被銷毀,澳洲人的槍擊死亡風險減少一半。

新的法律從起草、辯論、到實施,不到四個月就完成了。

在槍枝回購的初期,媒體上到處是憤怒的槍枝擁有者的聲音。甚至十幾年之後,那些射擊愛好者仍然對政府在一次瘋狂槍擊案後的反應感到厭惡。

由於支持槍枝管制的大多是城市居民,反對槍枝管制的民眾多為鄉村居民,而霍華德當時得到了澳大利亞城市居民的支持。而當時的澳大利亞,有86%的人住在城市裡。這樣的時機也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澳洲槍枝管制的成功。

來自雪梨大學的研究者在接受ABC採訪時表示澳大利亞的經驗證明了「拿走了殺人的武器,槍殺案就少了」的理論。另一位學者還表示,「反對者們會說,殺人犯們會用別的武器殺人啊,可是我們的數據證明並沒有這樣的情況發生,甚至持槍自殺率都減少了。」

的確如此, 數據顯示,澳大利亞過去20年實施的嚴格槍枝管制措施取得了成功,當地的槍殺事件也已大幅減少。

路透社分析了澳洲統計局的數據後發現,澳洲1996年每10萬人有0.54可能遭槍殺;到了2014年,這個比例下降至每10萬人只有0.15可能遭槍殺,降幅高達72%。

澳洲1996年共發生了311起謀殺案,其中98起和槍枝有關聯。到了2014年,澳洲人口從1800萬人增加至2300萬人,發生了238起謀殺案,當中只有35起和槍枝有關。

但看起來近乎完美的數據也擋不住反對者的聲音。他們認為,澳大利亞控槍協議就是一樁笑話,虛偽到經不起推敲。

「1996年的控槍政策不僅僅是更加嚴格的限制持槍,分明是明目張胆的將我們的東西沒收充公。說它是國家共識是對那些反對此協議的人的侮辱。」

反對者不甘示弱的擺出證據。一來他們堅持澳大利亞並沒有因此變的安全。雖然國家當時買回了大部分的武器,黑幫或者飛車黨們依然持有武器。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平民百姓卻會因為拒絕上繳武器而被罰款甚至扔進監獄。二來他們說澳大利亞本來就挺太平的,控槍協議之後的太平根本不關協議啥事兒。

當然了,如果用數據說話,支持控槍的人顯然站穩了腳跟。霍華德認為所有的數字均顯示,澳大利亞的方法在奏效,其他實行同樣政策的國家大多也獲得了成功。

美國能否效仿澳洲控槍成功案例?

對於這個問題,霍華德曾表示:「不同的歷史背景以及文化差異」導致這項政策恐怕無法在美國實行。

據悉,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法案保障了人民享有持有和佩戴武器的權利。當時澳大利亞的情況並沒有這麼棘手。首先澳大利亞沒有憲法保障公民持槍的權利,當時的澳大利亞政府也正處於支持革新的時代,再被一場持槍濫殺這麼一嚇,自然是三下五除二搞定了美國至今還無法解決的難題。

霍華德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分析說,澳大利亞雖然也存在態度強硬的支持槍枝的群體,但面對當時澳大利亞政府來說,影響還是非常微小的。而比起美國的國家步槍聯合(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澳大利亞支持槍枝武器的遊說組織實在太溫柔了。

重要的是美國強大的槍枝武器擁護群體並不是少數人啊。桑迪·胡克(Sandy Hook)案發生兩年後,美國也有8個州響應了控槍的計劃,但同時,4個州默默的放鬆了控槍的管理,這不搗亂呢嘛。

2014年10月的一個關於控槍的民意調查中更顯示出,只有47%的美國人覺得國家需要更嚴格的槍枝管理。比2012年的58%還下降了不少。這和澳大利亞86%的城市居民也不太一樣。可能美國人不像澳大利亞人民,他們真的不是嚇大的。



澳洲槍枝管制是否已經失效?我們身邊有多少槍藏槍枝?

雖然澳洲的槍枝管理一直被譽為正面案例。但眾多學者研究證實,在過去10年間,澳洲民間的槍枝持有數量正在逐步回升,給人們造成安全威脅。

雪梨大學公共醫療學院教授Philip Alpers的研究表明,到2015年,槍械交易量已經達到歷史新高。上個財年,澳洲游10萬4千支槍枝進口。

有組簡單數字說明問題。在1996年之前的18年,全澳洲有13例惡性槍擊屠殺案(超過4人傷亡);1996年之後的18年,沒有一例。

不過,雪梨大學公共醫療學院教授菲利普•阿爾佩斯(Philip Alpers)發布的研究結果顯示,澳洲人所持有的槍枝數量正在逐漸增加,目前已達到約320萬支,數量或已與1996年阿瑟港慘案發生前持平。

他認為,在過去10年間,澳洲民間的槍枝持有數量正在逐步回升,給人們造成安全威脅。他的研究表明,澳洲人用槍枝自殺案件的比例是英國的四倍。據澳洲媒體報導,2012年12月底的一周內,雪梨連續發生了4起槍擊案。槍擊事件頻發成為困擾雪梨治安的嚴重問題。

擁有合法持槍資格的人往往擁有平均3-5支槍,他們熱衷於槍枝收集,有些人並不會把所有的槍枝進行登記,因而其中一部分的槍枝就不可避免得流入黑市。
1.jpg
註冊槍枝的新數據表明有的富人區擁有大量槍枝,遠多於其他區域,這個情況讓城市的部分區域顯得並不安定。

Point Piper和Darling Point這兩個區域是俯瞰雪梨港的絕佳位置,是澳洲最貴的住宅區,連Malcolm Turnbull總理也住在那裡。但這個區域仍註冊槍枝324支,也就是平均每人0.044支。

相反的,距離市中心20公里外擁有雪梨最低房價的Birrong,其註冊槍枝只有159支,比Point Piper區少了一半多。

Point Piper 比臭名昭著的Kings Cross擁有的槍枝還多,註冊槍枝為252支,平均每人擁有0.013支。

在雪梨北岸某些區域,Pymble區擁有槍枝840支,St Ives區則擁有634支。

但如果你想找個澳洲版的洛杉磯康普頓(LA’sCompton),那一定是 Mosman了。在那些獨特的精品店和昂貴的餐廳背後的居然隱藏著1127把槍枝。

與之相反,城市西南部的Lakemba相比平均每人擁有0.044支槍的Mosman來說要好多了,只有392支槍,換言之平均每人0.015支。

Mosman也登上了新南威爾斯州私人軍火庫百名榜,因為其中有個人居然擁有278支槍。

靠近Mosman的Neutral Bay和Cremorne只有很少的槍枝。而靠近Lakemba的Punchbowl註冊槍枝卻占了很高的比例。

新南威爾斯綠黨所設立的網站 toomanyguns.org,可以讓居民輸入郵政編碼來查詢他們居住的區域有多少潛藏槍枝。

該網站還登記了持有人的數量和個人持槍的最大數目。

澳洲政府再次加強槍枝管理

雖然,澳大利亞是世界上嚴格控制槍枝的國家之一,但非法槍枝一直存在。有報告顯示,澳目前有近26萬非法槍枝,但有專家表示這一數據為保守估計,全澳非法槍枝總數應超過60萬。
2.jpg 3.jpg
澳大利亞司法部長麥可·基南於2016年10月21日宣布,為應對非法槍枝泛濫問題,保證國民人身安全,澳政府決定採取一系列措施,加強槍枝管理。

為減少未註冊槍枝數量,政府將實施特赦政策,對社會上的非法槍枝進行回收。「這次特赦只針對未註冊槍枝,不是對合法槍枝回購,」基南說,「特赦那些非法槍枝擁有者,讓其主動交出槍枝,政府對他們免予起訴。」

特赦將於2017年年中開始實施。

澳政府將加大對非法槍枝擁有者和運輸者的處罰力度,並投入大量資金,加大海關對槍枝零件和非法槍枝的檢查力度,提高執法機構的檢查和追蹤能力。

基南表示,這些措施是向非法槍枝擁有者發出的一個強有力、明確的信息,表明澳大利亞政府對涉槍枝犯罪和暴力的「零容忍」態度。

悲慘的現實和讓人膽顫心驚的災難面前,我們不敢落井下石。但法律的威嚴和同情心的傳遞卻是不分國界和人種的。我們只能相信,完善的法律比起高調的自由,更有能力平復人們在這些恐怖屠殺事件中所受到的驚擾。願和平常在,人心安定,天堂沒有殺戮。

點擊文末「閱讀原文」,可通過輸入新南威爾斯州郵政編碼查詢所在區域有多少潛藏槍枝。

最後,與大家分享一篇來自美國,目前生活在墨爾本的作家Aubrey Perry撰寫的詩文作為結尾,文中表達了澳洲對槍枝的嚴格控制的支持,並對自己能夠生活在這樣安全的國度充滿感激。下面就是Perry的原稿譯文:

感謝你,澳洲!

感謝你讓我在走出家門時感到那麼安全。

感謝你讓我在排隊寄包裹去美國的時候,不會擔心是否會有變態的瘋子沖郵局開槍。

感謝你不讓我擔心女兒會死於發生在學校的血腥槍擊、老公在餐廳吃飯時會遭遇不測、或者我的同性戀朋友們會在夜店裡被一個喪心病狂的男人用機關槍掃射。

感謝你尊重並維護所有人的利益,而不是個人的私心。

感謝你澳洲,因為你知道槍枝不是玩具。它們不應被用作消遣,它們不會使一個人更有勇氣,或贏得尊重。

感謝你不把擁有槍枝作為宣揚男子氣概的方式。

感謝你沒有生活在一個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超級英雄,並且上帝准許他們擁有槍枝的國度。

感謝你澳洲,當法律無法保護它理應保護的人民時,你修改了它。

感謝你將保護你的人民置於守護教條之上。

感謝你沒有因憲法而變得陳腐。

感謝你澳洲,你不接受持槍的藉口。

感謝你明白,希望有一把槍可以在周末的時候到靶場玩耍是一種自私的嗜好,而不是應有的權利。

感謝你關心你的同伴勝過關心你的槍。

感謝你明智地覺得更多的槍不會使人民更安全。

感謝你沒有將價值362億美元的槍枝賣到其他國家,從而令你的公民更加恐慌。

感謝你澳洲,你做到了我的國家做不到的事情,那就是保護你的人民。

我知道在澳洲也會發生槍擊事件,但遠沒有美國惡劣。

當我們第一次搬到澳洲時,我和丈夫在Fitzroy住了3年。朋友們擔心我們在這裡是否安全,我們通常笑而不語。

在一個槍枝的文化中,從來不會有和平存在。人們總是要保持警惕。在人群聚集的地方,比如購物中心、電影院、校園、運動會這些本該安全的地方,人們心中總是會產生對槍擊事件的恐懼。

你不會意識到在一個持槍的社會裡生活有多可怕,直到你離開了那裡。

在澳洲,我沒有這麼恐懼、多疑。當每個人都有槍時,任何人都可能成為射殺你的兇手。

美國的槍枝法律培養了公民間不健康的疑心,將人們變得對立。

在這種恐懼中,人們對槍的依賴恰恰是對社會危害最大的。

為了克服恐懼,人們買了槍來保護自己。然而,在過去30年間發生在美國的62起大規模槍擊案中,沒有一起是被持槍的公民制止的。

我為自己國家的很多事情感到驕傲,但對於這些不計其數的,本應被防止的暴力事件,我感到非常非常羞愧。

當Sandy Hook小學槍擊案發生時,我在澳洲家中的電視螢幕上看到了難以置信的可怕場面。我永遠不敢想像這麼恐怖的事情發生在我孩子身上,一顆子彈撕破她幼小的身體,剝奪了她的未來,以及我生命中的摯愛。

我坐在電視機前,看到家長們失聲痛哭,他們的朋友和家人試圖去安慰。此時的我感到悲憤不已。

當我抱起我的女兒,親著她嬰兒肥的臉頰,我感到很慶幸。我慶幸自己生活在一個用實際行動制止槍擊暴力的國家。

感謝你,澳洲!

本文作者:Cynthia高晨曦

製圖:Chloe

文章參考來源: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 ... otings-gun-violence http://www.guncontrolaustralia.org/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 ... n-laws-need-to-know http://www.smh.com.au/nsw/gun-ow ... 0161222-gtgekp.html

http://www.oursteps.com.au/bbs/f ... ead&tid=1215320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來源于澳洲財經見聞,文章觀點不代表壹讀立場,如若侵犯到您的權益,或涉不實謠言,敬請向我們提出檢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