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85|回复: 1

详解扎克伯格的CNN专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1-14-2018 20:4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详解扎克伯格的CNN专访
2018-03-23 如何处理危机公关 硅谷漫游

这次采访由 CNN 高级科技记者 Laurie Segall 在位于门罗公园的 Facebook 总部提前录制,当地时间3月21日晚上9点,CNN播出了Facebook CEO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针对Facebook用户信息外泄一事的专访。



【什么地方出错了】


CNN记者劳丽?西格尔:我要从一个基本的问题开始,马克,发生了什么事?什么地方出错了?


扎克伯格:这是对信任的严重违背,我非常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有保护人们数据的基本责任。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就不应该提供服务。所以现在所有的责任就是要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为了确保做到这一点,我认为有几件基础的事情要去做。其中一个是,像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这样能够访问大量数据、然后不恰当使用它的开发者,不应该进一步访问我们的信息。我们要做一些设置,限制开发者对数据的访问量。


其次,我们必须要确保不会有其他像“剑桥分析” (Cambridge Analytica)这样的外部公司,我们会对所有有权限访问大量用户数据的APP进行调查,然后锁定我们的平台,如果发现有可疑行为就进行完整的审查。


让我来告诉你,我们采取了那些行动。在2015年,几个《卫报》的记者找到我们说,数据被泄露了,Facebook首次获悉了这一数据泄露事件。亚历山大?科根创建了一个Facebook性格测试应用,当用户登陆的时候就会和他共享数据,这些数据与剑桥分析公司也在使用。


我们听说了之后,告诉他我们的政策不允许这样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取使用数据,我们立刻封了科根的应用。并要求科根和剑桥分析提供正式的认证,证明他们已经删除了这些数据。


我们要开始审查数以千计的应用程序。所以,这将是一个紧张的过程,但这很重要。我的意思是,现在回顾起来,这个工作显然应该是之前就要做的。首当其冲的就是“剑桥分析”。我们不应该信任他们给我们的认证。我们不会再犯这个错误。我的意思是,这是我们对社区的责任,是为了保护他们与我们分享的数据而应尽的责任。


【会不会告剑桥分析】


西格尔:你将会对剑桥分析展开法律行动吗?


扎克伯格: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现在是从《纽约时报》、《卫报》以及“第四频道”这几家媒体的报道中了解到,“剑桥分析”公司窃取了数据。但是首先我们需要完成内部审计,简单地说,如果我们发现“剑桥分析”仍然使用那些数据,我们将采取一切法律行动,确保平台上用户数据受到保护。


西格尔:一些用户说你没有直接面对他们。


扎克伯格:确实,我也希望可以早点采取措施。我认为这是我们犯下的最大的错误,平台上和外界有大量的反馈……如果你能够平衡获取数据和在其他的应用上获得社交体验,这将是数据移动性的理想情况。但另一方面是确保你的数据永远是被封锁的,永远不会去其他的地方。我认为我们的视角可能有点理想主义,也许也有点天真,认为数据的移动性以及使社交应用能够使用是平台首选。但我也逐渐了解到,最重要的事情是确保用户的数据被锁住。这是我们在几年前修正的错误,而且我不希望再次犯错。


【Facebook有没有在卖用户数据】


西格尔:你们的商业模式正在经受考验?


扎克伯格:对于Facebook最大的误解就是,我们在以某种方式销售数据。我们不将数据卖给任何人,这是我们公司模式的关键,无论是为了保护人们的数据和隐私,还是为了提升我们服务的竞争优势。


因为无论是信息流还是搜索排名和广告,依靠人们在Facebook上分享的信息,我们才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所以我们不希望这些数据被泄露。如果这些(指销售数据)事情发生,这对于平台上的用户来说不是好事,对我们来说更加不是。所以(指销售数据)这不是广告运作的方式。广告主可以和我们说,“嘿,我想让广告触达这一年龄段的女性。”那么我们会知道哪些用户符合并向用户展现广告,但绝不会把用户信息交给广告主。


【有人在扰乱美国中期选举吗】


西格尔:Facebook如何对抗扰乱选举的行为?


扎克伯格:我觉得明确的是,2016年,我们没有做到应该做的,把这一系列问题放到重中之重,不管是俄罗斯干涉选举或是假新闻。但从那之后,我们看到的是,几个月后有重要的法国大选,那时我们采用了一些AI(人工智能)工具,它做得好多了,能够辨别俄罗斯机器人账号,或是在选举之前将俄罗斯意图干涉选举的东西移除平台。我们很高兴事情在变好。在2017年,奥拉巴马州参议员席位的特殊选举中,我们采用了新研发的AI工具,探测出来传播假新闻的假账号,很多账号来自马其顿共和国。我想这里的现实是,这不是火箭科学,对吗?有很多复杂的工作必须要做,要让如其他国家不能轻易干涉选举,不能轻易让坏人和民众传播假新闻,但我们可以做到。我们对此有责任,不仅是因为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这是我们会关注的重大事件,还因为今年在印度、在巴西和世界各国都有大选。我们真的在致力于我们需要做的每一件事,保证在Facebook上这些选举的公正。


西格尔:你认为有坏角色现在正通过Facebook试图扰乱美国中期选举吗?


扎克伯格:我确定有人试图这么做。我确定现在有了V2,就是2016年俄罗斯做的事情的第二个版本。我确定他们正在为此动作。对此会有新应对方法,我们要保证能观测到并赶在他们之前。


西格尔:说到赶在他们之前,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扎克伯格:是的,我认为我们对不同的事情有一些觉察,我们需要赶在前面。我们公司中有不同的员工,除了研发科技的员工,很多这类东西也需要员工去审查。我们今年做出的巨大承诺之一,就是将公司负责安全问题的员工数增加一倍。截至今年年底,公司即将有20000人致力于网络安全和内容审查的工作。现在有约15000人在从事网络安全和内容审查的工作。我认为打造合适的工具辨别我们产品中的不同模式,同时让人们大范围快速地进行需要的内容审核,将会是一个好的模式,但是你知道,网络安全是一个永远不可能完全解决的问题,所以只要我们的社区在世界上仍然重要,我们就要一直为此努力。


西格尔:你会特别关注现在正在扰乱美国选举的坏角色吗?


扎克伯格:我们看到现在有很多人在努力愈合分裂。分裂是我们在2016年选举中看到俄罗斯试图使用的主要方法。实际上他们大部分事情都不是直接去做,因为我们能够从数据中看出来。不是直接关于选举,而是更多关于分裂人民。所以他们成立了一个团体支持移民改革,又成立了另一个团体反对移民改革,只是为了让人们互相斗争。很多这些都是由假账号完成的,我们可以用人工智能工具更好地追踪这些账号,扫描和观察到正在发生什么。我很自信我们会做得更好。现在的事实是,作为一个20亿人的社区,我不能保证我们什么都能发现。但是我能承诺的是,我们将会让这些反对者做这些事情尽可能困难。我认为对此我们已经做的比以前好得多。


【会不会去国会作证】


西格尔:“美国和英国的立法者都要求你能够作证,所有人都希望你出现,所以你会在国会作证吗?”


扎克伯格:“简单的回答是,如果这是件正确的事情,我很高兴去。Facebook定期在国会就一些议题进行作证。国会做着至关重要的工作,我们将向其提供一些他们需要的信息。我们看到的只是Facebook上发生的活动,但国会可以获得Facebook以外更多公司和情报组织的信息。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让Facebook里知道最多情况的那个人去,如果那是我,那么我很乐意去。到目前为止我们发现,人们的工作通常是聚焦在某一领域,在某一时刻我在一些话题上是唯一的权威人士,所以这对我来说去做(指前往国会作证)是有意义的,我也很乐意在这个时候去做到这一点。


【Facebook该不该被监管】


西格尔:鉴于这里的风险,为什么Facebook不应该被监管?


扎克伯格:我实际上也不确定我们是否不应该被监管。我认为现在的大科技领域的发展在世界上的重要性越发提高,我实际上在想的问题要更进一步。我想的是,什么才是正确的监管,而不是,“是或否,它需要被监管吗?”


西格尔:什么才是正确的监管?


扎克伯格:首先有一些最基础的东西,有一些大型的知识分子辩论。在基本的方面,有的东西我会很乐意看见,像是透明广告法案。如果你看到电视或印刷广告上有多少规定,就会发现不知为何为什么在互联网上的广告监管规定这么少。我们应该对互联网和传统媒介要求同样等级的广告透明度。我不知道这项法案会不会通过,我认识一些参议员很努力地在致力于此。但Facebook已经对此做出承诺,而且我们已经开始推出透明广告工具,完成了现在人们还在讨论的法案中的大部分内容,因为这非常重要。人们需要知道他们在Facebook上看到的广告是谁买的,你应该可以在任何页面看到人们针对不同目标受众投放的所有广告。所以我们实际上已经准备好在加拿大进行测试,我们的目标是让这套方法在2018中期选举之前在美国运行,这样我们为了美国的2018中期选举会有新的更高的透明度标准。当然也有更广泛的监管问题,广告只是比较简单的一种。


【最后悔的事】


西格尔:你作为Facebook的领导已经14年了,回顾这些时间,因为我们不经常了解到马克本人,你有后悔的时候吗?如果你回头看到某个后悔的时刻,你非常希望能改变或者完成它,那会是什么?


扎克伯格:噢,我不知道。我犯过很多错误。我创业Facebook的时候才19岁,还是个孩子。


西格尔:你会对19岁宿舍里的自己说些什么?


扎克伯格:我认为一个很常见的问题是,“你希望你没有犯过什么错误?”但是实际上你的一生中会犯下巨量的错误,不管你做什么。你会犯的所有错误我都犯过。当我创办Facebook的时候我还很年轻,缺乏经验。我犯过技术上的错误,也犯过生意上的错误。我雇佣过错误的人,信任过错误的人。我发布的失败产品可能比大部分人一生的还要多。但是你知道,我认为让Facebook为人们工作的关键,不是因为没有错误,而是我们能从错误中学到什么。这就是我试图在公司内部和为我们的社区做出的承诺。也许你不能让每件事都正确无误。世界在变化,新的挑战也会随之而来。


【成为父亲后的改变】


西格尔:成为父亲是如何改变你对用户的承诺的,一个更好的Facebook是什么样子?


扎克伯格:我认为有了孩子之后很多都变了。


西格尔:比如说?


扎克伯格:我以前会认为,对我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东西,是向世界尽量做出积极的影响,而现在我只想打造一些能让我女儿长大后为我感到自豪的东西。我现在的指导哲学就是,我白天来上班,做很多困难的事情,然后回家后问问自己,我女儿会不会为我今天做的事情感到自豪。


[分割线]

事件回顾

2013年,政治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前员工Christopher Wylie为了研究如何利用固有心理特征影响选民行为,找到剑桥大学教授Aleksandr Kogan合作。

Kogan为此开发了一个名为“这是你的数字化生活(thisisyourdigitallife)”的APP,需要通过Facebook账户登录。获得用户授权后,APP可以收集用户的居住地、喜好以及好友的部分信息,而这些信息将被用于“学术目的”。最终约30万用户下载了这款APP,超过5000万用户的数据被收集。

2014年,为防止APP滥用用户数据,Facebook要求开发商在获取用户的好友信息前,必须得到好友本人授权,在收集用户敏感信息时也必须先征得Facebook同意。Kogan无法再以上述方式获取更多数据。

2015年,有记者曝出Kogan把他获取的Facebook用户数据与剑桥分析公司共享。Facebook立即禁用了这款APP,并得到了Kogan和剑桥分析公司出示的“已删除所有通过违规途径获得的数据”的证明。

2018年3月17日,根据Wylie的爆料,多家媒体报道称剑桥分析公司没有删除Facebook的用户数据。Facebook立刻禁止剑桥分析公司使用Facebook的任何服务,剑桥分析公司则坚称已删除所有数据,并同意接受Facebook指派的法院审计。

3月19日,Facebook股价出现五年来的最大单日跌幅6.8%,20日再跌2.56%,Facebook市值两天蒸发500多亿美元。

3月20日,Facebook发出官方声明称,领导团队已经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正在夜以继日地工作,收集事实和采取行动。公司上下因为被高根和剑桥分析公司欺骗而感到气愤,接下来会积极保护用户信息。此外,Facebook首席信息安全官Alex Stamos被曝将离职。

3月22日,扎克伯克和桑德伯格发表声明,强调Facebook有责任保护用户数据,否则不配提供服务,并列出了接下来的调查计划。

据报道,Facebook已经雇佣数字取证公司开展调查。剑桥分析同意调查,Kogan也给予了口头承诺,但爆料人Wylie拒绝调查。
[分割线]

Facebook下步措施

一、调查在2014年前曾大量获取的Facebook用户信息的所有APP,任何可疑的APP都将面临全方位审计。如果找到滥用者,将实施禁用并通知所有受到影响的人,包括此次事件的受害者。


二、进一步限制开放商获取用户信息的权限。例如,如果用户3个月内没有使用的应用程序,开发商权限将被取消。用户将仅能授权APP获取名字,头像和电子邮件。开放商在获取用户授权之外,还需签署相关协议。未来几天还将有更多措施。

三、帮助用户对授权获取信息的APP的知情权。Facebook将在个人主页信息流置顶一个小工具,方便用户查看授权应用单位或者取消授权。这个工具已经在隐私设置里开放,现在还将把它置于信息流中,以确保每个人都能够看到。
[分割线]

扎克伯格的书面声明


专访片段播出之前,扎克伯格已经在Facebook的个人主页上首次公开回应了用户信息外泄事件。他说,虽然Facebook在2014年已经对用户信息外泄一事采取过重要措施,但同时也犯了一些错误,接下来将积极思考如何防止事件再次发生。他表示,Facebook有责任保护用户数据,否则不配提供服务。



声明如下:


I want to share an update on the Cambridge Analytica situation -- including the steps we've already taken and our next steps to address this important issue.


我想分享一些剑桥分析事件的最新进展,也包括我们已经采取和即将采取的下一步措施。


We have a 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 your data, and if we can't then we don't deserve to serve you. I've been working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happened and how to make sure this doesn't happen again. The good news is that the most important actions to prevent this from happening again today we have already taken years ago. But we also made mistakes, there's more to do, and we need to step up and do it.


我们有责任保护好大家的数据,如果我们没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就不足以向大家提供任何服务。我这几天一直在尽可能搞清楚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考虑采取哪些措施才能才能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好消息是,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的最重要的举措,我们数年前就已经开始实施,但我们仍然犯下错误,我们还需更多努力,加大保护用户数据安全的力度。


Here's a timeline of the events:

以下是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


In 2007, we launched the Facebook Platform with the vision that more apps should be social. Your calendar should be able to show your friends' birthdays, your maps should show where your friends live, and your address book should show their pictures. To do this, we enabled people to log into apps and share who their friends were and some information about them.


2007年,我们创办了脸书平台,期望建立更多的社交应用。大家的日程表应当能显示好友的生日,地图应能显示好友的居住地,通讯录应当能显示联系人的照片。为此,我们允许用户登录应用,并授权这些应用获取大家的社交信息和一些个人信息。


In 2013, a Cambridge University researcher named Aleksandr Kogan created a personality quiz app. It was installed by around 300,000 people who shared their data as well as some of their friends' data. Given the way our platform worked at the time this meant Kogan was able to access tens of millions of their friends' data.


2013年,剑桥大学研究人员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开发了一款心理测试应用,约30万名用户安装了这款应用,并分享了他们自己以及好友的部分信息。鉴于我们平台当时的状况,这意味着科根能访问数千万用户的信息。


In 2014, to prevent abusive apps, we announced that we were changing the entire platform to dramatically limit the data apps could access. Most importantly, apps like Kogan's could no longer ask for data about a person's friends unless their friends had also authorized the app. We also required developers to get approval from us before they could request any sensitive data from people. These actions would prevent any app like Kogan's from being able to access so much data today.


2014年,为了预防滥用用户数据的应用,我们宣布对整个平台做出改动,大幅限制应用开发者能够访问的数据。最重要的是,类似科根心理测试应用的应用,在没有获得用户好友明确授权的情况下,不再能访问他们的数据。我们还要求开发者在收集用户敏感数据前获得我们的批准。这些措施使得以科根的心理测试应用为代表的应用,目前不再能收集如此大量的数据。


In 2015, we learned from journalists at The Guardian that Kogan had shared data from his app with Cambridge Analytica. It is against our policies for developers to share data without people's consent, so we immediately banned Kogan's app from our platform, and demanded that Kogan and Cambridge Analytica formally certify that they had deleted all improperly acquired data. They provided these certifications.


2015年,我们从《卫报》记者那里获悉科根向剑桥分析提供了其应用收集的数据。开发者未经用户同意向第三方提供用户数据,违反了我们的相关政策,因此我们立即在平台上封杀了科根的应用,并要求科根和剑桥分析正式证实他们已经删除了不当收集的全部数据。他们提供了证明材料。


Last week, we learned from The Guardian, The New York Times and Channel 4 that Cambridge Analytica may not have deleted the data as they had certified. We immediately banned them from using any of our services. Cambridge Analytica claims they have already deleted the data and has agreed to a forensic audit by a firm we hired to confirm this. We're also working with regulators as they investigate what happened.


上周,我们从《卫报》、《纽约时报》和Channel 4的报道中获悉,剑桥分析并没有履行承诺,删除本该删除的数据。我们立即禁止他们使用我们提供的任何服务。剑桥分析声称它删除了相关数据,愿意接受我们派遣的一家公司的审计。我们还在与调查此事的监管机构密切合作。


This was a breach of trust between Kogan, Cambridge Analytica and Facebook. But it was also a breach of trust between Facebook and the people who share their data with us and expect us to protect it. We need to fix that.


此次事件打破了科根、剑桥分析和脸书之间的信任。同时也打破了脸书和向我们提供数据的用户之间的信任。我们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


In this case, we already took the most important steps a few years ago in 2014 to prevent bad actors from accessing people's information in this way. But there's more we need to do and I'll outline those steps here:


目前,我们在2014年就采取了相关措施来避免此类通过恶意手段获取用户数据行为的发生。但事实表明我们尚需努力,以下是我们将采取的措施:


First, we will investigate all apps that had access to large amounts of information before we changed our platform to dramatically reduce data access in 2014, and we will conduct a full audit of any app with suspicious activity. We will ban any developer from our platform that does not agree to a thorough audit. And if we find developers that misused personally identifiable information, we will ban them and tell everyone affected by those apps. That includes people whose data Kogan misused here as well.


首先,我们将调查所有访问大量信息的应用,对存在可疑行为的应用展开全面审计。我们将封杀不同意进行全面、彻底审计的开发者。对于被发现滥用用户身份信息的开发者,我们将进行封杀,并通报受影响的用户。


Second, we will restrict developers' data access even further to prevent other kinds of abuse. For example, we will remove developers' access to your data if you haven't used their app in 3 months. We will reduce the data you give an app when you sign in -- to only your name, profile photo, and email address. We'll require developers to not only get approval but also sign a contract in order to ask anyone for access to their posts or other private data. And we'll have more changes to share in the next few days.


第二,我们将进一步限制应用访问数据的权限,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例如,如果用户在3个月内没有使用过一款应用,我们将取消应用对用户数据的访问权限。在注册应用时,我们将限制用户只能向应用提供姓名、档案照片和电邮。我们将要求开发者在访问用户的帖子或其他私密数据前,不但要获得批准,还要签订协议。未来数天我们还将公布更多措施。


Third, we want to make sure you understand which apps you've allowed to access your data. In the next month, we will show everyone a tool at the top of your News Feed with the apps you've used and an easy way to revoke those apps' permissions to your data. We already have a tool to do this in your privacy settings, and now we will put this tool at the top of your News Feed to make sure everyone sees it.


第三,我们希望确保用户知道自己允许哪些应用访问自己的数据。在下个月,我们将推出一款针对信息流的工具,让用户了解自己使用的应用,方便地取消它们的数据访问权限。


Beyond the steps we had already taken in 2014, I believe these are the next steps we must take to continue to secure our platform.


除2014年采取的措施外,我认为我们还必须采取上述措施,继续确保我们平台的安全。


I started Facebook, and at the end of the day I'm responsible for what happens on our platform. I'm serious about doing what it takes to protect our community. While this specific issue involving Cambridge Analytica should no longer happen with new apps today, that doesn't change what happened in the past. We will learn from this experience to secure our platform further and make our community safer for everyone going forward.


脸书是我创办的,直到最后一天,我都会对平台上发生的事情负责。我会严肃对待所有能让我们社区变得更安全的措施。虽然剑桥分析数据泄露事件不会发生在目前的应用上,但它改变不了过去发生的事实。我们将从中汲取教训,更好地保护平台安全,使我们的社区更安全。


I want to thank all of you who continue to believe in our mission and work to build this community together. I know it takes longer to fix all these issues than we'd like, but I promise you we'll work through this and build a better service over the long term.


我要谢谢仍然信任我们的用户。我知道,解决所有这些问题所需要的时间超过我们的预期,但我承诺我们将解决这些问题,提供更好的服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