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79|回复: 1

谈疫苗 | 我们永远都会踏入同一条河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1-15-2018 17:3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谈疫苗 | 我们永远都会踏入同一条河流,并在里面踏来踏去

原创: 毛利小张  疲浪主义  今天
尽管这次2018年的疫苗危机事件终于引起了广泛关注,但我并不对这一领域的安全性抱有任何制度健全和好转的希望。
我说过很多次类似的话,尽管社会事件时常发生,但究其本质都是一样的,在结构性的体制之恶下,对“未来会更好”的期望是不存在的。
我们永远都会踏入同一条河流,并且在里面踏来踏去。


1、中国疫苗问题全面梳理

疫苗问题由来已久,2018年的山东既不是开端,也不会是结局。
在大规模的疫苗安全事件爆发日历中,有几个时间需要高亮显示,而他们都离现在不算太远。

————2007山西疫苗事件————
2007年山西疫苗事件,发生于中国山西的多起儿童注射疫苗后致伤致死的事件。由于该事件一直长期被当地媒体及政府进行长期隐瞒和压制,直到2010年才得以公布。
我们可以详细回顾一下这件十年前的大案:
2007年5月,山西省疾控中心干部陈涛安多次向有关部门举报疫苗问题,媒体也有相关报道。
2007年10月至12月,山西省纪检委组织调查组进行调查核实,
2008年11月,国家卫生部组织专家组来山西就媒体反映的有关问题进行了调查,并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部分批次疫苗进行抽检,结果合格。
2010年3月17日,《中国经济时报》首席记者王克勤经过半年实地调查后,发表一篇《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文章揭露疫苗问题。
3月17日当晚,山西省卫生厅:报道不实。
3月18日,《中国经济时报》发表声明,提出强烈异议。
3月18日,国家卫生部表示关注,要求山西省卫生厅反馈情况。
3月22日,山西省卫生厅开发布会,表示要进行重新调查。
3月22日,上访家长称被要求别搞小动作。
3月23日,山西省卫生厅出具调查结果,认为15例病例均与“高温疫苗”无关,不过不排除其中2例与接种疫苗有关。
3月23日,国家卫生部派出8名专家组抵达山西协助调查。
3月23日,多名家长就收到短信威胁报案。相关专家负责人称被要求“统一思想,统一口径”。
3月25日,记者简光洲在微博中透露,接到通知要求撤回派往山西的记者。
5月12日,签发《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的《中国经济时报》社长、总编辑包月阳被调离职务。
最终调查结果:没有结果。

参考新闻及资料:
① 维基百科相关事件列表与链接:https://zh.wikipedia.org/wiki/%E ... 4%BB%B6#cite_note-9
②王克勤《山西疫苗乱象调查》:http://news.sina.com.cn/c/sd/2010-03-17/060419879130.shtml
③《山西问题疫苗上访家长称被要求别搞小动作》:http://news.sina.com.cn/c/2010-03-23/030917257167s.shtml
④《山西问题疫苗事件两名家长就遭短信威胁报案》:http://news.sina.com.cn/c/2010-03-24/061919928073.shtml

————2013乙肝疫苗死亡事件————
2013年乙肝疫苗死亡事件,为集中发生于2013年11月至12月,几个中国南方婴儿在接受乙肝疫苗后死亡的事件。集中爆发的死亡共计约10例,但涉事企业之一康泰生物,此前多次爆出注射婴儿死亡风波。另有大连汉信和北京天坛生物牵扯其中。

最终调查结果:三大疫苗公司均声称疫苗合格,当地医疗主管部门均称死亡为“偶合症”。

参考新闻及资料:
① 维基百科相关事件列表与链接:https://zh.wikipedia.org/wiki/20 ... 1%E4%BA%8B%E4%BB%B6
②《康泰生物此前曾屡次爆出注射婴儿死亡风》:http://money.163.com/13/1224/14/9GSAE4OA002526O3.html
③厂商称疫苗无问题:http://news.163.com/13/1226/02/9H03NFKS00014AED.html
④官方称属偶合症:
http://news.163.com/13/1226/09/9H0SF31Q0001124J.html


————2016庞红卫疫苗事件————
2016年中国疫苗事件,亦称山东疫苗案,是指2016年爆发的一起公共安全事件,它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十八个省市的问题疫苗,涉案金额达5.7亿元,主要经营和运输者在此前的六年时间内大量供应无效或过期的疫苗。
这个事件和其他的疫苗事件有本质差别,其他事件的问题出现在生产厂商环节,是疫苗本身有问题,而这件事情涉事的疫苗都是正常疫苗,问题是出在未按照规定进行冷链存储和运输,导致疫苗无效甚至变质。
也许是因为涉事面积过大省市众多,也许恰好是因为未牵涉大的企业,也许仅仅只是因为国务院亲自出面督查,这是几件疫苗事故中,唯一一件处罚相对正常的事件。
最终调查结果:
1、庞红卫犯非法经营罪被判19年,而孙琪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
2、截至2018年3月26日,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已公开的相关判决文书中,与该案有关的案件涉及中国18个省、市、自治区,相关案件刑事判决书共计91份,137人各因非法经营、滥用职权、毁灭伪造证据、贪污、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等5项罪名获刑,其中涉及国家公职人员64人。

参考新闻及资料:
① 维基百科相关事件列表与链接:https://zh.wikipedia.org/wiki/20 ... 7%E4%BA%8B%E4%BB%B6
②国务院成立督查组: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3/28/c_1118467672.htm
③判决书报道: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3/28/c_1118467672.htm


即使是此次涉案的疫苗事件,也远不是在今年发生的。最早需要追溯到2017年的10月份。
我们同样整理一下整个事件发生的时间线:
2017年10月27日,吉林省食药监局就长春长生生物“百白破”疫苗立案。

11月3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消息称,长春长生生物(系长生生物子公司)和武汉生物各一批次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共计65万余支。其中长生生物疫苗流入山东,武汉生物疫苗流入重庆和河北。
此后9个月,再无相关调查信息流出。
2018年7月15日,经过内部人举报,国家药监局通报了长春长生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造假问题。吉林省食药监局收回其《药品GMP证书》,叫停其狂犬疫苗的生产。
7月16日,长生生物发布公告,表示正对有效期内所有批次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全部实施召回。
7月17日,长春长生发声明称,此次所有涉事疫苗尚未出厂销售,已经上市的狂犬疫苗符合国家注册标准。
7月18日,山东疾控中心发布信息,宣布山东省已全面停用长春长生生物生产的狂犬疫苗。
7月19日,长生生物发布公告,称收到了关于“百白破”疫苗旧案(即上文所提到的2017年10月即立案的旧案)的处罚决定书。决定书中提到的处罚为:没收剩余库存186支,罚款总计约344万元。

7月20日,吉林省食药监局在官网公开了决定书,落款处日期7月18号。

参考新闻及资料:
①长生生物受累问题疫苗股价创新低 全部销往山东省: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 ... ynstfh7792938.shtml
②人民日报山东分社东岳客公众号:http://www.ce.cn/cysc/sp/info/201807/22/t20180722_29821058.shtml
③吉林省食药监局等官方文件。



2、单靠“坏人”无法解释的体制性的恶

把每个社会事件掰开来看,总是可以找到一些罪人,似乎人性的恶和贪婪足以解释一切。但是如果同样的事件反复发生,并且发生之后无法引起任何真正的变化,那这显然就不是人性所构造的恶。
中国社会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什么“特殊国情”,贫民窟的大火也好,幼儿性侵案也好,近年来发生的每一个社会事件,在其他国家和地区都一样有发生过。
以疫苗安全事件为例,1955年美国的戈茨丹克诉卡特实验室一案,因注射脊髓灰质疫苗而引起瘫痪的受害者安妮,最终获得了14.73万美元的赔款,折算成今天的购买力相当于132.57万美元。
这件导致了164人永久瘫痪,5人死亡的卡特实验室疫苗案件,直接导致该实验室微生物研究所所长被开除、美国卫生部秘书长Hobby和卫生研究院主任Sebrell引咎辞职;并在未来的十年中促进了美国疫苗审批制度的改良和完善。

按照我惯用的语境来说,我会把“发生一件社会事件之后承认问题并道歉,然后直面问题进行改进,尽管以后还是会有问题但每一次都比之前处理得更好”的这种社会状态称之为“一个正常的社会”。
也正如我在无数篇文章中不断讲的一样,一个正常的社会,是不应当依赖“当权者的良心”来保证民众安全的。
人性就这个逼样,自私和贪婪有错吗?——事实上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重复着自私和贪婪,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也正因为如此,体制存在的意义理应是遏制人性的负面,而非放大它。就像很多人痛骂贪官的同时也在憧憬着成为贪官一样,如果一个体制造就的结果是只要忽略他人生存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巨大的利益,那么我们可以认为这个体制本身就是恶的源头。
权力是无法被人性驾驭的,千百年来权力总是驾驭人性。所以现代国家体制始终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合理地限制权力。一方面权力应当被分散,任何一种权力都不能凌驾于一切,所以美国独立战争之后联邦政府始终无法从各州获得认可的统一权力;另一方面权力应当有所忌惮,忌惮选票不再支持自己,忌惮媒体曝光丑闻,所以媒体的言论自由需要被保障,所以水门事件才得以曝光。

然后我们想象我们的社会:
当掌握着绝对解释权,不需要对公众透明公示执行细节、招标过程以及审批标准的时候,换我我也会让亲戚来中标;
当拥有可以不受监督而决定采购哪家药材/疫苗/食品的权力的时候,换我我也会收受回馈;
当被立案调查也只需要轻微罚款,继续做的利润仍会盖过受处分的成本的时候,换我我也接着干;
当东窗事发甚至免职落马,但过几年趁人不注意仍然可以官复原职的时候,换我我也不怕啊。
最开心的是,如果真闹出了大事,网警很快就帮我清理干净了呢……


每次大事被爆出来之后,只要上面做出一点小小的表示大家都觉得很开心,“哇,进步了”“没关系,我坚信只要一直努力,未来就会越来越好的”……
我以前也曾经这么相信过,在我还非常小的时候。那时候我只能看到社会的表象,所以我认为这些事情都不是中国独有的,别人经过多年发展可以战胜的问题,我们只要多发展几年自然也就会消失。
但我现在不这么看了,我长大了,我读了很多书,找了很多答案,我知道改变这些问题的核心究竟在哪里,我也知道哪怕我们的法律写得和欧美日韩一模一样在具体执行上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不信你去读一读我们的宪法,有几条是生活中真存在的?
社会管理的核心或许是法制,但只要法律仍然装饰作用大于实际作用,就毫无意义。就真实情况而言,社会管理的核心是权力如何发挥作用。
只要权力结构不改变,权力依然不受监督无所忌惮,违法成本和操作空间依然如此大,别说疫苗问题了,今后恐怕还有千千万万个问题等着我们。



去年我总是呼吁大家不要相互戕伐,也不要只顾自己,因为在不受限制的权力面前,所有人的利益都是相通的,并不存在另一个阶级抢走了你的利益这种事情,只有你们本该有的利益究竟去了哪里这样的问题。
但现在我也很久不说这话了,如果不是因为疫苗的事情此前就关注过一段时间,否则这篇文章我也不会写,在权力体制本身不改变的背景下,我不对未来抱有任何希望和期待。
还是那句话:我们永远都会踏入同一条河流,并且在里面踏来踏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