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0|回复: 1

押沙龙:怎样评价刘仲敬和费拉民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16-2019 07:0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数线单杠引体向上
2017-11-12 02:58 提问
问题价值:¥200.00

有人说中国是费拉民族,您怎么看?另外,能评价一下人称超越司马迁的古今第一史学奇才怪才鬼才天才刘仲敬吗?


押沙龙
2017-11-18 15:02 回答
一  

所谓费拉民族这个说法,在斯宾格勒的《西方的没落》里就详细说到过。斯宾格勒是个神叨叨的作者,身上沾染了很重的德国神秘主义倾向。

他有一个很著名的理论,就是说人类的个个社会文化就像一个大活人一样,而且它们彼此完全不同,根本没有互相理解的可能性。按照他的说法,西方社会是个“浮士德”类型,追求力量和能量;希腊罗马社会是“阿波罗”类型,追求的是实实在在的完美实体;中东属于“麻葛”类型,把世界看成善恶战斗的所在。这个想法本身很有趣,但也引发了很多奇谈怪论,比如他说科学也不是唯一的,哪有什么真正的科学,正确的科学?日心说和地心说没有什么谁对谁错,都是文化的象征而已。blahblahblah.......他还把达尔文痛批一顿,说达尔文的进化论是一种堕落,是西方社会垂死的征兆,真正的进化科学家是歌德(对,你没看错。歌德研究过光学和色彩学什么的,说牛顿光学是错误的,研究科学不能靠逻辑和试验,更要凭直觉。所以歌德不仅是个大诗人,还是个著名的伪科学家。而斯宾格勒最喜欢他。)

他喜欢用人来比喻社会(这个是当时的风尚)。他说人类从原始状态就像小孩子,有无限的可能,但是进入文化状态,就像进入青春期和成年,把自己的性格发挥到极致,等到没什么可做的了,大家就僵死了堕落了,社会推进到文明状态。一进入文明状态下,这个社会就完蛋了,大家就变成费拉民族了。这种人没有理想没有未来没有敬畏,只有聪明只有才智只有逻辑。





这个词儿就被刘阿姨借来了。不过按照斯宾格勒的意思,费拉民族不是指具体某个民族。所有进入“文明阶段”的人,都是费拉民族,比如罗马帝国的罗马人,阿拉伯帝国的中东人,现在的欧洲人都是费拉民族。而刘仲敬把它单套到了中国头上。

其实刘忠敬从斯宾格勒那里借来的不仅是费拉这个词儿,他很多概念都是斯宾格勒的翻版,比如“原始丰饶”就无非是斯宾格勒说的原始状态下的无限可能性。刘仲敬对统一的厌恶也是从斯宾格勒“文明帝国”脱胎而来。事实上,他的整个理论基础,差不多都是从斯宾格勒借来的。

但是斯宾格勒大家不熟悉,所以一看刘仲敬的,“哇,好新鲜耶!”

其实,如果他们仔细读过斯宾格勒和汤因比,就不会觉得这么新鲜了。





斯宾格勒已经是走火入魔的作者,他深陷到二十世纪初的神秘主义以及社会有机体观念(把社会看成一个像人一样的有机生命)里面,其实跟希特勒属于同一个潮流。当然,他本人并没有特别强的种族主义,对所有民族一视同仁:都他妈会变成费拉!但是他的这个思维方式是希特勒有天然亲近性的。

刘仲敬把斯宾格勒的理论中国化了,也窄化了。斯宾格勒对西方和东方一视同仁,而刘仲敬则单独把中国打成费拉,加以种种咒诅,而把盎格鲁-萨克逊人视为优秀的天命者,这个斯宾格勒是绝不会同意的。





我对斯宾格勒都不喜欢,当然更不会喜欢刘仲敬。

我觉得他的思维倾向很情绪化,阐述得很夸张,比如用贵支之类的词儿,网友用用这些词儿问题不大,但这绝不是一个从事研究的学者该用的词汇。他的观念在我看来扭曲而危险,如果成为潮流,会成为社会的可怕灾难。

我觉得危险,倒不是因为我有民族情绪,对他贬低中国人有看法,而是因为他的言论有一种走火入 魔的神谕式的倾向。用一种神谕式的口气说出宏大的结论,这个东西如果在学界流行,是学界的灾难,如果在社会上被信奉,那更是社会的灾难。

刘仲敬的书我读过三本,都是用一种不容争辩的口气下结论,观点无从讨论也无从验证,比如他说商纣王临死前把所有玉器焚烧,并不是不想让对方得到,而是想借此发动一场类似核武器之类的终极战争,这个古怪的观点就没法验证,他也没有兴趣论证,就是这样。

所以说,他的态度很简单:事情就是这样,要么信我,要么不信。

斯宾格勒称这种思维为“观相”,就是凭神秘的直觉。歌德靠这种“观相”打败了牛顿,研究出了真正的科学;他斯宾格勒靠这种“观相”打败了所有的历史学家,研究出了真正的历史。但在我看来,这就是王小波说的“忽然恍然大悟,然后觉得自己事事儿都对”。

说白了,这不是学术,就是布道。

我对这种布道者都不喜欢。





刘仲敬的文风是半文不白的晦涩,这种文风当然是性格和文字偏好使然,但是这种文风也是契合他的思维方式的。只有用这种晦涩的文风,才能最好地掩盖他理论中的逻辑断裂之处,掩盖他独断式结论的突兀之处。如果用清晰的白话文表达出来,很多问题就会变得刺目,所以这种古怪的文风对他是有利的。

当然,我承认他的很多优点,比如他能从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出发,编制出一个有头有尾的大故事,这个就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我也承认,如果读者用一种随便翻翻的态度去看,也能发现一些新奇有趣的思路。

但是,我认为不能太把他这种理论当回事。本质上,那就是一种反智的思维方式。

那些特别推崇他的人,我觉得有些是特别厌恶中国的某些方面,所以对他的言论有好感;也有些则可能是天生倾向就是喜欢找一个人生导师,这种导师当然是口气越大,说的越神秘越好。这跟有人信奥修是一个道理,只不过方向不同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