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24|回复: 0

南非无偿没收白人土地的真相是什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5-2019 22:5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非无偿没收白人土地的真相是什么?

原创: 雷音编辑部  大唐雷音寺  2018-08-13

置顶大唐雷音寺
换个角度看世界


■ 文丨大唐雷音寺 袁榭

2018年7月底,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宣布,自己所代表的南非执政党“非国大”(非洲人国民大会党)将支持修宪,让宪法“明确”允许政府无偿没收土地,“响应南非所有人民的期盼”。

消息一出,举世大哗:为何以非暴力、和解、经济振兴著称的当代南非,居然会效仿津巴布韦的血腥失败先例,也要走向无偿抢夺公民私产的不归路?原因何在,结果将会怎样?

一,津巴布韦土地改革史深刻地影响了南部非洲

说起无偿抢地,全世界都想到津巴布韦。这里说几个少有人提的典故,能让大家更好地了解津巴布韦抢地的真意。

1973-1979年,津巴布韦还叫罗德西亚,白人主导的政府与黑人的赤色游击队鏖战不休。基层的白人农民开始大批逃亡,多达1122个白人农场被抛荒。但后来的津巴布韦执政党“津民盟”(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不准黑人占据这些实际无主地,违者将面临死刑。

“津民盟”给出的理由可能让你非常熟悉:革命尚未成功,现在跑去种田的人,要么是只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意志不坚定分子,要么就是投降分子、是亲白人的内奸叛徒。

1980年,罗德西亚灭亡,津巴布韦建国,开始首次普选,战后幸存的各个黑人政党踊跃“用枪竞选”。“津民盟”的宿敌、津巴布韦受苏联支持的政党“津人盟”(津巴布韦非洲人民联盟),因为武装力量之前被罗德西亚和南非军队击溃大半,自然在这种选举中败北。绝望的“津人盟”残部,在津巴布韦南部农村肆意杀害白人农民,抢占白人农场。

受几个东北亚同志国家支持的“津民盟”,表示绝不容忍“津人盟”破坏农业生产的妄为。1981年1月,“津民盟”旗下的第5步兵旅开拔南部“平定局面”,1987年撤军时,近两万“津人盟”支持者被杀,“津人盟”残兵被彻底消灭。

1980-1999年津巴布韦政府的土地收购政策,有着从“愿买愿卖”到“强行贱价收购”到“无偿抢夺”的历史轨迹。1990年代前半叶,“强行贱价收购”的对象中,有白人农民。但“津民盟”的党外黑人政敌与穆加贝的党内黑人对手,也纷纷发现自己刚从土地自由流转中收购的农场,被政府以不到成本价十分之一的价格索购。想不卖?可以啊,接着这些黑人农民就会发现,警察以“破坏土地肥力”、“污染水源”的案由,前来农场贴封条。

世纪之交的津巴布韦抢地,不需赘述。但有些被人忽视的背景与结局不可不提。

1998年津巴布韦派军队参与刚果内战,次年英国政府与世界银行表示将结束对津经济援助:贵国既然有钱出兵干涉境外,应该不再需要外国打钱赈济了。

1999年、2000年,“津民盟”力推的自我加冕的新宪法草案接受公投,总人口投票率不超过25%,其中城区黑人与农场黑人工人构成的劳工阶级有六成投反对票。2000年6月议会选举,工会支持的反对党“民主变革运动”在大批党工被骚扰、被谋杀的逆境中,仍然获得47%的普选票、57个议会议席,其中包括代表首都城区的所有议席。


“津民盟”敌对党“民主变革运动”的示威现场,其中没有一张白人面孔

2000年11月,穆加贝下达总统令,正式开始无偿没收土地。政府没收来的农场,并没有分配给在这些农场中就业的黑人农工。相反,近42万黑人农工,被指控是配合白人敌对势力的民族叛徒,财产同样被劫夺,并且要被“下乡工作组”逐个审查过关。

津巴布韦的土地改革说明: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没收土地从来不真正是鼓吹者宣布的那样,是报复史上的黑白种族恨,或者拉近当下的贫富差距。无偿抢地被摆上台面操作,一直是肃反的附带效果。

二,南非土地集中在白人手里的真相

如果津巴布韦的无偿夺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那么南非政客的同样提议就更是如此了,肯定绝非“济贫改革”、“改善失业”的表面理由。

近百年来,南非的经济结构始终比津巴布韦发达。津巴布韦之前被称作“非洲面包篮”、“非洲早餐桌”,意思就是这个国家一直都是种田发达,经济支柱是玉米、棉花、咖啡,四至三分之一的就业人口在农业部门。

而南非在1940年代时就从农业国家升级到工业国家,经济支柱是制造业、钻石加工业、贵金属业、海运转口。从1975年以来,南非劳动人口的就业部门分类中,农业从来不超过两成,工矿业从来不低于三成,国内外服务业从来保持在近半左右。1995年之后,南非的农业者占人口比例已经低到13.7%。

在一个就业部门主要是工矿和服务业的国家,激进左翼政客给出的解决失业振兴经济方案,是国家没收土地再分配,将无业人口赶到乡下种田,天下岂有此理?2018年第二季度南非的失业率是27.2%,就算这些失业人口全被撵下乡,也超过非国大上台以来南非农业部门所能容纳的就业比例一倍。


耕种中的南非农民

而且真用阶级分析视角来看南非现代史,就更会发现靠撵人种田来发展经济的荒唐。1940年代开始的种族隔离,起因是白人工人不能容忍刚进城的穷黑人来抢饭碗、已经进城的黑人比自己富裕。1970年代白热化的种族冲突,根源在城区黑人工人不能容忍自己从找工作到死亡这一辈子的所有生活都被白人凌压。1980年代,南非东北部的夸祖鲁人与“非国大”之间爆发的流血冲突,根源在老城区黑人不能容忍新一波乡下穷黑人的进城打工潮。

看出端倪了么?如果南非政客真有起码的智性与信仰诚实,就必须回答如下诘难:既然南非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城里工人阶级内部的矛盾,你却去农村搞土地产权的革命,岂非避重就轻?土地再分配怎能解决社会的贫富对立?

南非政府宣扬的“一小撮白人占据大部分耕地”,其实是艺术地扭曲了统计结果。南非现在最大的地主不是白人,第一是政府,第二是部落村社群体,此二者占据的耕地是不在市场上自由流转的。如果光统计市场上自由买卖的农场,那当然是白人农民所有的耕地最多。政府手上的农场,现在大多雇黑人耕种,黑人政党“非国大”给黑人佃户的工资,远比市场报酬低。

如果1930年代南非白人农民占有更多耕地可以怪种族隔离,那2010年代南非白人农民仍然有更多耕地,那就没法丢锅了。

“非国大”并非没有尝试过更理性的农地再分配。以市场价收购农场再分配给祖上土地被抢的黑人、现在无地的黑人,或以同等现金补偿再分配对象,此类项目从1995年直到2008年一直不绝。

但为什么大部分可流转的土地还是没有到黑人手里呢?道理很简单,黑人兄弟也不傻:能拿现金,傻子才会要乡下的田地。提出“祖上被抢地”申诉的黑人有8万户,其中6万户更愿意接受现金补偿。

领了农地的黑人,之后大部分也发现做农民划不来。南非黑人贫民自古以来习惯的是进厂下矿做工,少有经营农场的技术和经验,做了农民反而更穷苦,不如抛荒田地——种族隔离结束后分配给黑人的农田,现在已有70%被抛荒,或者将田地转卖给更熟手的白人农民。

所以现在白人农民靠家族经验与技术优势,拥有南非大部分商品田。但南非农民的肤色构成并不是白色的,南非现有18.1万农场主,其中近半是黑人或印度裔。政府无偿抢地,到底是造福还是损害黑人,由此也不难看出。


南非乡下农民中并没有政客渲染的黑白仇恨

更要命的是,因为农业在南非经济中不是利润丰厚的部门,现在大部分南非农民都以农地作为抵押,在银行贷款支撑运营周转。如果政府开始无偿没收土地,还不上债的农民们只好宣布破产,但总计137亿美元的农民贷款额也只好被银行当作坏账处理了。南非现在的景气程度,不可能陡然承受137亿美元的净损失。

三,对南非的前景不用太悲观

南非执政党宣布支持无偿没收土地,之所以让世界吃惊,还在于此举与“非国大”的行为轨迹、新南非的宪制前提,都有核心冲突。

按照惯例,南非与津巴布韦、“非国大”与“津民盟”、甚至曼德拉与穆加贝之间,都是相互鄙视憎恶的。南非从来都比津巴布韦富强,“非国大”的南部非洲革命标杆地位一直被“津民盟”嫉妒,曼德拉公开嘲骂穆加贝是村炮“鲍勃同志”、占着职位死不退休、不如自己人气红。结果现在“非国大”要走“津民盟”老路,难怪举世惊愕。但如今的恶果,并非没有“非国大”之前种下的恶因。

“非国大”的胜利、曼德拉的成功,固然在于敌人的最终认输,但更得益于盟友的及早垮台。曼德拉曾在自传中洋洋得意:“当年总有悲观人士说苏联在利用我们,但结果是我们利用了苏联。”

冷战时苏联与“非国大”的合作模式,是大部分实务由“非国大”掌握,苏联直接控制的南非共产党以个人身份加入“非国大”,在南非邻国边境的训练营里主导武装与情报部门“民族之矛”的业务。

虽然心怀叵测的盟友没了,但盟友种下的果实一直在“非国大”内部活动。曼德拉出狱之后,要求和谈的“本土派”和坚持武装斗争的“苏联派”一直争斗不休。“苏联派”指责曼德拉昏聩糊涂、保守投降,鼓吹清除老悖。

在这个背景下,曼德拉力主的非暴力、宽容、和解就很容易理解了。流血内战意味着他的政治生命与肉体生命都可能被受苏联影响的反对派终结。而南非的非暴力和解制度安排,每项都在堵死“苏联派”的出路。

逐渐转交政府机构的“日落条款”,断绝了“苏联派”全盘接手旧南非国家机器的可能。“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公开证词——或者说公开羞辱——揭露了“苏联派”的血腥肃反记录。废弃旧南非的核生化武器项目,断绝了“苏联派”借核装疯的武运野望。新南非宪法中加入保障私产的权利法案条款、旧南非国企大批私有化发卖、“愿买愿卖”的土地再分配方式,全都是向国内外表态:“非国大”不搞社会主义大改造,一切以未来的安定繁荣为目标。

虽然“本土派”堵死了“苏联派”的出路,但“苏联派”绑架了“本土派”的未来。只要“非国大”最有效率的部分——也就是经验丰富的革命老战士——是“苏联派”的人,“非国大”总会回到昔日预定的轨道上。曼德拉退休时,属意的政治继承人本来是现任南非总统拉马福萨,但“苏联派”强力活动的结果,是在外国训练营出头的姆贝基、原南非共政治局委员祖玛,先后接任党魁。

碍于冷战后自由资本主义胜利的余波,姆贝基还在执行市场化和自由化改革。但祖玛接任后,世界关注的重点已不在此,苏联培育的种子就开始发芽了。“非国大”内部,最开始鼓吹无偿夺地的要人就是祖玛,“非国大”党外,现在鼓吹无偿夺地最响亮的政客朱利叶斯·马莱马,幼年是受“民族之矛”领导的童子军成员。


马莱马现在是南非的显要政客

时移世易,造化弄人。作为曼德拉心目中的托孤首选、“非国大”最亲善工商业的“本土派”大员、敲定南非和解安排的主谈判人,拉马福萨不得不用习惯的捣糨糊手法,来应付祖玛亲信在党内、马莱马在党外的“土地彻底国有化”、“至少现在还没屠杀白人”、“白人农民人滚地留,拖拉机也要留”的叫嚣。

他在宣布“非国大”意向的讲话,措辞极尽模棱:“虽然党内外同志们朋友们都表示兹呲无偿没收,但关于土地的再分配措施,还是要以宪法为依归、以权利法案为准绳,不能破坏经济生产啊~~”



综合考虑所有因素,其实不必对南非的未来太过悲观。如果无偿抢地开始实施,南非的经济的确将面临灾难,毕竟抢地直接损害的农业产出虽小,但约翰内斯堡的地区金融中心基石、矿业制造业的支柱,都是英式法制与产权制度的稳定预期。抽掉了这个基石,南非的经济无以立足。

但无偿夺地如果要成功,不可能是斯文恭俭的行政操作,必须有大批准军事人员有组织下乡劫掠破坏才能成功希望。托伟人曼德拉的福,南非军队在世纪末缩编20%,“民族之矛”的旧人在其中始终不能一手遮天。南非重演津巴布韦旧事的概率并不特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