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6|回复: 0

目击鼎家破产后的维权现场:被骗的房东和租客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26-2019 18:5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目击鼎家破产后的维权现场:被骗的房东和租客们,如今有何打算?

原创: 费静怡  南都周刊  2018-08-28



长租公寓的爆仓,为今年房租上涨事件又添一层阴影。近日宣告破产的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总部人去楼未空。2018年8月24日,前往维权的房东和租客们,在一地狼藉中,寻求挽回损失的方法。
实习生 | 费静怡(杭州报道)
编辑 | 陈显玲 胡雯雯

杭州文二路文欣大厦8层,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总部,一片狼藉。合同、离职申请、会议记录和培训材料散落一地,办公桌上残留的饮料和食物包装久无人清理,已经腐败变质。受损的租户和房东们,一次次来到这里,企图讨要一个说法。

1
租客:交的房租打水漂了

“来了不下十几二十次了,没有用,不知道找谁。”租客杨辰无奈地摇了摇头,“到现在饭都没吃,等一下还要回去干活。昨天听说有媒体采访,今天才来看看,不然来了也没用。”

杨辰老家在安徽,来杭州开出租车已经二十年,此前一直租住在农民房,农民房拆除之后,才找鼎家租的房。2017年12月6日签的合同,租期一年,没想到半年多就出了问题。

今年8月10日,杨辰突然接到房东的电话,才知道出事儿了。此前他和房东从没联系过,所有问题都是通过中介解决的。至于房租,每个月只要在一个叫“美窝”的APP上按时交就行了。而现在,鼎家发出了一纸破产公告,一直联系自己的中介说已经离职,但杨辰还是不得不每月在“美窝”上交“房租”。

1.jpg

“不能不交啊,谁知道鼎家已经用我的信用办了贷款呢?不还款要上征信的!签约的时候,告诉我们这只是一种付款方式,结果现在才知道是贷款。”杨辰指了指手机,两手一摊,“然后这个APP上也找不到任何联系方式,意见反馈也没有人回复。”

杨辰和其他同样在“美窝”支付房租的租客们建了一个群,试图维权。而除了“美窝”,还有6-8个类似的网贷平台牵涉其中。

在租客和房东信息不互通,双方都只和中介联系的情况下,鼎家实际上成为了“二房东”。租客把押金和房租交给鼎家,通过网贷平台按月或按季还贷,而网贷平台已经将全部房租提前给了鼎家,后者却没有把这些钱交给房东。

2018年8月2日,鼎家法人魏永锋发布声明,称公司因经营不善暂停运营。

2018年8月23日,鼎家发布声明,称公司因经营不善,出现资金链断裂,无力按期支付业主租金,从租客处取的押金和预收的房租也无力退还,目前已经被安排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2.jpg

随着鼎家工作人员的消失,收不到房租的房东们,心急之下只能通过在门上贴纸条等方式联系上租客。原本房东与鼎家、租客与鼎家之间的矛盾,在现实压力下直接转化为了房东和租客们间的矛盾。

杨辰在与房东协商之后,打算各自承担一部分损失。房子租期还剩4个月,房东7月之后就再没有收到租金,而杨辰仍需要每月在美窝平台支付房租。两个人商量后同意,杨辰另外向房东支付两个月的房租,住到租约到期再搬。





但租户王东就没那么幸运了,原本签了5年的合同,2022年才到期,但鼎家的事一出,房东为了让王东尽快搬离,不仅悄悄换了锁,甚至威胁要断水断电。“我当然是合同到期才能走啊,合同不到期,我是不能走的。谁违约了就追查谁的违约责任!”王东的态度同样强硬。

2
房东:不托管,根本租不出去

“和租户协商,但是租户不肯承担损失,说押金损失也就算了,但一定要住到合同期满。”房东俞越也很无奈,“我们又不好强行赶他走的咯。”

8月1日,他本应收到8月份的房租,但鼎家称财务系统出了问题,过两天才能支付。8月2日,鼎家又发来短信说,公司资金链出了问题,让俞越等到15日。而到了15日,俞越等来的却是鼎家经营不善暂停运营,无法支付房租的通知电话。

“8月17号的时候,还有副总在公司现场,提出了两个解决方案,一是说房东和租客同时向鼎家解约,鼎家打一张白条,然后盖公章,说是在七个工作日内支付所欠房租和房客押金;第二个就是续签,有接盘方来接盘业务。”俞越说。但出于对“七个工作日内偿还”的执行力的质疑,俞越没有选择解约。至于和第三方接盘,也需要再考虑考虑。

3.jpg

俞越是去年十二月底签的合同,把房子托管给了鼎家出租,时间是2年。“其实一开始,我是不想把房子托管给他们的。”此前,俞越曾把房子挂在58同城、我爱我家等多个平台上,“但这些平台都优先推自己托管的房源,你的房子根本租不出去,只能被迫和他们签订托管。”

“签约的时候,觉得鼎家诚信也还好,谁知道现在发生这种事……”谈起和鼎家的签约,房东张国华同样懊恼。和上一家中介的合同到期后,由于对方不肯承担租户对家具的损坏,张国华重新把房子挂到了杭州19楼论坛上。

4.jpg
鼎家总部的满地废纸中,还能找到几年前负责人签过名的文件

一挂上,就引来了各路中介,鼎家的工作人员尤为热情,“他们十几个人围着我,我也有点不好意思,加上原来我房子只能租2500块,鼎家说给我3000块钱一个月,我想着诚信也还好么就签了。”从17年8月3日签合同到现在,张国华只收到了7月份为止的租金,房客却说自己已经一次性支付了三年的租金。

而将房子托管后,俞越和张国华实际1年只能拿到11个月的房租,每年一个月的空置期,是签订合同的时候就商量好的。
5.jpg

现场找到的合同样板

从鼎家总部出来,俞越去了第三方接盘公司寓团(上海)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这两天设立的咨询点,打算了解一下情况再做判断。

咨询点位于元谷和睦创意园1号203,办公区被划分成好几个玻璃房间,陆续有一些租客和房东前来,穿红色衣服的寓团工作人员一对一进行接待协商。

工作人员拿出的营业执照显示,寓团(上海)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于2018年5月18日成立,注册资本为55.5555万元整。针对目前的情况,寓团给出了两种补偿方案,二者均建立在房东与寓团重新签约的基础上。

一种是一次性补贴50%-100%月租金(前提为:业主同意承租方变更为寓团公司,签订相关协议,并且原租赁期限延长2年);另一种是一次性补贴100%-200%月租金(前提为:业主同意承租方变更为寓团公司,签订相关协议,并且原租赁期限延长3-5年)。

面对俞越的质疑,寓团的工作人员表示,公司之所以愿意接盘,是因为希望快速占领杭州的市场。

俞越想了想,还是决定再观望一下,“万一和他们签约之后,他们也像鼎家一样跑路了呢?”

3
维权群建了很多,却仍然没有答案

2018年8月初开始,陆陆续续有房东和租客们听到消息,来鼎家总部讨要说法。一开始公司还有工作人员,渐渐地,就搬空了。两名派出所的安保人员这些天来一直在现场维持秩序。



为了维权,房东和租客们自发组织了不少维权群。陈欣是其中一个群主,同时也是受害的租客。她7月份签约支付宝转账,交了付三押一的房租给鼎家,刚住了不到半个月。“后来才知道房东以4666元每个月的价格租给鼎家,而鼎家却4200租给了我,另外还支付了2%的管理费。”

现在回想起来,鼎家当时可能已经出现运营问题了,收了大量房源租不出去,否则不会出现这种亏本运营。陈欣如今只希望,政府和监管部门能够出来牵头解决这件事。

6.jpg

像这样的鼎家受害者维权群,大概有七八个,一两千人,而鼎家此次牵涉到的租客和房东约4000多人。虽然大家有了组织,却仍然不知道该如何维权。找派出所报案,反映这属于经济纠纷或者合同纠纷,不能立案;而法院又表示起诉不受理,需要到派出所报案。

鼎家的工作人员,有些还能联系上,但纷纷表示自己在一个月或者半个月前就已经离职了,而自己同样是受害者,被拖欠了不少工资。和杨辰联系的工作人员葛冬无奈地告诉杨辰,鼎家也还欠着自己2万元的工资。

7.jpg

天眼查显示,在宣告破产之前,鼎家法人魏永峰、副总裁周锋淼、总监高管徐岚、高管付小杰等人,还有多家在外注册成立的公司。其背后的关系网和利益链,也是错综复杂。这次鼎家破产事件,到底是一次个案,还是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尚属未知。

8.jpg
9.jpg

曾经的鼎家总部,得不到答案的租客、房东们渐渐散去。热烈的讨论过后,依旧没有人知道该怎么解决,该向谁寻求帮助。

10.jpg

办公室地板上,“授予鼎寓公寓2018年中国租房新力量 浙江诚信公寓品牌”的证书横躺着,落款是“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

(文中杨辰、王东、俞越、张国华、陈欣、葛冬均为化名)


来源|南都周刊

E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