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回复: 0

周泽:不公平体制的受害者也包括体制维护者本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11-2019 23: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公平体制的受害者也包括体制维护者本身】
周泽:【欲辩无力】8月31日下午,在南昌市公安监管医院会见了在此监管治病、并正被南昌市检察院审查起诉的原上海高院副院长、上海市一中院院长潘福仁。
会见中,一直喊冤,称自己曾从上海被搞到安徽,又被搞到江西,辗转折腾,被逼供,身体致残的老潘,一再要求我调取其书写的、现由看守所保存的四本辩解材料及写给中央领导的信,并希望我把这些材料发到网上去,让广大人民群众了解一下他的冤情。
我坦率地告诉老潘,我会申请检察机关和人民法院(如果其被起诉的话)调取这些材料,但能不能调取到,不好说;即使调取到,要发到网上,我也得好好掂量掂量:今时不比往昔,律师庭外言论正受到严厉管束,我也害怕被司法局、律师协会“亮剑”呢。
这样说,也许有些让老潘失望。
老潘还问我有没有找证人,让我一定要找证人,让他们说实话。如果被起诉,一定要让这些证人出庭,一定要公开审判,让大家来听听。
我告诉老潘,我曾试图与多位证人联系,但没有任何证人作出回应。如果其被起诉,我肯定会申请这些证人出庭,其也有权要求这些证人出庭。根据法律规定,届时法院应该通知这些证人出庭,并可以强制他们到庭,但法院通常不会这样。至于公开审判,他的案件肯定是公开审判的案件,但到时可能最多给他亲属三五张旁听证,其他旁听席位都将给官方安排的听众,而不会让公众旁听。
老潘叹了口气:怎么会这样!?这还是一个法治社会吗?!
我说:一直就是这样的啊!都说是法治社会呢。你干过那么多年法院院长,难道不知道吗?
老潘又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长期从事民事审判的老潘,是不是真的不了解刑事司法。据说,老潘被追诉后,带话让家人帮他找个能较真、敢说话的死磕律师。
最后,我成了老潘要找的那个死磕律师。但我很惭愧,我发现自己已越来越害怕较真,不敢说话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