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56|回复: 0

饭统戴老板:一次统计数据背离背后的逻辑和讨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30-2019 02:4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来自新浪微博饭统戴老板,有关产业、金融的更多精彩内容,欢迎点击此处,

假期里《流浪》一文流传甚广,可惜刷屏时我在跟朋友喝酒,知道这篇文章的时候,网上已被删干净。昨晚有朋友询问,我特意找出这篇文章,看了几遍,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结合之前读过的几篇报告,随便写了点儿东西。

文章最核心的两张图表是“规模以上国企和民企营收/利润增速对比”,分别如下:

1.jpeg
2.jpeg



每张图的红框里,都有两栏数据,分别是政府公布的同比增速,和自己计算的同比数据。两张图表,反映的都是一回事: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收入/利润增速的”背离“。

在这里简单解释一下什么叫背离:每年国家统计局会统计”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经营数据。这里的”规模以上“,是指营收和利润的某种门槛,比如当前的标准是"主营业务收入在2000万元以上的工业企业。”

OK,标准有了,我们现在做一个假设:在2016年,全国只有两家企业满足”规模以上“的标准,A收入8000万/年,B收入2000万/年,国家统计局对A和B进行了统计,给出了两个数据:

2016年. 主营业务收入:累计值8000+2000=10000万

2016年. 主营业务收入:累计同比10000万÷2015年A和B公司的收入之和-1

到了2017年,假设由于某种原因,A收入变成了9000万/年,B收入变成了500万/年,那么按照标准,B不够门槛了,统计局只会统计A,给出了两个数据:

2017年 主营业务收入:累计值9000万

2017年 主营业务收入:累计同比9000万÷8000万-1 =12.5%

在上述计算中,统计局认为B公司不再满足“规模以上”的标准,因此在算累计同比时,将2016年的数据也做了调整,调整到只剩下A公司。这种调整,从逻辑严密性上来讲,并没有什么问题。

但问题在于,如果简单地用2017年的累计值9000万,除以没有调整过的2016年累计值10000万,就会得出同比增速=9000/10000-1 = 负10%的结论,跟调整过的同比数据12.5%,形成了一个明显的“背离”。

事实上,这种背离现象,并不经常发生。因为在实际情况中,每年统计局要统计几万家企业,不可能突然有大量的B企业一夜之间就低于了“规模以上工业”的标准。但从2017年四季度开始,这种情况真真实实地发生了。

这个背离,就是《流浪》一文两张图要讲的东西,不过,这里面的原因和逻辑,文章并没有展开讲清楚,挺可惜的。

如此明显的“背离”,自然逃不过宏观研究者的视线。2018年以来,几乎所有的卖方宏观研究团队都发布对“背离”现象的研究报告,比如华泰证券李超(20180627)和海通证券姜超(20180703)。其中姜超老师的研报比较全面,标题为《马太效应和幸存者偏差:工业利润增速“背离”的背后》,这里简单介绍一下研究逻辑和结论:

1. 统计局主动”人为调高数据“的可能性较小,用大白话说就是造假的可能性很小。这里姜超老师回顾了历史上的4次统计”背离“,其中98年、00年、11年的背离均为”规模以上“的标准提高导致。

3.jpeg

98年的调整导致企业数量从97年的53.4 万家大幅缩减至98年的16.5万家(引发了98年和00年的背离),11年的调整导致企业数量从10年的45.3万家缩减至11年的32.6万家(引发了11年的背离)。

4.jpeg

2. 2017年这次”背离“,主要原因是”马太效应“和”幸存偏差“。2017年的这次背离主要原因也是:纳入统计的规模以上企业数量减少多导致。只不过,跟98年和11年不同的是,这次是由于去产能导致的亏损企业出清,大企业强者恒强,小企业每况愈下,就像我们假设的那样:A企业从8000万增长到9000万,B企业从2000万下降到500万。

3. 马太效应并非唯一原因,统计数据主动去水分,也占了一定原因。这里姜超提了两个问题:1. 去产能开始于2016年,但”背离“开始于2017年四季度;2. 无论是财政部发布的国企利润总额增速,还是A股非金融上市公司增速,都在20%以上。

2017年四季度发生了什么,就是”从去年4 季度开始,统计局加强了数据质量管理,剔除跨地区、跨行业重复统计数据。“ 这不仅导致了工业领域出现了”背离“,商品零售行业同样出现了背离,说明这其实是一个普遍现象。

5.jpeg

综上所述,姜超老师的结论是:统计数据出现的”背离“,并非统计局”人为调整“,而是去产能导致的中小企业退场,出现马太效应和幸存者偏差而造成。另外,统计局的主动去水分,是导致”背离“从2017年四季度开始集中爆发的重要原因。

所谓幸存者偏差,就如同我们的假设中那样:A企业从8000万增长到9000万,B企业从2000万下降到500万,A是幸存者,在2017年统计的时候,只统计了A,而B的数据却隐藏在水面之下,这会给经济决策带来偏差,这就是幸存者偏差(Survivorship Bias)。

这里面还有一个著名的二战美国空军的故事,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搜一搜,这里就不贴了。

读到这里,可能就会有人隐约意识到:这类”消失“的B企业,是不是大多是民营企业?对此,招商银行的丁安华老师进行了深一步的研究,并在2018年9月6号发布了报告《落花无言:私营经济的衰退》,在报告中,他分别统计了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幸存者偏差”,得出以下结论:

1. 进行供给侧改革的行业,企业数量有较大幅度的缩减。

6.jpeg

上述结论与我们的直觉相符,丁老师进行了量化统计,其将11个进行了供给侧改革的行业的企业数量全部统计出来,这种数据的严谨性值得赞叹。

2. 国有企业的幸存者偏差比较小,私营企业的幸存者偏差比较大。说明国有企业退出“规模以上”标准的企业很少,而私营企业退出“规模以上”标准的企业非常多。

7.jpeg

3. 前两个结论相结合,得出:在“规模以上统计”样本中消失的企业,主要是受供给侧改革冲击的私营企业,也就是说2017年四季度以来出现的背离,主要原因是供给侧改革行业中的民营企业退场。

在报告的后面,丁老师同样列出了①私营企业负债率提升 ②私营企业利息开支上涨的数据。并进一步指出:2017 年6月,国有企业工业增加值当月同比增速开始超过私营企业。对于这次“超越”,丁老师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死亡交叉”。

8.jpeg

名字有点儿那啥。丁老师的报告的论据完整,最后的结论也呼应了题目:落花无言,私营经济的衰退。这篇报告的公众号版本,目前基本上都已经404。

从年初出现“背离”现象以来,到7月份姜超老师的报告,到9月份丁安华老师的报告,基本上结论已经完整而清晰:“规模以上工业”数据产生的背离,并不是“人为调(zao)整(jia)”的结果,反而真实地反映了中国经济版图的事实—在供给侧改革的领域,马太效应和强者恒强现象非常严重,中小民营企业正在退场。

需要感谢姜超老师和丁安华老师等人扎实的研究,将这块谜题的拼图拼全。另外,统计数据背离,在微博上也有过讨论,大家可以关注魏姐@pkuwd的文章,《经济中的统计总量和同比》,讲的也很清楚。

但问题有两个:①11个进行了供给侧改革的领域里民企的遭遇,是主动的“国进民退”,还是集中度提升的行业规律使然?②这11个行业的民营企业,是不是能够代表全部的民营经济?

对于第一个问题,这里引用琦总@股事琦谈 转发的某研究员的观点,相对比较认同,这里就不赘述了:

9.jpeg

对于第二个问题,答案也很简单:11个行业的民营企业,是民营企业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

事实上,2018年的中国,正处在第四次民营企业创业潮的果实收获阶段。这四次分别是,1984年(代表海尔联想万科等),1992年(代表复星碧桂园),1999年(代表网易阿里腾讯),2011年(代表美团小米头条)。

2018年,第四次创业潮的企业前仆后继上市,动辄几百亿美金市值,它们无一例外都是民营企业。

你不能把美团小米们的辉煌,当成2018年民营企业的缩影;同样,你也不能用11个受供给侧改革冲击的行业里的民营企业,代表全国几十万家民企。这都不合适。

统计数据的背离,是一种“幸存者偏差”;用供给侧改革冲击的中小企业代表全体民营企业,是不是也是一种“偏差”呢?

想起了这样一个笑话:

三个人坐电梯从一楼到十楼。一个原地跑步,一个做俯卧撑,一个用头撞墙,他们都到了十楼。有人问他们是如何到十楼的?一个说是跑上来的。一个说是俯卧撑上来的。一个说是用头撞墙上来的。这个电梯,就是高速增长的中国经济,而那三个人,则是吹嘘各种成功学的企业家。

成功的时候,大家都会认为是自己的牛逼;不顺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归咎于环境。这是人性的弱点。

拿民营企业杠杆率上升这件事来说:国有企业的杠杆率从2013年一季度的85.5%,降低到2018年二季度的84.2%,降低了一个多百分点;民营企业的杠杆率从48%,增加到51%,增加了3个百分点。很多文章简单得出结论:“只是为了活下去,中国民企选择流血加杠杆。”

但这个结论其实是有问题的。国企杠杆率降低,可能主要原因是煤钢行业的供给侧改革,但民企加杠杆的原因,就相对比较复杂,比如过去五年杠杆率飙升的地产三剑客恒大、融创和碧桂园,都是民营企业,他们加杠杆的动机显然并不是“活下去”。

反过来想,如果倒过来:过去五年国企的杠杆在增加,民企的杠杆在下降,恐怕值得喷的点更多:比如国企是坏孩子,违背去杠杆精神疯狂借钱,民企是好孩子,相应去杠杆号召反而被国企挤压。

没有人能否认,民营企业家,现在的情绪处于悲观的低谷,造成这方面的原因很多,比如融资、社保、环保、那啥等因素,不过作为投资者,应该理智的认清楚,哪些问题暂时无解(如融资难),哪些问题有可能解决(如社保),哪些问题需要正反两方来看(如环保),哪些问题是操心也没用的。

我之前跟朋友说过,群众对国家的情绪,也是有周期的。过去的三十年,中国人对家国民族的认同感,出现过5次高峰和4次低谷,我们现在处于第5次低谷当中。身处周期里的人,往往不自知,狂热会传染,悲观也会传染。

如何识别出这种周期,并跳出窠臼,为之所用,才是顶级投资人应该做的事情。巴菲特每在群众情绪周期底部,都是坚决看多美国,中国怎么样,大家还是得有自己的判断。

最后,再次推荐大家广泛阅读卖方宏观研究团队的报告,真心是宝库。我最喜欢姜超老师,可惜没机会给他在新财富上投票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