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2|回复: 0

艾晓明:田喜安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9-6-2019 22: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艾晓明:田喜安息! ——纪念河南青年艾知病行动者田喜

今天早上看到朋友转发的一条短信:“田喜昨天夜里心脏病发作去世,今天白天已经安葬。”

时间是今日凌晨41分,那么田喜可能是中国时间12月4日夜或者5日凌晨去世,12月6日安葬了。在哪里去世,我还在问朋友。

年轻的田喜,印象中是1987年出生,终年31岁。

几年前看到消息,田喜2013年8月去了法国,他在10月,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回忆上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少年时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此后艰难维权。他决定留在法国,我也失去了和他的联系。

田喜还是个9岁小男孩时,一次与同学玩闹,他的头碰到课桌角上。母亲带他到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就诊。医生认为是轻微脑震荡,建议输血治疗。

这一次输血,给田喜留下终生伤害。八十年代中后期,河南兴起血浆经济,大量贫困农民在政府鼓励下纷纷“献血”,卖一次血得几十块钱;乡村到处是地下血站。血浆经济带来艾滋病蔓延的严重后果。而田喜是血浆经济的第二代受害者,他在2004年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毒。

田喜因此读了高耀洁老师的书,他在此后更是公开了自己的经历,并称自己是“爱知病”人,他参与了一系列有关防艾知识的宣传教育活动,也开始为自己寻找正义。

田喜因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却没有得到任何赔偿。我记得他在接受采访时说过一句话:我才23岁,我受过的委屈比六十岁的人还多!

田喜的故事,在下面的链接可以看到(央视、凤凰卫视、《南方周末》,都有报道)。

我也曾记录了他生命中重要的一幕,2011年2月11日,河南新蔡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田喜“故意破坏财务案”。家人和县里的感染者乡亲们都以为,田喜这天可以得到释放,回家过元宵节,但是法院宣判打破了所有人的期待……

《田喜回家!》这部短片里,实际上没有出现田喜本人。尽管是公开审理,我和乡村红丝带项目的负责人叶海燕、公民记者荆渔,还有新蔡的感染者朋友们,都没有能够进入法庭。

2011年9月9日上午,在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温榆河法庭之外。当时北京公民王荔蕻因为福建三网民呼吁,被以“寻衅滋事”罪名受审。田喜站在王荔蕻支持者的行列里。

这一次,我拍到了田喜本人和王大姐的儿子小齐见面的情景——中午聚餐时。在记录这次时间的短片《明信片》里,也有田喜接受采访。

这一天,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田喜。

田喜的父母都是新蔡县的普通居民,田喜是他们惟一的儿子。他们以爱心陪伴田喜,一起在维权路上承受挫折、屈辱和打击,一直到田喜去国。

写着这些文字时,我心忧伤。田喜没有看到中原艾滋病感染者农民赢得正义的日子;在中原大地田野里,耸立着无数血殇遇难者的坟头(但愿没有被哪个缺德的官员平掉)!两位老人永失挚爱,白发人可能都没有机会远赴他乡为田喜送一程。这悲痛,一句节哀怎说得出口!

我把《田喜回家》的链接和相关链接都放在这里,纪念我们的好朋友、中原的好儿子田喜。

中国的艾滋病权利运动中留下过你的奋斗的身影,未来的人们会庄重地纪念你!

亲爱的孩子,你安息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