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2|回复: 0

呦呦鹿鸣:这个冬天的故事,四省保安进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9-23-2019 22: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端点星
离银河中心最远的行星

首页 标签 分类 项目 RSS 关于
北京|这个冬天的故事
2018-12-15 拆迁 点此纠错
原文来自微博「呦呦鹿鸣黄志杰」:北京 \|这个冬天的故事

急调四省保安进京动手 中建京北公司这是图什么?

文 / 鹿鸣

62 岁的北京居民常金生,在医院砸断温度计,割腕自杀,血流满地。“生不如死啊。” 他说,在此之前,医院诊断显示,他已被打断 4 根肋骨,肩膀脱臼,胸腔积液,腿上都是瘀伤。

常金生

常金生
奇的是,打他的保安人数很多,竟来自北京以及另外四个外地省份:山东、黑龙江、辽宁、吉林 (东三省 + 山东)。从监控视频和现场照片来看,这些被当地居民称为 “五省联队” 的几百名保安,有几十辆车,列队进村,阵容齐整,鱼贯而入,其中有不少挂着 “综合执法”“治安巡逻” 的牌子。

激烈殴斗场面之外,还有灭火器喷射,漫天烟雾。斗殴也不局限在一时一地,常金生,甚至可能不是现场受伤最重的人。观看现场用手机拍下的视频,恍惚间,竟有战争大片的视听效果。



这两张图片截自现场手机拍摄视频

这两张图片截自现场手机拍摄视频
11 月 21 日的监控视频中,大批保安旁边,至少 22 辆金杯 / 依维柯排成一列,有 “安保勤务”“治安巡逻” 等标识。我在视频和现场照片中看到的外地车牌至少包括:黑 N.D6323、吉 J.ZB607、辽 M.WD923、鲁 J.5455V、鲁 D.N399G、鲁 D.830P9 等。到底发生了什么,竟要从多个省市调动保安进京支援?

这些车牌来自东三省和山东

这些车牌来自东三省和山东
保安是有价格的。根据一份已在招投标网站上公开的《中标公告》,这个安保服务项目费用高达 796.8 万元,“临时勤务” 单价 600 元 / 天。

中标公告

中标公告
他们的老板,是 “中建京北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是北京延庆的 “小营村、石河营村棚户区改造和环境整治项目” 的操盘手。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可知,“中建京北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是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成立于 2016 年 11 月 22 日,登记机关是延庆分局。它的主要股东是中建三局、中建方程投资发展集团、中国中建地产。不难看出,这是一家项目公司,为延庆 “小营村、石河营村棚户区改造和环境整治项目” 量身定制而成立。

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智峰,同时是中建京西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中建新牧 (北京) 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中建未来置地有限公司等 11 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可见,这是中建三局一种常用的操作模式。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截图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截图
企业注册信息,是正规的。问题是:棚户区改造与整治是民心工程,是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老百姓皆大欢喜的事情,为什么要花近千万巨款请保安来对付普通居民,又为什么,常金生这些居民竟连命都不要而去自杀了呢?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在常金生的手机里,我们看到了他被打之前拍下的一段短视频。一群黑衣汉子,正列队拦在他面前,这些人分明不是警察,也不是协警,但令人望而生畏:



在北京,有一个基本常识:集体土地上拆迁,均适用国家的《土地管理法》及《北京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管理办法》(市政府 124 号令)。后者第 7 条明文规定,“用地单位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后,方可实施拆迁。” 所以,在北京辖区内,是否有《拆迁许可证》,是规范与否的关键,有了这个许可作为基础,才有接下来的公告、拆迁实施、协商、评估、裁决、诉讼等程序,社会得以在这个流程中实现稳定和秩序。

令当地居民王桂云等人奇怪的是,这个项目的公开告示,往往只有 “项目指挥部” 的落款,并未像其他项目一样,有各个单位的盖章,特别政府部门的盖章。“到底是谁来拆我们?” 11 月 20 日,王桂云向延庆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查阅这个项目的房屋拆迁许可证、拆迁实施方案、安置房屋证明文件、拆迁补偿资金证明文件。

12 月 11 日,延庆区住建委给与书面正式回复:“该项目未在我机关申请办理房屋拆迁许可证,其他材料也未获取,该政府信息不存在。”

延庆区住建委的答复是12月11日作出的

延庆区住建委的答复是 12 月 11 日作出的
从这个政府回复看,这个项目竟是无证项目?!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会出现上述各种奇怪的事件了。

石河营、小营两村地处延庆核心城区,靠近区政府,被两个大公园包围,村民房屋均有独立的院落,房屋建成年代最早的,也不超过 30 年,除了不是开发商开发这一特征外,接近于四合院类型的别墅。建筑密度不到 1.0,人均住房面积在 60-70 平方以上。

小营村,以及紧挨小营村的石河营地块,靠近区政府,周围有三个公园以及学校、医院

小营村,以及紧挨小营村的石河营地块,靠近区政府,周围有三个公园以及学校、医院
按照一般认知,越拆越富,大城市,尤其北京,拆迁会制造一批富翁,皆大欢喜,一些家庭甚至乐极生悲,为了争财产而分崩离析。那么,这个项目会不会呢?

据在项目现场看到的补偿方案宣传册,核心条款是:宅基地补偿 3825 元 / 平米,房屋补偿 1900 元 / 平米,合起来不到每平米六千元,若货币补偿,则 200 平米宅基地的,可以得到 120 万元。旁边商品房价格是 3.6-4.0 万元,所以,可以买到 30 平米左右新房;如果买二手房,可以买到 50 平米左右,因为单价在 2.5 万元往上。

如果是你,在一个核心城区有 200 平米左右的宅基地,地上有二层楼房,你愿意去换同地段 30-50 平米的单元房吗?

所以只能选择安置房方案:购房优惠价格是:5100 元 / 平米 (237 平米内)、预缴安置时相关费用 500 元 / 平米、调剂面积 12000 元 / 平米 (不超过 13 平米)。与补偿标准两者相抵,几乎接近。

以指挥部推荐的第一个案例来看:如果当事人选择 250 平米的安置房 (一套 105 平米、一套 85 平米、一套 60 平米,即 237 平米 + 13 平米调剂面积),置换完后,加上各种补助、奖励等,被拆迁人最后手上有 34.5 万元现金。不过,居民们发现,这 34.5 万元包括了搬进新居之前的租房费用 (预计两年以上),以及将来买车库等配套设施的费用,因此,他们担心自己不仅不会有现金,还将倒贴,因为车库等配套设施的价格尚未公布。

“令人痛哭、令人抓狂,令人发指。” 石河营一位居民感慨说:“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指挥部的宣传册第一个案例

指挥部的宣传册第一个案例
在居民们看来,根据目前方案,当地居民失去了土地,得到差不多面积的单元房,开发商中建京北投资公司得到了土地,以及其他房子。

在延庆现场可见,项目已经被拆迁了大半部分,剩下的房子都插上了红旗,刷上了表达决心的对联。

已经拆了大半的现场

已经拆了大半的现场


在北京延庆人民医院,除了浑身绑着绑带仍念叨着 “生不如死” 的常金生之外,我们还看见了另一个人:病床上的池建平,左肋断了两根肋骨,左腿青紫。

池建平早已签了《拆迁补偿协议》,是中建京北投资公司项目指挥部的支持者。看见我来了,这位五十多岁的汉子,竟哭了起来,泪流满面。他是村里的电工,当时,看见有人用水去喷电线,好心上去阻止,但是被三十多个黑衣人不由分说摁在地上,反绑双手双脚殴打,手表钢表带被打断,手机屏也打碎了。“他们是外地的,说的话我们听不懂。” 因为人数太多,他也没有看清任何一个保安的面目。没有人来慰问过他,打他的人抓了吗,他并不知道。

“我招谁惹谁了?这辈子都没遇到这样的事,还有什么意思?” 他觉得特别窝囊。

池建平

池建平
他家有一个二层小楼,一层是 177 平米,按协议将换得的是三套单元房 (105 平米、80 平米、60 平米)。只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池建平是这个区域唯一的电工。他住院后,电路没人管理了。此前,电视信号和宽带网络已经没了,水压也越来越小。还住在这里的不少人,没有电视看,电脑也无法上网,只能看手机,用移动流量。11 月底,北京最冷的时候,水管被打裂,地上水结冰而一度无法行走,暖气也有被破坏的情况。

项目指挥部常常放高音喇叭,居民张计柱说,他爱人张和兰,今年 60 岁,本身就有脑栓塞,怕噪音,8 月,在噪音中去世了。住指挥部正对面的另一位老人张玉兰,正在输液时,隔壁进行高强度拆迁,动静很大,老人随后便去世了。无法证明死亡与拆迁的必然因果关系,因为他们自身都各有各的身体情况。

自杀的常金生,家里是一个院子,我们去看了,中庭装上了玻璃房,里面种满了各种花草。房屋绕庭而建,是房主一种居住哲学的表达。虽是寒冬,因为暖气充足,绿色饱满。邻居们说,其中有一颗树,被他嫁接了十几种花。开花之际,满院异香,特别美好。

常金生家中庭一角,虽是寒冬,绿意盎然

常金生家中庭一角,虽是寒冬,绿意盎然

如果拆了,他将失去这一切。​​​​

【后记:】

本文所有信息均为一手材料,真实可信。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这是一篇屡次被中断传播的文章,注定生命短暂。有人说,真实就是力量,我以为,真实只是真实,本文首要意义在于给历史留一份存档。

写这篇文章犹豫了很久。一来确实很危险,乃至生命危险;二来也并非职责所系,虽然我曾担任过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主笔、《网络传播》执行主编、无界传媒执行主编这些媒体职务,但我目前已经不在这些机构,不应越俎代庖 。但是,我最终没有忍住,一是因为有一种原始的冲动;更多的是因为曾经遭遇过同样无法无天的事情:  办公室被要求删稿的流氓占领,同样在北京,同样非法,同样无能为力。前几天,有位王姑娘曾经给我写过一篇文章,标题是 “如果集体沉默,就是集体沉没。” 这句话一直感染着我。如果今天我不帮助别人,将来也没有人帮助我。

北京的蔡奇书记刚刚说,北京各部门对于媒体报道 “要闻风而动”。我想,再也没有比这个案例更典型的了。可以预见,此事如果不合法解决、迅速解决,将酿成更大的事。

此时此刻,北京天寒地冻,朔风入骨,愿大家都有一个温暖的家,有网络,有水,有电,有家人,下班之后能够做一顿自己想吃的饭,可以不被打扰,可以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