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94|回复: 0

周泽律师:请死磕律师有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0-15-2019 19: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泽律师:请死磕律师有罪?】
情况正在起变化。
昨天在看守所会见涉嫌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原安徽天长市市长、来安县委书记刘荣祥之后,今天上午又带着刘荣祥案证人、其妻子潘女士到安徽马鞍山市检察院,向正对刘荣祥案审查起诉的检察官提供了相关证据,并反映了安徽省监察委有关人员威胁犯罪嫌疑人刘荣祥及其妻子的情况。
昨天下午对刘荣祥的会见中,刘反映,1月3日、4日安徽省纪委、监委的有关工作人员,两次到看守所提审他,除了宣布对其开除党籍的决定之外,还对其进行威胁,称听说其态度有变化,所以来找他谈谈,如果他态度不好,会对其加重处罚,希望他配合认罪;其中一位领导还告诉他,其很快将到马鞍山任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如果不配合,将对他不利。 1月4日,刘荣祥之妻潘女士曾通报刘的辩护人周泽律师,说安徽省纪委第九室的办案人员陶冉打电话给她,说是领导交办找她谈话,她提出小孩考试希望推迟到下周工作日也遭到拒绝,最后约定次日即1月5日,陶冉从安徽赶去江苏无锡找她,约她到5日到无锡市监察委谈话。
5日晚上,潘女士向周泽律师反映,陶冉在当天下午的谈话中,说是领导让其去找潘女士的,强硬要求她换律师。她当时就拒绝了。 昨天在马鞍山见到刘荣祥的辩护人时,潘女士说,1月5日与陶冉的谈话中,陶冉说她丈夫刘荣祥最近态度不好,问她是谁给请的律师,还请了个死磕派律师。她当时一头雾水:什么是死磕派律师?自己老公被抓起来后,根本就是两眼抓瞎,幸得朋友推荐才千方百计找到周泽律师,哪知道什么死磕派不死磕派。况且作为妻子给丈夫请个律师都不行了?
当时,陶冉曾直接告诉她,领导说了,她态度很重要,要求她一星期内解除律师,换上本地律师,否则对她采取强制措施,最少判她三年;对她丈夫刘荣祥重判重罚,还说“你要听我们的,不要听律师的。”“我们省的案子有哪个是无罪的?”
潘女士非常害怕,也非常疑惑:不换律师也有罪?
尽管心怀恐惧,潘女士还是坚持不换律师,希望周泽律师继续为刘荣祥辩护。
提起陶冉,潘女士又恨又怕。之前的2018年9月26日,就是安徽省纪委、监委的办案人员陶冉将其骗取滁州,对其关押9天,逼取其指证丈夫刘荣祥的不实证言的。当时,她丈夫刘荣祥已经被监察委留置了一个多月,陶冉给其打电话,骗她说天气凉了,让其去滁州给老刘送点衣服,还说知道她家里有未成年的女儿,希望她当天早点去早点回家。她以为当天去当天就能走,所以只给女儿交代了去向,钱什么的都没留。没想到9月26日她一到滁州党风廉政教育基地就被关押起来,期间她天天心急如焚,跟办案人员说她没有办案人员要她交待的问题,女儿在家中没人照顾,要求他们让她回家,他们不让。关到第八天,她不知道女儿怎么样,想到咬舌自尽,又想象着女儿可能已经像流浪狗一样的惨状,她被迫配合办案人员编造了她招商引资到天长市的一个企业老板得到了刘荣祥的关照,分两次送给她一百万元的虚假案件;签了笔录,他们还是不放她,逼着她交“赃款”,她被迫在监委用他们的电话四处联系朋友借钱,最后朋友给筹了100万元汇给省纪委、监委,才将她释放。
潘女士走出滁州的党风廉政教育基地时,看到了女儿正在门口等着她。女儿当时头发杂乱油腻、小脸皴裂、眼睛都哭肿了。她后来才知道,见妈妈一直不回家,女儿孤身一人在“十·一”从无锡辗转来到滁州找妈妈,先是坐大巴在高速路上堵了10小时,后又在滁州党风廉政教育基地吃了闭门羹,最后找到信访办才被带到滁州党风廉政教育基地。期间,监察人员还一直不告诉她女儿已经到了滁州。
潘女士说,她有点后悔当初陶冉与另一办案人员坐在她的车上经过去河边时,一念之差,没把车开到运河里去,与他们同归于尽!那天,办案人员跟她联系,说要去她家里搜查,因为当时家里只有未成年的女儿及60多岁的保姆,怕他们吓着了女儿,所以她让他们等她到家时再行搜查,结果她到家时,办案人员已经进到她家里,并在对她女儿进行问话。当时她看到孩子惊恐的眼神,心如刀绞般难过,她就走到孩子身边摸摸孩子头,告诉孩子不怕,都被搜查人员大声训斥了。她当时非常气愤。在搜查了她家之后,陶冉与另一个办案人员坐她的车,一起去她公司搜查,经过运河边时,她曾把车门全锁上,准备把车开到运河里去,与他们同归于尽。但一想到自己死后女儿没人照顾,她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周泽 2019.1.8于办案途中
@马鞍山检察 @安徽纪检监察 @中国长安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