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52|回复: 0

黄亚生:共和党是美国民主的敌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0-15-2019 19:2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亚生:共和党是美国民主的敌人

原创: 黄亚生  亚生看G2  1月22日

编者按
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表现出色,不仅仅夺回了众议院的控制权,也从共和党手中夺下了多个州长或州政府官员席位。然而 ,从目前来看,共和党并没有完全接受选举结果。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表示,“在任何民主社会,选举权利都被人认为是一个基本人权。 共和党正在大规模地颠覆民主的基石—剥夺和压制公民的选举权利和改变选举结果。共和党是美国民主的敌人。”

本文由“亚生看G2”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文共3673字,阅读时长约7分钟。

民主制度的一个最重要原则就是接受程序正义,也就是说,不同的党派虽然在观点、意识形态、政策主张等方面会有分歧,但是双方对政治程序是有共识的。就以选举来说,选举总会产生赢家和输家,但是只要赢家和输家对选举公正性有共识,双方就会接受选举结果。

美国今天的共和党则不接受这一民主最基本的原则。

在2018年的美国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在州一级的选举中表现突出。在州长层面,民主党一共从共和党手中夺得了7个席位, 其中甚至包括共和党的长期稳定票仓——堪萨斯州。失利之后,共和党并没有反省自身政策,而是选择打压和限制即将上任的民主党官员的权力。 实质上,共和党就是在利用所掌握的权力,比如立法权,去否定选举结果和选民的意志。

共和党是当今美国民主的敌人。

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寻求限制新一届民主党州政府权力
在2018年12月6日早上,经过一夜的特别立法会议的闭门辩论,威斯康星州议会通过一系列立法,限制了即将在2019年一月份就任的新任民主党籍州长托尼·艾佛斯(Tony Evers)以及新任民主党籍司法部长乔什·卡尔(Josh Kaul)的行政权力。其中,威斯康星州议会决定对威斯康辛州今后选举投票中的提前投票加以新的限制,这将极大损害未来民主党候选人的利益。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有创纪录的38万威斯康星选民通过提前投票,在选举日之前递交了选票。而根据选举数据预测公司的普遍调查显示,威斯康星州选择提前投票的选民往往大都为民主党选民。


威斯康星州的新任民主党籍州长托尼·艾佛斯(Tony Evers)还没上任,就受到了州内共和党人的阻击
图片来源:Tonyevers.com

在民主党获得州长选举胜利后,共和党控制的威斯康星州议会就开始直接限制新任州长和司法部长的权力。议会通过法案,决定由州议会,而不是州长,来决定威斯康星州经济发展委员会(WEDC)的大多数人事任命,剥夺了民选州长的应有权限。威斯康星州经济发展委员会是2011年由时任州长斯科特·沃克尔(Scott Walker)直接创立和领导的,旨在为中小企业提供贷款。威斯康星州议会还决定阻止埃弗斯在未经州议会许可的情况下,在州议会大厦办公场所颁布禁枪令。州议会还要求埃弗斯今后必须获得州议会的许可,才可以对联邦和州政府共同执行的行政计划进行调整。目前威斯康星州正在和其他几个州一道进行一起围绕挑战“奥巴马医保”的法律诉讼。埃弗斯在竞选时就表态他考虑将威斯康星州撤出这起法律诉讼。威斯康辛州议会已经决定剥夺埃弗斯及其州政府单方面选择从诉讼中退出的权力。也就是说,埃弗斯要想代表威斯康辛州撤诉,必须经过州议会的同意,这是不符合惯例的。按照各州惯例,以州政府为原告的法律诉讼完全应由州政府,尤其是州长和司法部长全权把控。而如今,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决定限制州长在涉及州政府的法律起诉方面的权力。

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以前,威斯康星州的州议会和州政府长期由共和党控制,因此,2018年中期选举民主党州长候选人埃弗斯对共和党人是一个很大的冲击。该州共和党人加紧通过法案,由马上离任的共和党州长签字,扩大了共和党把控的州议会的权力,以此保持共和党在该州的影响力。

我在以前的一篇文章讨论过在2016年美国参议院共和党多数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是如何得以成为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可以说是当今美国仅次于特朗普的最无耻、最没有原则的政治家。 2016年2月,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过世后,时任总统奥巴马曾在3月提名温和派法官加兰德(Merrick Garland)填补空缺,但被参议院中占多数的共和党否决。当时麦康奈尔给出的理由是距离总统大选只有8个月,应该等大选后再提名大法官,这样大法官的提名和任命才能反应民意。 但是在2018年,在安东尼·肯尼迪大法官选择退休后,麦康奈尔却在离中期选举只有3个月的情况下,表示将要尽快配合特朗普总统完成新任大法官的提名和投票表决,赤裸裸地推翻他自己提出的大法官任命应该反映民意的理由。

不管是麦康奈尔还是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州议会,共和党实质上是在践踏民意和选举。麦康奈尔剥夺了一个民选总统的权力,而威斯康星州州议会是在剥夺一位民选的州长的权力。

同威斯康星州一样,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前,密歇根州议会和州政府也都长期同时由共和党一党把控。而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籍州长候选人格雷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击败共和党候选人,成功当选新任密歇根州州长。目前,密歇根州议会的共和党人以提出议案,和威斯康星州一样,希望让州议会有权决定由州政府为原告的司法进程。同时,州议会希望设置一个新的六人委员会,负责监督该州的《竞选财务法》的执行情况。而该委员会成员将由民主党和共和党人共同提名任命。在美国竞选体制下,政治候选人需要募集竞选资金。虽然在许多情况下这类资金来自私人,但经费筹集和开销的方式受到《竞选财务法》的严格监管。在过往,监督《竞选财务法》执行情况的权力向来都是直接归属州政府的。


密歇根州民主党籍新任州长格雷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也受到了和托尼·艾佛斯一样的麻烦
图片来源:The Michigan Daily

共和党在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的所作所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在之前的文章《黄亚生: 如果选举不能修补崩溃的共识,美国就应该一分为二》中就讲到,共和党在2016年的北卡罗来纳州就已经做过相似的事情。在2016年民主党籍州长候选人罗伊·库珀(Roy Cooper)赢下州长席位后,由共和党把控的州议会立马通过一系列法案,限制库珀的州长权利。其中包括对一系列州政府治下的委员会的人事任免权。直到今天,北卡罗来纳州法院还在审理2016年库珀就任前夕州议会通过的一系列法案的合法性。

共和党长期损害美国民主制度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保罗·魏德曼(Paul Waldman)指出,如今两党最重要的区别之一是,共和党人一直在绞尽脑汁地改变制度规则以及操纵甚至破坏体制,来获得选举的优势并借此掌握更多政治权力。而民主党人几乎总是永远处于守势,一直在被动的保护和维持制度的公正性。

多年来,共和党就一直在通过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的方式积极地破坏美国选举的公正性。简单来讲,杰利蝾螈是指某一政党为了赢得选举,对该地区选区进行有针对性的划分。历史上,两党都做过杰利蝾螈。但是最近一轮的杰利蝾螈基本上都是共和党的作为,而且是大面积的杰利蝾螈。 在2010年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得以完全控制25个州的立法机构和29个州长职位,这给了共和党在2010年重新划分选区的时进行杰利蝾螈的机会。共和党积极进行杰利蝾螈的直接结果之一就是,在2012年的众议院选举中,民主党候选人比共和党候选人总共多了100多万张选票,但共和党却以33个席位的优势控制了众议院。在2016年大选后,美联社进行了一次调查研究,发现共和党人通过杰利蝾螈,赢得了多达22个额外的美国众议院席位,使得他们可以在众议院轻松成为多数党。


杰利蝾螈已经成为了美国民主最大的威胁之一
图片来源:Fairvote

威斯康星州是杰利蝾螈最为严重的地区。从2010年的起的每次选举,共和党都可以依靠杰利蝾螈在威斯康星州获得优势。在2018年的州议会的选举中,民主党人总票数比共和党候选人获得总票数多了19万票。而共和党人却不可思议的赢下了州议会99个席位中的63个。这就是杰利蝾螈的后果。共和党在2010年的杰利蝾螈,使得自己即使在2018年选情很不利的情况下,也可以在很多选区都至少勉强保持刚刚超过50%的支持率,然后拿到选区的国会议员席位。

除了杰利蝾螈,共和党长期以来也通过各种方式,限制美国选举人的投票权利。在2014年的中期选举当中,美国有22个州的选民面临比2010年中期选举更严厉的选举投票注册规则。 在立法通过新投票限制的22个州中,18个州的州政府和州议会完全由共和党一党掌控。马萨诸塞州大学波士顿分校的教授肯什·本特拉(Keith Bentele)和艾利·奥布莱恩(Erin O'Brien)的一项学术研究发现,“随着州立法机构中共和党人的比例增加或共和党籍州长的当选,该州对于选举投票限制的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研究指出,对选举投票进行严苛的限制是共和党的党派路线。这些选举投票限制法案更针对的是少数族裔。在2010年人口普查中西班牙裔人口增长最多的12个州中,有9个州在2010年后通过了新的选举投票限制措施。而在2008年非裔美国人投票率最高的11个州中,有7个州通过了法律,目的就是压制出票率。当一个州内有越来越多的少数族裔进行投票时,该州立法削减投票权的可能性就越大。

去年中期选举中的佐治亚州就是共和党压制选民投票的最新例子。美联社2018年10月的报道指出,佐治亚州共和党籍州务卿布莱恩·肯普(Brian Kemp)利用职务之便,以登记信息不完全为由,阻止了超过50,000的黑人选民登记投票。而白人选民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肯普是2018年佐治亚州州长的候选人,而他的对手,恰巧就是一名黑人候选人。肯普曾多次主张要求选民登记表与其政府文件之间存在“完全匹配”,这意味着缺少连字符,或已婚姓氏和婚前姓氏之间的差异,都可能导致注册投票失败或延迟。

美国缺少全国统一的选民注册规则条例。各州也缺少独立的制定选民注册规则,监督投票规则的委员会。例如前面佐治亚州的例子,肯普即使政策制定者,也是候选人。这些是美国目前选举制度的缺陷。然而,共和党非但没有去解决这些缺陷,而是选择大规模地利用这些缺陷,用伤害民主的基石的方式为自己创造政治优势。

结语
在任何民主社会,选举权利都被人认为是一个基本人权。 共和党正在大规模地颠覆民主的基石—剥夺和压制公民的选举权利和改变选举结果。共和党是美国民主的敌人。

参考文献
[1] Bentele, Keith G. & Erin O’Brien. 2013. "Jim Crow 2.0?: Why States Consider and Adopt Restrictive Voter Access Polices." Perspectives on Politics. 11 (4): 1088-1116.

文: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黄亚生  
本文由“亚生看G2”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检索关键词:特朗普,美国政治

声明:本文不是学术论文,在表述和数据引用方面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误差。欢迎读者指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