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8|回复: 0

临风:有一种宗教叫“川普教”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0-28-2019 00: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临风 | 有一种宗教叫“川普教”吗?

原创: 美华  美国华人  1月18日

美国华人
第1416篇文章

编者按
川普自己曾说过:“即使我在第五大道对人开枪,原本投票给我的人还是会投给我。” 在美国真有这样一个群体,不管川普做任何出格的事情还是会痴心不改支持他吗?

答案是:有的。

两年来不管川普言行如何荒谬,在所有宗教和宗派中,美国白人福音派是唯一仍然坚决拥戴川普总统的群体,纵使川普的所作所为跟他们所标榜的道德价值经常背道而驰。对川普的神化、崇拜已经到了一种可以称为“川普教”的程度。

本文从多个角度来探讨这种不离不弃的态度与白人福音派的信仰间的关系,与其对美国的影响。

正文共:6795字
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撰文:临风


(背景图片来自ABC News视频截屏,视频中川普说:I could stand in the middle of 5th Avenue and shoot somebody and I wouldn’t lose voters.)

一个南非的故事

南非黑人布道家格雷厄姆·赛斯特(Graham Cyster)曾经讲述过一段他的痛苦经历(注1)。早年,正当赛斯特为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而挣扎时,一批热衷社会主义的年轻人要求他讲解耶稣基督的福音,希望在暴力对抗之外找到新的路子。

赛斯特向这些年轻人对福音做了非常清晰、有力的解说:"耶稣可以改变个人,这批人形成一个新的群体,在这个群体里再也没有犹太人与外邦人、男人与女人、富人与穷人、白人与黑人之间的分隔。"这批年轻人听得十分神往。

一位17岁的男孩问他:“这真是太奇妙了。请告诉我到哪里可以找到这样的群体?” 赛斯特的脸立刻沉了下来,他不得不承认,南非没有任何基督徒群体正在实行这样的理念。这位男孩失望地说:“那么,你所说的都是瞎扯淡。”几个月后,这个男孩参加了反对种族隔离的战争,并且因此而丧生。

读完这个故事以后,我的第一个解读是:南非白人基督徒没有良心,言行不符,肯定是假信徒。不过,近距离想想,问题或许并不简单。

南非白人教会建基于荷兰神学家凯波尔(Abraham Kuyper) 的改革宗神学。虽然凯波尔认为基督徒应当净化政治,然而有欧洲血统的南非白人却用种族立场绑架改革宗神学,认定自己是“上帝的选民”,理直气壮地主张“种族隔离就是力量”。

南非黑人掌权以后,荷兰改革宗教会受到很大的亏损,失去了道德的高地, 只好灰头土脸地认错,忏悔并道歉。

当一个信仰群体找到“神学”来为自己的理念背书时,他们几乎是无敌的,连自己的良心都能被说服。


(《大西洋月刊》文章截屏)

川普总统在白人福音派中的支持度

根据“公共宗教研究所”(PRRI)的资料,2016年大选中,白人福音派中有81%投票给川普。该研究机构在2018年10月初公布一个新的民调,有71%的白人福音派仍然支持川普。白人福音派对川普的支持度是所有宗教群体中最高的。

这个民调是在去年夏天一连串爆炸性事件发生之后所作,其中包括:联邦政府强迫拆散中南美洲请求庇护难民的父母和孩子;川普在赫尔辛基和普京会晤后否定美国自己的情报机构的结论,为普京干扰美国大选的非法行为辩解;川普长期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向法庭承认,大选前为了怕影响选情,在川普指令下付封口费给风暴姐和花花公子女郎。

另外,2011年PRRI民调发现,只有30%的白人福音派人士认为“在个人生活中犯下不道德行为的民选官员仍然可以在道德上行事并履行职责。” 到2016年,百分比升高到72%。这中间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大的落差呢?

1.jpg
PRRI两次民调对比

白人福音派为什么无条件支持川普?

我一直以为,白人福音派对待川普的表现只是一种政治上的“交易行为“(参见:《主啊,救我们脱离你的粉丝!》)。经过大半年的继续观察,我发现,采取“机会主义”的只不过是其中一部分,很多人高调肯定川普这个人,以及他的所作所为。

一贯高度强调“道德价值”的白人福音派群体忽然改变立场。其根本原因是什么呢?

简单来说,就是“错误、偏激的神学观”以及相关的“信仰心态”,这两者凝聚的力量合理化他们衷心的支持,良心受到安抚。基督教的道德价值不但没有影响川普,反而是川普改变了白人福音派。

支持川普的白人福音派并没有一致的神学架构和世界观,内中有好几条并行不悖的脉络,它们分别提供了养分,值得玩味。让我们逐条列举:

1. 基督教国家主义(Christian Nationalism)。

根据宪法,美国是个主张“政教分离”的世俗国家,宗教组织和国家机器是分隔开的,虽然不等于宗教信仰与政治理念完全隔离。政治人物可以自由表达个人的宗教信仰,但他的施政不能够偏袒任何宗教群体。

美国也有一个建筑在基督教语境上,象征性的“公民宗教”,其主要功用是维系传统道德价值和爱国心。“公民宗教”中的上帝是个吉祥物,并非基督教的“创世主”。

根据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社会学家贝拉教授(Robert Bellah)的解读:美国公民宗教的精神领袖是华盛顿,先知是杰弗逊和潘恩,符号是国旗,殉道者是阵亡将士,圣书是“独立宣言”和“宪法”。独立战争、南北战争和民权运动,这三个事件决定了美国公民宗教的内涵。贝拉这个解说十分靠谱。

不过,20世纪中叶以后,日趋自由的大法官判案引起保守福音派的焦虑。“基督教右派”(宗教右派)于焉兴起,与共和党结盟,企图用政治手段夺取文化上的主动。“基督教右派”宣称,美国建基于基督教的理念上,是个基督教国家。他们要夺回美国文化,让美国回归上帝。

这个说法非同小可!它脱离“公民宗教”的领域,进入“基督教国家主义”(Christian Nationalism)的思维。对许多白人而言,回归上帝就是回到过去,也就等同于回到白人主导的权力和地位。


GOP = God’s Own Party

不少“基督教右派”认为,美国的白种人是上帝的“选民”,他们经常引用旧约《历代志下》7章14节:“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谦卑、祷告、寻求我的面,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作为根据,呼吁美国回归上帝。

这种神权政治的理念在川普时代发挥到了极致。

虽然口头上都是“宪法”和“建国先贤”,骨子里就是维护白人权力。 御用的祭司和先知们充分发挥功用,为领导大唱赞歌,异声受到咒诅。无论是反对难民,是付封口费,是支持种族主义,或是侮辱女性,这种种问题从罗伯特·杰佛乐斯(Robert Jeffress)牧师或是小法威尔校长(Jerry Falwell Jr.)这些人口中听不到任何批评,只有赞美和肯定。他们都是“基督教国家主义”的拥护者。

2018年独立纪念日,华府肯尼迪中心举办纪念退伍军人的活动,御用祭司杰佛乐斯在台上宣告:川普是上帝所拣选的弥赛亚式总统,他要把美国从灵性的废墟里拯救出来!(注2)

不过,这位拯救者本身并不需要受到基督教道德的规范。2016年10月初,川普夸口可以任意抓女性私处的“好莱坞录音”被曝光,基督教界一片哗然。此时,帕特·罗伯逊牧师(Pat Robertson)的《基督教广播网》(CBN)记者,用基督徒作者兰斯·瓦尔瑙(Lance Wallnau)的话出来解围。瓦尔瑙对CBN记者说,上帝直接告诉他:“以赛亚书45章将是第45任总统。” 瓦尔瑙的意思是,不要为川普不道德的言行所困扰。

《以赛亚书》45章说,波斯的古烈王(居鲁士二世)虽然不是犹太人,也不敬拜犹太人的上帝,但他是上帝所拣选的器皿,拯救犹太人,协助他们回到耶路撒冷。川普就是现代的古烈王。原来瓦尔瑙对圣经的解读就建立在“45”这个数字上!

当川普把美国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时,以色列首相内塔尼亚胡也称赞川普是古列王:“以色列民众将世世代代记住这件事”。


在川普肯定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以后,一个以色列机构铸造川普与古列王并排的银币,象征川普是现代古列。

川普上台后,拉尔夫·德罗林格(Ralph Drollinger)负责白宫每周一次的查经小组,由副总统迈克·彭斯和其他阁员出席。他们非常喜欢“王”这个词,以至于德罗林格经常把它变成动词:“在未来的生活中作王”(Get ready to king in our future lives.)。他说:“基督徒将 —— 很快,我希望 —— 成为管理国家的完美权威!”

今天的“基督教国家主义”与80年代的“基督教右派”不同,今天“基督教右派”所主张国家主义的核心是专制、偏执、男性中心。他们不是从事文化战争,他们直接攻击民主制度,接受“另类真相”。

那么,什么是他们的理论(或神学)基础呢?

这几十年来,鼓吹“美国是基督教国家”,倡导“基督教国家主义”最著名的人物叫做大卫·巴顿(David Barton)。巴顿是德州克鲁兹参议员的宗教顾问,他或许是目前“基督教国家主义”最大的先知,他的脱口秀和录像带受到“基督教右派”的喜爱。

他研究建国时期人物的方式十分奇特,只要那个人(例如,杰佛逊、富兰克林)曾经引用过圣经,或者提到过上帝,就被他归类为基督徒,不论此人的理念和立场如何,也不考虑18世纪的语境。(注3)

巴顿屡次被人指出(自己也被迫承认)错误,断章取义,甚至杜撰名人引言,他的书被出版商收回。在学术界,他被公认为“伪历史学家”、“骗子”,但是在“基督教右派”圈子里,他被奉为权威,影响深远。

“基督教国家主义”的错误有三,第一、他们误读历史;第二、他们误解圣经;第三、他们信仰态度的偏差造成部落思维。他们所倡导的神权政治与美国的宪法相悖。(关于这几点,我曾经分别多次为文,在这里就只能点到为止了。)

2. 扭曲的“两国论”神学。

支持“基督教国家主义”的另一个相关理论就是所谓“两个国度”(Two Kingdoms)的神学。他们认为世界上有两个国度,一个是“上帝的国度”,在这个国度里你要恩慈、宽容、善待他人、照顾贫穷,它针对的是“个人”的领域;另一个是“地上的国度”,在这个国度里,你要注重法律、秩序、财富,它针对的是“政府”和社会全体。这两个“国度”互不干涉。他们选择性地引用圣经来支持他们的立场(例如,《彼得前书》2: 13-17;《罗马书》13: 3)。


小法威尔夫妇在川普大楼(网上来自网络)

自由大学的校长小法威尔对记者表示,他想不出川普能做出任何事情会失去他的支持。他说:“我无法想象他会做出任何对国家不好的事情来。”

小法威尔解释说:第一、人都有错,不能从人品选总统;第二、在两个国度中,“地上国度”所关心的是自由企业、自由、才智、财富。在这个国度里有工作最重要,穷人在此没有任何贡献(不要跟我谈照顾穷人)。什么是道德?不支持川普就是不道德!(注4)


杰佛乐斯牧师在大选时为川普站台(图片来自Facebook)

杰佛乐斯牧师在大选前曾经强调品格的重要,基督徒应当多从政,发挥正面的影响。不过在大选期间,他的立场改变了。他开始用“两个国度”的论点反对政府要像“好撒马利亚人”一样周济穷人。他宣称:“把圣经里的原则强加到政府是不合适的。”(他肯定不是指反堕胎,或是反同婚。)(注5)

这种“两国论”扭曲了改教者马丁·路德原来“两个国度”的神学,人为地切割个人道德与公共道德,方便为非道德的言行提供掩护。德国纳粹的“最终解决方案”不也就是在这个虚伪的神学面具下得以展开的吗?

3. 新使徒改革运动。

新使徒改革(New Apostolic Reformation,NAR)运动是一个快速成长的基督教群体。他们虽然没有什么中心组织,但却期望在基督教世界内建立第五个轨道,以别于:天主教、新教、科普特(和叙利亚)正教和希腊东正教。NAR是从基督教灵恩运动发展出来的一支,起源于 “圣灵第三波”的彼得·瓦格纳(Peter Wagner)。他们高度强调恢复“使徒”和“先知”的职事。

《今日基督教》称这批“先知”和“使徒”们为“独立的网络灵恩”(Independent Network Charismatic,INC)。先知和使徒们承诺,信徒能够通过神迹奇事,直接接触上帝。他们吸引了数以百万计的追随者。

NAR的各单位虽然各自独立,但都属于“基督教国家主义”。这个运动主张“掌权神学”,称作“七座山神学”:要让上帝掌权,基督徒就要在社会七个领域(七座山)作头:商业、政府、媒体、艺术与娱乐、教育、家庭、宗教。不过除了掌权,他们似乎并没有什么具体的方案(注6)。

NAR强调追求特殊的宗教经验,因此特别容易相信神灵的干预,追逐各种预言、启示和神迹。NAR的领袖们靠着各种大会、书籍、讲道与音乐光碟以及网站收费。由于没有大型组织,成本和开销都很低,这些独立单位的经济情况都很不错。其中最有名气的包括加州Redding市的“伯特利教堂”(Bill Johnson)、堪萨斯市的“国际祷告殿”(Mike Bickle)、加州帕萨迪纳的HRock教会(Ché&Sue Ahn),等等。

川普也是他们心目中的“古烈王”,是上帝引进基督教“王国”(掌权)的工具。上帝要用他打败仇敌,让美国归回上帝。川普的属灵导师宝拉·怀特,以及兰斯·瓦尔瑙、大卫·巴顿等都与这个NAR运动有密切的关系(注7)。

这批人认为,川普的权柄是从上帝而来,不是从宪法而来,因此对川普的“顺服”几乎是绝对的。有次川普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要驱逐CNN的记者吉姆·阿科斯塔(Jim Acosta),瓦尔瑙说,这是总统在“驱魔”。他称那些反对川普的声音为魔鬼的工作。


《川普的预言》宣传海报

去年(2018)10月初,美国有1200家戏院放映《川普的预言》这部电影。这部仅仅花了两百万美元制作的片子,经由小法威尔的自由大学影剧系主任执导,学生们参与制作。

该电影讲述一位退休的消防队员马克·泰勒(Mark Taylor) 所见到的一个异象。2011年4月的某个清晨两点钟,马克·泰勒看电视新闻的时候,画面上出现川普。这个时候他听到上帝对他说:“你听到总统的声音”。他立刻拿出纸笔,记下“从圣灵来的话语”。

泰勒认为,这个启示预言上帝拣选川普,要为美国带来“荣誉,尊重和恢复”。他说:美国将经历空前的繁荣,以色列与美国之间的关系将变得更加强大。(注8)


CBN访问泰勒夫妇(图片来自网络)

2015年,这个异象在泰勒告诉了自己的医生和朋友后逐渐传开。2016年大选之后,泰勒变成了先知,因此而声名大噪。2017年底,他告诉CBN说,上帝正在使用川普制止那消耗美国的“敌基督方案”。

这部电影可以说是“基督教国家主义”最纯真的表达,是爱国主义、美国特殊和白人福音派的大组合。它要你相信,顺服川普与顺服上帝是一个硬币的两面。片子最后有30分钟访谈,访问对象包括巴顿和瓦尔瑙。受访者们不断重复《历代志下》7: 14(见前)的经文。(注7)

马克·泰勒还作了一些其他预言:奥巴马将受到叛国罪的指控;川普将勒令制药公司发布治疗癌症和老年痴呆症的新药。你相信这些预言将会实现吗?

单单一个人半夜里看到的“异象”,可以用来作为造神的工具。这种信仰的态度是否更接近中国民间跳大神、扶乩和占卜呢?

何时才能结束疯狂?


《一个国家的死亡》宣传海报

有些白人福音派对川普的支持是超现实的。去年刚刚被川普特赦的御用文人迪内希·德·索萨(Dinesh D'Souza)在暑期发布了一部电影《一个国家的死亡》。他把川普比为林肯总统,把民主党比为纳粹党(注9)。小川普与德·索萨联袂主持首映,小川普宣称很受启发。有了这种指鹿为马的超现实作品,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这哪里是“美利坚合众国”的作品,这简直就是“美利坚斯坦人民共和国”的作品。


《一个国家的诞生》宣传海报

德·索萨给电影的命名,让我不禁想起1915年发行的默片《一个国家的诞生》。这部电影激发了美国白人种族主义的再生,3K党再度蔓延,最后引发了1925-1926年3K党在华府的大游行。真是前后呼应啊!

在美国历史上,保守的宗教宗派经常被用来为奴隶制和种族隔离背书。牧师和神学家纷纷祝福白人优越主义,并敦促非裔接受现有的社会秩序。

然而历世历代,人们却在耶稣基督的教导里找到革新的种子。

在“第二次大觉醒”期间皈依基督之后,19世纪倡导废奴与社会改革的黑人领袖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说:“由于我爱慕基督所表达的那种纯洁、和平、公正的基督教,因此我讨厌那种腐败、奴役、鞭打女性、掠夺摇篮、不公平和虚伪的基督教 。”(注10)

道格拉斯受到“基督的原则”的驱使,挑战他那个时代“基督徒的实践”。今天我们面临同样的分歧。

各位还记得在纳粹手下被吊死的迪特里希·朋霍费尔(Dietrich Bonhoeffer)牧师吗?1939年二次大战爆发前夕,朋霍费尔来到美国,拿到居留权。不过,呆了几周以后,他决定回德国。不顾神学家好友尼布尔的劝阻,他向尼布尔解释说,如果在战争中他没有与同胞们同在,那么在战后他就没有资格再去教导他们。

今天那批无条件拥护川普的白人福音派不也处于类似的处境吗?当川普下台以后,当人们开始觉醒到种族主义的错误,当真相再度受到尊重,当照顾弱势被视为正当,当美国的良心重新被唤醒,那个时候你们要如何向国人解释自己对基督的信仰?如何劝导年轻人回到教会?

当时的德国不都是顺民,他们有迪特里希·朋霍费尔和马丁·尼莫拉的诤言。今天美国的朋霍费尔和尼莫拉也并不少,只是大多数白人福音派听不进去。(华人福音派呢?)

他们不可能永远欺骗自己的良心,他们的神学也将被证明为错误。如果他们真的信仰耶稣基督,但愿他们也有后悔的一天。

佛教 浮云花纹 分割线

注:
1. Ronald Sider, “The Scandal of the Evangelical Conscience, Why don't Christians live what they preach?”  http://www.ctlibrary.com/bc/2005/janfeb/3.8.html.
2.  John Fea, “Trump Threatens to Change the Course of American Christianity,” Washington Post, 2019-1-17.
3.  批评者众,仅列举几个有代表性的:
a) Justin Taylor, “Christian History: How David Barton Is Doing It Wrong,” The Gospel Coalition, 2017-5-12;
b) Thomas Kidd, “The David Barton Controversy,” The World Magazine, 2012-8-7;
c) David Throckmorton, “David Barton’s Conservative Critics: Debunking the Liberals Attack Claim,” https://www.wthrockmorton.com/20 ... ral-attack-claims/;
d) Debunking the Jefferson lies, https://www.debunkingbarton.com/index.html.
4.  Joe Heim, “Jerry Falwell Jr. Can’t Imagine Trump ‘Doing Anything That’s Not Good for the Country’,” Washington Post Magazine, 2019-1-1.
5.  David R. Brockman, “The Little-Known Theology Behind White Evangelical Support of Donald Trump,” Texas Observer, 2018-3-29.
6.  a) Bob Smietana访问Brad Christerson与Richard Flory记录稿:” The 'Prophets' and 'Apostles' Leading the Quiet Revolution in American Religion,” Christianity Today, 2017-8-3.
b) Brad Christerson & Richard Flory, “How a Christian movement is growing rapidly in the midst of religious decline,” 2017-3-15, https://theconversation.com/how- ... ious-decline-73507.
7.  Tara Isabella Burton, “Christian Nationalism, Explained through One Pro-Trump Propaganda Film,” VOX, 2018-10-8.
8.  Carol Kuruvilla, “An Evangelical University Is Helping Create A Movie About How Trump Was Chosen By God,” Huffpost, 2018-6-5.
9. David Frum, “Dinesh D’Souza and the Decline of Conservatism,” Atlantic, 2018-8-12.
10. Michael Gerson, “Evangelicals Have Hired Their Own Goliath,” Washington Post, 2019-1-3.

✎作者简介
临风,本名熊璩,出生于重庆,台湾长大。曾任台湾大学数学系副教授 ; 克雷超级电脑公司(Cray Research, Inc.)研究部总工程师; 惠普公司中央实验室部门主管,大学关系部亚太区主任等。2011年退休,全力读书、研究、写作。在中国大陆出版有《绘画大师的心灵世界》(2012年江西人民出版社)。

撰文:临风
编辑:雯君,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
请加小编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

推荐阅读
《从割裂的美国看“基要主义”的消长,兼与秦晖教授探讨“原教旨主义”》
《重新思考修昔底德的陷阱》
《脱欧计划惨败,最长政府关门——英美两国陷入史上最混乱局面》
《法庭文件惊现特朗普团队直接通俄证据,穆勒调查2019十大看点》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美国华人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