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11|回复: 0

关于《祭侄文稿》,《环球时报》编造了什么谣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1-3-2019 22: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祭侄文稿》,《环球时报》编造了什么谣言?


主笔唐驳虎
01.19 21:54
阅读 735万+
关注
《环球时报》的报道,究竟有没有编造煽动事实?
《祭侄文稿》东京展出的事实、态度与立场1

近期轰轰烈烈的《祭侄文稿》借展东京事件,想必大家都有耳闻了。

随着展期临近,东京颜真卿展览的消息,先是在台湾发酵、爆炸,并终于在开展前一周,带着各种疯狂的传言,从台湾传到了大陆网络。

以极快的速度,各种传言、愤怒立刻炸响了。其中,有合情合理的质疑,也有疯狂莫名的谣言。

很快,一场在东京公告已久的展览,变成了偷卖国宝、毁尸灭迹、卖国献媚的骇人行径。

当然,喧嚣之后,这场展览还是如期开展了。众多在东京的中国人纷纷赶去亲睹国宝,拥挤程度超过想象——排队一个半小时以上,边走边看10秒。


整个展览汇聚了177件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和日本各大博物馆的中华书画珍品,共向20家机构借用文物,主办方东京国立博物馆更是拿出了本馆多件压箱底的宝贝。

除了“天下第二行书”《祭侄文稿》,颜真卿早、中、晚期的书法代表作共有26组,以及同时代的多位唐朝书法家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柳宗元等的代表作。

怀素《自叙帖》
怀素《自叙帖》
还有为真伪辩论了大半个世纪的“天下第一草书”怀素《自叙帖》。宋四家“苏黄米蔡”全都聚齐,也有宋、元、明、清以及日本受颜真卿影响的后世书家名作。

更难得的是,八十年来,以为早已毁于二战战火的北宋扛鼎级名作《五马图》,突然重现人间,震动了书画文博界。

但舆论喧嚣却一下从顶峰就静了下了来,因为都公开展示在所有人面前了,之前的很多惊恐传言就不攻自破了。

这是允许有限摄影的媒体预展,公众场现在是排队一个半小时,看10秒
这是允许有限摄影的媒体预展,公众场现在是排队一个半小时,看10秒
【没有保护?随便拍照?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基本惯例如何】

但是,几天前炸裂般的声音还在。比如,这一条转发超过1.2万、点赞近1万的热门微博。

它带来了开展前,在具体细节上最有争议的两点:没有保护?随便拍照?

我们就先从常识说起,相信有点心智的人都不会相信“没有保护”。那么就直接进后一点,“随便拍照”吧。

关于东京国立博物馆外来特展(一般都放在平成馆的二楼)的一贯措施,都是不让游客拍照,除非媒体特许。

当然,日本自己的常设展区,有的是可以拍,有的是不能拍。在展柜说明上都有标识。只是工作人员稀少,全靠游客自觉。

这一点,无数去过东京国立博物馆的中国人都可以见证。

包括我本人的亲身经历,几年前有次去的时候,恰逢兵马俑特展,虽然早就去过好几次西安了,但还是想看看中国文物在海外展出是个什么模式。

总体感觉就是虽然会场不大,但布设有着日式的精细,与中国不同。


而这些兵马俑,在陕博和原址都是可以随便拍的,颜料都没了只剩石头的兵马俑,在东京那里就是不让拍照的。场内游动看管的工作人员很多。

当然,也会考虑到游客观众的心情需求,在展厅结束的最后,会给出一个专门的仿制品区,任由游客与之合影。(这次展览,对应的就是一处大型碑文拓片,可供合影)

这一点不难求证——是一点都不难求证,这也绝非“中国人群情激愤之后日本人被迫改的规定”。

去过东京国立博物馆的中国人那么多,在身边找到一个问问很难么?


即使身边都没有去过日本的朋友,去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官网上看一眼规定,平成馆二楼(特展区),从来都是禁止游客对展品摄影的,这很难么?

只要有过最基本的查证,心智正常的人也就明白,所谓“最后几天迫于压力,才决定不允许自由拍照”的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


【环球时报的采访如何】

事实上,最先煽动起来的《环球时报》仅仅是以游客身份,打了咨询电话,做了一次很不像样的采访。根据他们负责人公布的录音,过程总体大意如下:

vicon
↑上为通话录音

(我这里省去了反复确认与客套的语句,完整版可看原视频)

记者:关于交换展品一事,请问东京国立博物馆有计划拿什么展品进行交换吗?

咨询处:关于这一点,我们咨询这边没有相关的信息,您可以电话咨询博物馆方面。

记者:请问在颜真卿特别展中能够拍照么?

咨询处:在展示厅内,展示展品的展厅里,只有一处地方能够拍照,但是不可以使用闪光灯,其他地方都不能拍照。

记者:请问是哪一处可以拍照呢?

咨询处:请稍等……关于您咨询的能够照相的场地,我们这边也没有相应的信息,也需要您电话咨询博物馆方面。

记者:请问展会方面是如何保护颜真卿的展品的呢?

咨询处:关于保护方式我们这边也没有相应信息。

——————————


记者:请问东京国立博物馆方面,有同台北故宫博物院交换展品一事吗?

东博:并没有交换展品。请问您说如何得知这一信息的呢?您所说的“交换”是某件展品换取另一件展品的意思,对吧?并没有交换。

请问您知道“借出”吧?展品是“借出”的。

记者:那么东京国立博物馆有没有向台北借出什么展品呢?

东博:并没有交换展品一事。

记者:那么就只是台湾借出了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是吗?

东博:是的。

记者:请问是如何保护展品的呢?

东博:balabala,玻璃罩罩住……

但是,如果仅仅严格按采访记录写稿的话,也不至于出现最后如此离谱的谣言。


【环球时报的采写如何】

从采访录音当中,我们可以提炼得到的信息有:

1、展厅里,只有一处地方能够拍照,但是不可以使用闪光灯,其他地方都不能拍照。

2、台北故宫博物院对东京,不是“交换”,而是“借出”。并没有交换展品一事。

3、按常规对待书画作品的办法保护。

我想这些信息,小学高年级学生都不难归纳总结出来。

但他们发出来的最终稿件,变成了什么样子呢?

他们的提要是这样写的:

日本对《祭侄文稿》没啥特别的保护措施,大家还可以对它拍照……呢!

见下图↓


他们的核心正文是这样写的:

1、东京没有和台湾交换什么展品,就是台湾单方面送过来的!

2、没有对《祭侄文稿》有啥特别保护措施!

3、大家还可以对着它拍照!不开闪光灯就行。

见下图↓


为了便于大家对照电话采访信息与实际写成稿件的区别,特做图一张,以便对比


我觉得,任何不是丧失心智的人都能判断,这三条之间的信息差距、语气差异、情感差异有多大?

无知瞎起哄的小网民倒也罢了,有意歪曲采访录音,传播煽动信息,欺骗无知之人,而且还是一家正规媒体,难道不应该道个歉么?

不要说什么大媒体、小媒体、自媒体,任何独立负责的成年人,都该为自己恶意传播的谣言负责吧?对不对?

这其实不是一两个工作人员的失误,应该是整个采编过程中的集体过失。


但不管怎样,与采访录音、与客观事实迥然不同,而且充满了煽动性的报道——《环球时报》,请出来道歉。

尤其仅仅在微博上就有1.2万以上的转发,阅读量数百万,在全部相关事件讨论微博中,排名第二,造成了极强的误导,你们必须为此而道歉。

【待续】

以上,是目前最引爆争议的主要误导性谣言。当然,这个事件里,编撰谣言的远不止《环球时报》一家。从台湾、从大陆,许许多多的谣言都在纷至沓来、应接不暇。

下一篇,将主要讲述这场展览、这次争议——或者说抗议的来源起点,究竟是那里?

——————————

《祭侄文稿》0:《环球时报》编造了什么谣言?

《祭侄文稿》1:风波的兴起在台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