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21|回复: 0

饶毅:白宫内幕之一:国家安全顾问的视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4-2022 22: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宫内幕之一:国家安全顾问的视角
饶议科学 2022-05-05 10:58
【了解美国、了解美国内外政策制定过程的一个重要窗口无疑是白宫。川普时期的白宫被爆内幕特别多。多位记者,在应邀到白宫内部跟班、或采访白宫内部人士之后,写过书。多位白宫内部高官,或直接署名写书,或显然通过记者匿名大量透露信息和发表意见。



2020年6月,曾任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的博尔顿出版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身临其境》回忆录。2020年6月26日和27日(星期五和星期六),我留了一个读书笔记,当时曾在亲友间共享。原文附录在后面,供2022年五一长假有兴趣的读者参考。



以前几本书我一般在旅行途中阅读,这次假期在家,记点粗略的笔记,里面含我个人的感想和意见,当时曾经在亲友间共享。现附录在后。



最后,列出伯顿原文,以方便读者看清楚哪些是他原文,而并非我的意见】



2017至2020几本反映川普白宫的书



“Fear:Trump in the White House”(2018《恐惧:白宫的川普》,作者:美国老牌著名记者Bob Woodward)



“Fire and Fury: Inside the Trump White House”(2018《火与怒:在川普的白宫内部》,作者美国记者Michael Wolff)



“Unhinged: An Insiders Account of the Trump White House”(2018《发狂:川普白宫内部人员的看法》,作者公关事务办公室交流主任Omarosa Newman)。



“A Higher Loyalty: Truth, Lies, and Leadership”(2017《更高的忠诚:真理、谎言和领导力》,作者美国联邦调查局前局长James Comey)。联邦调查局局长与川普共事过,但因为是前朝官员留任,从来没有得到川普信任,内幕不是特别多。



“A Very Stable Genius”(2020《很稳定的天才》,作者为普利策奖得主、《华盛顿邮报》驻白宫记者Philip Rucker和Carol Leonnig)。



其他几本书依赖采访,虽然有些书明显是有白宫内部高官有意泄露内情的痕迹。有内容明显来源于白宫一度的高级顾问Steve Bannon,有些可能是白宫办公厅、国务院或国防部有人透露信息。



约翰伯顿《身临其境》书摘



约翰伯顿(John Bolton)最近出版新书“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他在里根政府担任过助理司法部长、老布什政府任助理国务卿、小布什政府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川普政府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在四届共和党政府任职的伯顿是外交政策的强硬派(“鹰派”)。《身临其境》记述他最近一次在川普政府工作经历以及参与美国对外关系决策过程。



1948年出生于消防员家庭的伯顿,1970年本科以“最优生”毕业于耶鲁大学,后就读耶鲁法学院(低克林顿夫妇一年)。1972年他在尼克松的副总统Spiro Agnew办公室做过暑期实习。



伯顿躲过了去越南服兵役。这一点对右翼鹰派来说,需要记录,因为轮到他自己的时候他并非勇敢上前线,既不同于右派McCain作为高官子弟上前线、更不同于John Kerry等左派反对战争但轮到自己却仍上前线。



在2018年4月至2019年9月川普政府任职之前,他经常为电视--特别是右派频道(“狐闻”,Foxnews)--做国际事务评论员。





伯顿有大量笔记,且自认为博闻强记,对其写书有帮助。当然,他的书反映的是从他的立场、背景关注的事件,其中事实与观点,事实的选择等,都有他很强的个人偏好/偏见。



伯顿新书与近年出版的几本有关白宫的书在反映白宫的情况各方面都一致。



但伯顿的书有两个特点:一是它主要是国际事务,二是作者本人是参与决定、直接与川普打交道的高级官员。



1川普的治国、治宫方式



2016年,没几个人认为川普会当选,川普自己也没想到如何驾驭巨大的政府机构(页8)。伯顿认为:川普政府与伯顿此前服务过的三任共和党政府的一个差别在于,对同一政策,川普一天一个样,而不知道怎么办(页8)。川普自己的想法经常变(页40)。



川普对美国国内的政策想法有一些,但对国际事务,知之甚少,所以在国际事务上,他经常混乱、矛盾,靠发脾气、不经意的议论、膝跳反射式的即刻反应处理问题,缺乏合符逻辑、条理清晰的策略(页186)。从来谈不上深思熟虑。而美国媒体对美国外交事务充满矛盾的报道,常常是因为川普政府官员的言行、川普政府政策本身的矛盾、以及川普本人自相矛盾(页188)。



伯顿引用丘吉尔的话评论川普经常是该处理、能处理的时候忽视了问题,等到补过的时候已经太晚了(页73)。



伯顿形容:新冠病毒流行后,川普的混乱似海啸,如同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那张办公桌后面空无一人(页287)。白宫办公厅主任John Kelly(科里)将军以前曾对伯顿说:(目前这件事情)川普都做不了,以后真有危机他哪行?伯顿评论:现在的事实证明川普的古怪行为真是科里将军所担心的(页364)。



伯顿认为川普的白宫内部很像大学寝室,大家乱哄哄地串门,与伯顿以前参与的白宫完全不同(页21)。川普在椭圆形办公室或罗斯福厅主持会议的时候,不像决策会议,而像大学生扔食物打闹(页65)。经常让很简单的事情搞得很麻烦,如安排安倍和Erdogan访问的行程(页59、60)。出现过第一夫人无关重要的小事影响大事的时程安排的例子(页69)。



川普缺乏国际战略(页117),想到哪打到哪,每次担心的是他个人形象。缺乏基本国际常识,如不清楚芬兰是否俄国的一部分(页118),也头一次听说英国居然是拥核国家(页137)。伯顿之前,国务卿、国防部长等曾经组织“上课”,希望改善川普的国际历史知识,徒劳无益(见《很稳定的天才》)。伯顿特别说明,他自己也试过,但没有用,而且如果不同人将同一段历史,他的反应是一样的,乱吼几句,好像重播录像带(页192)。



老布什是8点上班。伯顿复述了老布什一天的规律,评论道:现在(指川普的白宫)要是有这样的规律,我就认为上了天堂(页206)。川普一般是中午才开始工作,上午是给政府内外打电话,伯顿认为给政府外的人打这么多电话很奇葩(页204)。其他总统一般每天第一件事情是听情报简报,而川普首先一周只听两次,而且因为他喜欢说话、不喜欢听,经常是他说话比汇报情报的人时间长(页84)。中情局长Haspel有次实在忍不住,见缝插针打断川普的废话,在座的其他人大大舒了一口气(页345)。其他会议也经常因为川普讲话无节制而超时(页91)。不过,伯顿认为时间安排是最容易处理的川普异常(页206),与川普其他异常比起来就不算回事了。



川普重视个人关系。他让女婿主持对中东、以色列/巴勒斯坦的关系,以为年轻的女婿能解决基辛格都解决不了的问题(页23)。川普让女婿联系土耳其财政部长,因为对方是土耳其总统的女婿(页172),在川普和女婿看来,这样就特别好拉关系(川普内部多位反对,包括财政部长认为联系财政部长是他的责权)(页173)。一次讨论伊朗关系时,川普叹息我们几个没有一人与伊朗那边有个人关系,伯顿对此窃笑(页335)。美国国家做外交需要个人关系?你以为是你纽约的房地产交易啊。



川普很关心自己的基盘(base)(坚决选举他的那些人)。很多事情他要衡量基盘是否继续坚强支持他,他会对具体事情评论:啊,这样我的基盘会很喜欢(页37)。考虑对外政策时,川普也会想起:我的基盘希望撤离叙利亚(页188)。我的基盘希望离开,我那些人很聪明(页199)。川普任命一大批保守派法官,是保守派共和党很多人虽然鄙视川普个人,但支持其执政的重要原因(页24)。



川普谈判的原则不能出现其他人抛弃他,必须是他抛弃对手。他用他谈过多个女朋友都只能是他先说不、不让女朋友先说不来说明(页82)。伯顿见证川普确实在外交场合也经常担心对方先“抛弃”自己,在预防谁抛弃谁的时候,川普认为必须“先下手为强”(页293、294)。



川普需要放狗咬人的时候就让Peter Navarro(贸易顾问纳瓦罗)、Larry Kudlow(经济委员会主席)、有时也让共和党参议院Graham先出来咬人、或者放风(页98)。



2 信息



伯顿介绍,美国发射长程导弹有多个基地,如果同样时间向同一目标发射,那么抵达目标的时间就会不一样。为了同时抵达而显得效果特别好,实际是不同时间发射(同时抵达被轰炸目标)。



因为川普做决定有时犹犹豫豫,曾经出现过,有些导弹已经出发在路上了,川普才决定下令的情况(页57)。



3真理、正义和道德与政治:什么更重要





对真理的追求、对正义的向往、对道德的要求,推动全人类的进步。这是左派,华人语言中所谓“白左”的理想。美国和西方极右派任何时候都不同意,而是认为自己/白人/基督徒利益高于一切。因为历史原因,海内外华人绝大多数不懂得自己追求的人类美好目标只与白左有共识,与白右并无真切的共识,而经常热脸贴凉屁股。



很多人认为美国政府做的很好。这是人们的美好的一厢情愿。不存在一个单一的美国、美国政府。美国不同的政府,做法有所不同,有时差别很大。



1973年,尼克松政府动用中情局支持智力军人推翻民选总统Salvador Allende(阿连德,1908-1973)。其后,智利进入其历史上黑暗的皮诺切特军事独裁时期。



2018年,沙特阿拉伯流亡人士、《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Jamal Khashoggi在沙特驻土耳其领事馆被谋杀,全世界舆论哗然。因为Khashoggi发表过发对沙特王储的文章,沙特王储目前大权在握,包括美国朝野和美国媒体在内的全世界普遍认为是沙特王储下令谋杀的。但川普坚持不批评沙特或沙特王储,当时大家很不理解。伯顿现在明确披露,川普故意不批评沙特王储,还坚持军售,而且多次要求带信:告诉那家伙,这可难以置信,我帮了他大忙(指沙特王储)(页214、215)。川普的死党庞皮奥有时因为帮川普发了信而觉得要呕,说明:这可不是我要写的,是川普要写的,他要怎么写我就怎么写(页214)。



当时川普的女儿被舆论追究正热,川普还决定自己出面宣布对沙特王储有利的言论,以便媒体分心而不继续追女儿(页215)。用加大美国在国际的负面新闻来减少自己家人的负面新闻,可能川普是第一位有记录在案这样做的美国总统。



虽然伯顿认为川普的具体行为比较恶心,但他坦白:川普可能是为了卖军火而支持沙特王储,但这一决定的结果无异于基于地缘政治考虑的结果。也就是说,为了地缘政治,作为右翼鹰派的伯顿认为美国也同样应该支持谋杀持不同政见者的政权和政客(页215)。伯顿这一观点反映了国际右派的典型立场和观点,他们并不是以价值观为第一。在真理、正义和道德与所谓国家利益之间,哪怕只是卖军火,也是国家利益压过真理、正义和道德。



Jeane Kirkpatrick从1981至1985任里根政府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伯顿引用1979年她在《独裁者和双重标准》一文所写的:“自由的理想正义不一定需要等同于自虐,也不会与捍卫自由和国家利益不一致”(页216)。



伯顿和Kirkpatrick的言论,都等于把英文所谓国家“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变成“国家利益第一,而不是理想信念第一”。这是很多海内外华人没有搞清楚的。虽然西方国家内部要求真理和正义,西方国家迄今从来认为在国际关系中,真理和正义是服从于国家利益,哪怕所谓的利益是暂时和非共识的。



我们中国的传统与西方非常不同,是把国际关系等同于国内关系,所以海内外很多华人难以理解西方长期区分国际和国内。



我们当然应该以真理和正义为目标,但我们需要清楚地了解其他国家、特别是大部分西方国家不是这样。需要区分每一个外国在每一件国际事务上,是利益至上还是正义至上,而且应该经常警惕他们打着正义的谎言而行暂时利益的实质。



4美国将军对川普的道德批判



1950年出生的科里John Kerry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将军。



编造虚假借口逃过兵役的川普,却非常崇拜军人。他第一次组成政府时有4位将军,是美国历届政府将军最多的。



科里先任国土保卫部部长,后任白宫办公厅主任。



与川普这种人不一样,科里家族类似McCain家族、肯尼迪家族,认为家庭条件优裕、有权有势人家的孩子应该身先士卒。有些人是为了以后从政打下基础,有些人是认为参军赴前线是个人荣誉(honor)。McCain的父亲和祖父都是美国海军将军,他到越战前线,被捕后备受虐待。科里将军也送儿子Robert Michael Kelly上前线,到阿富汗前线。



2010年,科里29岁的儿子在带自己的排巡逻时踩地雷身亡。



科里把儿子的照片带在身上。



川普曾对科里说,你受的苦最大。



但科里与川普共事后,有一天,科里拿出儿子照片给伯顿看:“川普不在意这些孩子会发生什么”。科里看透了川普是无视美国军人安危、轻视人民生命的自私自利小人。



川普当政期间,几位美国政治家和前第一夫人去世。本来很常规的安排,只有在川普时期才经常发生争议:川普是否出席,白宫是否降半旗。科里认为应该按常规,川普以自己个人好恶干涉这些决定。科里有时忍不住在白宫雇员会议上说:今天我真落在一个不好的地方(页206)。



科里与川普曾大声发表不同意见。他事后对伯顿表示对川普非常不满:“我曾经在战场带兵打仗,从来不用忍受这种臭屎(指川普)”。但他担心:如果我们都辞职,万一发生911那样的真危机,他这么做决定怎么行?(页212)。



川普的死党、国务卿庞皮奥也说,真正的战士就是我们几个,如果我们都走了,那不就是川普和他女儿女婿的表演秀?(页214)。



科里在与川普大吵后说“我要去趟阿灵顿”。



同仁们都知道遇到特别困难的时候,科里会去阿灵顿国家公墓,到儿子的坟前(页213)。



5川普的个人风格



伯顿认为川普颠覆了简单的规则(页442)。



伯顿的书大量涉及川普个人风格。美国保守的政治评论家、1987年普利策奖获得者Charles Krauthammer评论道:我以前说川普是11岁的小孩,我搞错了10年,他只有1岁,每件事情都要看对他是否有利(页12)。



川普经常撒谎。一种谎言是为了他自己好看。例如他提出见普金,他却说是普金提出见他(页137)。有一次,川普说是北朝鲜的金急切提出见他,伯顿指出明明这次是川普非常渴望见金(页318、319)。又如,北朝鲜违背诺言发射导弹了,川普要求用“炮火” 一词,以避免用导弹一词(页309),为了舆论不说自己对付朝鲜失败了,不惜试图在国际媒体为对方掩盖。川普的第二种谎言是他信口开河。例如,有关到底中国赚了美国多少钱,到底美国驻军南韩花费多少,他口里的数字经常变,因为他其实每次就乱说(页316)。川普的第三种谎言是为了两边讨好。例如,川普一方面公开机会讨好美国拥枪的人,一方面取消了有利于他们的条约(页159和160)。



以不读书、不读文件闻名的川普,他在佛罗里达的庄园却有“图书馆”。伯顿形容,有一次川普把他们几个拉进“图书馆”,其实准确的描述是“酒吧”(页302、303)。



可能因为不读书、不读报、不读文件(包括情报),川普喜欢看电视。他每天看电视,依赖电视获得教育,也非常在意自己的电视形象。在与金谈判之前(页98)和中间休息二十分钟(页104)都赶紧看新闻如何报道自己。还在意其他人的电视形象。他喜欢伯顿的原因之一是伯顿经常上电视,他见到伯顿真人后,表扬伯顿的说法是:“约翰像在电视上一样。我可以一直听,我很喜欢”(页19)。他会把电视听来的当成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也可以付诸行动。伯顿描述川普把伯顿在狐闻台讲的变成川普的想法加以宣传(页20)。川普鼓励其政府成员上电视宣传他和他的政策(页50)。



川普对正事的注意力有限。委瑞内拉出现美国喜欢的人试图推翻当政领导人的大事。川普在此过程中经常变,看到军官出来就吓坏了。委瑞内拉反动派领袖的妻子到白宫见川普,川普记得最清楚的是她没有带戒指,认为这说明反动派领袖不够强势(页251)。不久就开始给他起外号(页251)。川普不仅这样涂黑自己周围的人,也涂黑国际的盟友,伯顿对此十分不满(页251)。也许,川普只是自己的心理问题,无论对方是友是敌,他都是欺善怕恶,对于强势的人,他总是怕,对于弱势的人,他总是骂,而崇拜的对象可能是敌国、骂的对象却可能是自己的盟友、美国高官、将军或自己的助手。



媒体对川普有影响(页180)。他花费不成比例的时间看电视上对自己及其政府的报道,看后可能有反应性言行。媒体报道出现混乱是因为报道常常依据二手、三手消息,川普政府内部本身的矛盾和川普本人的混乱(页189)。



川普经常用脏话骂人(页40)。他当众骂将军们“愚蠢”(页199)。川普对《时代》周刊报道听不进情报汇报大为光火。骂国家情报主任Dan Coats草包(idiot),而且警告新的中情局局长:不要也是任命错了(页293)。国防部长Mattis是四星上将,而且为其他将军所极为尊重,尊重到伯顿认为有时不好开展工作,因为其他将军(包括其他四星上将)都过分尊重Mattis,伯顿称之为“五星上将”现象,意思是Mattis面前其他军人趋于唯唯诺诺。但川普多次痛批Mattis,骂他“that fucking idiot” (页347)。有时,对于川普无理批评Mattis,伯顿认为不仅为Mattis感到悲哀,而且为美国感到悲哀(页201)。伯顿发现,Mattis是军人习惯,一旦川普骂,他就不吱声,伯顿认为这是因为川普理论上是全军总司令造成Mattis不能反驳的原因。



川普的顾问劝他,即使常常为他好,川普也难以接受(如,页207)。有时顾问们就干脆不说,让他自己出洋相(页368)。



伯顿认为川普骂起人来敌友不分,川普把敌国或对手(包括北朝伊朗)对美国官员或川普助手的骂,当成自己对美方官员、自己助手的骂,伯顿认为这真是空前(页347)。



川普政府其他人也有忍不住骂人的。国务卿Tillerson在一次会议捍卫军人荣誉后,对其他人发脾气,称川普为“操他妈的蠢货”(页27)。Tillerson与美国驻联合国女代表Haley在理论上是同级(这一设置是有问题的,伯顿认为),他们经常发生争论,据川普告诉伯顿,有一次Tillerson骂Haley:“你再也不能那样与我说话。你除了是一个….(英文对女性生殖器的蔑称)之外什么也不是(you are nothing but a xxxx),永远记住这一点”(页54、55)。



川普在外国领导人面前出现有失体面的行为并不罕见。川普给外国领导人电话的时候,像小孩一样,问你要不要知道我对伊朗问题准备要发表什么宣言?对方回答,你这好像是有意要告诉我,川普马上说:“为什么不“,就叽叽呱呱说出来了,这件事本与该次通话无关(页70)。



川普担心自己直接造成死亡,电视上难看。他临时决定取消轰炸伊朗是因为收到报告会炸死150人,他担心一个一个尸体袋在电视上出现损害他的形象(页364)。



川普缺乏幽默,但有时会说出令人捧腹的笑话。川普说有些人说你是坏警察,伯顿为了拍川普的马屁说“那您是好警察,我们就扮演好警察/坏警察的游戏”。川普说,问题在于我们两个都是坏警察(页37)。



有人认为川普对伯顿的小胡子有意见,伯顿认为川普不关心男性的长相,对川普来说,女性不能不在意长相(页11)。川普的白宫办公室桌(Resolute Desk)上经常干净到什么也没有,而这不是他在自己公司办公室的情形。伯顿发现,原来川普在厨房的桌上堆了很多文件。



6能否用条件反射操纵川普



伯顿认为川普对批评和表扬的反应,如同百年前巴甫洛夫训练的条件反射的狗。



川普怕批评,对批评耿耿于怀,一旦想起来不管场合都骂。他也怕引起外国领导人的骂,如他怕被金骂(页82)。朝鲜官员访问白宫的时候,他担心金不喜欢美国副总统和国际安全事务助理,就不让他们参加(页90)。



川普碰到严峻的考验会丧魂失魄(页328)。



川普喜欢受表扬。川普压南韩总理告诉媒体他做了什么好事(页77)。川普也要伯顿上电视表扬他(页77)。



有好些外国领导人利用川普爱听表扬的条件反射,拉关系、捞好处。



南韩首相对川普说他会提名川普获诺贝尔和平奖(页77)。



土耳其总统Erdogan号称自己是唯一能够在库尔德区召集大型集会的人,集会,哇塞,这真对集会爱好者川普的胃口,马上赢得青睐(页182、183)。



普金曾为委瑞内拉事件在电话上误导川普,让川普做了有利于俄国而不利于美国的决定(页257、258)。



最妙的是伯顿描述:金也能玩弄川普。在他们谈判中途,金问川普如何看待自己。川普说:我非常爱这个问题。我认为你真聪明、很隐秘、是个很好的人、非常诚恳、有很好的性格。伯顿认为金故意在谈判中途这样问,川普只可能是正面回答,因为如果谈判中途就负面,那么谈判当时就会终止,金以此套牢了川普(页101)。川普还说金让美国停止美韩军事演习为美国省了钱。金及其外长开怀大笑(页102)。川普这么被近玩弄,其他美国官员很生气。在川普与金这种愚昧的交往中,坚决拍川普马屁的彭皮奥实在忍不住,给伯顿递了小纸条:“他充满了屎”(he is so full of shit),伯顿在书中说:我同意(页102)。金说以前的人都不行啊,我们两人一个小时就解决了他们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川普说对啊,就我们聪明,以前的美国总统不行、就像现在的美国将军也不行,这些将军还想阻止我和你见面呢(页103)。川普还当金的面骂前国务卿Tillerson,说他笨的像花岗岩,如果他在肯定不行(页104)。为了挽回川普以前猛烈骂金的时候称金是“小火箭人”,他后来说火箭人是表扬(页103),为此专门找了美国歌星Elton John的 “火箭人”歌曲的CD,多次才送达金。金玩弄川普达到了可以拒绝见专程赴平壤的彭皮奥的程度。



北朝鲜给川普寄过几封著名的“情书”(页111)。伯顿和庞皮奥认为美国应该拒绝金提出的见面请求。但川普看到表扬信高兴的不得了,不仅提出马上要再见金,而且公开推特感谢金的信(页111)。庞和伯顿只避免了川普在白宫见金。



金再度给川普“情书”的时候,川普又说这信真好,当场读给在场官员听,他还要公布这封信。在场的伯顿等认为金简直就是像巴甫洛夫一样懂得如何触动川普增强自信的神经(页115)。川普还讨好金:告诉他们,我多么爱金主席(页292)。一个国家的高官,看着自己国家的头号领导人被小国领导人当狗玩,有自尊的高官怎能长期任职?



7美国共和党可能推出的女性领导人



伯顿认为,共和党可能推出女性竞选美国总统。



川普上任最初曾提议南卡罗莱纳州州长Nikki Haley(嘿莉)任国务卿。



嘿莉是女性。正如不为女性和黑人利益服务的共和党希望利用少数黑人一样,共和党也希望利用保守女性来吸引选票。共和党整体似乎逐渐培养嘿莉在2024以后出来竞选总统(页218)。



有预计可能2020年川普就把现任副总统Pence换成嘿莉。嘿莉可以帮助川普获得女性选票,支持Pence的选民也跑不到那里去(页183)。



嘿莉对国际事务非常不熟悉,所以在被征求意见是否上任国务卿的时候,她自己承认难以称职,要求改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后者对美国可有可无,而对于嘿莉来说可以在履历上添加参与过国际事务(页11、12)。伯顿多次披露嘿莉在外交事务搞错,不懂装懂,甚至没得到授权而另行开启对外渠道,被已经在处理同一问题的国务卿和其他部门所诟病(如,页62、171、172、217)。



我认为:推荐Haley的前提是川普自己不竞选,这一点并不能确定。川普自己不会愿意退出。Michael Pompeo、Tom Cotton可能都有竞选总统的意愿,等待时机而已。



8川普与中国



Pence副总统在Hudson研究所对华关系的讲话,普遍被认为是迄今为止对华关系最强硬的态度,伯顿认为川普知道并同意了全部内容(页267)。



但是,伯顿指出,川普口头禅之一是:“欧盟比中国还糟糕,不过小一点罢了”(如,页67、275)。这一点,颠覆了很多人认为川普对中国看法的依据:显然不是价值观、意识形态或中国国内政策,因为欧洲不可能在这些方面与美国的距离比中国与美国的距离更远。这也与Pence讲话有很大出入。Pence讲话代表美国右翼鹰派,对于引以为豪自己是唯一谈钱的总统、而且难以读文件的川普来说,他即使事先看过Pence讲稿也不一定真关心其全部内容,所以伯顿的声称显然与他透露的信息有矛盾。



川普认为“关税是最好的朋友”(页65),特喜欢用关税来对付各国,包括中国。财政部长Mnuchin和美国经济委员会主席Larry Kudlow认为如果贸易战真打起来,会带来全球经济萧条(页65)。川普不同意,他认为:中国不理我们、他们在贸易上是冷血杀手,我们就要用关税踢中国的屁股(页65)。



作为西方右派,伯顿认为中国的发展威胁了美国战略的利益(页262)。川普经常说打败中国军事的最佳方法是阻止中国经济成长(页262)。但川普的顾问对如何做到阻止中国意见不同。伯顿称财政部长Mnuchin为拥抱熊猫者,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Kevin Hassett和经济委员会主席Kudlow等为自由贸易者,商业部长Ross、贸易代表Lighthizer和纳瓦罗为鹰派(页262)。纳瓦罗坚称中国是汇率操纵国,Mnuchin坚称不是(页265)。



伯顿认为中国从媒体就知道川普顾问们的意见不一(页267)。实际上,海内外中国人、包括专门的机构,知之甚少。



川普对贸易顺差和逆差的解读非常简单,就像公司财务报表,逆差是亏损、我们输了,顺差是赚钱、我们赢了。关税减少进口、增加政府收入,比扩大进口和减低政府收入要好(页263)。伯顿指出,不仅自由贸易者对川普这些看法嗤之以鼻,伯顿自己也鄙视之(页263)。



前几年有本书描述,经济顾问给川普和纳瓦罗讲解加税的问题:中国生产全世界抗生素的96.6%。川普说,我们不从中国进口,从德国进口。经济顾问说:那德国是从中国进口的,美国从德国进口的价格只会高于直接从中国进口的价格。纳瓦罗说:那我们也不从德国进口。这么简单的逻辑,川普和纳瓦罗都有理解障碍,来自高盛的经济顾问很快就辞职不干了。



Hassett的经济学家用模型算了算,认为如果全面贸易战,对中国到美国的五百亿美元货物受关税对美国有利(页265)。Mnuchin对于成功地让中国同意购买美国大豆及其它农产品等感到很高兴。右派如伯顿认为:那不是说我们美国有如给“中央大国”(Central Kingdom)提供第三世界的商品?(页269)。



伯顿认为这不是贸易纠纷,而是体制冲突,美国提倡的结构性问题不是贸易策略,而是组织经济生活的根本不同的途径(页270)。伯顿建议禁止从中国进口所以与偷窃知识产权有关的货物和服务(页270)。



川普对逮捕孟晚舟有顾虑,他曾说:这不是逮捕了中国的Ivanka吗?(页276)。川普也提议华为可以作为美中贸易谈判的筹码(页277)。伯顿等右翼鹰派非常不同意。日本首相安倍、澳大利亚总理Scott Morrison、新西兰都支持对付华为(页278)。川普曾逆转商业部长Ross的决定,允许美国公司对华为出售,但又被伯顿等反转(页280、281)。



法国总理曾经问川普,你对中国和欧洲的贸易战的底线在哪?川普说没有关系(页130)。



川普为了说明为什么他不重视台湾,指着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办公桌说:这是中国(大陆)。然后指着记号笔的笔尖说:这是台湾。虽然台湾很希望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合约,川普毫无兴趣(页283)。



川普认为中国对北朝鲜有很大影响,庞皮奥认为没有(页110)。



川普和美国一批官员,包括伯顿,认为现在不能只是美国与俄国签订各种军事条约,而应该加上中国,条约仅约束美国和俄国两个国家没有意义(页155)。



在对中国一批打压的形势下,在安排美方出现与中方会议的餐桌排位时,却很多人挤上来(页268)。说明美国很多人认为与中国的贸易和其他交往并不会消失,所以他们才继续积极与中国拉关系。如果美国人都不看好中美关系,就会吓的退出与中国的关系,正如美国人不敢去俄国做生意一样。而事实并非如此。



9川普与普金



伯顿披露:川普从未在他面前评论过普金,川普对普金的看法是个谜(页61)。川普多次提出要请俄国回G7,俄国因为吞并克里米亚而被逐出G8,但川普不以为然。



普金经常迟到,让对方等。美国政府曾考虑如果超出多长时间,就准备完全取消会见而走人(页141)。小布什政府国务卿Condi Rice与伯顿说:普金只有两种对付人的方法,羞辱、或主导(页145)。普金表示希望川普当选。川普死都不愿意对普金提欧国干涉美国大选的问题,有时把美国记者对普金提问就算美国提了,有时要伯顿去给普金提(页139)。普金否认干涉美国大选用词很讲究,说俄国国家没有干涉。懂俄文的美国官员指出以后如果发现俄国非政府机构或企业干涉了,普金也可以说自己并未说假话(页143)。川普蔑视美国的官员和情报部门,认为普金的话非常有力。在座的美国官员像被冰冻一样坐在椅子上(页144)。为此,多个部门(白宫办公厅、中情局、国际安全事务等)的中层官员纷纷向各部部长提出要辞职(页145)。



伯顿描述普金一般是开始先按准备的卡片讲,后来再自己发挥(页119)。普金的翻译不一定每次都全翻译其语言(如有一次普金说了人体某部分的解剖名称,翻译就省略了,但在场的美国官员有懂俄文的)(页121)。



伯顿认为普金完全能够控制局面,冷静,自信,知道俄国国内的经济和政治挑战所在,非常懂得莫斯科的国家安全事务的先后。伯顿说非常不愿意普金与川普独处(页122),担心自己国家利益受损。川普还真坚持单独与普金谈,不允许美国翻译记笔记(页141)。美国商人对于俄国很担心,所以不急于发展与俄国的关系(页142)。



川普怕普金。他担心美国对俄国政策让普金不高兴,要求庞皮奥让俄国人知道对俄国不友好的政策是下级官僚决定的(页166)。俄国入侵格鲁吉亚十周年时,美国政府本应发表一个例行公事的批评,川普专门堵住不发(页166)。



10川普及美国官员与其他外国官员



伯顿称川普认为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是在背后搞人的人(页98)。纳瓦罗认为地狱里有特鲁多特别的位置(页98)。(特鲁多对中国也是这样:一方面对川普装唯唯诺诺,被记者逼的21秒中回答不出来自己对川普的意见,一方面以所谓不能干预法律支持加拿大逮捕中国公民)。



伯顿和川普认为法国总理Macron经常吹牛(如页50)。川普和伯顿也知道Macron会故意泄密(页130)。川普评论Macron:他碰什么,什么就成为屎(页375)。



伯顿描绘土耳其总统Erdogan非常粗鲁,在电话上通话的音量和语调有如墨索里尼在罗马的平台上高喊(页50)。川普非常反对穆斯林,而Erdogan是极端的穆斯林(页172)。奇怪的是川普很喜欢Erdogan。伯顿对美国司法部的纽约南区(SDNY)检察院赞赏有加,其独立性被广为赞扬,曾被戏称为(纽约主权区,Sovereign District of New York)(页170)。纽约南区检察官调查Erdogan的亲信违法(包括银行违法),川普居然对Erdogan说那些检察官是奥巴马任命的,我以后把他们换了。伯顿认为川普想显示他与Erdogan一样对法律可以为所欲为(页175)。川普告诉Erdogan如何帮助他之后,Erdogan用英文感谢川普(页177)。伯顿指出,川普对Erdogan和对叙利亚的政策,遭两党反对,但他一意孤行(页194)。



捷克总理说,捷克经济发展很快,一直保持军费是GDP的2%太难了。伯顿讽刺,这是说太有钱了不用自己出军费保护自己。



11伯顿评川普与美朝关系



伯顿对于川普对北朝鲜关系,认为完全错了(页74、页314)。北朝鲜继续朝拥核方向前进(页328)。



伯顿披露,川普本人就承认与金的峰会完全是个人公关行为(页99)。



川普先是乱骂金,后是180度转弯,急切见金。最后美国什么也没有得到,金得到:见了美国总统(三次,新加坡、越南、板门店),美国放弃高压政策,川普中断美韩军事演习。新加坡外长Balakrishnan当面指出美国只有失而无得。川普不高兴(页99)。



伯顿指出美韩军事演习对美军至关重要,中断美韩军事演习超出了北朝鲜最疯狂的梦想(页81)。



几次见面前已经知道得不到美朝共识,川普坚持继续去见,他认为见面是很好的媒体宣传,给川普本人媒体形象,伯顿也认为川普宣传“进展”是川普的个人宣传伎俩(页76)。川普要的不是美国利益,只要对他个人的媒体曝光,没有进展也宣传有进展(页298)。伯顿指出金对于板门店的曝光应该非常满意(页319、320)。



川普和金在新加坡的花园漫步,什么也没谈成,但产生了大量电视画面(页105)。



美国政治经济学家Nicholas Eberstadt在《纽约时报》称川普月金的峰会是“马戏团式的、每分钟诞生一个受骗傻瓜的外交”(页76)。彭皮奥建议不能让川普与金独处,需要有几个人陪着,要不然有丧失美国利益(页82)。川普号称要让金非常成功(页87),其实是要让自己有表面宣传,而不是为美国赢得利益。他还感谢金建议停止美韩军事演习是帮美国省钱(页91)。他很希望说他宣布朝鲜战争终于因为他而结束了,无论是否改变真正的状态,他只要自己在媒体得分(页93)。



美国官员有时故意延缓川普的政策,坐着不动(页105)。伯顿认为彭皮奥和他有时不知道在做什么,而他也认为川普自己也不知道(页106)。美国官员认为,川普所谓新加坡美朝峰会只对朝鲜非常好,对没有没有任何好处(页115)。



12美欧关系



川普不愿意与欧盟谈判(页67、95)。



伯顿与美国很多政界认为一样,认为美国不需要受“国际法” (页57)、国际机构包括世贸组织的影响(页65),自行其是。



川普对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NATO)非常不满意,总是用驻军是保卫欧洲国家,应该由欧洲国家出钱。经常要欧洲国家多出钱。Tillerson等曾经专门斥责川普,我的父亲和祖父、以及在场的将军们、前线的战士,都不是为了钱,是为了祖国安全、为了自由而参军。伯顿和美国大多数官员当然清楚,北约等军事联盟都首先是为了美国利益(页122)。其他人也指出,如果美国驻军由当地出钱,美国军队等于被川普改成为钱而战的外国雇佣军。



对于北约的第五条,一个国家被入侵,就等同全部国家被入侵。伯顿指出这条其实从来没有用过,唯一提到的是美国遭受911的时候,当然也并未动用。但是川普特别反对,他在讲话稿中自己动手删除多次(页124)。



川普表现出来的敌对态度,让北约成员国以及美国官员同样担心(页125)。



川普对北约领导说:在自己之前,美国是由蠢驴(idiots)所领导(页125)。



美国官员一般都反对川普的政策,有时在与北约开会时,官员底下抱怨川普。如有一次国防部长对伯顿表示川普讲话正发傻(this is getting pretty silly)(页129)。有时国防部长为了表示对川普的不满而故意不出席川普参加的活动,自行与其他外国领导人见面,伯顿开玩笑是否他要叛逃。当然伯顿知道国防部长估计不久会辞职,伯顿自己也经常在算何时辞职(页131)。



川普对川普处理乌克兰问题,伯顿认为川普在政策上是坏的,在法律上有有疑问的,在总统行为是完全是不可接受的(页419)。他叙述川普请乌克兰总理“我要建立与你的个人关系”,要对方帮他个人,而且要乌克兰总理联系其私人律师,调查国内政敌相关事(页422)。



13美国官员的个人政治



伯顿叙述,每逢有人下台,白宫就有很多人提出各种阴谋论,谁要接班,而且都告诉他不要相信其他人(页219)。庞皮奥说川普变化太快,不能离开他,要不然又要变(页219)。



财政部长Mnuchin特别喜欢拍川普的马,经常去白宫、陪同川普出访。科里将军对伯顿形容:他肯定花远不到一半时间在财政部,“(财政部)大楼的人都难以认识他”(页220)。



伯顿为了担任国际安全事务助理,有好些人帮忙推动(campaign)(页35)。



伯顿认为有些人任命官员时,忠诚很重要,如约翰斯总统评价一位助理:“我需要真的忠诚。我要他正午在Macy百货公司的橱窗舔我的屁股之后,还告诉我它闻起来像玫瑰” (页11)。



Flynn上任国际安全事务助理伊始,基辛格就告诉伯顿:“他过不了一年就会滚蛋”(因为Flynn不可能称职国家安全顾问)。



小布什对伯顿开玩笑:你还有工作啊(页207),讽刺川普政府频繁更换部长。白宫法律顾问Don McGahn也笑话说:我们都只不过离失业差一个推特(页207)。



为了对付川普,有时官员想办法不配合。例如川普自己口头说出去推出与俄国的INF(中程核力量)条约,几个部应该发一个正式声明,有一定说明的,部长们一生气(既不同意推出、也不满意川普个人随口发布重要新闻的做法),干脆就不写正式声明,就让它那么难看(页151)。



伯顿认为,包括外交和安全在内的官僚经常狠狠地内斗,捍卫自己的领地,内耗,如果把他们内斗的时间精力用于对付外国,美国人民就可以更安然无恙了(页161)。



伯顿认为,国务院的外交官常常对外国观点和立场太理解和同情了,会把外国怎么考虑认为比美国立场更重要(页187)。这个观察,可能不是一个国家外交官的问题,有些国家可能比美国外交官的问题还大。



经常有官僚玩弄官僚手法对付川普(页53)。川普自己经常随机地跳跃,官员就更希望用官僚手法。国防部长Mattis经常很晚才给川普多个建议,但很晚才提、而且只有一个可行,这样掌握川普(页53)。办公厅主任Kelly有时很快接川普的一个说法,当场让它木已成舟作为决定,避免川普再改(页56)。作为手段,有些官员经常泄密,或指责其他官员泄密(页81,Sadler)。国防部长在辞职前,早以准备好信和文件,选择给一些人,保证能够扩散(页181、202)。



伯顿此前也出过书,所以川普一直认为他可能还会出书,在任期间说:你的书可要写的合适(页312)。国防部长Mattis有时私下给伯顿和其他人一些文件,目的是为了将来有人写历史的时候他自己好看(页69)。



第一夫人及其办公室有时让川普难办、气的骂“Holy fuck”(页221,222)。



14 其他



伯顿指出,美国遵守国际条约的一个因素是美国各部委的律师很多。他们把国际条约当回事情,及时会指出(页147)。虽然这不代表美国不偷偷违反条约,但它的内部是知情的。



伯顿形容G7会议没有意义,好似冰激凌的外盒自己舔冰激凌(页94)。伯顿认为国际贸易谈判充满虚伪,各国都号称自由贸易多么好,只对其他人好,而对本国总是有不同的部分有不同需求(页95)。



伯顿形容外交官最怕被分离,老要扎堆,有时把国家带进去了,而不知道对国家是不是好(页96)。



伯顿认为自己能够对付普金,普金曾说我们两个律师(都能对付对方的意思),继续这样可以谈到天明(页155)。



有时所谓“德国要求美国”怎么怎么样,其实是美国强求德国支持美国想做的事情(页158)。



伯顿等右派都赞成取消巴黎气候协议。他认为巴黎条约只要求签约国制定各国的碳排放目标,但没有说怎么达到这些目标。从一般人来说,当然这是一步,以后可以再进一步。伯顿为了讽刺挖苦这一条约,称之为“神学假扮的政策”(theology masquerading as policy(意愿很好,无法实现)(页159)。



伯顿长篇批评川普的叙利亚和中东政策(页167开始的第七章)。


15意外的“担忧”



伯顿担心川普2020年再度当选。



他担心的原因,与一般人非常不一样。



伯顿认为川普实际是自由派。川普2016年竞选和2016至2020年的行为是利用美国低收入阶层的情绪。



伯顿担心,川普一旦2020年当选,他可能真相毕露,改回他的自由派倾向,让保守派失望(页442)。



2020年6月26日、27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