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32|回复: 0

菲姐:农夫与蛇:谁救了司马南?附夹头、房产相关信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0-20-2022 08: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菲姐聊政经
22-9-6 12:26
发布于 北京
来自 iPhone 11 Pro
已编辑
农夫与蛇:谁救了司马南?

有件事因为觉着丢人,一直不好意思公开说出来,就是@司马南 在美国机场被电梯夹了头,当时救他命的,刚好是我的家人。

多年以后,功成名就、春风得意的SMN,把我的一个微博号ZHA了,“罪名”是“造谣诽谤SMN美国买房”。他完全忘记了,这个微博是十年前他为了感谢我家人的救助,专门去关注上的。

2012年的春节,我妹妹一家三口和我爸,一起去美国过春节。他们一家早就定居在了波士顿。巧的是,这趟飞往波士顿的航班上还有司马南,一个在登机前写下“美国就像一个巨大的肿瘤”的著名“反美斗士”。

我妹妹妹夫不关心政治,不认识这位“名人”。倒是我爸认出他了,隔邻而坐还和他聊了一阵。由于北京到波士顿没有直达航班,飞机在华盛顿转机,大家都匆忙下机,我妹妹一家有老人有孩子走在后面,远远看到司马南坐在地上,头部有血,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据说脖子被电梯夹了,看样子伤得不轻。

那时候所有的中国游客都忙着转机,现场几个机场工作人员站在那里,听不懂他说什么,没有人采取任何措施。

我妹妹一家经过时,看他奄奄一息地样子非常可怜,又不会讲英语,觉得没个中国人帮他去医院可能会遇到很多麻烦,所以我妹妹他们就决定留下来帮助他,让妹夫打了救护车电话,并跟随救护车,一路把他送去医院,安顿好了才离开。而我妹妹拖着老人小孩,在机场坐了三个多小时,错过了转机。

滑稽的是,我家与SMN真是情浅缘深。十年后,当年那个在华盛顿机场奄奄一息、衰弱地等待救助的可怜老头儿,已经成了中国最牛逼的“爱国大V”,想搞柳传志搞柳传志,想批莫言批莫言,俨然是呼风唤雨,杀伐果决的自媒体一霸,民间的灯塔。

SMN在百忙之中,依然不忘清理所有大大小小有碍他“清誉”的各色人等。他的团队24小时不睡觉地对“造谣”他美国买房,或“非谤”他家人在美国生活的人,进行投诉直至销号,可谓杀红了眼。他的爱国人设容不得半点“亵渎”,毕竟背后有百万千万的利益,所以手起刀落,微博成千上万反对他的人被处罚、被死亡,其中包括我的微博号。

这是一个“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不悲伤,很滑稽,也很可悲。滑稽的是,十年前救了SMN,我们其实就成了“民族罪人”,被他干掉,属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东郭先生被狼咬死,活该倒霉,算是向大家谢了罪。

可悲的是,作为信息和意见广场的微博,允许司马南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攻击这个打倒那个,为何质疑SMN的几句话甚至一个跟帖,都能成为销号的依据?是谁,给了SMN及团队权力,可以直接剥夺他人宪法赋予的权利?




008iFyIhly1h5wvnnhmcwj30xc0xc3zm.jpg 008iFyIhly1h5wvnn3bn8j30xc0xcthn.jpg 008iFyIhly1h5wvnmjmsgj30xc0xcdh8.jp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年的一些原始材料:

孙亚菲:老妹刚发来的短信:我们已经平安到达华盛顿。同飞机的名人司马南,在机场电梯把头拧了,挺严重,我们正在帮助他,可能送医院,人生就是这样——这 位最痛恨美国口口声声要打倒“美帝”“假洋鬼子们”的斗士,怎么放着中国新年不过跑到“美帝”那儿去了?还被美帝的电梯给暗算了!

司马南 :2012年1月20日晚,华盛顿国际机场,本人被滚梯与悬墙间未设任何防护的夹角突然卡住头颈。其后,伤痛与活动受限耽误了开会不说,“飞来的横祸”让 远在国内的家人大过年的揪心添堵。意外收获:体验美国急救全程,感动同机乘客搭救,忍看轮子谣言嘴脸,庆幸自己虎口脱险,珍惜活着给大家拜年。


李承鹏 :真相其实是:美帝国主义因经济下滑已无力生产大规模杀伤武器,改航母战为电梯战,而司马老师敏锐地捕促到这一点,亲赴敌国舍身取义,故并非脑袋被电梯夹 了,而是其脑袋英勇地把电梯夹了,成功瓦解了帝国主义尚在试验阶段的武器。我现在真很喜欢司马南,他比右派更能带来欢乐,祝康复,且上一句是真话。

五岳散人 :你们这帮人真不厚道,谁没个三灾六难的时候嘛。司马南老师在美国机场蒙难,作为我们的同胞怎么能幸灾乐祸呢?这不是跟孔庆东一个水平了嘛。咱不能学这帮人,对自己的同胞不厚道。支持司马老师对美帝索赔!

安普若-安校长 :司马南老师在华盛顿机场被滚梯与悬墙间未设任何防护的夹角卡住了头。我记得美国、中国,乃至世界上大部分滚梯和墙之间的夹角都有一个类似的警告牌。有的 还会写Caution Watch your head。在美国,假如机场或电梯公司没有装这个警告牌,那么这场官司赢定了。假如装了这个警告牌,这官司就有点难度了。


——————————————————————


jrry86
9-14 10:11
来自 微博 weibo.com
已编辑
Liu Songqi和Zhao Ming的房产

jrry86, 2022年9月13日

最近搜索了一下Liu Songqi和Zhao Ming夫妻在加州的房产情况。

在加州Alameda郡,进入官网 https://rechart1.acgov.org/RealEstate/SearchResults.aspx 输入Liu Songqi,居然跳出来94条记录。花时间逐一浏览了一下,发现涉及的房产并不多,绝大部分都是同一房产多次重新贷款、以及在房主和房主自己的信托公司之间相互转让的记录。真正涉及到房产买卖的有如下一些。

文件标号为96144792的记录显示,Liu Songqi和Zhao Ming首次于Alameda郡买房是在1996年06月14日,房价、地址都不详。

文件99088743显示,上述房产于1999年3月3日被出售。

9天后,3月12日,Liu Songqi和Zhao Ming购入了另一套房产(文件99105743),该房产位于191 Castro Ln Fremont, CA 94539-3843,成交价67万美元。这在当时来说是相当高了,而Liu、Zhao夫妇的职业都不像是能赚大钱的。查网页( https://rehold.com/Fremont+CA/CASTRO+LN/191 )可以看到,Liu的职业是制造业,而Zhao高中毕业,职业是建筑和地面的清洁和维护。注意所在城市Fremont就是Liu Songzhu和Yu Jiaao的房产所在地。

文件2005529679则显示,Liu Songqi和Zhao Ming于2005年12月13日把这个191号房产转入到ZHAO LIU TRUST(赵刘信托)名下,这是首次出现ZHAO LIU TRUST这个名称,估计这个家族信托公司就是成立于2005年。

2009年12月31日的文件2009401643中则首次提到了ZHAO LIU FAMILY TRUST(赵刘家族信托),ZHAO FAMILY TRUST(赵家族信托),LIU FAMILY TRUST(刘家族信托)三个信托公司(图1)。

从文件2010153185可以看到, 2010年6月1日,Liu Songqi和Zhao Ming利用其ZHAO LIU FAMILY TRUST从其他人的信托公司买入一处房产,成交价是20.8万美元,地址是1910 BARRYMORE CMN, Unit L, FREMONT, CA 94538。注意在该年3月12日,Liu Songzhu和Yu Jiaao在同一条街上离该地址不远的1960 Barrymore Cmn, Unit E, Fremont, CA 94538处以25.7万美元刚购入一个“小房子”。

文件2018070690则告诉我们,前述191号房产被于2018年4月9日以230万美元卖给了一对华人夫妇。

第二天,也就是2018年4月10日(见文件2018071722),ZHAO LIU FAMILY TRUST以190万美元从其他人的信托公司购入一处房产,在加州奥克兰,地址是114 AGNES ST OAKLAND, CA 94618。

以上是Liu Songqi和Zhao Ming夫妻在加州Alameda郡的房产情况,共涉及4套房产,其中两套已经出售,目前还剩两套。

而加州另一个郡、Contra Costa郡的官方数据则显示,Liu Songqi和Zhao Ming在该郡还有房产。在网页 https://crsecurepayment.com/RW/?ln=en 上输入Liu Songqi,跳出三条记录。

文件号2010-0037288显示,2010年2月25日,LIU SONGQI和ZHAO MING从一家房地产公司以31万美元买入位于5571 SUNVIEW CT, ANTIOCH, CA的一栋独立屋,目前估值约78万美元。

文件号2010-0111653则显示,2010年6月4日,LIU SONGQI和ZHAO MING以ZHAO LIU FAMILY Living Trust的名义购入位于5348 SOUTHWOOD WAY, ANTIOCH, CA的独立屋,成交价28万美元,目前估价71万。2010年是LIU SONGQI和ZHAO MING房屋交易的活跃年,Liu Songzhu和Yu Jiaao也是在这年购入在加州Fremont的“小房子”。

第三条记录2015-0179344是LIU SONGQI和ZHAO MING将第一条记录中的房产转到ZHAO LIU FAMILY Living Trust名下。

所以LIU SONGQI和ZHAO MING在加州Contra Costa郡目前有两套房产。

再查旧金山郡的官方数据:https://recorder.sfgov.org/#!/simple  输入Liu Songqi可以发现两条记录,其中一条文件号是2015133380,对应的是2015年9月17日,Liu Songqi和Zhao Ming把名下房产转入自己的ZHAO LIU FAMILY LIVING TRUST,该房产的地址是1 Hawthorne St Unit 10d, San Francisco, CA 94105,是在加州旧金山的一套公寓房,于2010年12月6日以59万5千美元购入,目前估价约80万美元。

总结一下,在加州三个郡已经查到Liu Songqi和Zhao Ming夫妻拥有5套房产,另外有两套已经出售,不确定是否还有更多,感兴趣的网友可以继续搜索。收起


————————————————————————————


杰瑞86
2017-09-19 10:19

关注
司马南妻儿2010年美国买房考

本文写于2015年4月,成文至今未见司马南针对此文有任何回应。文中有大量证据链接,不符合头条发文规定,所以笔者只能以图片形式发出。如果有读者有兴趣查对证据,请在网上自行搜索同名文章,以便复制链接验证。

笔者并不打算对司马南一家是否具有移民身份妄加揣测,也不讨论“爱国”与“美国买房”的关系,本文仅给出司马南妻儿早在2010年即在美国买房之基本事实(详见图片中文字)。除此之外,笔者这里再提出两个问题:1,司马南儿子于家傲(新浪微博ID@瑜-珈-熊)在美国波士顿附近拥有一家钢琴修理铺,他究竟是以什么合法身份做到这点的?如果他持有的是H1工作签证,那就要求有雇主雇佣,而不是自营业;2,司马南妻子刘松苎曾在波士顿一个房屋管理局做翻译(笔者不确定目前她是否仍然从事该职业),那么她又是以什么合法身份提供此服务的?是义工还是正式员工?这身份足以让她在美国合法居留7年以上么?笔者对这两个问题没有答案,仅供思考。

目前,于家傲应该还是在波士顿附近执业,他还拥有一个“爵士乐中文写作社”(Chinese Jazz Writing Collective)网站,查网站注册者的信息可以发现,他的现地址是Room 26, 1019 Beacon st., Brookline, Massachusetts, 02446。这是一个位于波士顿地区Brookline市的有一定历史的建筑,他住在其中一个柏文内。网站上还有其电话号码,这里略过。

全部信息来自网络公开资料,图片中显示的即司马南妻儿在美国加州所购房屋所在的建筑。

1.png
2.png
3.png
4.png
5.png
6.png
7.png
8.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