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82|回复: 2

共产党员卖儿女筹集活动经费两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28-2011 17:3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通过一路BBS站telnet客户端发布


高文华卖子,还卖了2次,第一次给育婴堂,只得了几十铜板,第二次直接卖给终端客户,卖了50大洋。

http://bbs.cjdby.net/viewthread.php?tid=371008&extra=page%3D1
高文华把这沉甸甸的50光洋,给了王林10元,李大章10元,解决他们巡视外地党组织的费用,其余30元成了维持北方局整整3个月的生活费。 。。。“卖子筹经费,靠的是一种信仰支持。。。。有了这个信仰,哪怕是个人的生命,血肉之躯都可以奉献出来。”

http://xuefengshi2000.blog.163.com/blog/static/665895201071834059717/
一位卖掉儿子为党组织筹款的省委书记党史话题 2010-08-18 15:40:59 阅读14664 评论0   字号:大中小 订阅
1935年,燕赵大地正处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中共党的组织也处在十分困难的境地。2月,高文华接替朱理治,担任了中共河北省委书记。6月,原来主持中共北方局工作的孔原奉调离开天津,高文华继而又接替了北方局书记的职务。

当时的中共北方局与河北省委是“一套人马,两个机构”。由于河北省委一连遭到几次大的破坏,1935年又与党中央失去了联系,所以,在高文华主持工作期间,河北省委一度陷入了十分困难的境地。

据高文华在《抗战前夕的河北省委》一文中回忆:“孔原同志走了以后,我们遇到了两大困难:一是与党中央失去了联系,二是党的活动经费异常紧张。为了渡过难关,我们一面紧缩机关开支,下乡斗地主,搞粮食;一面由王林、赵升阳在北平、天津发起募捐,但经费仍然很紧张。”
  高文华回忆说:“当时,我的公开身份是买卖人,患着肺结核,经常吐血。我爱人贾琏负责省委的交通和财务工作。她处处精打细算,尽量节省党内开支,对家庭生活的安排,更是克勤克俭。每顿饭她总是把窝头让给我先吃,她跟孩子只喝点儿棒子面糊糊。

“天下的父母,哪有不疼爱自己的孩子的呢? 当时我的大女儿仅十一、二岁,三女儿才七、八岁,正是长身体的时期;而我的爱人,又正带着我那个出生四个月,还在吃奶的儿子东光,我怎么能不顾及他们呢?每顿饭有数的几个窝头,总是在推让下进肚子。贾琏由于营养不良,奶水很少,孩子常常饿得直哭。那年又赶上灾年,蝗虫遍地。饥饿难忍的灾民便捕蝗虫充饥。我的两个女儿也经常到楼房周围、马路两旁的大树下捉些蝗虫,偷偷拿回家,背着我们烧着吃。有一次,被她妈妈发现了,她妈妈上去揪住三女儿,不由分说地打了一通。一边打,一边冲着大女儿说:“你已是十多岁的孩子了,应该懂事了!象我们这样的人家,能吃这个东西吗?!”两个孩子感到受了极大的委屈,说:“我饿,我饿……我就是饿嘛!你给我吃的,给我吃的呀……”这哭声、喊声,好似钢针,刺痛着做妈妈的心。贾琏再也忍不住了,难过地把孩子搂在怀里。
  “在那时,得了肺结核,就等于宣判了死刑。贾琏每天给我冲盐水喝,但盐水是难以根除结核菌的。她见我一天天地消瘦,还要不停地在外边为党的事业奔波,便想把在屋墙上挂了很久的半斤猪肉取下来,做点肉腥的菜为我补养身体。可是,我怎能允许她这样做呢?那刀肉,是放在那儿装门面的,一旦吃掉了,左右邻居谁还相信我们是买卖人呢?
  “尽管同志们都做了最大的努力,经费紧张局面不但没有改变,反而一天比一天严重。房东频繁催要租金,交通员难以派出,同志们饭食朝不保夕……这极大地影响着党的工作的进展。所有这些,贾琏看在眼里,记在心头。她反复琢磨,有什么法子能弄到钱呢?她产生了用自己的孩子换钱的念头。那个年月,女孩子卖不了几个钱,而且卖出去后难免落入火坑。于是她的主意落到儿子身上。

“早在1931年3月,贾琏在上海沪西区纱厂搞工人运动时,因生活所迫和便于工作,我们已卖过儿子。那是我的第一个儿子,他刚刚出生三个星期,她就主动提出要我把孩子送给了“育婴堂”。

“两个月后,贾琏从床铺下发现了一些铜板,问我是哪里来的?当她得知这就是卖孩子的钱时,伤心地痛哭了一场。她跑到“育婴堂”想看一眼儿子,对方告诉说,孩子送去的第二天就死了。这给贾琏心灵上留下了极大的创伤。这第二个儿子,也是我们的唯一的儿子,眼下又要丢掉,旧景新情交织在一起,撞击着做父母的心怀。

“贾琏抱起可爱的儿子,象是第一次见到似的,看了又看,亲了又亲,泪珠簌簌地落到了儿子的小脸蛋上。但考虑到不赶快弄点儿经费回来,省委机关的同志连生活都难维持下去;即便儿子留在身边,也没有养活的条件。于是便毅然地拿定主意,求王林同志寻找买主,将孩子送给唐山的一位妇女。这位妇女叫贾琏立了字据,划了押,给了五十光洋。这五十光洋,整整维持了省委机关三个月的生活费用。

“直到1936年4月,刘少奇同志以中央代表的名义来天津主持北方局工作时,这种经济拮据的状况,才得以缓解。

…………



      【连接阅读】

高文华(1905-1994)原名廖剑凡,湖南省益阳县人,1905年出生于益阳县长春乡。其父廖若冰是小学教员、同盟会会员。少时在豆腐店、杂货店当学徒。1918年到长沙光华电灯公司当工人。1922年秋,参加湖南自修大学附设补习学校学习,在姜梦周等老师的教育下,开始懂得革命道理。1923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他把自己的名字改为廖去恶,以表明与恶势力作斗争的决心,他因领头闹罢工,先后被长沙光华电灯公司、益阳达人袜厂开除。1925年5月,党组织派他去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参加省港大罢工。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年底以省农运特派员身份回益阳开展建党、农运工作,创建了中共益阳南湖纪党支部。1926年初,组织数千农民参加元宵节"农民诉苦灯会",迫使县政府答应农民提出的减轻苛捐杂税的要求,促进了益阳工农运动的高涨。

  大革命失败后,他与党组织一度失去联系,几经周折,1929年底,在上海找到了党。中央训练班学习结业后分配到汉口长江局,任阳夏区委书记、鄂南特委书记。1931年到上海,与毛泽民、钱之光等一起从事印刷业务和党中央的内务工作。1935年5月任中央巡视员、中共北方局书记兼河北省委书记。1931年在上海和1935年在北方局工作期间,革命斗争十分艰苦为筹措党的活动经费,他们夫妇两次忍痛卖掉自己的儿子。

  1937年4月,他奉命赴延安参加白区工作会议,进入延安中央党校学习。12月,奉命回湖南组建中共湖南省工委,任书记。省工委成立后,立即创办《观察日报》,宣传党的抗日主张,推动抗日救亡运动。还先后在平江、长沙、邵阳、衡阳等地举办了7期党训班,培训区以上干部200余人,党组织迅速发展,全省党员猛增到3则多名。还涌现出大批抗日救亡团体,出版数十种进步报刊。至1938年夏,湖南人民抗日救亡活动出现了高潮。1938年9月,到延安参加中共六届六中全会。1939年2月,在中共湖南省委第一次扩大会议上当选为省委书记。平江惨案发生后,他根据党中央有关指示精神,作出了"力求隐蔽力量,严密党的组织"的决定,部署党员隐蔽、撤退工作,清洗了党内的不良分子,为党保存了大批骨干。

  1942年冬,他撤到重庆八路军办事处。1944年回延安。参加中共七大之后,在山西、河北搞土改工作。1948年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1949年3月,列席中共七届二中全会。1949年8月,随大军南下,重返湖南,任中共湖南省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1952年9月调北京工作。曾任轻工业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水产部副部长、党组书记。

  "文化大革命"中身心受到严重摧残。1978年,组织上为他彻底平反。后任农牧渔业部顾问。

  他是中共七大、八大代表,第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三至五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1994年1月在北京逝世,终年89岁。

曾志卖子:
李源潮:学习曾志同志的共产党人革命精神和高尚品德
http://www.hydjnet.gov.cn/content/2011-04/11/1302483960.html

“我们缅怀和纪念曾志同志,就要学习她为了党的利益和需要,甘愿舍弃个人一切的奉献精神。曾志同志说,“我始终将自己的政治生命看得最为重要,而把家庭、子女、感情看得很轻、很淡。只要为了党的利益和需要,我可以舍弃一切,包括生命。”在严酷的革命斗争中,她忍痛把两个孩子送给别人,把另一个孩子卖掉以筹集党的活动经费。”
--
※ 来源:.一路BBS http://yilubbs.com [FROM: 72.241.0.0]

※ 修改:.jprp 于 Apr 28 21:38:59 修改本文.[FROM: 72.241.0.0]

※ 修改:.jprp 于 Apr 28 21:41:08 修改本文.[FROM: 72.241.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28-2011 18: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共产党员卖儿女筹集活动经费两则

本文通过一路BBS站telnet客户端发布


太恐怖了。

【 在 jprp (极品人品) 的大作中提到: 】
: 高文华卖子,还卖了2次,第一次给育婴堂,只得了几十铜板,第二次直接卖给终端客户,卖了50大洋。
: http://bbs.cjdby.net/viewthread.php?tid=371008&extra=page%3D1
: 高文华把这沉甸甸的50光洋,给了王林10元,李大章10元,解决他们巡视外地党组织的费用,其余30元成了维持北方局整整3个月的生活费。 。。。“卖子筹经费,靠的是一种信仰支持。。。。有了这个信仰,哪怕是个人的生命,血肉之躯都可以奉献出来。”
: ...................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5-2011 07:55:0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共产党员卖儿女筹集活动经费两则

本文通过一路BBS站telnet客户端发布

曾志卖子原来是这样的:“组织替你决定了:)”

女儿陶斯亮的回忆:http://news.sohu.com/s2011/6587/s309807010/
为筹取革命经费,忍痛将亲生儿子卖掉
  曾志的一生中,可能最不能为常人理解的,就是为给党换取革命经费卖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女儿陶斯亮说:“有人说,在面对原则和亲情时,曾志每次都选择前者;更有人认为,这个女革命者不近人情。”
  “为了党组织,她愿意付出一切”,陶斯亮说。
  1931年,又是11月,曾志又生下了一个又黑又壮的男婴,取名铁牛。
  铁牛太可爱了。曾志产后第6天就投入到紧张的斗争中去,铁牛便出奇的乖,不哭不闹,静静地躺在那儿。一旦母亲从外边回来,跑到小床边,他就会咯咯地笑出声。他还会定时拉屎,什么时候母亲抄起他的小屁股,他便会及时配合,从不弄脏尿布。
  “这孩子多乖啊,我们自己能养大!”曾志当时改做白区工作,很有信心养大这个儿子。两个月后,她与丈夫一道,抱着小铁牛来到厦门,准备稍作停留后便送到母亲那里去,请母亲帮忙照看。
  厦门中心市委书记王海平赶来看望蔡协民和曾志,见面劝说:“孩子就不送他姥姥那儿去了,兵荒马乱,路途遥远,晕船不说,路上也可能发生意外……”
  “我怕什么?”曾志生性刚强,硬硬地顶上一句,“我这个人什么都不怕!”
  王海平怔了怔,又低下头犹豫片刻,终于尴尬地吐出真情:“曾志同志,对不起了。市委急需经费,听说你生了一个男孩,就由组织决定,卖了100块大洋。现在钱已经差不多花光了,孩子你不给也得给了……”
  曾志愣住了,半天才像大梦初醒一般透过一口气。她茫然地望望丈夫,望望儿子,最后将目光呆呆地落在市委书记的脸上,久久不动一动。
  市委书记无声地垂下头,等待那意料中的哭声和责骂。可是,传到他耳边的却是一声催人泪下的颤音:“服从组织决定……”

曾志自己的回忆:《我的三次婚姻》http://news.china.com/zh_cn/history/all/11025807/20060622/13421779.html
第一任丈夫夏明震,是夏明翰的弟弟。湘南组织农民运动中要农民烧光自己的房子,坚壁清野,结果被农民暴动梭镖扎死了。。
第二任丈夫蔡协民承受不住卖掉儿子的打击和党组织的疏远,神经不够粗壮,最后消沉下去被捕遇害。

卖子的情节
“1932年1月,我随蔡协民一同回到厦门担任市委秘书长。我原打算稍做停留后,就请个假,把儿子送回老家。
   一到厦门在旅馆里住下,厦门中心市委书记王海萍和新任福州中心市委书记陶铸就来看我们了。我对他们说起我的打算,请他们批准我的假期。王海萍同志则百般劝说。
   最后,王海萍同志终于吐露了实情。原来我们还没有到厦门时,中心市委急需经费,听说我们刚生了孩子,便擅自作出组织决定,已将孩子“送”给一个叫叶延环的同志。叶同志的家是有名的中医,而且还暗地里做些大烟生意,比较富裕。
   小铁牛刚到厦门时还是好好的。到了那个医生家后,虽说一家人视若掌上明珠,但不巧的是,当时正是天花、麻疹流行季节,家里来了许多求医的麻疹,天花病孩,不到半个月小铁牛就传染上了麻疹,接着又传染了天花。两个多月就断奶的孩子,又到了一个新的生活环境,并染上急症,尽管医生家人使尽浑身解数,最终还是挽救不了铁牛幼小的生命。 ”



【 在 bridged 的大作中提到: 】
: 太恐怖了。
: 【 在 jprp (极品人品) 的大作中提到: 】
: : 高文华卖子,还卖了2次,第一次给育婴堂,只得了几十铜板,第二次直接卖给终端客户,卖了50大洋。
: : http://bbs.cjdby.net/viewthread.php?tid=371008&extra=page%3D1
: : 高文华把这沉甸甸的50光洋,给了王林10元,李大章10
: (以下引言省略...)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