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63|回复: 0

毛时代的“地沟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13-2011 11:5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通过一路BBS站telnet客户端发布


糊适芝 于 2011-6-12 14:16:4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一说到毛时代,毛左群体立刻兴奋莫名,那个时候人民的苦难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留下的记忆只有“官吏廉洁”、“工农地位高”、“上学不要钱(或者要钱少”,而且最令他们自豪的就是毛时代没有“地沟油”,没有三聚氰胺,没有有毒食品。在下不才,有幸经历过毛时代,谈谈我亲眼所见的毛时代的“地沟油”,

    那是上世纪60年代中后期,三年“自然灾害”的创伤已经渐渐平复,国民经济在“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指引下,又开始有了生气。

    我当时在一个县级农业科研单位工作,我们单位旁边,就是县罐头厂。由于大跃进失败而被迫下马的罐头厂又开始恢复生产,工厂的烟囱又开始冒烟。罐头厂有几个车间:养猪车间、屠宰车间、空罐车间、实罐车间、保温库。这些车间的作用,根据车间名就可以明白,无须在下罗嗦。

    屠宰车间和实罐车间都靠近河边,两个车间产生的废水,分别从两条小小的排水沟流向河里,那个时候没有环保概念,污水是不需处理直接排放的。

    可以想象,屠宰生猪和把煮熟的猪肉装罐,这个过程中都有不少的脂肪会遗留到废水中,于是沿着两条排水沟,就形成很多凝结的油花,周边的农民们看准了这个财富,每天都拿着自制的漏勺,到这里的水沟里捞取油花,当然,因为水沟中含有很多猪毛、肉渣、血水等废物,水沟早已臭不可闻。里面的油花当然也不能免俗,自然带有某中特殊的怪味,而且还会有猪毛等东西,但是农民们从来没有顾忌这些,能捞到更多的油花,就是最大的收获。

    有一次我好奇地问他们,这个东西很臭啊,你们捞回去有什么用啊?一个农民回答我,你们城里人每月二两菜油(100克),半斤猪肉,我们有什么啊?全家一年节衣缩食,能养一头肥猪就算不错了,交半留半,最多50斤肉,全家人(4~5口)吃一年,还要应付人来客去的,哪里来的油吃啊?还有一些人家,没粮食养猪,就更是油花都见不着了。这个油捞回去,熬炼一下,去掉杂物,再放几颗花椒,就什么怪味都没有了,好吃的很呢。

    可见,中国的地沟油使用,开始于毛时代,并于近几年发扬光大,有一点不同的是,毛时代,农民采收地沟油是为了增加自己的脂肪摄入;而如今加工地沟油,只是为了谋取商业利润。

高温肉2005年09月22日09:59 今晚报
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刚来到油田不久,也许是换了环境,水土不服,得了一场病,身体十分虚弱,领导就让我回家休息一段时间。那时,我爱人还没有调来,在老家的一个工厂工作,因此我们的家也没有安,各自在集体宿舍住着。得到休息的通知,我打张车票就回老家了。

  爱人的厂里很热情,给我们单独安排了一间宿舍,买了锅碗瓢盆,家就算安下了。那

时物资十分紧张,每个人每月三两油、半斤肉,我的户口、粮食关系在外地,爱人的在集体食堂,因此我们连这三两油半斤肉都没有,土豆白菜放点盐煮煮就凑合吃了。也不知是因为有病咋的,那些天我特别想吃肉,一天什么都不想,就是寻思,如果煮一块猪肉,蘸点儿蒜泥吃,那可是神仙过的日子。可是,一家就那么一点点肉,都眼巴巴地盯着呢,亲戚朋友倒是有几家,可是咋好意思去人家要肉吃呢?一天,我在厂外马路上溜达,忽然闻到一股煮肉的香味儿,我用鼻子使劲儿地嗅了嗅,嗯,肉味儿非常纯正,一点儿调料都没放,就是纯肉的香味儿,我使劲地咽了一口吐沫,不知不觉,顺着肉味儿就走进了附近的一家食杂店。果然,案板上的一个大铁方盘里,放着几大块刚刚煮熟的猪肉,热腾腾地冒着香气。我知道,各种副食品都是要票的,没有票光有钱是不行的,我没有票,当然是不可以买的。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多了句嘴:这肉多少钱一斤?一个切肉的小伙子告诉我,七毛钱一斤。我又顺嘴问了一声,要票吗?不要。什么,不要?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要。小伙子又重复了一句。接着说,不过得有胆量吃,这都是高温肉。高温肉?什么是高温肉?我有些纳闷。见我不明白,小伙子解释说,就是痘猪肉,农村叫米糁子猪,按理是不能吃的,容易得囊虫病,但是,用高压锅煮了,囊虫卵都死了,照样吃,农村米糁子猪多,也没见几个得囊虫病的。刚出锅,还没人知道,一会儿上来人了,个把钟头就卖没了。听他这么一说,我丝毫没有犹豫,捡不肥不瘦的买了两块钱的。


  我乐颠颠地捧着肉回到家,爱人十分惊喜,问我在哪弄的肉,抢的?我说,不是,在厂外桥头小铺儿买的。她一听,急忙把接到手里的肉扔到桌子上。好像这不是肉,是董存瑞拿的炸药包。我说你也知道高温肉啊?她说,谁不知道,厂里不少人都买这个吃,我可不敢,一次也没买过。我说,怕啥,天塌大家死,过河有矬子。宁可让囊虫把我吃了,也不能馋死了。说着我就撕块肉塞进了嘴里,这肉煮得好啊,烂而不腻,咸淡正好,往嘴里一放,一股香气透彻心脾,香,真香!于是,我大口小口地吃上了。爱人见我大口小口地吃着,不知是赌气,还是馋了,拽过一块也吃上了。我说,伙计,这就对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才是夫妻啊。她没有吭声,不过我看出来,她吃得很认真,很香。我们俩风卷残云,一会儿就把两块钱的肉吃光了。这顿肉吃得爽快,吃得悲壮。说也奇怪,打那以后,我的身体一天天地好起来,一个月后就回油田上班了。至今也没啥大毛病。

  三十年过去了,现在的日子越来越好了,鱼啊,肉啊,只要你想,每天都可以吃到。可是,怎么吃,我也吃不出香来,爱人也说,这半辈子,吃得最香的就是那顿高温肉。我承认。

  (本文只是反映作者个人的经历,吃痘猪肉切莫效仿。———编者)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