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005|回复: 0

土改到承包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28-2011 20: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通过一路BBS站telnet客户端发布

[<a target=_blank href="http://cn.wsj.com/gb/20110629/QHY072357.asp?source=UpFeature">http://cn.wsj.com/gb/20110629/QHY072357.asp?source=UpFeature[</a>


乔海燕


这是父亲讲给我的故事。1948年以后,农村土地改革在河南省轰轰烈烈进行。当时,一位新华社记者正在豫东农村采访土改。在一个村子里,记者遇到新成立的农会与本村几家地主“说理”,辩论剥削、土地所有。当时,本县的土改工作队也派了几名队员来助阵。一群人将几个地主围在一座房子里,吵得不可开交。新华社记者看到农民已经敢与地主说理、辩论了,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情、新鲜事情,值得报道。


几个农会成员初步接受了土改工作队对地主剥削的宣传,就质问地主,你为什么剥削我们?叫我们干活,地里的粮食你拿走大部分,只给我们很少一部分,为什么?


一个地主说,地是我的,你是租种,打了粮食我拿走大半,给你留一小半,老几辈子的规矩就是这样,也不是我兴得,也是你同意的,你也有地,你的粮食我没有拿,怎么叫剥削呢?


又一个地主说,大家乡里乡亲,你们租我的地,有契约,立约的时候画押了,收得粮食分成,你多少我多少,也是写在契约上,当时都同意的,怎么现在成了我剥削呢?


农民便无话可说,因为地主说的也是事实。当时租地、分成,是在文书上签字画押的。


工作队员大声呵斥,说地主不老实,仗着国民党反动派欺压农民。


地主争辩说,你来租地,想租就租,不想租,我也没有强迫,当时都是自愿,我也没有那枪拿棍逼你啊!


工作队又呵斥说,你的地是剥削来的。


地主又争辩,地是先人几辈子积下的,一块地一块地买的,现有地契在手,在场的人,谁谁的大爷,谁谁的大伯,都可以作证,确实是买的,不是抢的啊!


工作队的几个人一听有地契,还举出证人,也觉得不好反驳。


新华社记者已经看出问题在哪里,双方根本就没有说到一点上,这是牛唇不对马嘴。又觉得自己不便说什么,就向工作队建议,尽快将今天的情况汇报上去,听上级的意见。


正好,当时有一位地区党的书记在本县视察土改工作,这位书记与新华社记者也是朋友。记者就和土改工作队的领导来到书记办公室,说起农民与地主“说理”的事,地主称有地契,土地是自己家的,搞得工作队与贫下中农无话可说。


那位书记听完汇报,说,你们不能与地主斗智,这样咱们斗不过他们。


新华社记者理解书记的话。地主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群人,他们一个阶级,是历史的一部分,在中国已经存在几千年了。现在要推翻这个阶级,要否定他们的历史。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工作队领导问,那怎么办呢?


书记说,咱们要和地主“斗法”。说着,他拿出1947年制定的“中国土地法大纲”,说,你们看,这个大纲头几条就规定了,废除封建性及半封建性剥削的土地制度,废除一切地主的土地所有权。


这就是说,地主的土地已经被没收了,归人民政府了,不再是他们个人的了,政府要把没收的土地再分给农民,让农民有自己的土地。


工作队的领导一看这个“大纲”,又听书记解释,眼睛就亮了,点头称是。


书记继续开导工作队,说,这个大纲还规定,土改前的债务,就是贫苦农民欠地主的高利贷,欠得钱、粮食,统统打倒,不算数!


工作队领导说,地契怎么办?地主说他们有地契,土地是几辈子人买下的,传到现在,他们手里有证据。


统统烧掉,把地契查抄集中,所有欠债立下的文书,统统收缴上来,当着全村人的面,一把火烧掉,共产党不承认国民党的地契!不承认欠地主的债!书记斩钉截铁的说。


工作队的领导马上回村,把地主集中起来,当着他们的面,宣读“中国土地法大纲”。


地主们一听,都傻了,没想到还有这样一个法令,欠债可以不还,买卖成交的地契都不算数了,这以后……


一个工作队员对地主大声说,天已经变啦!


三十年以后,那位书记已经升到省委领导的位置。书记从北京开完十一届三中全会,正在全省农村逐步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就是把原先属于集体的土地分给各家各户,联产承包。


农村的干部和群众,吃了十几年公社饭,现在要把集体的地重新分到各户,原先是“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现在则提出以家庭为包产户,一时不能适应。加之以往十几年,农村的政治运动都是以打击单干为主,又凶又狠。现在天又变了吗?以后还会再变过来吗?干部群众都在观望。


那位新华社记者恰好也在报道“承包制”,就约了书记交换意见。


在书记办公室外,记者恰好遇到一位老厅长,刚从书记办公室出来。老厅长年轻时是富家子弟,抗战期间投奔延安,参加革命。此时见到记者,他便牢骚说,过去参加革命,为向党表明决心,也为了经得起审查,登报宣布与家庭脱离关系,坚决放弃财产,现在又叫我下海,去找海外关系,这是从哪儿说起!又苦笑说,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记者见到书记,说起在农村推行承包制遇到种种问题,书记说,下面的干部群众有顾虑,公社化十几年了,现在退回去,要把地分到个人手里,都不敢相信。


书记带着新华社记者来到一个县,是个试点县。县委书记便诉苦,家庭承包制推行不顺利,干部群众都不相信,明天政策变了,怎么办?


不是不能干,而是不敢干,按照现在的政策,即使把地分下去,农民也不敢投入,承包制的目的很难实现。县委书记说。


书记说,要给农民吃定心丸,既然是责任制,就要有合同,县里统一制定合同,每家每户都签订,县里盖章,告诉群众,这个合同就像过去的地契一样,是真的,共产党说话是算数的。


在一个试点村签订承包合同那天,书记特地赶到现场。农民排着队,一家一户在承包合同上签字、按手印。


书记看了很高兴,大声说,农民兄弟们,你们放心签字吧,有了这个合同,大家该放心了,放心种你们的庄稼吧。


一位拿着合同的农民对新华社记者说,这张纸,管用吗?


他又说,反正地是政府的,咋说都有理,早知道有今天,还成立公社干啥!


记者听了这个农民说的话,又想起30年前烧地契,方明白历史转了个大圈子,又回到起点。因感叹,那时候烧掉的也都是真的啊!怪不得以后农民什么都不相信了,历史因果,原来在此。


(本文作者乔海燕做过红卫兵、知青、医生、记者和编辑,现为凤凰网副总裁。本栏目所述仅代表他的个人观点。您可以通过新浪微博与作者联系。)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